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353章 社会险恶

第353章 社会险恶


  心里惦记着交朋友,汪大少却并没有主动带节奏。
  笑容亲和归亲和,态度却是矜持得紧。
  正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人性本贱嘛。
  “褚行是前辈,您如此抬爱,让我不胜惶恐。”
  慎言一转,汪大少最终只回应这样一句话。
  不咸不淡的,又有点咬文嚼字,态度上不亲近,带着大少架子,但礼节上并不缺失。
  褚鸿的态度仍旧是那么热情,甚至是愈发热情。
  汪大少虽然严重缺乏社会经验,但是对于人性的把握实在是太精准了,一针直接扎中褚鸿的G点。
  对于金融系统里的精英们而言,不同人前两张脸,只是最基础的职业素养。
  你有钱,那你比亲爸爸更亲,端茶送水揉肩捶腿鞍前马后都不在话下。
  你没钱,正眼都不会看来一眼。
  日常和钱打交道的行业,就是这么现实。
  所以汪言越是摆大少架子,褚鸿反而会越是积极。
  难搞好啊!
  越是难搞的客户,搞定以后反而越是忠诚,轻易不会改换门庭。
  大少都是有傲气的,哪像草根土豪那么锱铢必较、有奶就是娘?!
  民生不比四大行,实力能力都相去甚远,玩的就是服务。
  褚鸿对自家银行的定位很清晰,因此更舍得下脸皮,换成是宇宙行的同级别副行长在这里,八成不会那么舔。
  你高冷?
  我们宇宙行更高冷!
  ……
  “汪少,相请不如偶遇,今天实在是难得,我可跟您说好了,您回头抽点时间去我那里一趟,我把见面礼给您补上!”
  褚鸿的舔功实在了得,哪怕汪言什么都不缺,都因此而大感好奇。
  “您太客气了,什么礼物啊,那么神秘?”
  “其实对您来讲,不值一提,但我相信,您肯定有用得上的时候。”
  褚鸿又卖一句关子,才给出解释。
  “我们民生今年正在推新款Infinite卡,是我行最高级别的信用卡,对标的是工行百夫长黑卡,国外比较有名的那款叫运通百夫长。
  当然,我们的实力和运通没法比,新卡在国际上没那么强,可是在国内还算是比较新鲜的,权益非常好。”
  “哦?”
  汪总顿时兴致寥寥,只是配合的表现出一丢丢好奇。
  开玩笑,哥是需要用信用卡的人么?
  你那点儿所谓的权益,都不够哥喘口气的,闹呢?
  褚鸿实在想象不到,眼前的少年有多变态,仍在兴致勃勃的科普着。
  “24小时专属客服之类的,都是最基础的权益。
  此外,每年48次魔都妍丽SPA,交大医学院两次洗牙、体检,48次接送机,8次高尔夫,88次五星级酒店场馆健身、游泳,吉航、海航、新航高级会籍,丽思卡尔顿、香格里拉、四季高级会籍,所有五星酒店住三付二……
  用那些玩卡行家的话来讲,我们民生的Infinite卡是回血神器,权益超值。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卡颜值极高,钛金金属镀层,厚重有格调,甚至可以浮雕您的签名。
  您想想,聚餐的时候大家掏出卡来买单,别人一掏都是塑料卡,您一掏,直接威压全场,是不是格外的有面子?”
  叭叭一大堆,只有最后那句话有点意思。
  对于汪大少而言,帅是最重要的,其余的都可以往后放放。
  但是作为一个经济学在读生,汪言还是本着学习的态度,多问一句。
  “您讲的权益好,意思就是,那些权益的原本消费,是足以覆盖掉信用卡年费的,对吧?那么,你们银行不是亏了吗?”
  汪言肯聊下去,褚鸿就高兴,因此不厌其烦的掰开讲解。
  “我们不会亏,但您肯定是赚的。
  私人订制无限卡的年费在36000到10万之间,给您最高等级的权益,相关的总消费,如果全靠自己买,估计要花费20万左右。
  当然,您肯定不在乎那10万差价,咱们只谈用卡。
  假如您有一笔200万的消费,刷我们卡,最长是50天的免息期,您把本该立即花出去的那200万现金,拿来买我们的某款理财产品——日息万分之一点几的有不少,随便挑。
  50天时间,利息您就净赚1.5万以上,到期还款,不产生任何费用,又有一大笔积点,换算过来差不多又值6000+。
  以贵公司在官刷方面的固定支出举例,假设每个月固定刷出1000万,如果都用各行信用卡来支付,每个月节省7万以上!
  一年就是一百万左右,等于一辆新车,或者不掏一分钱额外养个女大学生。
  推而及之,贵公司每个月要结算给主播的工资和打赏,未来可能会变成一个天文数字。
  假如您有能力让平台早给你们结算半个月,同时晚给主播结算半个月,里外里一个月时间,可以诞生多少利差收益?
  钱生钱,不就是这么玩的吗?”
  卧槽!
  牛哔啊……
  那点钱本身,汪言并不在乎,但是这个思路,实在是启发巨大。
  简直像是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以往学来的货币知识在脑海里缓缓流淌,汇聚成河,积为湖泊,让汪言有豁然开朗之感。
  那些微利甚至负利的大型连锁超市,是怎么存活下来,甚至活得很好的?
  靠现金流啊!
  只要有现金,想骚起来简直不要太容易!
  而王庭娱乐天生就是一个重度现金流公司。
  假设以后摊子铺开,公司培养出两三百个上层主播,对应大约50家平台。
  小平台一个上层主播大概3、50万月流水,大平台能到200万,平均一下,就算每人100万月流水。
  那是多少钱?
  两三个亿!
  市场体量没有那么大,不可能捧起那么多大主播?
  对,现在的市场确实没那么大,暂且不提以后的市场增速问题,只讲现在——
  汪言可以私人官刷硬捧啊!
  之前的情况是,汪大少刷500万,可以回来85%左右。
  以后呢?
  随着王庭娱乐的力量越来越强,足以强压平台,拿到最好的分成比例。
  目前正在谈判的猫熊TV,就给出了极其优厚,接近顶格的条件。
  尔后,每个月私人充值一个亿、两个亿、甚至三五个亿,在50家平台开各种小号,回流比例做到95%没有一点问题!
  甚至,刷100万,回来100万,让平台只赚个热闹,都不在话下!
  在此基础上,王庭娱乐的流水亦会非常可怕,只要能够做到1%的月利,就是一笔巨大的收益!
  汪言越想越是激动。
  麻蛋哟,别人洗马奶都亏损,怎么到哥这里,还能反过来大赚一笔的样子?
  大少确实不缺钱,但是,把赚来的干净钱,反手砸到慈善事业里,花给失学儿童、重病患者、失孤老人,它不香吗?
  香得很啊!
  当然,要倒赚,仍需两个先决条件。
  第一,免税政策。
  第二,大额度无息贷款。
  税务方面,汪言不打算投机取巧。
  就按正常的交,该交多少交多少,姑且就算是拿自家的私房钱,来补贴国家。
  喘气喘来的浮财,能为国家和社会做一些贡献,汪言会花得更加心安。
  至于大额无息贷款……
  一张无限卡怕是不够用啊……
  不过不要紧,国内银行多得是,每家一张,我特么刷不死你们!
  直播平台不配合怎么办?
  没关系,再搞一家海外基金,开几十家皮包公司,收购几十个小平台,互不统属,各自为政。
  我不要你们赚钱,收支平衡,能开出员工工资、支付水电网费营业税就行。
  平台之间优胜劣汰,员工亦是如此。
  最终胜出的好平台,该发展发展,该上市上市。
  最终胜出的好员工,逐级提拔,做集团的核心班底!
  两三年后,当你们的历史使命完成的时候,我亦手握一支精锐之师,并且完成了对整个直播行业的实质性统治!
  直播行业确实不大,但是,能做的事情,很多很多……
  就在汪言打定主意的那一刹那,一个前所未有的、笼罩在整个直播行业上方的、像是遮天铁幕一般的魔影,隐隐开始凝聚。
  大魔王?
  因吹斯汀!
  ……
  所谓格局,不在于所处行业大小,而是在于看待问题的角度。
  站在高处俯瞰,将行业有利的一面为我所用,并且用到极致,而不是深陷其中为之挣扎,便是格局。
  汪言受褚鸿启发,于刹那间完成对直播行业的整体布局,战略规划清晰明确,勇往直前不争一时一处的得失,领袖气象初成,心头一片澄澈,眼界再上一层台阶。
  心态上的些许变化,反应在气质和态度上,让汪言的表现越发从容、悠闲,有种手握全局的大气。
  何苗苗简直是神一般的女子,如此微小的改变,却在第一时间察觉。
  敏感的打量汪言一眼,然后狐疑的看个不停,心里疯狂呼号:怎么回事?突然好像我爹!
  狗子啊,你又要干嘛?!
  汪言没理会何苗苗,她的心思没场猜去,有那时间,不如干点正事。
  饶有兴致的反问褚鸿:“褚行,听着是挺有意思的,但是额度呢?百多万的小钱,真犯不上折腾一次。”
  这话简直狂到没边儿了,但是褚鸿认。
  下意识的瞟一眼何大小姐,堂堂褚行长直吞口水。
  别误会,不是因为天仙般的容颜,而是认出了何大小姐的那块表和耳坠。
  简单在心里估算一下价格,乖乖,1500万打不住!
  江诗丹顿艺术大师S12G-9479的外形太好辨认了,编织花型,近200颗顶级钻石,今年甫一出世,便令无数名媛贵妇倾倒。
  售价……95万欧元。
  女伴的身家都如此惊人,汪言得是什么实力?!
  绝对比传闻中更可怕!
  心里暗暗一咬牙,褚鸿笑眯眯道:“300万额度,我做主直接就给您批下来,不需要麻烦您任何事!若是再高,老褚我没那权限,只能麻烦您配合一下……”
  “好意心领,我性格直,跟您讲实话,没什么意思。”
  汪言不动声色的摇摇头,并不显得遗憾,更没有流露出任何兴趣。
  尔后,直接转开话题。
  “我最近正准备拍下两层魔都的写字楼,刚好有问题请教您。”
  褚鸿心里有点急,但是阅历丰富,知道心急吃不到热豆腐,仍旧很稳得住。
  “您尽管讲,能在专业方面提出点看法和建议,是老褚我的荣幸嘛!”
  “多谢您,我正缺建议。”
  汪言点点头,慢条斯理的开口:“那是两层法院司法拍卖的拍品,评估价4.8亿,拍卖价3.2亿,位置在……
  我想请教一下,类似的资产评估,你们银行方面是如何给价的?
  如果我想用那两层楼注入王庭娱乐,该怎么取值?
  日后倘若王庭娱乐想用资产贷款,扩大经营,大概能贷出多少现金?
  所谓兼听则明,我很想知道民生对此类项目的看法。”
  褚鸿一愣,眼里迅速燃起一层炽热的光芒。
  王庭娱乐要贷款?!
  汪大少扔下的饵奏效了。
  国内商业银行的中间业务不算发达,贷款就是银行的生命线,简单粗暴一点来讲,国内银行吸储的终极目的,就是再把它们全部贷出去。
  当然,要贷给值得信任的人和企业。
  所以实际情况总是特别可笑——
  越是资质好不缺钱的大企业,银行越想求着他们贷款。
  而真正缺钱经营的小微企业,反而拿不到太多贷款。
  王庭娱乐算是小微企业,却是一家资质好到爆的特殊公司。
  没有任何负债,月流水爆炸,现金流大几千万,甚至很快就会拥有5亿的净资产!
  浦东核心圈的写字楼用来做抵押贷款,几乎不存在任何风险。
  涨可能涨不动多少,但是,跌又不可能跌下去,稳得很。
  褚鸿激动了,马上开始琢磨:怎么才能把汪言拿下呢?
  投其所好?
  艾嘉良没讲过汪言好什么啊……
  琢磨半天有的没的,表情很严肃,像是在思考汪言的问题,那叫一个用心。
  实际上,如此简单的问题,简直不需要脑子,搁脚指头就能回答。
  演得差不多,褚鸿终于慎重开口。
  “一般情况下呢,我们会采用指定第三方评估公司的数据,结合内部信贷部门的意见,做一个综合性的授信额度确认。
  暂时我不清楚您的写字楼的评估报告出具方,但是以我的经验来看,4.8亿的估值问题不大,海光大厦肯定值那个价。
  明年年后开始是写字楼租售旺季,到时候您再做一次评估,甚至有可能做到5.2亿以上。
  如果您需要,老褚我帮您干预一下,6亿也不是不可以嘛……
  我们是按最高7折来给授信的,最高可以给到贵公司3.5到4亿多的抵押贷款额度。
  另外一个,贵公司的整体市值和利润率,将会影响到贷款的利率。
  贵公司尚未上市,常规的市值统计方式,无非就是按市盈率或者按市净率,贵公司目前的市盈率非常好看,但是,既然马上注入重资产,那不如就按市净率来计算。
  一般是净资产的两倍估值,换言之,贵公司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家市值10亿的大型企业嘛!
  目前的贷款基准利率是5年以下6%,1年以内5.6%,以您的条件,利率至少要下浮20%才算有诚意嘛!
  我看,应该会有很多家同行来争取。”
  嗯?!
  银行基准利率还能下浮的?!
  汪大少心下一惊。
  读再多书掌握再多理论知识,没真正经历过事儿,仍旧不会懂得现实社会的骚。
  屁民草根当然享受不到那种待遇,但是对于大企业、关系户、潜力股而言,下浮利率算什么?
  褚鸿在汪言脸上没有找到任何表情,生怕大少不满意,心里正努力憋着坏呢。
  ‘汪少年轻火力旺,走到哪儿都带着漂亮姑娘,回头放行花出马,或许会有奇效?’
  那肯定不能,我们大少不是那种汪。
  正派汪从容笑着,摆摆手:“褚行过誉了,我们王庭娱乐只是家小公司,买两层楼,是我个人希望给员工一点归属感,稳定军心。
  等我什么时候注资到10亿级别时,才好意思假装自己是家大型企业啊……”
  名为谦虚,实为炫富。
  论装哔,汪言绝对是大师段位。
  褚鸿心热得不行,咬钩咬得死死,恨不得扒着鱼线往上蹿。
  仍是那句话:人性本贱。
  汪言越是对贷款漫不经心,褚鸿就越是想贷给他。
  其实不是堂堂一位副行长特别好忽悠,换成是别人给褚鸿演戏,只可能换来两声冷笑,以及一句嘲笑:傻哔!
  汪言却不同。
  褚鸿对大少的看法是:实力深不可测。
  搁正常人去判断整件事,都会觉得汪大少不差钱。
  真缺钱,索性就别买那两层楼,把那3.2亿直接投到王庭娱乐里,能干多少事儿?
  先用现金买楼,再特么去贷款,犯得上吗?
  神经病吧?!
  惟有极其不缺钱的人,才会在一家娱乐公司发展的起步阶段,斥重资,搞总部。
  又不是什么必须的生产设备,租楼一点都不影响经营,不是大土豪谁特么折腾那玩意啊!
  任何一个智力正常的人,都会做出相同的判断。
  谁特么能想到,汪言其实啥都没,嗷嗷缺钱,就指望那两层捡来的写字楼出菜呢?
  所以褚鸿被坑得不冤。
  眼下,大行长已经开始考虑,到底要把条件放宽到什么程度,才能“哄”得汪言在自家开基本户、做贷款。
  哎,求人难啊……
  舍不得媳妇,套不着流氓,得,给好处吧!
  “汪少,别的事儿慢慢谈,见面礼您得收着啊!
  您要是嫌弃那张卡额度太小,那这么办,等您那两层写字楼到手,您到我这儿来做个资产证明,手续非常简单,保证不耽误您时间!
  然后我帮您申一份超大额个人授信,给您把卡片做到两千万往上,差不多就够零花了吧?”
  褚鸿面上一片诚恳,心里却在暗暗奸笑。
  假如你真在我们家做授信,到时候贷不贷款可就由不得你喽!
  跟我玩套路,少爷您还嫩着呐!
  嘎嘎嘎……
  如此盛情,汪言能怎么办?
  只好勉为其难的给个面子呗!
  “好吧,褚行,您给我戴那么多高帽子,什么都不答应,好像显得我特别不近人情……
  那就托您的福,弄张信用卡玩玩……
  哎!我可跟您提前讲好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我生平最不喜欢欠人情……”
  汪大少又是苦笑又是摇头又是叹气,像极了一个少年得志的二代,被面子架上去,下不来。
  褚鸿得意极了,哈哈大笑。
  “汪少别开玩笑!怎么是您欠人情呢?分明是我老褚又拉来一个顶级客户,给新卡业务立一大功嘛!
  人情啊,算我老褚欠您的!
  客气话不多说,回头您务必给我个机会,让我好好感谢您!”
  影帝汪戏足足的,似笑非笑点头:“好啊,莫名其妙多张年费死贵的信用卡,我心情正不爽呢!下次有机会,宰您顿狠的,您别叫苦,咱们再谈交朋友!”
  “妥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褚鸿大喜过望,觉得和汪大少的关系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心情愉悦至极。
  何苗苗怜悯的看一眼喜不自胜的褚鸿,默默翻个白眼。
  傻蛋!
  虽然不晓得坑在哪儿,但是,假如狗子没坑你,本公主以后跟狗子姓汪!
  我爹也真是的,总和我讲什么社会险恶,人心叵测。
  哪儿险恶了?
  一个一个都跟弱智似的,就狗子最险恶!
  咦?!
  狗子那么阴险狡诈,他坑没坑过我啊?
  突然间,大小姐终于意识到,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
  有个荣耀征战预选赛,大家应该都有免费票,可以投给我,争取一点曝光。
  另外,全订群还有很多空位,审核群号【873682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