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327章 危险的目光

第327章 危险的目光


  签字的过程太特么省心了,汪云喜想讲待遇,傅雨诗和娜吾捂着耳朵喊着“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就把字给签了。
  OK,王庭娱乐喜提两位演员!
  其实在合同方面,小公举、熊大和那些网红主播签的都是同一种经纪合同——全约。
  所谓“全约”,就是一股脑儿,所有的、一切的,想得到想不到的,全部由王庭娱乐管。
  约定条款最核心的一条是:经纪公司作为艺人唯一、独家全权代理人,负责和决定艺人的联络、宣传、推广、洽商各类事务及相应的各类酬金和支付方法及艺人其他全部演艺和相关事宜。
  “演艺”则包括一切有关形象、声音、舞蹈的活动等全部形式。
  直播在内,影视亦在内。
  汪大少嘿嘿坏笑:“两个小娘皮,现在哥叫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得干什么……哇哈哈哈!”
  娜吾一脸萌萌哒的问:“老板,那你想让我俩干什么呢?”
  麻蛋,恶意卖萌!
  傅雨诗压根就没理会嘚瑟狗,斜着眼睛瞟来一眼,接着又低头去看剧本。
  麻蛋,那个鄙视哟……
  汪大少很生气:你是吃准我不敢把你怎么着,是吧?!
  嘿,你那是小瞧谁呢?!
  我就不敢了,怎么滴吧?!
  愤怒之下,直接吩咐有财:“Rich,今天中午我要吃煎饼,叫后厨煎20张拿上来,配料你看着办,但是务必要有整根的大葱和酱。”
  有财懵哔至极,一出门,直挠后脑勺,一摸一把汗。
  赶紧打电话问两家餐厅:“咱们能做煎饼不?”
  一家牛排,一家自助,主厨都是各种傻眼。
  “煎饼?!”
  “硬要搞倒是能做,我会做墨西哥薄饼,牛肉卷。”
  “鸡蛋面粉打糊摊一张行么?”
  有财咂摸一下汪言的要求,马上摇头。
  “不对不对,我理解的应该是那种山东大煎饼,卷葱刷酱,有可能配油条,有可能配薄脆……”
  俩主厨马上拒绝。
  “NONONO,Ican'tdoit!”
  “Sorry,whatisit?”
  麻蛋,你俩跟我装什么外国人!
  屁大点活儿就吓成这样!
  有财没办法,只能找酒店后厨,结果仍旧没人会做。
  那种煎饼看似不难,只是街边小摊水准的食物,随便来个厨子就能搞个差不离。
  但是总统套房的客人要吃,谁知道得做成什么样才算合格?
  专业不是那个,真心不敢伸手。
  结果实在没办法,Rich只好把酒店的行政总厨吴建桉给折腾过来。
  在后厨摊煎饼的时候,吴建桉简直有点怀疑人生。
  我好歹是一个知名星厨,现在是在干嘛呢?!
  为神豪服务呗!
  汪言是大爷,别说想吃煎饼,就是想吃印度飞饼都得马上请人来飞啊……
  钞能力就是如此强大。
  ……
  当酒店后厨忙成一片的时候,傅雨诗和娜吾笑得像两只沙雕。
  “狗子你真是病得不轻,哈哈哈!”
  “住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合着好几千一瓶的酒,点名吃五块钱一张的煎饼……”
  “我们学校的二食堂就有,你早说,我给你带一份过来啊,嘻嘻!”
  “口味越发与众不同,嗯,有格调!”
  随便她俩怎么嘲讽,汪言不动如山,淡定微笑。
  “来,聊点别的。”
  “嗯嗯,聊工作聊工作……噗!”
  娜吾急正经,但是一看到汪言那幅“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小表情,又没忍住。
  她本来就是闺蜜圈里有名的笑点低,自打认识汪言以后,笑点更是一降再降,只要和狗子有关,什么烂梗都能笑半天。
  汪大少就很平静。
  “娜吾啊,我想了想,你还是跟诗诗一块儿拍这部戏吧,正好女主有个闺蜜,感觉那种傻乎乎的逗逼设定还蛮适合你的。”
  “真的嘛?!”
  娜吾大喜过望,兴奋劲儿一下子就上来了。
  “我可以和诗诗一块儿拍戏?!”
  “真的。”
  汪大少不动声色的强化着闺蜜女配的重要性。
  “片子肯定是要放在边疆省份来拍的,大背景上和国外势力有紧密关系,研究所的幕后主使肯定不可能是我们政府——
  事实上,片子里甚至不会提及我国政府,要尽量淡化相关存在,因此故事发生的地点就要荒凉、隐蔽、与国外接壤。
  甚至直接去境外拍摄都有可能。
  不管最终选定哪个省份,女主的闺蜜都应该是一个少数民族,用以强化环境、引导观众联想。
  你的异域风情刚好天然符合设定,哈萨克族、毛妹混血、西疆美女,怎么都圆得过去。
  当然,哪怕是本色出演,你都得演个差不离,不能太拖后腿。”
  “放心放心,我阔以的!”
  娜吾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双手合十,卑躬屈膝的对汪言拜托。
  “汪制片,您想怎么拍,我就怎么演!俄语和哈萨克语我都会一些的……亚留不留节比亚!”
  汪大少心里憋着笑,表面上却仍旧一片平静淡然。
  “别急着谢。我对诗诗有信心,但是你行不行,咱们得待会再看。”
  实在不忍看她的表情,大少转头去看傅雨诗。
  刚一转头,就看到一副若有所思的小表情,然后小公举那双大眼睛还在汪言脸上来回移动着,明明白白写着狐疑。
  汪大少急忙再转回头,随口问娜吾:“那句是俄语?什么意思?”
  娜吾美滋滋张开双臂,在头顶上比出一个大大的爱心:“撒浪嘿呦!”
  噗!
  大少猝不及防,一口酒差点没喷出来。
  正好此时,有财推着餐车敲门,呼呼啦啦的开始摆盘。
  金黄的玉米面煎饼、雪白的白面煎饼各一摞,鸡蛋、鹌鹑蛋、酱牛肉、卤肉、鲜虾、鱿鱼、火腿、培根、生菜、油条、鸡蛋酱、甜面酱、豆瓣大酱……
  在餐桌上摆出一大片。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整根大葱。
  大拇指粗细,半米长,显然不是山东大葱,但更不是那种小水葱。
  有财一个劲儿鞠躬:“不好意思汪总,那种特别粗的山东大葱暂时买不到,您看这个可以吗?”
  汪言哪知道?
  都得问系统。
  “食材是否满足卡片使用需要?”
  【满足】
  OK!
  那就来吧!
  “可以,效率很高,我很满意。”
  汪言笑眯眯挥挥手,让Rich带服务生走人,结果喜子哥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悄悄撤了,房间里顿时只剩下娜吾、傅雨诗、汪言三个。
  熊大还在那看着煎饼大葱傻乐呢,汪大少悠哉悠哉的往椅背上一靠,翘起二郎腿,对她勾勾手指头。
  “来吧,开始试戏!”
  “啊?!”
  娜吾懵了。
  汪大少正经八百的开始胡扯。
  “剧本里有一段,女主和闺蜜一边吃着煎饼,一边畅想女主以后成为大明星的情节,就演这段。
  娜吾,你的煎饼里只有酱和整根的大葱,以此来体现你们现在生活的拮据。
  然后你要充满憧憬的去畅想以后赚大钱,吃煎饼要加肠加蛋的风光。
  当然,你们现在还没有钱,所以要带着不满,却吃得很香。
  得把那种反差感演绎出来,明白吗?!”
  娜吾听着汪言的讲解,眼珠子瞪溜圆。
  低头看看那么老长的大葱,脸蛋顿时垮了下来。
  哭唧唧问:“我俩怎么那么穷啊?你拍的是现代戏么?小学生吃煎饼都加得起蛋吧?!”
  汪大少皱起眉头,提出严肃批评。
  “电影是一种表达的艺术!对生活的适度夸张,是为了更好的营造氛围,制造反差笑果!你介个小同志啊,别的女生试戏吃的都是什么?人家怎么就能毫无怨言的吃呢?”
  “停停停!”
  娜吾急忙举手投降,不想再被汪言碎碎念下去了。
  别的女生吃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又不想当明星,还不都是为了你和傅雨诗?
  不识好歹!
  愤愤然抄起一张煎饼,往里刷酱,然后捏起一根最小最细的葱。
  结果被汪言一把抢走。
  “换这根!”
  我靠!
  看一眼那根葱,娜吾差点爆粗。
  葱叶切下去一半,剩下的仍旧有至少40厘米长,那么老粗!
  刚要瞪眼睛,却突然收到汪大少和颜悦色的安慰。
  “没关系的,我让诗诗给你对戏。”
  汪制片转头看一眼震惊的傅雨诗,慢条斯理的提出要求。
  “诗诗啊,你也卷一张,给娜吾配个戏,这场直接考验你们俩的默契和化学反应……”
  理由贼吉尔充分。
  傅雨诗懵哔半晌,突然意识到不对。
  “等会儿……剧本里有那一幕?!”
  “有啊,怎么没有?”
  汪编剧言之凿凿,傅雨诗却仍旧不信。
  “我看到动作戏开打都没看到……”
  冷笑着把剧本推到汪言面前:“哪儿呢?给我指出来。”
  啧啧,小公举是真难忽悠啊……
  还是娜吾可爱,想怎么祸祸就怎么祸祸……
  汪大少跟剧本死磕一整个星期,熟到不能再熟,当然清楚,剧本里没有什么吃煎饼的戏份。
  但是,这种小事可难不住决定耍流氓的富贵哥。
  打开剧本,翻到火车上那一篇,指着文字瞪眼睛瞎掰。
  “就这里,去参加选秀比赛的路上,与男二号初遇,台词就照这段念。”
  傅雨诗气乐了:“那明明写着吃鸡蛋!”
  “吃鸡蛋太不接地气了,象征意味不够浓,我最近一直在发愁怎么改,今天突然来了灵感……”
  娜吾都听出不对劲儿了,无语凝噎的望向汪言。
  你欺负我读书少!
  汪大少理直气壮:“哎哎哎,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我是不是编剧?我是不是制片?
  我怎么说,你们就得怎么演!
  好好表现,认真点!
  如果你俩的默契能够激活我的灵感,把台词再改得更圆润,片子的质量进一步提升,你俩都是功臣!
  大几千万的项目,你们当我闹着玩呢?!”
  项目确实没闹,但是吃煎饼卷大葱这事儿……emmm。
  不过汪大忽悠那真是出口不落空,把傅雨诗和娜吾镇得一愣一愣的。
  那可是大几千万啊!
  确实不可能拿来开玩笑,所以,是真的剧情需要?!
  娜吾已经认命了,小公举还想挣扎一下。
  “真不是在忽悠我俩?!”
  “真不是!”
  汪大少举起右手发四,“得,我陪你俩吃,行吧?待会演到男二那里,我念台词给你们配戏!”
  傅雨诗信了。
  没法儿不信,没见过谁整蛊把自个儿都搭进去的,对不对?
  “那好吧,给我俩一点时间,我们熟悉一下台词和结构。”
  “好好表现。”
  汪言肃然点头,表情可认真了。
  然后咔嚓咔嚓开始卷饼,一层酱,一根大葱,什么配料都没加,跟她俩的一模一样。
  感动得娜吾热泪盈眶。
  “汪汪,我错怪你了……你放心,我肯定用心演!”
  “嗯。”
  汪大少点点头,怅然的看着煎饼,叹口气:“我真是舍命陪你俩了……但愿你们能够对得起我的付出。”
  傅雨诗的眼睛陡然认真起来,燃烧着不可摧毁的坚定斗志。
  “娜吾,来,我们先吃两口找找感觉,这里的表情很难拿捏。”
  说完,咔嚓一口咬下去。
  瞳孔猛然放大,嘴角一阵抽搐。
  画面凝固至少2秒钟。
  汪大少在笑喷之前,及时低头,心里疯狂呼唤着系统:“系统爸爸,使用【煎饼侠】卡片,目标对象,热依娜吾!”
  【卡片已激活】
  娜吾皱着眉毛捏着鼻子反复深呼吸,正在自我催眠。
  “煎饼好吃,葱花香,煎饼卷大葱又香又好吃!呜呜,娜吾你可以的!”
  含泪咬下去一口,眼珠子和傅雨诗一样一样的,瞪溜圆。
  瞳孔肉眼可见的扩散开,一片茫然,灵魂已然不知去向。
  汪大少忍笑忍得表情扭曲,红着脸,催促她俩:“台词台词!”
  小公举一张嘴,眼泪就下来了。
  然后还得满脸感动的念台词。
  “好好吃……”
  娜吾嘶嘶哈哈的接:“慢点……嘶……把雪碧给我……哈……”
  Rich准备得很周全,桌上还真有雪碧。
  汪言拧开冰镇的碳酸饮料给她递过去,娜吾猛灌一大口,顿时停住一切动作。
  肉眼可见的,她的皮肤从……锁骨下方开始红,一直红到脑门,那三道纹格外的红。
  辣的时候喝冰阔乐,那种酸爽……嘎嘎!
  “哇哈哈哈哈哈哈……”。
  汪大少实在忍不住了,拍着桌子直打颤,感觉横膈膜一抽一抽的疼。
  娜吾和小公举的目光,瞬间就变得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