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371章 黑黑黑黑黑的一切

第371章 黑黑黑黑黑的一切


  汪言不是没有看到过防寒罩和底搂子,亲自……都……
  只是,四五套同时闯到眼前,那种壮观,委实冲击到了富贵哥纯洁的心灵。
  黑、黑、黑、黑、黑。
  在于秋丽嗷唠一嗓子叫出来的时候,汪言已经一眼扫过全部,惊了个呆。
  不由自主的,心中响起一首歌。
  天空不停的,闪着雷,照不亮我心中黑黑黑黑黑的一切……
  希望都,早已经,破灭……
  我和你,要搞破鞋……
  啊呸呸!
  记性不好,唱歪了唱歪了,见谅。
  于秋丽雌豹似的扑上来,拽着汪言往外拖。
  “你去卧室休息一会!等我收拾一下……”
  “我可不敢去。”
  汪言被她拖着走,亦不反抗,满脸坏笑。
  “谁知道你睡觉的房间里还藏着什么大杀器……”
  虽然是调戏,但整体很绅士,换个男生,早都开开心心去卧室躺着了。
  于秋丽脸蛋红红的,如此强烈的羞涩,在她身上很少见。
  “卧室里什么都没有,你去吧,快去!”
  好吧,既然如此,汪言就不再客气,领导视察似的开始参观她的卧室。
  于秋丽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一卫,即便是在市郊,空间仍旧不大。
  电脑和书桌被摆在卧室里,简易衣柜搁在客厅,所以她想要收拾衣物,反而需要把汪言赶进卧室。
  书桌上很乱,床上更乱,这女人是个懒鬼。
  她对能够影响未来的一切都很热衷,比如学习、社交、管理班级、组织活动,却对家务视而不见。
  就不是块贤妻良母的料子。
  汪言不晓得这是不是现在女生的常态,细想想,林薇薇、何苗苗、热依娜吾好像都不怎么做家务,傅雨诗反倒是个爱干净的好孩子。
  至于三万,最近连衣服都丢给娜吾洗了。
  倒不是娜吾爱干活,只是最好欺负,而且又闲。
  再往别的女生那里琢磨下去,汪大少悚然而惊——卧槽,貌似自己认识的那些姑娘,几乎没有一个爱干活、会做饭的?
  傅雨诗算半个,有点小洁癖,能把自己收拾利索,饭是不会做的。
  现在的女生啊……啧啧……
  做男人是真的累,怪不得都不爱找女朋友,开始找男朋友……
  幸好哥有钱,请得起家政月嫂大厨,不然日子可咋过?
  汪大少胡思乱想的时候,心里又开始没B数。
  丫根本就没想过,能在系统里拥有姓名的女人,都是什么级别的。
  到90分以上段位去找贤妻良母,就像在清北工程院里找90分一样困难,属性不兼容。
  图人家好看,就别再指望人家十项全能,有得有舍嘛。
  东想西想混过去几分钟,于秋丽终于收拾好私密衣物,隔着门叫汪言。
  “桌上有电脑,你可以打打游戏,我去做饭!”
  “哦。”
  汪大少应一声,却没碰电脑,主动帮她收拾房间。
  游戏什么时候都能玩,不差这一会儿。
  同学一场,人家在外面忙活做饭,你跟大爷似的往那一瘫,不好。
  直到目前为止,于秋丽没花汪言钱、没靠汪言生活,关系应该是平等的,汪大少对此认识得很清晰。
  整理好书桌,叠好被子,出来找拖布的时候,于秋丽眼眶红了。
  “你干嘛呀?不是让你等着吃饭就好嘛!”
  汪言很冷静:“三年同学,你别那么见外行不行?我要是早知道你是头猪,早都跟你做朋友了。”
  噗嗤!
  一本正经的扯淡才是最有杀伤力的,于秋丽猝不及防,被逗得笑喷出来。
  “为什么非得是猪才能做朋友?”
  “做人呐,没点缺点,容易让旁人压力太大。”
  汪言半真半假的夸她,眼看着好感度biu的+2,然后,忠诚度-1。
  “我怎么没缺点?”
  于秋丽低头去洗菜,同样半真半假的试探汪言。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后面两排的好多男生都觉得我势利。”
  对于直男来说,这是一道送命题。
  但是对于现在的撩神汪来说,soeasy。
  怎么回答,只取决于想要什么样的效果。
  “人都想交比自己强的朋友,最起码要和差不多水平的人玩,能一辈子照顾弱者的那是圣人,再不就是爸妈。
  你那不叫势利,你只是成熟得比我们都要早,目标更明确罢了。”
  “唰”的一下,好感度+2,忠诚度-1。
  于秋丽满心感动,不止是因为理解本身,更因为那份理解来自于汪言。
  现在的汪言不同以往,有颜有钱有气场有分量,一句认可比**丝舔狗的一百句“我只喜欢你”都更能令人动容。
  当然,汪大少讲得足够诚恳,更为关键。
  不完全是哄她,大半是真心。
  人在低处时看什么都得仰着头,戾气大,容易偏颇。
  现在从高往低看,心态平和,更能体会到于秋丽的不容易。
  内心里,她确实将同学分出三六九等,区别对待,和学霸富二代们玩得更好。
  做事上,她却基本能做到对所有人都照顾到。
  汪言缺作业、头疼脑热请假、被老师罚,她都尽量帮忙来着。
  暑期考驾驶证,那也是于秋丽组织的团票,让当时的**丝汪言省不少钱。
  受人恩惠,就得领情。
  内心里感慨颇多,汪言又补上最后一句。
  “当年我沉默寡言时,班里对我比较友善的女生不多,现在我可以了,却也没把自己当成是你们谁的大爷。
  你别那么敏感,好好做饭,我帮你收拾屋子,咱们互利互惠,共度**。”
  “我呸!”
  于秋丽看上去仍旧和以往一样泼辣,却呸得软绵绵,头都不敢抬。
  “谁要和你度什么良宵……”
  “是**,良不良的现在可没法说……”
  汪大少认真纠正,一派从容。
  于秋丽急扭头,冷飕飕的目光横了过来。
  你在暗示什么?
  汪言自然耸肩,掰正话题:“怕你手艺不行,吃得不开心。你瞎想什么呢?”
  嗬!
  于秋丽气乐了,举起黄瓜指着他:“你等着瞧!”
  汪言瞧一眼,点头:“嗯,不错,顶花带刺又粗又绿,是根好黄瓜。”
  于秋丽被调戏得彻底没脾气了。
  关键是汪言的表情实在太正经了,根本找不出耍流氓的破绽,于秋丽能怎么办?
  搁以前,可能悍然的拿黄段子怼回去。
  可是现在,某颗种子正在发芽,她对汪言的感觉很微妙,不由的有些束手束脚、患得患失。
  算了,做个羞涩的淑女吧……
  于秋丽不吭声,汪大少看看系统面板,默默叹口气。
  刚才那句话一出口,咔嚓一下,忠诚+2,好感-2。
  脑瓜子疼。
  算了算了,忍着点,把爱心餐混到嘴里再怼人。
  两人都想着“算了”,于是就不再扯闲篇,开始各忙各的。
  房间里并未因此而安静下来,反倒是充满生活气息。
  切菜声、爆锅声、走路声、挪动桌椅……时不时还要发生两句对话。
  “羊肉你想吃葱烧还是孜然爆炒?”
  “都行。咦,你现在会得挺全啊?!”
  “别小瞧人,我是很有天赋的,只是以前没发现!”
  “对对,你厉害。”
  汪大少心里暗笑,如果没有哥,这辈子你都发现不了……
  不大一会儿,汪言又主动问:“哎你这破丝袜还要不要了?在床底下搁半年了吧?”
  “别乱动!变态啊你?干嘛不要,我搬过来才不到一个月,半年个粑粑!”
  又被搜到一件贴身衣物,而且是在那么可怜的位置发现的,于秋丽又有点小暴躁。
  妈耶!
  汪言有没有偷偷干点啥?
  心里发慌,于秋丽却又忍不住勾起嘴角。
  在回到租房以前,她心里其实是很忐忑的,不知道情况会向着什么方向发展。
  虽然是老同学,但汪言实在是变得太陌生,一切都是未知。
  如果相处得不愉快怎么办?
  如果气氛太尴尬怎么办?
  如果汪言特别高冷……
  如果汪言上来就要动手动脚……
  担心太多,而且貌似每种担心都有道理。
  然而任何不好的状况都没有发生,虽然那个小插曲挺让人羞恼的,但于秋丽心里只有羞,而且随着时间慢慢又滋生出一股喜。
  羞恼是要打人的,羞喜呢?
  蟹曰:不可嗦,不可嗦。
  ……
  吵吵闹闹中,时间走得快而安详。
  房间焕然一新,餐桌摆上了两份饭一碗汤。
  晚餐被于秋丽做成了便当模式——
  一个大盘子,底下是米饭,边上堆着葱爆羊肉、黄瓜火腿沙拉、蟹黄焗豌豆,点缀着水煮的西蓝花与胡萝卜丁,米饭上面还盖着一枚煎得漂漂亮亮的单面糖心蛋。
  汤是牛腩西红柿,可以泡饭,或者单喝。
  只看摆盘,她就没少用心思。
  白黄红绿,色泽鲜亮,合在一个盘子里,令人食指大开。
  如果端上来四盘菜,再盛一碗米饭,可能就没有现在的效果。
  “卖相满分!”
  汪大少情不自禁的竖起大拇指。
  于秋丽很激动,迫不及待的催促:“快尝尝味道怎么样!我想了好久的搭配,又练了好久……”
  “不急,等我开酒。”
  其实汪言比谁都急,可是仍旧按捺住性子,慢慢培养情绪。
  打开超市里买的酒盒,转头问她:“喝红酒还是香槟?”
  于秋丽犹豫片刻,咬咬下唇,把目光瞟向干红。
  “红酒吧……”
  香槟和红酒的酒精含量相差不多,但是毫无疑问,红酒更醉人。
  而且两者所代表的气氛也有不同,香槟多用于聚会庆祝,红酒则带着一种特殊的情调。
  啥情调?
  黑黑黑黑黑的一切……
  汪言心下了然,打开那瓶拉菲2008,那家超市里能买到的最好的红酒,然后发现没有高脚杯。
  “用这个对付一下吧……”
  于秋丽找来两个碗。
  “行啊,自家人,没必要穷讲究。”
  汪言直接倒出满满两大碗。
  醒酒程序自然是木得有了,反正今天又不是来喝酒的,是来……额,吃菜的。
  “来,干杯,感谢招待!”
  “慢点喝,喝多了我可不收留你……”
  于秋丽大眼睛一瞟,妩媚风情透体而出。
  她的长相很媚,水汪汪的桃花眼,眉梢弯弯,嘴唇厚实,咧嘴笑的时候露出两排白牙,显得很大。
  颜值90分的评价,证明她不是汪言最喜欢的那款,但是随着大少经历的美女越来越多,她的那种独特风情,开始具备一种特殊的姓引力。
  此刻的她穿着一件深红色紧身绒衫,弹力牛仔裤同样紧绷绷的贴在身上,勾勒出不可描述的曲线。
  细腰大胯,很野。
  汪大少心里一热,大大的喝一口酒,立即有些微醺。
  酒量不好,见笑了。
  ……
  酒量不好的汪大少一口酒下去,情绪愉悦至极。
  一块儿收拾屋子、一同做饭,将两人间的小小陌生全部驱除,状态亲近自然,气氛融洽。
  美食、美酒、美人,一切都恰到好处。
  汪言有种预感——任务应该可以拿下。
  满怀期待,终于动勺。
  第一口品尝的是蟹黄豌豆,鲜!
  小尝之后,挖一大勺带着汤汁的米饭和葱爆羊肉,塞到嘴里,香!
  大口咀嚼着,再补一勺黄瓜火腿沙拉,清爽感又将余韵再次推高,爽!
  都没再碰煎蛋和牛腩汤,系统便叮的发来提示。
  【于秋丽为你素手调羹,精心炮制一份爱心晚餐】
  【在愉悦的心情和满心的期待中,她发挥出最高水准】
  【你非常惊喜,感觉从来没有吃到过如此好吃的家常菜,满意至极】
  【美味评定:爆炸等级】
  【奖励:你与她的外在分全部+1】
  卧槽卧槽卧槽!
  真的是爆炸!
  虽然已经做好一切能够影响最终结果的前期工作,比如买最好的食材、安抚调戏大厨、精心营造气氛等等,但是当结果出来,汪言仍旧喜不自胜。
  爽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
  真特么爽!
  汪言迫不及待的打开系统面板,人物属性再次更新。
  【宿主:汪言】
  【基础属性:力量79,体质79,敏捷79,智力79】
  【颜值:83】
  【身材:85】
  【特殊:79】
  【气质:沉静、缥缈】
  【状态:春风得意buff】
  【装备:龙瞎皮肤】
  【技能:略】
  颜值最早是80,辛辛苦苦……额,锻炼出来的。
  上次强化过双眼以后,始终没有出什么特效,却默默的涨了两点颜值。
  身材一直是84点,主要是龙虾神腿的功劳,+1,变成85。
  特殊最早是77点,上回跟何大小姐搞【冰凉微辣又很甜】的大胃王比赛时,混到1点特殊分,加在毛发硬度上,加到78。
  今天再加1点,终于来到优秀巅峰。
  不过特殊分的79点和基础属性的79点没什么可比性,身旁的美女个个都比汪言的特殊分高。
  女生特殊分高的好处,汪言是体会到了,男人的特殊分,到底有什么好处呢?
  暂时大少没发现。
  因为在他告别小男孩身份时,分值就已经来到77点,和现在相差不大。
  汪言很想就这个问题再思考推断3000字,可惜不敢,蟹爸爸不让。
  所以就此打住。
  再看于秋丽,颜值91,智力96,能力93。
  不算是焕然一新吧,但绝对是大有提升。
  90点往上,差1点都是巨大的差距,何况差3点?
  总分280,已经踏进极品那个档了,尤其是身材……不能想不能想,容易出事。
  总之,汪大少的心情好到要爆炸,狼吞虎咽的把一盘子饭菜全部扫光。
  于秋丽身材好,胃口却不大,吃掉三分之一就停手,笑眯眯看着汪言大吃大嚼。
  好看的人怎么吃饭都不狼狈,更别提汪大少还有极限美感天赋。
  看着看着,于秋丽心里柔情上涌,眼睛水汪汪的似要滴水。
  感觉屋里或者是心里有点热,她开始喝酒。
  汪言怎么变得那么好看?
  喝一口。
  越看越赏心悦目。
  再喝一口。
  我这算不算是抓住了他的胃?
  又喝一口。
  又有能力又没架子,现在的汪言,是个真正的男人啊……
  倒满酒,再来。
  刚才他对我那么温柔,又要给我找工作,是不是……
  一大口。
  他女朋友肯定没有我的身材好,不止是看上去……
  啊好热好热,干杯!
  汪言看懵了。
  班长啊,你在这儿玩啥呢?
  一眨眼功夫,自己喝掉大半瓶,你想干啥?
  不是我!我正派!我可一句酒都没劝!
  等等……
  哥是正派,但是于秋丽未必啊……
  你莫不是在打着什么坏主意吧?!
  汪大少心里一动,默默一查于秋丽的好感度和忠诚度,心脏砰的一跳。
  好感度89,忠诚度37!
  我去!
  你是在以身践行那句“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啊……
  可我真的不是那种人!
  蟹神在上,我汪言今天要是主动一下,就站到十八层楼的窗户上往里跳下去!
  要不然……你再喝点?
  汪大少想了想,主动举杯:“很久没吃到这么美味的家常菜了,来,敬大厨!”
  “嘻嘻!喜欢吃就常来,我有时间就给你做!”
  于秋丽心里美得不行,豪爽举碗,大口干掉。
  OK,就是介样!
  喝倒各回各家,如果喝到兽性大发,那我就只好半推半就了……
  汪言不是装假绷着,只是更知道该怎么让事情发生得顺其自然。
  于秋丽的控制欲太强,如果是自己主动,怕是会助长她的控制欲,催生出一些不该有的心思。
  如果她真的豁出去……
  呜呜呜,我是受害者,你赔我的清白!
  夜色,渐渐变得暧昧。
  醉眼看床,写满旖旎。
  ……
  ……充满灵性的省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