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368章 严肃的问题

第368章 严肃的问题


  “来,快试试我给你买的防护服,丹尼斯的标准尺码,要的急没法订制,不过我已经把你的尺码发给厂家了,下次再送你一套专属版,要那种狂拽霸酷炫配得上咱们车神身份的……”
  献宝似的翻出一套白红相间的防护服,初新便开始碎碎念。
  到底是岁数大一些,可能平时在别人那里是受宠的小公主,但是面对汪言,完全是个会照顾人的大姐姐。
  大字划重点,要考。
  嗯,大4岁半呢……
  汪言从来没被人这么照顾过,心里还怪舒服的,嘻嘻笑着听她摆弄。
  “脱衣服啊!还看什么看?”
  小姐姐又嗔怪一声,汪大少暗道: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不客气啦!
  然后脱下外套。
  想歪的自觉去面壁,走廊里那一排都是你的伙计。
  最顶级的专业防护服是阻燃面料的连体衣,内衬基本上是ABS,几乎等于完全不透气,所以穿的时候要脱掉外衣。
  最好是只穿一层保暖内衣,或者紧身聚能衣。
  但是,除非是夏天,否则不建议裸身。
  那玩意的舒适性太差了,贴身极其难受。
  大冬天的,汪言的小衬衫里面刚好是一件紧身保暖内衣,因此就大大方方的解开衬衫,往防护服里钻。
  初新看到汪言宽阔的肩膀和结实的胸肌,微微眯起眼睛,拿手指轻轻往上一戳。
  “咦,好*!身材不错啊,小弟?”
  “哎哎哎,你看就看,动手动脚的干什么呢?”
  汪大少义正辞严的抗议着,然而又很是骄傲的挺起胸膛,分裂得一批。
  “不要脸!”
  初新轻呸一口,心里却觉得汪言好有趣。
  看,脸好车技高,所以偶尔皮一下是有趣。
  脸不好又没本事,那就是……应该压根就不会有机会跟初新皮,所以nothing都不是。
  世界太公平了。
  哥好不容易才开挂变好看,就是应该要有特权嘛!
  特权狗刚美了三秒钟不到,突然间脸一僵,嘴角微抽。
  初新一直偷瞄着汪言的表情,见状急忙问:“怎么了小弟?”
  “嘶……不好说……”
  汪言倒吸一口凉气,满脸的纠结蛋疼,努力把腿又往下蹬了蹬。
  初新的目光顺势向下,脸蛋蓦地涨红,想笑又不好意思,表情变得极其怪异。
  正常应该盖到脚踝下面的裤腿,如今却在脚踝上方。
  不止如此,某处……别某处了,直接就胯胯轴吧,被勒得紧之又紧。
  因为连体服是标准尺码,对应着180公分的身高,而汪大少虽然只有178公分,但是身材比例太黄金,那双大长腿长得不讲道理,所以……
  真·蛋疼。
  初新红着脸,憋着笑,半真半假的埋怨:“下次再发数据,麻烦你发个正经的腿长……”
  这话不能细琢磨,琢磨起来全是坑。
  大少只当没听到,转过身:“新新姐,帮我拉一下拉锁。”
  很轻松拉上。
  因为上身衣服长出一小节,特别宽松。
  初新嘀咕着:“没想到你的身材比例这么好……”
  汪言随口回一句:“你没想到的地方还多着呢!”
  然后又被莫名其妙的拍了一巴掌。
  “出去吧!臭弟弟,我要换衣服啦!”
  汪言算是看出来了,介个小姐姐啊,心思一点都不纯洁,难为她能有那么高的特殊分……
  嗯,结论很简单——刘夜徐姐必是巫妖王!
  都是你们带坏我小新姐的。
  汪言乖乖往门口一杵,半分钟后,她又在里面叫:“进来帮我拉一下拉链,我够不到!”
  没什么旖旎情况发生,汪大少很正常的帮她拉好防护服拉链。
  她穿着保暖内衣,从背面什么都看不到,拉拉链又没有任何肢体接触,所以单看这件事,很难明确关系远近。
  汪言顺便瞄一眼好感度,75,心里大致有数了。
  差不多是70点好感度的时候,她才开始拽着自己胳膊的,而且自己年纪小,气质嫩,人正派……
  很难讲有多少成分是因为她把自己当弟弟,没有那么强的戒备心。
  综合多方面因素来看,初新算是一个挺洁身自好、对距离把握很谨慎的姑娘。
  怪不得能有那么高的特殊分……
  假如——咱只是打个比方,别误会!
  假如想感受感受,至少需要85好感度,再加上一些套路,才有机会。
  当然,汪大少那么正派,是不可能去套路人家的。
  就算是水到渠成,我们汪大少都得客气一二。
  男神的排面,你们不懂。
  ……
  拉好拉链,各自换鞋,汪言随口闲聊:“新新姐,初我知道,你的新是哪个字啊?”
  “新鲜的新。”
  小姐姐回应完,特意又补上一句:“取自诗经:周虽旧邦,其命维新。可不是蜡笔小新!”
  “了解,很好的寓意。”
  汪言点点头。
  心里想着:人家小姐姐都把诗经搬出来了,咱要接不上,显得哥多没文化?
  最近小半年没白看那么多书,瞬间想起《大学》里包含诗经原文的一句名言,顺嘴接了上去。
  “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叔叔对你的期望很高……”
  装哔装到半截,话没说完,初新突然把头盔往脑袋上胡乱一扣,不发一言的走出门。
  啥情况?!
  汪大少懵了。
  琢磨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卧槽,你该不会知道我的外号是狗子吧?!
  可我真的没那意思啊!
  大少只觉得冤得不行,连骂两声晦气,才灰溜溜的跟了上去。
  回到等候区一看,刘夜徐姐正在扒拉初新的头盔,耍流氓。
  “嗦!去了那么久,到底在干嘛?!”
  “妞,快给大爷看看,妆花没花,有没有草莓!”
  “哎呀你俩别闹,大白天的闹什么呀?”
  初新死活不肯让她俩拉开头盔面罩,左推右拒的。
  如此行径,自然惹气两人的极大疑心,吱吱哇哇叫个不停。
  “好啊你!姐们一眼没照顾到,白白嫩嫩的一枚小鲜肉让你逮个空就给吃干抹净了是吧?!”
  “初新!嗦好的有夫同享呢?!你不仗义!”
  “哎,滋味咋样?!”
  “对啊对啊,悄悄透点底儿……嗯不嗯?!”
  “滚!都滚!”
  初新被闹得受不了,撒丫子就撂,匆匆跑回车上,死活不下来了。
  汪大少看到她们突然把目光转向自己,想了想,默默戴好头盔。
  惹不起惹不起,我人人上心啦!
  走到拉法前,周建武主动找上来,讲解规则。
  “汪少,今天车多、车速快,单圈跑不开,咱们跑三圈!”
  “可以。”
  “那你排在最后一档杆位,而且大家一致要求,除你之外,别人都不带女伴,算是你让大家50公斤配重。”
  在正规比赛中,别说50公斤配重,5公斤都要人命。
  花上亿美金去改善赛车性能,往往一个设计的变动只为减重0.5公斤,简直是毫厘必争。
  由此可见,重量对速度的影响有多大。
  但是汪大少堂堂【横行车神】,会怕这个?
  一群土鸡瓦狗般的业务玩家,让你们50公斤又如何?!
  痛快点头:“没问题。”
  “好!汪神大气!”
  周建武竖起大拇指,跟着黑虎叫上汪神。
  只不过,一个是神壕,一个是车神,含义有些许变样。
  各自上车,汪言慢慢把拉法开到最后一个杆位,初新还挺不乐意的。
  “凭什么把咱们放最后啊?前面七只菜鸡占着道,怎么超车?”
  “没事,慢慢来。”
  汪言却不在意,只觉得新奇有趣。
  正规的赛事,绝对不像以前汪言想象的那样,呼啦啦一堆车混在一块儿,前面站一大奈美,解开防寒罩往天上一扔,然后大家一窝蜂似的冲出去……
  上次在帝都,黄旭那帮菜鸡就是这么干的,所以汪言一度误会过。
  然而实情并非如此。
  稍微正规点的赛事,赛车都是一辆接一辆出发。
  前后车相距8米,等待发车指示。
  指令一下,计时开始,不看谁第一个冲线,而是以最后的用时论输赢。
  否则,安全性得不到保障。
  都是几百万以上的豪车,碰一下就大几十万出去,挤一块儿玩碰碰车,现实吗?
  所以,汪言的最后一杆,意味着他和头车的距离足足有64米远。
  发车时间更是相距8秒以上,具体要看赛事设计。
  总之,在视觉效果上,可能不会出现那种激烈的并排比拼,而是各跑各的。
  随着参赛赛车一辆又一辆的站稳发车位,看台上热闹起来。
  今天SSCC包场,可以容纳五万人的看台上,只有稀稀拉拉的几百位观众。
  但是,非富即贵,人均千万身家一点不夸张。
  他们不但爱好赛车,而且真正懂车,点评起来,简直头头是道。
  “终于可以看到拉法的实际赛道表现了,爽!”
  “兄弟,公平的讲,拉法在赛道上不见得比599更强。”
  “对,可以合法上路的超跑,跟专门的赛道版还是有区别的。”
  “现在下面有5辆专业赛道车,1辆同级别的迈凯伦P1,1辆GT3级别的改装车,圈速都不差。”
  “而且拉法又多出将近50公斤的配重,差不多可以弥平技术优势了。”
  “开玩笑,车神的视频你没看过?50公斤就想弥平?”
  “但是,拉法不能像G65那样漂移,车神上次的策略不能再用,你承认么?”
  “没毛病,车神的拉力技术在拉法上体现不出来的,对赛道的熟悉程度更重要,我看车神悬!”
  “你们对真正的技术一无所知!细节啊,兄弟们!”
  “要不要赌点什么?!”
  “来啊,who怕who?”
  比赛还未开始,看台上倒是先吵成一团。
  不过这就是赛车的魅力,没本事下场,看着也能跟着爽。
  汪大少更爽。
  油门踩起来,排气管发出轰轰轰的声浪。
  正好前面是一辆保时捷,声浪是“呜呜呜”的闷响。
  汪言突然有点想笑,问初新:“小新姐,你喜欢哪种声音?嗷嗷叫的,还是噗噗响的?”
  初新正紧张得直攥拳头,闻言一愣。
  隔好一会儿,突然一拳砸过来:“臭弟弟!小流氓!”
  汪言简直都无语了。
  姐,你是个神人啊……
  论脑补,我墙都不服,只服你!
  眼看着头车终于咆哮着冲出去,汪言深深吸一口气,回手摸摸她的头盔,大笑提醒。
  “小新姐,坐好,抓稳……弟弟带你飞!”
  当拉法弹射出去的时候,初新大脑里一片空白,感觉真的像是在飞。
  在看台的高空视野中,拉法的起步加速就很凶,比之前的所有车都凶。
  切进第一个弯道时,堪称是一个极限的弧度。
  贴着外道切进去,贴着弯心路基过去,再贴着外道边缘摆正车头……
  出弯再加一脚油门,和前车竟然已经并驾齐驱!
  观众席陡然爆出一阵惊呼。
  “卧槽!帅啊!谁说车神不会跑抓地的?!”
  “快看看快看看,第一个弯道的极限过弯速度是多少来着?!”
  “不用看,我记得很清楚,T1螺旋弯,166.5公里/小时!”
  “技术台干屁呢?!数据怎么还没出来?!”
  掌控技术台的工作人员经验丰富,太知道大家想要看什么了,很快,大屏幕上飘出8号车的技术数据。
  过弯均速:150.7公里/小时!
  看台上顿时疯了。
  剩下那16公里/小时的差距,完全是车辆性能的因素,不是F1赛车,是不可能接近那个极限的。
  理论上讲,150.7,已经跑出拉法的极限!
  “尼玛币啊!拉法这么强的吗?!”
  “是特么车神强好不好?!”
  “跪了!TC、车身稳定全关,ABS全开,这尼玛是在拿命玩啊?”
  “新新的车换热熔胎没有?”
  “肯定没有啊!她没事换胎干嘛?今天是临时起意要跑赛道的。”
  “我去……服了……”
  外面嗷嗷一顿叫唤,车里,初新正强忍着不要叫。
  赛道的路面足够平整,但赛道设计之初,便有坡道、高地落差、路面倾角、以及路边摩擦带。
  车速上百以后,减震性能不够好的车,仍旧会感到颠簸。
  拉法就不是一辆减震性能很好的车。
  现在,最高时速被汪言一上来就飙到180出头,初新坐在副驾驶上,感受着扑面而来的空气、承受着突如其来的一下一下的颠簸,整颗心瞬间就吊到嗓子眼,感觉……
  感觉就像是大海里的一艘小船,被狂风巨浪挟裹着,晃悠着,震颤着……
  眼睛水汪汪的,浑身僵硬,绷紧,内里却又软绵绵的。。
  嗷嗷叫还是轻轻哼?
  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