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324章 杀气四溢

第324章 杀气四溢


  四周红旗招展锣鼓喧天鞭炮齐鸣,那是相当的热闹,汪大少心里却一片冰凉。
  原本遥遥就对刘璃张开怀抱,小姿势那叫一个潇洒随意zhuangbility。
  结果眼看着何大小姐溜溜达达走过来,浑身肌肉都僵了。
  一整个下午你都不在,该给我加油的时候不见人影,比完赛却突然冒出来,闹呢?!
  其实汪大少心里清楚,自己的心虚很没有道理。
  咱一直跟何苗苗讲,咱有女朋友,对吧?
  对刘璃,咱也没瞒着何苗苗的存在,一个普通朋友嘛,最多就是宴会里挽过手,别的什么都没干过!
  哥有啥可怂的?!
  理儿是那么个理儿,但汪言就是控制不住突突。
  坏就坏在昨天那个破梦,让汪大少打心底感到发虚。
  从逻辑关系上讲,在梦里,正宫娘娘可不是三万,是特么何大公主来着!
  睡醒以后,汪言都忍不住想给刘璃唱首歌:“真情像草原辽阔……”
  别皮!
  站好!
  准备挨打!
  就当汪言做好心理准备,眼睛一闭,打算干挺的时候,果不其然,刘璃一眼扫到何苗苗。
  大小姐今天太扎眼了。
  一身火红的运动服,外套上一个大大的对号,看得汪言差点没哭出来。
  跟汪大少上身套着的运动服一模一样!
  情侣装?!
  你在哪儿弄来的?!
  其实何苗苗还真不是特意去买的,她日常穿运动服的时候比较多,市面上比较阔以的那几个品牌,耐克阿迪彪马什么的,比较好看的款式,她都有。
  两位买衣服的风格一模一样,专挑贵的,新款必拿下,撞衫不是很正常?
  然而看在外人眼里,明显不是那么回事。
  “唰”的一下,经一班那十几个同学顿时噤若寒蝉,鸦雀无声,小心翼翼又兴奋不已的盯着何大小姐和刘璃看。
  此刻的场景,很是奇妙。
  同学们下意识的停下脚步,跟在汪言身后的川娃等人像兔子似的飞快冲回人群。
  汪言站在中间,左斜前方是款款走来的何苗苗,正面则是小琉璃。
  俩姑娘突然对视在一起,同时放慢脚步。
  刘璃的目光在何苗苗脸上流连好一阵,干脆原地站住,冲汪言招手。
  “干嘛呢?快过来啊!”
  原本懒洋洋的何大小姐,突然把腰板挺得笔直,似笑非笑的问汪言:“富贵,这就是你那个传说中的女朋友?”
  富贵?!
  刘璃瞬间眯起眼睛,瞳孔缩成针尖。
  “同志们,有没有感受到杀气?!”
  沙雕如玉兴奋的“狂嚎”着,极力控制,才让音量只回荡在兄弟们中间。
  豆儿担心得不行,满脸绝望。
  “大哥怎么办?我的天啊!”
  “翻车了翻车了!兄弟们,做好准备!”
  “啊?准备啥?!”
  “猪啊你?拉架啊!一旦打起来,你们拦住何女神,我们挡着大嫂!”
  “那汪哥咋整?”
  “如果她们不对殴,一起打老大……我建议就让她们打。”
  “附议!”
  “啧啧,介么一想,我居然有点小兴奋……”
  “汪哥是该挨顿打,我都看不下去,麻蛋,是个女神就被汪哥霸着,有没有考虑过我们这些贫民窟单身狗的感受?”
  松鼠瞥一眼开口的易大帅,不耐烦的推她一把。
  “去去去!你跟着瞎掺和什么?蹲着尿尿的主儿,总跟我们装什么兄弟!”
  大帅重心太高没站稳,两个踉跄,直接蹿出阵中,一眨眼就站到刘璃身后。
  松鼠懵了,大帅懵了,汪言懵了,刘璃回头瞥一眼,也跟着懵了。
  姐,你这是要干嘛?
  然后大帅的同寝女生小迷糊,以为大帅是去给刘璃撑场子了,血一上头,嘴里碎碎念着冲到刘璃身后,双手叉腰,虎视眈眈的盯着何苗苗看。
  何苗苗太讨厌了,敢惦记我们班长,欺负经一班没人啊?
  别的女生一看,有俩打头的姐妹,得,那就都上吧!
  原本说好看热闹的,结果展开得十分玄幻,刘璃身后涌去一片娘子军,横眉竖目的看着何苗苗。
  剩下的沙雕男生们全懵哔了,杵在原地,满脑子终极疑惑——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在干什么?!
  易大帅更懵,被汪言用愕然的眼神看着,慌得直摆手。
  我不是……我没有……真的不关我事!
  不管是怎么回事吧,反正现在的情况是,1vs7,在附近的经一班女生基本都站在刘璃身后。
  唯一一个例外,是饺子,正纠结的捏着小拳头,混在男生堆儿里,紧张的看着何苗苗。
  神奇,你的屁股很歪啊……
  然而以何大小姐的倔强骄傲,会怕这种场面?!
  轻轻一甩马尾,不屑冷笑,加快脚步,走向汪言。
  “听说你夺冠了,我过来看看。不给我介绍一下你的女朋友吗?”
  没揪着她们的阵仗说什么,显得格外的大气。
  刘璃原本是想站在原地等汪言来着,见状,不得不改变主意,离开娘子军团。
  拖着右脚,一步一挪,来到汪言身前,主动面向何苗苗。
  “我是刘璃,苗苗你好,久仰大名。”
  “哦?富贵是怎么夸我的?”
  双目对视,火花四溅。
  短短两句对话,就让不少男生悄咪咪缩起脖子。
  刘璃压根就没搞那些常见的客套,比如“你比传闻里更好看”之类的,有点主动避开不谈的意思。
  何苗苗的美貌,确实让人太有压力了。
  而大小姐更凶,直接问“怎么夸我的”,自矜自傲,简直霸气得没边儿了。
  三万微微一皱眉。
  她是决计不肯撒谎的,没法违心的去打击对方,但是又不想直接复述汪言的夸奖,那太示弱了。
  “聊得来?价值观有点像?”
  三万小姐姐聪明的拉开战场,然后转头找汪言确认:“我没理解错吧,汪汪?”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
  汪大少终于找到合适的BGM了,一腔悲凉如寒梅般绽放,却开成一朵丑菊。
  哎……
  默默叹口气,汪言上前一步,主动揽住三万的腰,点头。
  “没错,苗苗是我特别聊得来的朋友,跟你提到过的。”
  然后转过头,对何苗苗介绍道:“苗苗,我女朋友刘璃,目前在帝舞读大二。”
  刘璃又惊又喜,扬起小脸,笑颜如花。
  何苗苗的眼神却是一黯,默默抿了抿嘴唇。
  战斗才刚刚开始,就被汪言站出来中止,直接以裁判特权宣布胜负。
  以何大小姐的性格,不会服,但是更不可能继续纠缠下去。
  偏头打量刘璃一眼,马上跟汪言告辞:“本来是想请你吃顿稀罕的,庆祝一下,既然你女朋友来了,那就改天。反正咱们就住前后楼,什么时候聚都方便。”
  哇咧!
  劲爆!
  不傻的都听懂了,这哪里是邀请?
  分明是宣战!
  一字一句,处处都有深意!
  汪言是又疼又纳闷:何苗苗平时蠢兮兮的,居然能说得出这种话?
  哎,女人蠢,分事儿。
  在某些情况下,她们的智商得按照平时×10来计算。
  刘璃作为受偏爱者,有恃无恐,却没有借宠生骄。
  闻言微微一滞,随后,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对着何苗苗微笑点头。
  “我时间紧张,今天就不让你了,明后天你们再约,我没意见,不用找我另行报备。”
  嘶……
  在场的男生女生,顿时倒吸一口凉皮。
  不愧是大嫂,有股子豁得出去的狠劲儿!
  沙雕们好一顿窃窃私语,羡慕的不要不要的。
  汪大少却不敢放任她们再这么扯下去了,蛋疼。
  揽着三万就要撤:“苗苗,刘璃刚才崴了脚,我带她去看看,拜拜!”
  逃得那叫一个果断。
  何苗苗懒得看死二狗表演,扭头就走。
  “你忙你的,反正我不急!”
  噎得汪大少直打嗝。
  介俩妹子啊,胜不骄败不馁,坑起我来直出水。
  额,坏水的水。
  刘璃目送着何大小姐离开,表情却不见胜利的喜悦,反而突然扭头,在汪言外套上嗅了嗅。
  汪大少问都不敢问,全当不知道。
  结果刘璃主动挑事儿:“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
  言之凿凿的。
  汪言哭笑不得:“她自己都很少喷香水……”
  如玉他们刚凑过来,正要调戏一下大哥,听到两句对话,顿时缩起脖子装鹌鹑。
  哥,你的情商呢?!
  刘璃心气儿正不顺呢,闻言立即要炸——再怎么通情达理的女人,终究是女人,总会有使小性子的时候。
  汪大少却淡定得很,唰的一下,拉开运动外套的拉链,然后把刘璃往怀里一塞,用运动服把她裹得严严实实,硬生生重新拉好拉链。
  得,连体婴儿似的,两个人硬是挤在一件外套中。
  “现在怎么样?全是你的味道了。”
  刘璃本来很懵很不好意思,要挣扎来着,闻言,顿时被狗子天才般的想法折服了,笑得软绵绵的,把红彤彤的脸蛋深深埋在汪言胸膛。
  噫……
  一口猝不及防的重口味狗粮,引发大面积的极度不适。
  不止是周围的同学们起哄,看台上的观众们都跟着起哄。
  “放开那个小哥哥,让我来!”
  不知道有多少妹子在尖叫着反对,太甜了,也太虐了,恨不得以身相代。
  “你很受欢迎啊?”
  小琉璃闷声找茬。
  “一直如此。”
  汪大少淡定应对。
  何苗苗都让哥怼跑了,你心里多美,当我不知道?
  刘璃心里确实甜滋滋的,不止是因为狗子的浪漫,更是因为他的担当。
  面对刚才的那种情况,无条件的站在自己一边,可以给90分。
  扣10分,扣在太浪上。
  如果没有那种麻烦,那就再完美不过了。
  但是刘璃心知肚明:不可能。
  优秀的男人,永远都会有飞蛾扑火的妹子往上冲,防不胜防、拦无可拦。
  既然看不上差男人,就只能忍。
  所以,最重要的其实是他的态度,有爱就一切都好说。
  结果很不错。
  刘璃已经不打算再闹狗子了,小脾气发完,接下来该甜了。
  “我还是坐晚班的高铁,我们只有6个小时……”
  ⊙▽⊙!
  哇哦,你在暗示什么?
  汪言轻轻托起三万小姐姐的大腿,把她夹在衣服里,转身就走。
  “大哥!”
  “班长?”
  叫什么叫?
  没点眼力劲儿的家伙!
  汪大少头都不回的吩咐:“楼楼,你照顾一下闭幕式,跟建哥说我带女朋友去医院。”
  “松鼠,你安排晚上的聚餐,开席前给我发信息!”
  松鼠和楼楼面面相觑着,齐齐发出一声“呸”。
  去医院?
  去医院主题酒店吧?!
  臭流氓!
  ……
  “臭流氓,你再碰我一下,我就报警啦!”
  刘璃花容失色的抬腿蹬在汪言胸膛上,顶着他不让靠近,翻出手机直接按出110。
  大少嘿嘿坏笑着抄起她的小脚丫。
  额,挠痒痒。
  “哎呀……哈哈哈哈……讨厌啊你……快滚开!咯咯咯……狗哥狗哥,我错啦!”
  俩人什么都没干,一直在聊天打闹。
  刘璃当然闹不过汪言,体质在这儿摆着呢。
  关键时刻,是汪言忽然亮起的手机屏幕救了小三万。
  “快接电话,屏幕亮好几次了,大家都在等你吧?!”
  手机第一次亮起来的时候,是在半个小时前,汪大少假装没看见,反正静音了。
  刘璃之前也假装没看见来着,现在形势需要,马上眼清目明。
  “歪?如玉啊,你最好是有什么大事要告诉我。”
  大少接起电话,两声冷笑,就把如玉吓尿了。
  “大大大哥啊,聚、聚、聚餐!”
  “就这?告诉兄弟们今天晚上改菜单,油泼如玉怎么样?”
  桌上一群沙雕快笑死了,大家伙做游戏,谁输了谁给汪言打电话,催他快来。
  如玉一直在赢,结果前面七八通电话都没接通,如玉才输了这么一局,谁想就直接打通了?
  “哥,奥都海鲜自助,拜!”
  “嘟嘟……”
  听到盲音,汪大少心情愈发不爽,看到刘璃趴在那里笑,马上又扑了上去。
  我挠!
  ……
  驱车来到聚餐地点时,刘璃走路越发的一瘸一拐,但是容光焕发,精神特别好。
  沙雕们挤眉弄眼的笑着,但是有如玉挂在旗杆上,没人敢嘚瑟。
  接下来就是吃吃喝喝,觥筹交错。
  全班同学一直闹腾到8点多钟,转场去唱K。
  汪言没去,借口要送刘璃,拉着她直奔火车站……前的汉庭。
  房间有点小,大床房的床仍旧不大,但是聊天嘛,有个沙发甚至有块儿空地就行,两张嘴,你一句我一句,唠呗。
  大少最近太乖,倾诉欲望比较强,把刘璃的嗓子都聊哑了。
  9点半,三万小姐姐逃也似的冲进候车大厅,往按摩椅上一瘫,舒坦了。
  “下周你别来帝都了,诗诗要去你公司签约,你有时间就接待一下,没时间就乖乖呆在学校,听到没?”
  小姐姐身上散发着强烈的抗拒,郑重警告汪言。
  大少懒洋洋坐在旁边,舒畅得直哼哼。
  “她又不能败火,没时间!我不去帝都,那你陪她来魔都?”
  “不去!”
  三万使劲扑棱脑袋。
  “那你就不怕我真拿她败火?”
  “嘁!”
  小姐姐不屑撇嘴。
  “熊大陪她去,正好散散心。有能耐,你用她们两个一起败!”。
  噫?!
  富贵哥的眼睛不受控制的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