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323章 喜丧

  冲线之后,汪言又冲出去十多米减速,没等彻底停下来,同学们就疯狂的涌了过来。
  汪大少一个急刹,转身就跑。
  哪有功夫理你们!
  赛道内侧的草坪区,三万小姐姐站在原地,高举双手鼓掌,小脸上挂着特别明亮的笑容。
  汪言冲过去,没敢抱她,紧张的看向她的腿脚。
  “你怎么样?伤没伤到哪儿?!”
  三万扬起小脸,甜甜笑着:“我大小也是一个天天摸爬滚打的运动达人,哪那么容易受伤?”
  “没伤?!那来走两步。”
  汪言没信她。
  只看她等在原地的举动,就不正常。
  汪大少拉住她的手,强行拖着,慢慢往前走。
  “哎呀,你怎么那么讨厌?”
  三万没挣过汪言,被拉着往草坪深处走去,果然,有点一瘸一拐的。
  “还说没伤到!”
  大少气得不行,虎着脸凶她:“脱裤子!”
  “啥?!”
  三万顿时把眼珠子瞪溜圆。
  汪言马上改口:“额,口误,你把裤腿拉起来,我看看。”
  “看什么看,你会看什么?脚踝轻微扭伤,半天内准好,那种熟悉的感觉错不了。”
  小姐姐翻个白眼,嘴上说着不让看,却还是主动拉起裤腿,给汪言看脚踝。
  “基本没什么肿胀,痛感不强,小问题。”
  可能是情绪使然,汪言有点敏感,一瞬间,心里发酸。
  那种熟悉的感觉……
  小琉璃,你是受过多少次伤!
  放着好好的阔少女朋友不做,总跟跳舞较什么劲儿!
  腹诽归腹诽,埋怨的话,汪言却说不出来。
  谁有资格指摘别人的梦想呢?
  索性什么都不说,背对着她蹲下去。
  “来,上来,我背你走!”
  “哇……”
  刘璃惊了。
  汪言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能通过语气和动作来判断,她似乎有点迟疑。
  “等什么?快点啦!”
  刘璃绞着手指,满脸的不好意思:“那么多人……”
  “都是些闲人,关我屁事!”
  汪大少不容她再分说,往后一贴,抄起她的腿,直接背到后背,闷头往经一班的观赛区走去。
  后面的同学们终于赶了上来,男生们在如玉的带领下,齐刷刷的一嗓子:“嫂子好!”
  “啊,你们好你们好……”
  刘璃挥挥手,突然上来一股羞意,不好意思的趴在汪言背上,脑袋一埋,不肯抬头了。
  观众区直接炸了。
  “那个小婊砸是谁?!”
  部分妹子的羡慕嫉妒恨,直接就不加掩饰的变成粗口,在闺蜜耳旁爆了出来。
  当然,真对汪言特别动情的只是极少数。
  大部分的妹子,不管刚才喊得多欢、喊的是什么,本质上都只是凑热闹。
  感情没那么容易诞生。
  但是,羡慕和嫉妒是跑不掉的。
  “哇!好浪漫!”
  “酸死老娘了,那个小娘皮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吧?”
  “卧槽,刚看到汪言的时候,我特么以为我的春天来了,结果倒春寒下雹子,闹呢?!”
  “好一口狗粮,塞得我直恶心……”
  “完了完了,名草有主,我的梦碎了!”
  各种议论嘀咕,沸反盈天。
  现在的场合,可比上次军训汇演壮观得多。
  大几千人观赛,观众们来自附近三校各个专业各个年级,赛场里满打满算就那么几十号选手,汪言又是其中最耀眼的那颗星。
  可以说,80%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
  此刻突然搞出这么一幕,麻蛋,瞬间就喂饱了上万条单身狗。
  刘璃把微红的脸蛋埋在汪言宽阔的后背上,外界的一切顿时就不复存在了。
  别人爱说什么说什么,不看、不听、不想,满心欢喜,世界里全是你。
  “汪汪,你拿到冠军没有?”
  她在汪言脖颈间悄声嘀咕。
  “不确定,冲线时间差不多吧。你疼不疼?”
  “不疼啊……你刚才跑得好快,两米的距离,嗖嗖嗖的就超过去了!”
  我和王奕的距离有那么远么?
  汪言愣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哦,她说的是5号赛道,一直保持在第一的那哥们。
  “那哥们本来跑得就不快,真正厉害的是和我同时冲线的那个,如果能赢,都是你的功劳。”
  “嘻嘻!”
  三万咯咯娇笑着,哄着汪言夸更多。
  “我的惊喜登场,是不是给足了你动力?”
  “是的呢,让我get到一个爆发技能,展开绝地反击。”
  汪言实话实说,结果听在三万耳里,全是甜言蜜语,比糖甜一百倍。
  “那你要怎么奖励我?”
  大少瞬间想到新技能【爆发】,嘿嘿一阵坏笑。
  “让你体验一下真正的爆炸输出!”
  本来特别温馨愉快的氛围,顿时有点歪。
  刘璃瞬间就想离开流氓狗,离远远的。
  “你别吓我,我可是伤员!”
  “轻伤不下火线,你的觉悟呢,小姐姐?!”
  “聊点正经的好不好?蟹神有多凶,你怕是不知道!”
  嗯?!
  汪言一瞬间就意识到,情况并不简单。
  “蟹神是什么神?你打哪儿听来的?”
  刘璃你自己嘻嘻娇笑着,略带天真的回道:“是个长得奇奇怪怪的上位神,又凶又讨厌!你不懂的,哈哈哈!”
  汪大少立即敏锐的把握到关键点——所以,其实昨天晚上你在梦中?!
  但是,为什么我没有任何印象呢?!
  哪怕是那一瞬间俯瞰大陆的全局视角,都没有察觉你的身影,莫非,是我看漏了?
  汪言猜测,介个问题的答案,怕是只能在白马银枪林平之和傲娇公主何利路亚身上找了……
  一想到公主同学,汪言下意识的抬头,望向旅游班的座席区。
  小A小B都在,何苗苗却不见踪影。
  呼……
  真好,喜事儿啊!
  汪言才松下一口大气,刘璃就冷不丁发问:“哎,你那位红颜知己,何苗苗呢?没来给你加油?”
  晕!
  你咋盯上她的?!
  以前不是没怎么着嘛?!
  汪大少汗都下来了,头一回开始痛恨那张破卡的强悍。
  随便拽来一个同梦就行,人少好发挥,某些展开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结果你特么硬生生全给我拽来了,真尼玛的操蛋!
  系统爸爸,你跟我演父爱如山呢,是不是?!
  怒归怒,怂归怂,不冲突。
  汪大少哈哈两声干笑,绞尽脑汁的解释。
  “红颜知己不至于……额,玩得确实比较好……主要是吧,某些极个别的时候,确实能找到一丢丢共同语言……你懂吧?”
  大少并不想完全撒谎,说“我俩没关系”那种屁话。
  一方面是贼心不死,另外一方面则是,觉得撒那种低级的谎缺乏实际意义,更显得缺乏担当。
  所以解释起来就很头疼。
  刘璃趴在汪言背上,本来都已经张开嘴,磨着牙,蓄势以待,准备咔嚓一口咬下去。
  但是听到汪言还算坦白的狡辩,没有立即下口,又给丫一次机会。
  “你确定不是因为人家漂亮?”
  “肯定是啊!”
  “啊?”
  刘璃愣住了,你咋那么理直气壮呢?
  大少是真的极其理直气壮、振振有词:“不漂亮我搭理她?我像是那么有闲心的人吗?多少漂亮姑娘反过来撩我,求我搭理,我都懒得理呢!”
  介句话传递出来的信息量就太大了,刘璃咂摸半天,硬是没想明白汪言到底在搞啥妖蛾子。
  反正肯定不是炫耀,汪汪没那么无聊。
  刘璃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了——当然,她本来也懒得想那些,没那么丰富的经验。
  所以,直接问吧。
  “你很喜欢她?”
  妈耶!
  三万啊,你到底梦到什么啦?!
  这种问题居然会从你嘴里问出来?!
  汪大少有点慌。
  一个回答不好,眼看着就要喜丧……
  “我最喜欢你!”
  富贵哥果断认怂。
  “我知道。”
  刘璃理所当然的点头,咬着他的耳朵继续追问:“但是那和我的问题没关系。乖汪,我没怪你,只是好奇。”
  爬开!
  谁信谁傻!
  昨天刚刚做完梦,很可能发生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今天你就问了以前绝对不会问的问题,只是好奇?!
  扯淡!
  怎么浪都不曾慌过的皮皮汪,今天是真的慌了。
  关键就是,不清楚昨天那个梦到底是怎么发展下去的,她们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交集。
  天知道梦里她们打成什么样、有没有被狗子搞炸锅。
  不看到那个炸弹的实体,汪言的心虚就不可能缓解。
  所以,现在咋搞?!
  汪大少头一次如此没主意,头发都快愁掉了。
  天幸,当汪言刚刚准备开口拖一拖时间的时候,四周突然爆出一片欢呼。
  “奥耶!汪哥,成绩出来啦!”
  “大哥大哥,第、第、第、第一!”
  “卧槽!班长你牛哔大发了,咱们班第一!”
  一群人呼啦一下涌上来,顾不得再想着别打扰大哥大嫂团聚的事儿,把汪言围在中间叫个不停。
  我去,你们来得太及时啦!
  一瞬间,汪大少就热泪盈眶。
  把刘璃轻轻往地上一放,马上转身,和大家伙儿拥抱起来。
  “兄弟们,干得漂亮!”
  “哪里哪里,都是老大你最后一棒跑得太牛哔了!”
  “别别别,大家的功劳,大家的功劳!”
  “没有你的凝聚和领导,哪来的大家?!”
  兴奋之下,商业互吹一波,没有任何人觉得肉麻,每个人都兴奋得无以复加。
  “班长,咱们班拿的是冠军,胡卫东拿的是季军,现在,整个总分的排名,咱们经一班是全校第一!”
  楼楼抓着小本子,又公布一条喜讯,这下子,全班都疯了。
  “总分第一?!”
  “卧槽!奖学金名额多出5个?!”
  “不止,算学分的!”
  “呜呜呜,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挂科了!”
  汪言对那些东西没感觉,可普通学生显然不会如此。
  实实在在的好处摆在那里,每一样对普通学生都不是小事,谁不喜欢?
  如玉一起哄,大家当场就把汪言高高举起,嗷嗷叫着抛向空中。
  卧槽!
  大少头一回享受这种待遇,吓得心里慌慌,生怕沙雕们接不住,直接撂片儿。
  但是表面上比谁都潇洒,努力舒展着身体,两根食指就像两支窜天猴,指向闪耀的灯球……闪耀的太阳。
  刘璃在旁边看得是又好气又好笑。
  不管到什么时候,你都不忘装哔,是吧?
  昨天……
  好吧,昨天的事情不算,你又不晓得,怪不到你头上。
  嗯,暂时原谅你啦!
  笑眯眯看着狗子活力十足的样子,一瞬间,刘璃的心情就开朗起来,那点撒撒娇、敲敲鼓、提出点小警告的心思,顿时消散一空。
  大家闹够以后,汪言他们四个排排队去吃果果,剩下的男生女生,就围在刘璃身旁。
  楼楼和唐不甜已经对汪言死心,因此,表现得非常友善。
  男生更不用提。
  特别奇怪的是饺子,看着刘璃,莫名的沉默,小眼神很是不忿。
  不过,人多情况乱,没什么人察觉。
  汪言带着川娃、王一航、小磊走向主席台,在楼梯口正好又撞上王奕。
  双目对视,王奕心虚的缩回目光,别过脸。
  汪言笑笑,原地顿住,让一步:“你们先请。”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本来就没仇,大二油画班的学长们亲热的拍拍汪言胳膊,不吝赞誉:“哥们,冲得漂亮!”
  一样米养百样人,有人嫉妒汪言,同样有人佩服。
  “谢谢!”
  汪言礼貌点头,谦虚回应:“大家都尽力了。”
  态度平和,一点没有居高临下的胜利者姿态,让所有人心服口服。
  只有一个例外——王奕的脸色更臭了。
  但是再想开口放狠话,又没有那么大的脸,只好把郁气憋在心里,自己感受。
  领奖的时候,冠军的排面格外不同。
  奖状是校长亲自颁发的,又一一握手,鼓励一番,合影留念。
  对此,汪言没什么感觉,只是因为付出得到回报而心满意足,倒是把川娃他们激动得够呛。
  普通学生,人生里能有几次如此高光的时刻?
  王奕在旁边看着,嫉妒得眼睛都红了。
  只差0.03秒都不到,半个脑袋的距离!
  而且,为什么偏偏是输给汪言?!
  感受到那道满含敌意的目光,汪大少侧头瞥过去一眼,第二次和王奕对视。
  持续半秒不到,便自然的收回。
  那眼神,就如同看着一个陌生人,平静至极。
  王奕那敏感的自尊心,再一次受伤了。
  郁闷得想吐血。
  胡卫东冷眼旁观,只觉得莫名其妙——王奕为何独独对汪言如此挂怀?
  其实,原因特别简单。
  因为王奕一早就清楚,在人生的赛场上,自己根本不配做汪言的对手。
  能赢汪言的唯一机会,便在这条短短的赛道上。
  想证明,所以格外的在乎。
  然而可恨的是,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都没能赢。
  人生悲剧,莫过于是。
  汪大少就不一样,手握冠军奖杯,志得意满,只觉得人生处处是惊喜。
  结果带着兄弟们一下台,正要对三万小姐姐张开怀抱,然后侧眼一瞟,又看到一个正慢慢走来的婀娜身影。
  顿时傻哔了。
  得,喜丧,妥妥的!
  兄弟们,给哥找首应景的BGM,送哥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