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354章 小风波

第354章 小风波


  应该是有,又似乎没有……
  何大小姐琢磨半天,得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结论。
  总想当自己爸爸是挺烦人啦,但是在别的方面,狗子还是阔以的。
  一想到汪言说要把800万给回自己,苗苗心里就甜丝丝的。
  缺钱是不可能缺钱的,大小姐这辈子都不可能缺钱。
  当初充值的时候就没想着再拿回来,玩嘛,又不是玩不起。
  可是汪言要给回来,那就意味着——狗子不是因为钱才跟自己亲近的。
  这事儿很重要。
  夫妻因为家产而互相防备甚至反目成仇,在现代社会可不稀罕。
  苗苗爸打小儿就富养苗苗,并且经常灌输“坏小子要么图你钱、要么图你漂亮”的思想,让大小姐心里一直有个执念——
  我的男朋友,绝对不能是因为那两点原因才追求我的!
  想的很简单,但事实上,不是因为你漂亮,谁特么废那么大力气追你啊?
  稀里糊涂的始终没转过那个弯儿,又常年被男生舔着,简直不厌其烦,何大小姐对那种一看就带着明确目的的追求者是越来越抗拒。
  照这么下去,情况堪忧。
  到国外留学以后,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警惕心大概率会越来越高,再加上陪读的存在,很可能会单身到回国,然后在25岁以后开启相亲之路。
  父母圈子里知根知底的家庭有很多,挑个看着顺眼、算是能合得来的,结婚生子,咸鱼下半生。
  基本上,很多大户人家的子女都是类似的轨迹,区别只在于,相亲前玩得多不多、结婚后是各玩各的或是安稳度日。
  富二代里为什么盛产疯狂大小姐、浪荡公子哥?
  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一眼看得到尽头的人生。
  未知的、拥有无限可能的未来,才会让人有拼搏的动力,否则只会催生佛系咸鱼,或者疯狂玩家。
  比如阶级固化极其严重的霓虹,催生出整整两代平成废宅,一代更比一代废。
  时下的国内,年轻人亦越来越佛。
  其实那是一种社会的怠惰。
  迟暮何知客,逢欢便作归。
  满满写着四个字:意兴阑珊。
  何苗苗差不多就是那种状态,物质太充裕,人生太富足,严重缺乏进取心、探索欲。
  接班又没那两下子,疯又不是那性格,怎么办?
  混着呗!
  她可没有刘璃的那种追求,日常生活的无聊程度,看看那堆国外时尚杂志就能感受得到。
  直到认识汪言。
  狗子什么都好,新鲜、有趣、平等、神秘……
  最最最重要的是,狗子和自己交朋友,没有带着什么目的!
  从第一天在操场上对峙,到上大课时同桌,再到之后买水果,然后很坦然的承认有女朋友,出门几次始终都规规矩矩……
  一桩桩一件件事,让何大小姐坚信,狗子只是看上去有点色色的,其实绝对是个特别靠得住的好人。
  从来不像别的男生,瞄一眼就直淌哈喇子,恶心巴拉的。
  OK,第二点完美满足!
  如果狗子真把那800万给回自己……
  哇塞!
  真命天子啊?
  有木有?!
  回头拿那800万跟爸爸显摆一下,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想到美处,何苗苗喜滋滋的乐出来,把汪言纳闷得不行。
  谁家的傻孩子啊?
  脑回路是又歪到哪里了?
  “喂,你干嘛呢?笑得那么浪荡……”
  大小姐心情特别好,不跟汪言一般见识,扬着小脸美滋滋问:“狗子,你真要把那800万给我啊?”
  可爱到不行。
  汪大少越发纳闷,我正在这儿坑人呢,你是怎么突然想起那茬的?
  随口回道:“肯定的啊!爸……哥会占你便宜?”
  大小姐的嗓音又甜一个度,继续问:“那我总共才充值1000万现金,刷给你们家主播800万鱼翅,剩下的都给外人了,你不是要亏吗?”
  “我私人给你补。”
  亏肯定是亏的,但是账不能那么算。
  “你花的钱,整体上都是在帮王庭娱乐堆热度,微博热搜挂好多天,推广营销费用都省下不止两千万。
  再说了,我拉你去玩,结果你花掉那么多钱,传出去像话吗?”
  “噫~大男子主义……”
  嘀咕归嘀咕,大小姐的表情可是美得很。
  “那,为什么是800万啊?怎么不是500万或者1000万?”
  汪言讲得清清楚楚:“你在我们公司充值1000万,回流扣税以后正好应该剩那么多。1000万全补给你,我怕你心里不舒服,咱俩其实没必要那么见外的,我只是不习惯花女生钱而已。”
  “见外”两个字,又是一针扎到某点上。
  祖传中医,在线扎针。
  何苗苗心情愈发愉悦,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嗯嗯!我们是好朋友嘛,不要搞得那么生分!其实……”
  其实那800万我都不想要的,只是我爸爸知道了,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假如你给回我,他就不会那么讨厌你啦!
  剩下的话不太方便说出口,何苗苗立即打住。
  要矜持!
  在与刘璃分手以前,不可以让死二狗产生任何幻想!
  哎……
  为什么难得一个好男人,偏偏就有主了呢?
  在梦里,那条肥狗多乖,让躺平就躺平!
  会不会……那才是真正的汪言?
  咦?
  有了!
  我把狗子重新喂回200斤怎么样?!
  铁定会被刘璃嫌弃吧?!
  作为朋友,到时候我会安慰你的,哇咔咔!
  何苗苗的眼睛突然bulingbuling的直放闪,殷勤的给汪言叉一片虾肉,直接送到大少嘴边。
  “二狗你尝尝这个!”
  嗯?
  怎么突然又开始叫上二狗了?
  而且莫名其妙的那么乖巧……
  汪言被大小姐搞得满头雾水,微微一愣,与此同时,全桌的视线都被吸引过来。
  巴黎之花今天的活动形式是私宴,宴会厅里摆着好多张餐桌,然后前面有一个小小的发布台,设计师及酿酒师将在那上面发言。
  现在是服务生刚刚把菜品端上来,主持人正在致辞。
  所有人都很给面子的配合着看向发布台。
  即便是闲聊,都压低声音,只和身旁的人聊天。
  礼节嘛,应有之意。
  所以压根没人碰菜品。
  在座的来宾非富即贵,什么好东西没吃过?
  就算是真饿到不行,现在的时候也不对,怎么都该等人家致辞结束再动餐具。
  结果大小姐脑子一抽,抄起餐叉就对那盘螯虾刺身下了毒手,顿时让她和汪言成为视线的焦点。
  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差不多——这是谁家孩子啊,怎么那么没规矩?
  在看清楚何苗苗以后,男人们的想法突然一变——额,小女孩天真烂漫,可以理解的嘛……
  女人们的心情却愈发恶劣——没教养的骚狐狸,仗着好看任性妄为!
  任性妄为不至于,最多算是不怎么机灵,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没注意到主持人上台致辞罢了。
  其实她真不是不懂礼貌的姑娘,只是,相对于发布会,她更关注汪言,一时忘我而已。
  被附近好多人盯着看,大小姐终于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干了一件不合时宜的傻事儿,表情顿时一僵。
  举着的手,收回去也不是、继续抬着更不好。
  仅仅只是犹豫了那么一个刹那,同桌的一位女士,便“恰到好处”的发出一声轻笑。
  “呵……”
  短促轻淡的一个单音,短到都没法确定善意恶意,便让何苗苗心头升起一片委屈。
  毕竟年纪小,而且还是日常被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严重缺乏应付类似场面的经验,只好自个儿跟自个儿生闷气。
  大眼睛一咔吧,嘴一瘪,正要收回手,却被汪言轻轻握住。
  大少温和的笑着,握住她的手,轻轻拿过叉子,柔声道:“给我吧,我自己来。”
  何苗苗下意识松手,然后眼看着汪言毫不犹豫的将虾肉送进嘴里,缓缓咀嚼起来。
  霎时间,心里暖到发烫。
  汪大少淡定的吃着肉,脸上仍旧挂着温和而从容的笑意,环视同桌众人一圈,然后对发布台方向微微颔首,似是在感谢主人款待。
  整套动作,清晰、缓慢而又坚定,让所有关注者都看个分明。
  举手抬足点头之间,有一种极其奇妙的韵律节奏,形成一种极致的优雅。
  再加上坦然的微笑、自若的神态,那股子沉静而又飘逸的气质简直是扑面而来。
  同桌众人甚至打心底生出一种“本该如此”的感觉,进而开始怀疑自身。
  那个啥……是不是我们太拘谨了?
  主办方上菜,就是要给大家吃的嘛……
  或许……我应该跟着尝一块儿,学那少年点点头,以示赞赏?
  正犹豫着,褚鸿抄起叉子,默不作声的吃一口,然后轻轻虚拍两下手掌,重新恢复正襟危坐的姿态。
  汪大少含笑撇过去一个欣慰的眼神。
  老褚,你有前途!
  八人同桌,两人已经动手,紧接着,一位60来岁的长者莞尔一笑,凑热闹似的抿一口鱼子酱,随后慈祥的对何苗苗点点头。
  附近关注到这一幕的人,都彻底懵了。
  人家主持人上台讲话,您几位这就开吃了?
  但是那几位一看就是非富即贵,动作优雅大方,而且只是浅尝辄止,更像是在表达对主办方的尊重和感谢,不但看不出失礼来,甚至还存在着另外一套礼仪逻辑。
  尤其是汪言,动作好看得像是王子在进餐,旁人想质疑都生不起勇气。
  谁家大少啊?
  怕不是刚从英国贵族学校里学成归来的吧?
  随着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在汪言身上,暗自揣测大少的身份,一场由小失误引发的小风波,就此被消弭于无形。
  世事就是如此荒谬,出错不要紧,只要你够坚定,别人自然会怀疑自身。
  乌合之众,群体盲从,一百个人跟着一个最坚定的人跑,再正常不过。
  当然,要做最坚定的那个,其实极难极难。
  汪言要不是有系统做底气来源,恐怕也是跟着跑的一员。
  现在么……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
  整整7个人,被汪大少带跑偏,跟着凑一口热闹,然后对台上的主持人点头致意。
  客串主持的巴黎之花亚洲销售总监纳闷得不要不要的,whatmean?areyouplayme?!
  那个受到注视的嘉宾还挺得意的,感觉得到了正面回馈。
  没办法,酒类发布会的私宴太小众,那么多来宾,总会有人不清楚实际的规则与流程,跟着看上去最懂的人做,准没错!
  然而看上去最懂的那位,此刻已然板板的坐好,正准备着给主持人鼓掌。
  闺女不懂事,给您添麻烦了,见谅见谅!
  不懂事的傻闺女,此刻已然被那种无条件的宠溺填满心房,满心都是欢喜。
  狗子真好!
  心里疯狂呼喊着,大小姐鼓起勇气,突然拉住汪言的胳膊。
  没啥肢体接触,就是走路时轻轻挽着男伴手臂的那种姿势。
  但问题是……现在是坐着呢,拉什么手啊?
  汪言稍稍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哟,大小姐酬功呢!
  只是,你敢不敢来点劲爆的?
  隔着衣服不疼不痒的有意思么?
  坏心一起,凑到苗苗耳边,不是好笑的调戏:“想谢我?来,叫声爸爸听听!”
  大小姐难得没骂人,突然别过头,看向另外一个方向,然后拉着汪言的手,盖到自己膝盖上方。
  大少懵了。
  下意识的轻轻一捏,手感柔弱无骨。
  抬头再看,看不到何苗苗的表情,只看到一只莹润剔透的耳朵,耳根却是已然红透。
  哎妈呀!
  小公主你还是叫我爸爸吧!
  关键是,接下来的事儿我不敢想啊!
  夹一下子贼疼……
  汪言怂了,没敢再乱动,老老实实的盖着她的膝盖,耳边回荡着主持人的介绍词,断断续续、时隐时现。
  “2007年份限量版香槟,经由知名设计师组合……量身定制。
  瓶身设计展现了原创而富于想象力的画面:蝴蝶、蜜蜂和蜻蜓围绕……飞舞,呈现出色彩斑斓而和谐的景象。
  自然总是充满了细微的惊喜和美妙的画面,鲜花绽放、引蝶起舞,正是这瞬间构筑了……之间生动的对话。”
  蝴蝶、蜜蜂和蜻蜓……围绕着啥玩意飞舞?
  狗么?
  鲜花绽放、引蝶起舞……
  我是校花来着吧?
  啊呸呸!
  不能胡思乱想,和谐什么根本不存在的,都是骗子!
  哎,那个破梦啊,到最后到底是怎么发展的?
  是车轮战呢,还是真正的群殴?
  急死个人!!
  嘴上讲着不能胡思乱想,汪言到底还是想多了。
  某种奇妙的可能初现曙光,撩得一条浪狗心底野草疯长,忐忑发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