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350章 大泰式

第350章 大泰式


  你大爷的!
  合着只能你欺负我,我却不能还手,是么?
  但是想想现在的情况,确实又不敢真的对他下死手。
  只好拼命挣扎,然后憋屈巴拉的服软:“你好好开车,看路!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汪言是一个特别懂得适可而止的人,调戏个差不多,在她真的生气以前,乖乖松手。
  但是松开手以后,又特么正义凛然的把大锅扣上去。
  “大马路上的闹什么闹,撞车怎么办?要是撞到小朋友呢?”
  “靠!那你倒是别按着我啊?”
  “那你倒是别咬我啊?你不瞎嘚瑟,我至于么?”
  “你先装我爸爸占我便宜的!”
  “我没装你爸爸,我的意思是:就算你喊我爸爸,都没有另外一个800万给你。听话怎么听不出重点啊你?”
  “王八蛋!你信不信我跟你同归于尽?!”
  “不信,你还有那么多钱没花,还有那么多事没做,还没有叫过我爸爸……你才舍不得死呢!”
  “混蛋!无耻!臭流氓!自恋狂!”
  何大小姐快被汪言气疯了,感情叫你句爸爸还特么是我的毕生心愿?
  不叫一次舍不得死?!
  可是拍又拍不疼,咬又不敢再咬,骂人翻来覆去的就是那两句词——倒不是只懂得那两句,网上多脏的词儿都有,只是过不去心里那关,骂不出口。
  反正挺没办法的。
  气到极致,她突然想起一件事,心情蓦然转好,得意洋洋兴高采烈的宣布——
  “哈士汪,你钱没啦!”
  “什么钱?”
  “前几天你不是问我:你还有多少零花钱、急不急着用吗?姐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你公司摊子铺太大,缺流动资金了吧?本来想借你一两千万应应急的,现在没啦!”
  大小姐开心极了,一眨眼间,就从痛不欲生转为高高在上,看汪言都是用斜眼瞟的。
  “不用求我,求我没用!就三个字:不!借!”
  汪大少的表情瞬间一变,沮丧中带着懊恼,懊恼里又有悔恨,悔恨之余还有点讨好……
  哈巴哈巴的问:“那如果我叫你乖女儿呢?”
  “那也不行……靠!”
  何大小姐美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不对,横眉怒目的瞪过来:“哈士汪你是彻底不想要钱了,是吧?!”
  “对啊!”
  汪大少又是瞬间变脸,嘿嘿坏笑:“我亲口跟你讲过我缺钱?缺钱我还会给你结算那800万?之前只是爸爸对女儿的关心好不好!你是不是看柯南看傻了?总显摆你那点儿弱智推理能力……”
  “啊?!”
  何苗苗被怼懵了,又一次。
  不对啊,之前聊天的时候,死狗子明明是缺钱的话风啊!
  难道……真是我想多了?!
  何大小姐开始怀疑人生、怀疑智商的时候,汪言忍笑忍得快要尿崩了。
  不,其实你没想多!
  之前,哥确实缺钱来着,打算是,如果熊猫那边的钱来不及到账,就临时跟你拆借一点应急。
  但是你懂不懂得什么叫做此一时彼一时?!
  哥现在发财了、富裕了、牛批了!
  想捏着哥的短儿?
  想着吧!
  哇咔咔咔咔……
  所谓的适可而止,就是——当一种调戏方式快要激怒对方时,换一种方式继续调戏。
  汪大少深得适可而止的精髓,把何苗苗调戏得彻底自闭了。
  一直到下车,大小姐再没跟汪言讲过一句话,任汪言怎么叭叭……对不起,姐听不到!
  下车,冲进别墅,“砰”的一下关上门,把汪言拒之门外。
  “怎么了这是?刚才还好好的,开个车的功夫,惹翻了?”
  黑虎满脸懵哔,对何苗苗的变化感觉莫名其妙。
  “公主病,习惯就好。”
  汪言很淡定的扔锅,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偏生黑虎还真信了,对汪言报以同情的目光:“公主殿下是难伺候,苦了你了……”
  苦个屁!
  那货多享受,虎子你不知道哇!
  不过黑虎没有继续在女人问题上打转,靠在车头点支烟,突然扯回超跑俱乐部。
  “哎,我刚才仔细想了想,你在魔都搞事业,真就缺一个扩大交际圈的平台,那俱乐部里有些人还是挺不错的,能帮上不少忙。要不,你再考虑考虑?”
  “没什么意思。”
  黑虎正经,汪言就和他正经的谈。
  “我轻易不交朋友,人在风光时交来的朋友,成色怎么样,你我心中都有数。
  现在是对方有求于我,需要我撑场面,自然一片花团锦簇。
  可我只看人。
  黄少干出的那些事儿,我不喜欢,犯不上往一块儿掺和。
  我有什么急事求着人家么?
  现在没有,以后亦未必有。
  我在上升期,那只是一个守成都未必行的玩家,井水不犯河水才最愉快。”
  “你……”
  黑虎哑然好一阵儿,才摇头感慨。
  “你才多大啊,怎么就看的那么透?换成是另一个来自矿省的二代,怕是会削破脑袋往俱乐部里钻吧?那可是魔都最好的人脉圈之一!”
  “人脉固然有用……”
  汪言悠然笑笑,很是云淡风轻:“但是,处得来的才叫人脉,处不来的,只是点头之交。”
  精辟了。
  黑虎深深为汪言的成熟而震惊,好一会儿才竖起大拇指。
  “得,既然你心里有数,那我就不再劝了,我是怕你碍着我的面子才不参加的,那多不好!”
  正经事儿谈完,可以开怼了。
  汪大少一个王之蔑视斜过去:“你对自己到底有什么误解?你哪来那么大面子?”
  黑虎顿时郁闷了:“靠,你等着,待会儿我非得锤到你喊爸爸不可!”
  哎哟,现世报啊?来的真快!
  汪言没什么想说的,变身就得了。
  看看时间,当即不再耽搁,给何苗苗发去一条语音:“我和黑虎要去拳台切磋手艺,你去不去?”
  打电话,气头儿上的何大小姐未必接,语音她肯定会点开听。
  果然被汪言料个正着,5秒钟都没到,何大小姐兴冲冲回复:“你怎么把他骗上拳台的?等我等我,换件衣服就出发!”
  黑虎杵在旁边,听到语音内容,表情变得有些狐疑。
  为啥是骗?!
  汪大骗子没给他多想的时间,挥手上车:“走吧,准备出发!”
  魔都的搏击馆很多,黑虎是一家的常客。
  到地方,三人进门,已经有好几个小伙伴等在里面。
  “靠,虎子你怎么那么慢?中午开约,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一个短发、很精悍的小伙子上来就气性很大的开喷,黑虎讪笑着道歉。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陪哥们去上汽赛车场装了个哔……来,给你们介绍一下,汪言,王庭娱乐的汪神,跟你们提过。”
  黑虎圈子里,爱好搏击的小伙伴有三个,两男一女,个个一身腱子肉,看着就不好惹。
  最年轻的叫小龙,只比汪言大两岁。
  最大的叫豹哥,30出头。
  妹子叫浅浅,来头最大,黑虎介绍的是“正宗咏春传人,女子防身术教练”。
  汪言肃然起敬。
  “女侠啊!传统武术可不好练,佩服,佩服!”
  “别听虎子扯王八犊子!”
  浅浅笑得很豪爽,一开口,整出一个大东北腔,把汪言都给整愣了。
  咏春不是南派拳种么?
  没听说东北有传承啊……
  黑虎嘎嘎坏笑,揭开谜底:“浅浅最擅长吟咏春闺诗词,小火车开的是引经据典,所以叫咏春传人!”
  “……”
  你大爷的!
  汪言简直哭笑不得,但是回头看看眉清目秀的浅浅妹子,又觉得惊奇。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看上去清清秀秀的一姑娘,居然能把黑虎都污到服气,啧啧……
  小龙好意提醒:“别小看浅浅,搞不好掏出来比你都大!”
  得,你们龙虎豹三兄弟加一个浅妹儿,惹不起惹不起!
  “来吧,拳台上聊。怎么个规矩?”
  汪言慢悠悠步上拳台,好奇的左看看、右摸摸,一副没见过世面的亚子。
  事到临头,黑虎反而有点缩。
  关键是,汪言太特么镇定了!
  以黑虎对汪言的观察,那货绝对是一个不肯吃一点亏的主,没把握的事儿轻易不干。
  而且不光汪言镇定,何苗苗更特喵的反常!
  你那么兴奋干啥?!
  你用那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我干啥?!
  MMP的,不会是真上当了吧?
  所谓聪明,就是能够从蛛丝马迹里察觉到问题。
  所谓谨慎,就是一旦发现不对,宁可无功,亦要守住无过。
  黑虎聪明是聪明,但是不够谨慎,生肖属浪,又好面子,虽然意识到可能不会那么乐观,可是仍然打算硬刚。
  浅浅察觉到黑虎的些许不安,本着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国际吃瓜主义精神,嗷嗷叫着加油。
  “虎哥你怕个球,对面是个小鸡仔,你靠体重优势都压死他!注意姿势,黑虎掏车!注意节奏,一二三四!”
  何大小姐笑眯眯的瞥过去一眼,往观战区一坐,翘起二郎腿,悠闲得不要不要的。
  身材方面,汪言178,体重大概145,看着很瘦削。
  黑虎只有176左右,体重至少165,比汪言结实太多。
  在搏击中,体重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汪言的体重刚好擦着中量级的上限,而黑虎却是次重量级的标准重量,差着整整两个级别。
  10公斤的差距,在任何级别的赛事里,都足以形成碾压。
  所以那三个小伙伴,没有一个看好汪言。
  小龙亦在添油:“别打脸,剩下的你随意发挥!”
  豹哥笑眯眯的更不是个好东西。
  “兄弟,护头必须戴,上身防具就没什么必要了吧?打起来不过瘾啊!”
  听不到拳拳到肉的澎湃冲击声是么?
  汪大少笑笑,无所谓的点头:“我都行。”
  黑虎一咬牙:“那就不戴!”
  马上开始换衣服、戴护具。
  豹哥当裁判,却是浅浅宣读规则。
  “自由搏击,不限拳肘膝等任意攻击方式,但不允许掏裆、插眼、啃咬、抠腚眼……鉴于你们两位都是帅哥,上述禁止性行为作废,你们可以尽情搂抱、自由发挥!”
  靠!
  你果然是位女装司机!
  汪言满脑门黑线,马上示意搏击馆服务生,给我拿最好的护裆短裤来,哥不差钱!
  全套护具不便宜,汪言肯定不会用别人的,挑最好的买,干掉8000大洋。
  有可能被坑了……不,简直是一定被坑了,但是大少不在乎,玩嘛,爽最重要。
  收拾利索再出来,上身光着,下身一条大裤衩,头戴护具,手上是露指拳套。
  搏击馆里顿时扬起一片奇怪的惊呼。
  “哇哦……”
  搏击馆最不缺的就是肌肉男,不少对搏击实质上并不感兴趣的姑娘少妇,之所以劲劲儿的来练习,动力很可能只是经常上演上衣失踪的肌肉硬汉。
  汪言不是硬汉。
  因为大少的身材不是练出来的,纯粹的自然成型。
  流畅、结实、恰到好处,既不会太硬,又不至于软绵绵。
  非要用最简单直白的语言来形容,就俩字:好看。
  何大小姐咔吧咔吧眼睛,伸手捂住脸——下半部分。
  然后继续咔吧大眼睛,看得兴致勃勃。
  发出惊呼的异性们大体都是同样的想法:那个小鲜肉的身材怎么能这么好看!
  天生的黄金比例,和后天练出来的肌肉完全是两种概念。
  没看到以前,她们以为肌肉棱角越分明就越美,看到汪言以后,她们才懂得,什么叫线条之美。
  黑虎的肌肉很发达,在汪言出来以前,他正美滋滋的活动胸大肌,四下摆pose放电。
  看两眼汪言,默默套上运动背心,然后没好气的喊:“喂,那个露肉狂魔,干嘛呢你?比赛规则是要穿背心的!”
  你真不要脸……
  汪言头一次有点服一个人,摇摇头,叹口气,套上背心。
  黑虎嗖嗖两记刺拳接摆拳接下勾拳,套路耍得有模有样,拳架章法十足。
  看来,确实是常练的真正爱好者。
  嘚瑟完,冲汪言勾勾手指。
  “Comeonbaby,It'sShowtime!请听题:Who'syourdaddy?”。
  汪大少没玩过魔兽争霸,不晓得那是什么大龄烂梗,闻言冷笑着开始活动指骨关节。
  客官,请趴好,您的泰式马杀鸡已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