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352章 祖传竹杠又要挥

第352章 祖传竹杠又要挥


  汪言回嘉里去换衣服,然后再拉着何苗苗一同回思南公馆,等她换好衣服,步行直接去宴会厅就好。
  一番折腾,到宴会厅的时候已然是七点。
  今天的活动规格很高,因为是巴黎之花品牌第一次在国内举办新品发布会,算是大规模进军国内市场的破冰之旅,高层非常重视。
  思南公馆宴会厅前灯火通明,一眼望去,到处都是西装革履的男士和盛妆打扮的女伴,其中不乏外国面孔。
  往停车场里开去的豪车,基本没有低于200万的。
  随处可见的都是高定、高定、高定,西装、皮鞋、礼服、珠宝,大部分都是市面上不曾出现过的私人款。
  商场货?
  麻烦往旁边绍绍,站人家面前不自卑么?
  并不是说商场货不好,高奢品牌的外售套装都得大几万起,配上首饰手表鞋子等饰品,一身算下来,十万以上是家常便饭。
  得什么样的家庭才能把十万穿身上?
  搁以前,汪言想都不敢想。
  只是在今天的场合下,量售款明显就不够好。
  别看巴黎之花的酒不算贵,可是邀请来的嘉宾却个个不简单,毕竟是第一次在国内举办发布会,卯足了力气要打响头炮。
  于是,规格甚高。
  即便如此,在一片用金钱堆砌出来的气场中,汪言和苗苗公主仍旧是极其闪耀的一对。
  汪大少穿着那身骚包的蓝白西服,牛津鞋,纯白SAC手袋,碎发干净利落。
  何大小姐一身嫩黄色晚礼服长裙,披着一方纯白的爱马仕羊绒披肩,因此没戴项链,但那两枚耳坠上硕大的水滴型蓝宝石,简直能够闪瞎人眼。
  至于她手腕上的那块江诗丹顿艺术大师……
  汪言不想提,提起来心酸。
  比咱的三块表加起来还贵出一倍带拐弯!
  只能说,不愧是小公主,真被当成公主似的宠着。
  光是汪言看到的衣服首饰,怕是就得2000万往上走了,没看到的呢?
  难得的是,她在学校里天天穿运动服,谁能想象得到,她家里到底是怎么把这孩子养大的?!
  一路边走边闲聊,汪言突然想起一茬事儿,随口问:“喵喵你家里怎么没给你安排个保镖啊?就放你带着上千万的行头一个人到处乱窜?”
  “什么叫到处乱窜?你会不会聊天?”
  何·永远抓不住重点·苗苗同学很不满意,一点没在乎什么淑女形象,回头就是一个白眼。
  “OKOK,我错了,能聊正事不?”
  大小姐占到如此微小的一点小便宜,都笑得心满意足——史上最可怜的白富美小公主。
  “其实我有保镖啊,就在学校后门租的房子,平时没什么事我不爱叫他……诶,你应该见过啊?”
  汪言瞬间想起一个沉默寡言的中年司机,恍然大悟。
  “噢,又一次咱俩出门买水果,好像你和那位挥手来着……卧槽!等等!”
  想起那人以后,汪大少突然意识到一个细思极恐的问题。
  “你爸妈知道我?!”
  “肯定的呀!”
  何苗苗对汪言的反应很不解,纳闷偏头。
  “我在学校有没有交到什么朋友、跟同学相处得怎么样,他们不问才奇怪吧?毕竟我是第一次离开家里独立……诶,对了,其实我妈妈早就见过你……”
  “等会!你让我缓缓……”
  汪言脑仁子有点疼,深深吐出一口气,才问:“什么时候?”
  何苗苗正想开口,大眼睛突然一转,捂住嘴嘻嘻一笑:“自己猜去!才不要告诉你呢,哼!”
  不是你美什么呢?
  莫名其妙的……
  “是不是对我印象特别好,嘱咐你以后多跟我玩,多向我学习?”
  “嗯嗯!还打算把我家里的财产都交给你呢!”
  “果然如此……我大哥大嫂有眼光!”
  “对,有机会上我家里做客,你记住就这么叫!”
  “那不能,为表示尊敬,怎么都得叫声爸啊……”
  “啪!”
  脆生生的一巴掌,代表这个话题彻底聊崩。
  眼看着要到门口,汪言索性不再逗猫,把她往身侧拉近一点,牢牢护着。
  进到大厅,三步一个侍者,男孩精神,女孩漂亮,彬彬有礼、柔声细语。
  所谓逼格,就是用钱铺开场面,再打造好细节。
  今天的正菜什么样不好说,看眼下,逼格是挺足的。
  宴会厅左侧是偏厅,用来安置司机、助理、秘书等等,右面是主宴会厅,进门要检查邀请函。
  汪言看一眼何苗苗抓在手里的小手袋,感觉应该装不下,纳闷问:“你没带邀请函?”
  “你当我住思南公馆那三万五是白花的?”
  大小姐毫不留情的嘲笑土包子,骄傲如小天鹅般走向门口。
  还有几步路距离,那位经理模样的中年人就迎上来,恭敬行礼:“何小姐、汪先生,欢迎二位,里面请!”
  额,确实没白花,服务算很扎实。
  邀请函上另外有一项重要细节——座位编号,来宾要凭号就坐。
  但是这种细节,显然不用何大小姐亲自记,服务生直接就将二人领到位置上。
  款款坐下,何苗苗促狭的笑:“汪少啊,怎么感觉你好像很少跟家长参加类似宴会呢?”
  岂止是很少,压根就没参加过好么?!
  汪言叹口气,实话实说:“我爸妈都是农民,跟你没法比啊……”
  “呸!我信你那张胡扯的破嘴!”
  我太难了!
  做个诚实守信的好人怎么就那么难?
  汪言忧伤的扶住额头,蛋疼小王子的范儿一下子就出来了,隔壁都关心的看来一眼。
  其实难怪何大小姐不信。
  今天的发布会,是以私宴的形式召开的,规格高、格调好,所以来宾们都尽量拿出最得体的姿态和礼仪,人均贵族。
  但是仪态这个东西怎么讲呢……
  并不是你挺直胸膛、轻声讲话、矜持微笑,就会显得贵气、像那么回事。
  做到上述三点,只能叫做“看上去很有涵养”,看上去请划重点,要考。
  气质介玩意,看不见摸不着难以描述,所以,更装不出来。
  外在上,形体要足够好,挺拔、舒展、端正,得经过训练纠正。
  内在上,自信心要强,心态放松,举止才能自然,得多经历类似的场合来培养。
  两者缺一不可,而且都是长期的水磨功夫,必须得有那种愿意努力的意识,否则什么家庭出身都白给。
  反面例子王思明,正面例子汤家诚。
  都是贵族学校里成长起来的,接受差不多的培养,结果显而易见。
  而汪言作为一个草根,仪态之好,可能是吊打一票欧美老牌贵族继承人的水平。
  往那儿一坐,松松垮垮时是四个字——汪洋肆意。
  端端正正时又是四个字——鹤骨松姿。
  甚至嬉皮笑脸的时候都痞帅痞帅的……
  完全不讲道理嘛!
  所以,何苗苗对汪言的成长环境有着很深的误会,却不能怪她,正常人不可能猜到实情的,谁来谁懵。
  坐在汪言隔壁的邻居,明显就被汪言的仪态所慑,双手敬上一张名片,谨慎斟酌着言辞来打招呼。
  “您好,鄙人是民生银行魔都分行副行长褚鸿,有幸同桌是难得的缘分,可否请教姓名?”
  魔都分行的副行长,在民生的13级体系里,排在第4级,位置可是不低了,却对一个少年如此谨慎相待,可见汪大少的气质有多出挑。
  换句形容:多特么能唬人!
  汪言虽然不清楚对方的级别和能量,却一如既往的礼貌——大少对外特别礼貌,稳重得很。
  双手接过名片,歉然笑道:“我姓汪,单名言,算是个闲人,没有名片,见谅。”
  褚鸿揪起眉,却不是不满,而是在疑惑的思考着什么。
  两秒后,眉头舒展开,隐隐带着些激动,试探着问:“汪少,您是否认识艾嘉良艾总?”
  咦?!
  汪言大感惊奇,点点头:“算是忘年之交。您听艾总谈起过我?”
  “上周才谈到,艾总对您简直是赞不绝口。”
  褚鸿心情大好,脸上挂满笑容。
  “您可是商界奇才,潜力新星,各大行的大客户部、各个投资基金的投资部,都对您虎视眈眈,我求老艾帮我牵线介绍有一段时间了,可这个老艾总是推托时机未到,嘿,今天福星高照,您自个儿送上门来,那我可要好好敬您两杯酒了!”
  一番话,透露出巨大的信息量。
  最细小的一条——摘出艾嘉良,暗示汪言,艾总对您很维护。
  以免汪言认为艾总随意透露自身信息,对其产生反感。
  这仅仅是最微不足道的一点信息。
  比较大的一条——我对您很了解,而且很多人都了解您、正在谋求与您接触。
  最重要的一条——民生对您非常重视。
  汪言长期坚持学习,如今对金融货币的认知已经很有水平,因此能够大概想明白对方的诉求。
  流水,存贷款,投资可能。
  重要程度,依次递增。
  只是有一点让汪言特别惊讶——这帮搞金融的人,鼻子怎么那么灵?
  “褚行,您夸得我都有点懵……能不能请教一下,您是怎么知道我的?”
  汪言问的,看似是一句废话,人家之前就讲,听嘉里的艾总说的。
  但是实际上,就是这么问才最有水平。
  褚鸿愿意解释,自然就会谈到汪言想听的内容。
  褚鸿不愿意,尽可以拿之前的说法来敷衍,不伤和气,但汪言会心中有数,断掉刚建立起来的关系。
  优秀巅峰的智力和情商,就是这么可怕。
  不晓得褚鸿察没察觉汪言的试探,反正,他绝对是听懂了大少想问什么,笑笑开口,而且一谈就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汪少,我们民生是香格里拉酒店集团的战略合作伙伴,事实上,当您成为香记金环会钻石会员的那天起,您就已经在我们民生的关注名单上。
  银行业嘛,现在都那样,到处挖潜,讲白了就是抢客户。
  小散户用优惠、宣传和基层员工去挖,重点客户,自然就要发挥渠道优势。
  高端酒店,高档商场,4S店,航空公司贵宾……都是我们的信息来源。
  虽然讲起来似乎有点不尊重客户隐私,但是全世界都是一样的做法,您应该可以理解,哈哈!”
  “理解。”
  汪言很好说话的点点头,心里却是复杂得一批。
  哟,哥们我已经可以享受这种待遇了?
  我能不能不要?
  很烦啊……
  其实汪言根本没有体验过真正的烦,因为早早的就使用了手机白名单功能。
  目前,能打通汪言电话的,只有寥寥二三十个人,虽然有的时候很不方便,但是因此避开了多少骚扰,他自己都想象不到。
  褚鸿抿一口水,继续讲了下去。
  “当然,我们对您虽然熟悉得很早,但是之前并没有上升到一个很重要的程度。
  业内真正开始重点关注您,其实是在第三届大比赛之后。
  王庭娱乐的月流水和发展前景搁在那里,兄弟单位们都馋啊!
  以现在的体量就能够撑起几千万的月流水,扩军之后,难以想象。
  老褚不才,正好管着大客户部和信贷部,您说,我该不该认识您?!”
  褚鸿算是够坦诚了。
  目前几千万的月流水,足以让一家支行抢破脑袋,却不足以让褚鸿这个级别的人动容。
  但是王庭娱乐奇迹般的崛起速度,在那群魔都商圈老前辈的吹嘘下,已然成就汪言的个人神话。
  微博热搜不是白上的,热度持续将近一个星期,利益相关方面再没有点反应,都是吃干饭的?
  确实有一部分机构反应迟缓,但是,市场里从来不缺乏嗅觉敏锐的进取者。
  当下,看好汪言的人,可能比看好王庭娱乐的人都多。
  就好比今年大爆的《战狼》,总投资不到8000万,票房5.25亿,不算海外版权出售,圈子里的投资人简直是在挥着钞票求吴晶参与续集。
  一模一样的道理。
  褚鸿巧就巧在,刚好民生是香记的合作方,另外知道汪言的个人消费能力,又有艾总不遗余力的吹嘘,便显得格外重视。
  而汪大少在明确缘由以后,心里亦是一动。
  写字楼到手以后,就会注入到王庭娱乐里,然后贷款套出一笔现金,用来支撑“全平台覆盖战略”。
  另外,明面上的大额消费,已经不方便再全走系统,刚好需要一个正规渠道。
  可不是瞌睡了就来枕头?
  想到此处,汪大少的笑容陡然变得亲切而又温暖。。
  大小姐在旁边看得分明,凭借本能直觉,瞬间意识到——
  狗子又要开始坑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