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349章 一拳一个嘤嘤怪?

第349章 一拳一个嘤嘤怪?


  其实初新没干什么,只是因为特别兴奋,所以拉住汪言的手臂而已。
  穿着那么厚的防护服,火烧都没感觉,就和没接触一样。
  但是吧,有些事最怕联想,初新的脸蛋不是顶级的美,可汪言知道她的特殊分啊!
  身体才一靠近,脑袋里就自动跳出警告——
  Warning!FBI……
  幸亏汪大少现在有个隐藏技能【道貌岸然】,别管心里怎么浪翻潮涌,表情绝对挑不出任何问题来。
  摘下手套,将手掌竖在初新面前,笑道:“谢谢新新姐,今天状态不错,可能是因为有美女看着?”
  “哈哈!”
  初新开心的和汪言击掌,顺势松开手。
  汪言马上去和周建武、黑虎一一击掌,与初新拉开距离。
  正派汪,名不虚传。
  第一次接触,又是在人家的朋友圈里,太黏糊只会失分,保持距离才是车神该有的哔格。
  大家的吹捧实在太多了,多到汪言根本应不过来。
  每个人都要吹上几句,甚至迫不及待的问,汪神你是怎么处理那个弯道的、再跑两圈下去让我们感受一下行不行、大型车的转向控制该怎么练……
  简直是十万个为什么。
  周建武更急,当场发出邀请:“汪神,你加入过某家超跑俱乐部吗?要不要来做我们SSCC的会员?”
  汪言对超跑俱乐部一无所知,笑着摇头。
  “我刚拿到驾驶证没多久,平时上学忙,还真没什么时间玩车。”
  “我们魔都超跑俱乐部主要是玩赛车,但绝对不止是玩赛车!”
  周建武显得特别急切,直言好处。
  “SSCC的会员里,不仅有大量的爱车富二代,同样还有许多热爱赛车的企业家、富一代,大家因为共同的爱好聚在一起,平辈相交,是一个非常好的扩展平台。
  不开玩笑的讲,SSCC虽然没有帝都CC的成员数量多,但是顶级豪车、顶级富豪绝对是国内第一号的!
  我们的审核更为严格,会员的基本款座驾就必须在911以上,同时还对会员的资产、性格、从事行业有隐性要求。
  SSCC的创始人你应该听说过,黄哥,在魔都人面很广,资金雄厚,所以会员们都是真正的实力二代,绝对没有那种滥竽充数的小虾米!”
  黄哥?
  我应该听说过吗?
  汪言心里有点迷糊,表面却不动声色,看看表,歉然开口。
  “建武哥,咱们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入会的事情有机会再聊好吗?有个朋友马上到魔都,我得去接机……”
  上场前大家就知道汪言赶时间,周建武自然没有什么意见,马上和汪言握手道别。
  “那行,汪少你先忙,晚上如果有时间,出来喝酒,我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
  拉拢之急,堪称是迫不及待。
  有本事的人,到哪里都会受到欢迎,此乃公理。
  可是对方的急迫,仍旧显得有点过火,莫非是有什么赛事需要招揽车手?
  汪言只能想到一个解释,心里颇有些不以为然,回更衣室脱防护服。
  出来的时候,发现仍旧有人举着手机拍摄,就带上鸭舌帽和太阳镜,低调上车。
  刚打着火,初新拉开副驾驶车门,扔上来一张名片。
  “有时间记得找姐姐出来玩,魔都我还算熟。入会的事,好好考虑一下。OK,走吧,路上注意安全,别乱漂!”
  汪言笑着比划一个OK的手势:“收到!新新姐拜拜!”
  等她关好车门,隔窗挥挥手,毫不恋栈的驱车驶出等候区。
  初新的姐妹直咂舌:“我去!还真是说走就走啊?那么无视我们初大美女的魅力?”
  “高手!这是高手!”
  另外一个小姐妹眼泛迷醉,对汪言崇拜得不行。
  “人帅有钱还是车神,肯定是被各路骨肉皮争相跪舔的宝,难怪来去如风又酷又帅……新新,你想吃嫩草,怕是得下死手才有机会!”
  “呸!”
  初新脸蛋一红,撇嘴硬犟。
  “认识个弟弟而已,谁像你们思想那么复杂!”
  “嘿嘿嘿……”
  两个姐妹对视一眼,发出一阵奸笑。
  ……
  开上宝安公路,往虹桥机场驶去,汪言才有时间来看最终奖励。
  基础系数1.75,技术系数1.25,总的难度系数是3.0。
  实际成绩为131公里每小时,×3,最终是393公里每小时。
  每10公里,获得10%的购车总价奖励,零头不计,所以……
  整整3900万系统奖励金!
  现金:5523万。
  经验:6318/12500。
  权益:3500万。
  买写字楼只需要掏出3200万,已经绰绰有余。
  甚至,如果把王庭娱乐里的净利润都算上,经验值只差一点可以怼满,将系统升到9级!
  所谓权益,是初始投资+盈利+官刷资金。
  那3500万,有一部分已经计算过一次经验,不可以重复计算。
  所以,汪言不打算提取出来,就搁在王庭娱乐来回官刷冲流水,反正怎么刷都不可能刷出经验来。
  真正的净利润,大概只有700万不到。
  6318+700+5523=12541,算起来刚好够,或者只差一点点。
  不容易啊!
  相当于1亿2500万消费的经验值,终于要怼满了!
  今天这3900万,赚得太特么是时候了!
  咦,不对……净赚是2900万,剩下那1000万是车和车牌。
  汪言并不打算把G65开回星城。
  G65后天才能上牌,到时候把车往王庭娱乐一扔,平时停门口撑场面,等到哪个员工做出成绩了,正常的奖金之外,再奖励他们一天甚至更长时间的使用权,油费哥出!
  炫耀是人类的天性,开着沪E11111的G65去访友相亲聚会,够牌面吧?
  事情虽小,却能提升员工的归属感和荣誉感,区区油钱和折旧,值!
  畅想中,汪言再次回到虹桥机场。
  到VIP厅坐下,大少才和黑虎再次接上头。
  “哥,亲哥,教我开车!我要学马路漂移!”
  两人独处,黑虎马上对“小弟”服软,现实得一批。
  亲自漂完才知道,大G的公路性能有多蛋疼,汪言直接摇头拒绝。
  “你好好的练越野技术吧,大G真心不适合马路漂移,甩起来惯性太可怕。我刚才看了下胎花,磨损得厉害,明天四个胎和轮毂全得换。你算算要多少钱?”
  黑虎顿时一缩脖子:“原厂的?5万起吧……龟龟,好特么烧钱!”
  “还学吗?”
  “不学了不学了,学不起!”
  知趣!
  你又不是新新姐,哥哪来的时间和雅兴教你开车?
  漂移是需要特殊……呃,天赋的。
  成功打消对方的念头,汪大少随口问起SSCC。
  “那个SSCC的创始人是谁?在魔都挺有名的?”
  “岂止是在魔都有名啊……”
  虎哥眼神怪异,嘿嘿一笑:“大明星黄姑娘的前夫,天天在微博上骂架上热搜,你没看到过?”
  “噢!那位啊?”
  汪言恍然大悟。
  自从认识林薇薇她们,又开始做直播,汪言最近经常会看看微博,比起以前的闭塞,现在知道好多八卦。
  黄小姐的婚变门,从去年底一直炒到今天,前夫时不时就在微博上骂一顿,卖惨搏同情吸眼球兼有之,坊间流言纷纷扰扰,很是热闹。
  汪言顿时一皱眉:“我怎么感觉那黄哥不是个正经做事的人呢?”
  “傻哔一个!”
  黑虎呸一口,满脸不屑。
  “谁对谁错不提,家务事外人没有置喙的理由,但是那货当着我一群朋友的面儿,大嘴巴子扇过前妻,可见一个巴掌拍不响。
  最莫名其妙的是,离婚以后隔三差五的爆人家黑料,基本都是莫须有的不是,甚至把前妻私房照都贴出来,你说那是不是有病?”
  汪言只了解大概情况,却没想到居然还有如此神发展,闻言大感荒谬。
  “不是吧?!照那么搞,谁还敢跟他共事?”
  做男人得有品,或者说,得有底线。
  即便在离婚一事上是非过错方,可以诉苦可以骂娘,贴人家私房照可就太特么……那个了。
  如此不智,做人的信誉呢?
  “所以没什么人跟那个下作胚交心啊!”
  黑虎不齿冷笑:“SSCC看着牌子挺大,其实发展早就停滞不前,被SCC甩出八百里地去。长三角一带,看不惯他的人多了去了,谁耐烦跟他玩。”
  “所以你才没有加入SSCC?”
  黑虎点头:“对,大半原因都在黄身上,懒得跟那货打交道,不值当。”
  汪言了然。
  “得,那我也不入会了,没意思。”
  “别啊!”
  黑虎马上拦着,坏笑:“初新大美女多好看!别便宜那些宝货啊!”
  汪言淡然道:“颜值也就那么回事吧,我们何大公主不是更漂亮?”
  黑虎被岔开思路,赞同点头:“那倒是真的……初新的漂亮就是普通的漂亮,跟何公主没法比。”
  你懂个屁!
  只会看外表的渣渣!
  汪大少满心优越感,暗暗偷笑。
  初新小姐姐的优秀之处,你们啊,永远猜不到……
  闲聊中,航班终于落地。
  就住一晚的行程,何苗苗又带来两个大箱子,贵宾服务专员在后面推着。
  “你又带了什么?今天只是一场新品拍卖会……”
  “两套礼服啊,有备无患嘛!”
  何苗苗笑嘻嘻的,心情很好的样子。
  “哎,你跟我住思南公馆不?”
  “不住,我在嘉里开好套房了。”
  汪大少果断摇头。
  黑虎听到对话,心情有点崩溃。
  什么情况?
  小公主主动邀请你同住,然后你绷着架子,拒绝了?!
  外人看不懂汪言跟何苗苗的相处模式,正常。
  她邀请汪言,压根不是有意识的要诱惑,或者暗示,只是很单纯的在考虑方便问题。
  投怀送抱那是想多了。
  汪言没有任何误解和妄念,当然就从实际角度出发,继续住嘉里,方便和汪云喜他们开会。
  两人的整体关系,是典型的友达以上,恋情未满。
  主要就差在汪言有女朋友。
  以何大小姐的骄傲,那肯定是要矜持到底的。
  你什么时候分手,什么时候再来追我,姐会考虑一下,要不要给你一个机会!
  汪言没有做好摊牌的准备,那就只做朋友呗。
  反正哥正派,哥不急。
  拉上何苗苗,直奔思南公馆。
  巴黎之花的新品发布会就在思南公馆宴会厅举办,住那里极方便。
  路上随意闲聊。
  “你住的是别墅酒店?多少钱一晚?”
  “三万五吧?用的是我妈的会员卡,有折扣。”
  汪言现在住嘉里总统套,折后价一万八,差不多刚好是思南的一半。
  “败家娘们……跟我对付一下,省下来三万五干嘛不好!”
  “哟,你汪大少还有心疼钱的时候?”
  “替你心疼!”
  汪言花自己钱不心疼,看着何苗苗那么浪,居然莫名其妙的肉疼,很是奇怪。
  可能是因为……自个儿钱都是大风刮来的?
  但是仍旧不对啊……
  人家的钱和你有什么关系?
  何老师突然上线,侧头瞥汪言一眼,发飙。
  “说!是不是惦记着我的钱,打着人财两得的主意?”
  汪言悚然动容。
  咦?
  你还别说,该不会真把她的嫁妆当自个儿家产了吧?!
  慌归慌,汪大少死都不会承认。
  “扯淡!我缺你那仨瓜俩枣?你上回刷给我们公会主播的钱,最后结算出来不到800万,回头转给你800整,拿去花,使劲花,不够再跟爸爸要!”
  何苗苗又羞又气,上去就一巴掌。
  “谁爸爸?你是谁爸爸?跟谁俩呢?臭不要脸的!”
  挨打就挨打,反正岔开话题就行。
  汪言不要脸不要命的继续皮:“当然是跟你爸爸要啊!你想什么美事儿呢?叫声爸爸就有800万,你的嘴开过光啊?!”
  何苗苗这气的啊……
  本来下飞机心情挺好的,一周多没见到汪言,今天能在一块儿参加那么有意思的拍卖,想想还怪浪漫的。
  结果两句正经话都没聊上,就被气得想杀人。
  “我的嘴开过荤!”
  扑上来就是一口。
  结果汪大少张开手,往她脸上那么一扣……
  立即盖得严严实实。
  巴掌大的小脸,形容的就是颜值99的何苗苗,头身比例完美,抓起来手感好到爆。
  控制住张牙舞爪的猫咪,汪大少单手开车,愈发帅气。
  任凭她掰来掰去,我自巍然不动。。
  一拳一个嘤嘤怪?
  死直男,你落伍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