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321章 我只会输给自己 大章

第321章 我只会输给自己 大章


  “薇薇姐啊,我跟你讲个事儿,可搞笑了!”
  看着手机屏幕上出现的文字,林薇薇漫不经心的回复:“啊?什么?”
  不是她对汪言不耐烦,而是心里装着太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搅得大脑一片混乱。
  对着手机屏幕,她又下意识的往上滑动。
  两行字映入眼帘。
  “白!马!银!枪!林!平!之!”
  “撒!浪!嘿!哟!你!最!帅!”
  十四个字,外加十四个感叹号,要多二有多二,却让她发呆了整整一个早上。
  whattheghost?!
  中文已经无法完全表达她的懵哔程度,所以大薇薇操起了好久不练的英文,后面还跟着两句F打头的语气助词。
  姐做个烂梦,狗子早上起来跟姐对暗号?!
  麻蛋的,心灵感应啊?!
  林薇薇烦躁的扔下手机,双手在头发上一阵抓扯,头皮微微刺痛,脑仁子里面则是一片胀痛。
  “滴!”
  微信里又传来一条消息,她随手滑下去看……
  陡然瞪圆眼睛。
  永远的好姐妹小琉璃家的狗子:“我睡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做了一个梦,别的地方记不大清楚了,就记得你穿着一身雕花战甲,骑在一匹白马上,高呼着‘吾乃白马银枪林平之’,然后你还给那匹马起名叫王子……你说好笑不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沃去你大爷!
  林薇薇简直要被吓尿了,手机好像是团火球,根本握不住。
  “妈呀!”
  嗷的一嗓子,甩锅似的把手机扔了出去。
  砰!
  啪!
  砸到墙上,再掉落地面,四分五裂,彻底毁灭。
  汪言等半天没等来林薇薇的回应,纳闷至极——啥情况?她咋那么沉得住气?!
  平之那是相当沉得住气,再回狗子消息时,已然是晚上。
  新款果6S很香,换了新手机,以前的一切就当没有发生过!
  ……
  等不到林薇薇的回应,汪大少没敢再调戏别人,换好衣服去体育场。
  调戏一个人可以称之为巧合,挨个调戏,那叫作死。
  万一她们闲聊时对一下口供,岂不是当场漏底?!
  慢慢来,慢慢来……
  嘿嘿,好玩的机会多着呢!
  来到操场上,兄弟姐妹们嗷嗷叫着冲上来。
  “大哥,你不在的时候,咱们班好惨!”
  意料之中……
  “班长你能不能靠谱点?!多大的事儿啊一走一天半?!”
  几千万的直接经济利益,撬动三个亿的投资,你们说哪边事儿大?
  “就是啊,老大你一走,大家的动力和信心严重不足,比赛堪称血崩……”
  哇,介口锅甩得真是清新脱俗!
  叫人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抱怨还是吹捧。
  汪言瞟一眼开口的如玉,直截了当问:“谁允许你脱下水手裙的?!我不在,你更应该努力激励大家!你可是咱们班的另外一个灵魂!”
  如玉懵了。
  啥玩意啊,怪我咯?!
  大哥你踢锅真的是666!
  大家不敢真拿汪言怎么样,找到新靶子,顿时群起而攻之。
  “滚回去换衣服!”
  “把你的宅舞扭起来!”
  “用你的毛腿去把对手都干吐!”
  “注意穿条安全裤,别像昨天似的,一跳起来里头花花绿绿的一条大裤衩……”
  ……
  一脚踹飞如玉,汪大少看看时间,转头四顾。
  “豆儿呢?接下来是不是他的5000米?”
  饺子点头:“正准备呢!”
  汪言看到饺子就想笑。
  在梦里,宫中的大内总管就是一枚圆滚滚的饺子,开口说话时,饺子皮一张一合,露出里面油汪汪的肉丸子。
  汪二狗在被养到300斤的过程里,吃掉宫殿里好多食物。
  那些食物到处乱窜,有时候直接凑到二狗身旁瞎嘚瑟,直接就被当场拿下,剥了皮就开咬。
  但是二狗始终没吃掉那枚饺子。
  是因为公主殿下不让亦或者是因为不想?!
  具体原因不详。
  现在回想起来,隐喻浓浓。
  就是不晓得,饺子本人有没有梦的记忆?
  如果有,那就是同梦。
  如果没有,那就是某个人记忆里的投影。
  汪大少随口试探:“饺子你昨天睡得怎么样?”
  饺子正在四处寻摸荷兰豆,听到问题,并没有回头,随口回应:“挺好的。哎,豆儿在那儿,比赛马上开始了!”
  所以她到底是什么情况?
  汪言判断不出来。
  得,去看荷兰豆吧!
  转场的时候,汪言仔细了解一番比赛的情况。
  “咱们班现在拿到什么名次了?积分如何?”
  大家七嘴八舌的开口。
  “目前,只有一个冠军,是大胖的女子铅球!”
  “豆儿的1500米有个季军!”
  “博平跳远也是季军!”
  “4×400的接力赛已经淘汰了。”
  “大帅的女子跳高有个亚军。”
  “咱们现在有29分,冠军10分,亚军5分,俩季军6分,决赛参与分总计8分。”
  汪言很开心:“哟,咱班女生可以啊?”
  “那你看,你们男生不给力,我们女生只能靠自己啊!”
  这话说的,那是瞧不起谁呢?
  但是汪言心里完全没啥底气,并不敢嘚瑟。
  下午的两场比赛,很难。
  ……
  找到荷兰豆的时候,唐不甜等人正在给他加油打气。
  “1500米不能最大程度的发挥你的优势,即便如此,豆儿你仍旧拿下第三,5000米是你的主场,必胜的!”
  “对,都是老对手,你知道他们的深浅,更了解他们冲刺的速度,别怕,干就得了!”
  “稳住节奏,按照训练时的圈速来,我们给你配速!”
  正闹哄着,荷兰豆看到汪言,眼睛一亮。
  “汪哥,你回来啦?”
  “嗯。”
  汪言点点头,拿出神豪气派:“不扯那么多,拿亚军给你买台Gopro5,冠军索尼PXW,一万和五万的区别,你看着办!”
  荷兰豆身后突然浮起一片宇宙虚影,一股澎湃的气熊熊燃烧着……
  汪言说的是拍摄设备,荷兰豆自打下定决心玩摄影,就一直在惦记汪哥讲的锻炼机会。
  但是摄影的门槛在于钱——器材贼吉尔贵。
  荷兰豆家境很差,靠自己,怕是毕业都攒不出一台像样的设备。
  现在眼看着有一台索尼摆在终点,豆儿当场就被打满鸡血,尿尿都是尿的鸡汤。
  “哥你放心吧,不拿冠军,提头来见!”
  ……
  “加油!”
  “豆儿加油!”
  “最后50米,冲刺冲刺!”
  “噢耶!”
  在钞能力做兴奋剂的状态下,荷兰豆领先至少20米夺冠,那叫一个霸气。
  然后大家都对汪言竖起大拇指:“汪哥霸气!”
  “豆儿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哈哈!”
  玩笑之后,开始欢庆。
  大家簇拥着荷兰豆,登上冠军领奖台。
  汪言在下面鼓掌,心里有欣慰,更多的则是羡慕。
  体育竞技和钱有一丢丢关系,但更多的则是身体和意志的较量,拿到冠军,是一种莫大的荣耀。
  那种纯粹的胜利,很令人向往。
  汪言也想要。
  ……
  5000米颁奖结束,时间已经来到12点,到午餐时间了。
  经一班的同学们呼呼啦啦涌向食堂,一路上,热火朝天的开始分析。
  “咱们现在有39分,全校第11名。”
  “现在的名次根本没用,下午那五场比赛才是重点!”
  “对啊,男女百米冠军15分,亚军10分,季军5分,比别的比赛值钱多了!”
  “男女组4×100米冠军20分,亚军15分,季军10分,更特么值钱!”
  “男子4×400米……额,咱们没进决赛,机会好像不高啊……”
  “屁!只剩五场比赛,咱们有两个亚军就够进前三名了。”
  “对,目前的差距都不大,我去查了一下,暂时积分排在第一、第二的班级,总分才不到50分,那两个班级在下午的女子百米、女子百米接力上都不算强势,大概率是决赛打酱油。”
  “那跟咱们一样,拼的是男子两项!”
  “直接竞争对手啊?哪两个班?!”
  “不要管人家!任何一个班级,只要能在下午拿到20分,基本是稳进前三的!”
  “历年的比赛结果我都统计过,第一名有时候会爆到80+,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6、70分。而且第五名稳定在50多分的水平,其实咱们能拿到15分就足够用!”
  “女子比赛跟咱们没关系,所以,咱们就拼一下男子百米两项,目标,15分!”
  “班长你可以的!”
  “对啊,大王,你的百米季军是稳的,百米接力大家共同努力,争取再拿个第三,15分到手,就是胜利!”
  喂喂,你们太瞧不起哥了吧?!
  俩第三?!
  至少得争俩亚军吧……
  汪言心中有压力,有动力,但是并没有特别充足的信心。
  短跑是一件靠实力说话的事儿,给刘易斯嗑两倍的兴奋剂,都特么跑不过博尔特。
  实力差距,难以逾越。
  大家可能是都有同样的想法,所以给汪言做心理动员的时候,以减压为主。
  “班长,咱们就保三争二,稳稳当当的,咱们把总分前五拿到手!”
  折射出来的,是一种非常焦虑、自信心严重不足的心态。
  汪言不得不反过来给大家鼓气。
  “王奕和胡卫东确实很强,但是,在大学生校园运动会这种菜鸡互啄级别的赛场上,影响成绩的因素会比顶级赛事多得多。
  状态、心态、临场发挥、风向、斗志……
  在菜鸡们身上,一切皆有可能。
  我啊,未必不能赢。”
  “对嘛!汪哥你肯定行!”
  大家疯狂鼓掌,终于放下忧心,恢复乐观。
  “来,咱们给班长搞一个响亮点的口号,待会安排上!”
  “横扫星师就挺好的,琢磨下半句!”
  “拿啥扫?”如玉突然挤眉弄眼,比划一个手势。
  男生们秒懂,嘻嘻哈哈笑成一团。
  大少则安安静静的吃饭,吃下去半斤酱牛肉、两枚水煮蛋、一堆素炒青菜,刚好八分饱。
  然后带着大家回到体育场,慢慢在操场上遛弯,做比赛前的准备。
  来回丈量着跑道,汪言的心情沉静如水。
  自打得到系统以来,诸事顺遂,一路狂飙,人生十分得意。
  但汪言非但没有特别膨胀,反而比高中时期更加清醒。
  将生命从那个时间点截开,分成两半,前面是浑浑噩噩,后面是飞速成长。
  书越读越多,见识越来越广,情商智商稳步提高,对世界的认识越来越深刻、越来越清楚自身的价值和位置。
  不谈以后,只说当下。
  汪言真心的认为:方方面面,都有大把比自己强得多的人。
  智商、情商、学习能力、专注度、金钱、外表、体能……
  综合起来,自己的总分很高,但是单拎出来一项,仅仅只是中人之姿而已。
  千万别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天才,暂时绝对不是。
  今天,就是一场单项的比拼。
  短跑很纯粹,帅没用,有钱更没用,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
  之前,同学们的殷殷期待,往小里说,是一种压力,往大里说,是汪言必须承担起来的责任。
  带着大家训练那么久,临阵拉稀,多伤士气?
  但是扛着如此沉重的压力,相当不利于在赛场上的发挥。
  刚踩上跑道时,肌肉都是僵硬的。
  但是,汪言又能跟谁说?
  身为领头羊,最重的压力注定要由你来扛,扛不起事儿,做个屁的领袖?!
  伟人之所以是伟人,就是因为能扛。
  汪言的偶像是华夏第一伟人,那位扛着的是什么?
  所以汪言同样得自个儿扛着,对外装出信心十足的样子,对内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心态真正放平以后,其实就一句话——
  努力争冠军,但是接受第二甚至第三的结果,用最平静的心态、最自然的状态,去跑出自身最好的水平。
  然后别想别的,再拼下一场。
  下午时间很紧张,百米决赛和4×100米接力决赛,安排在前后脚,间隔10余分钟。
  一口气拼下来,能拼成什么样是什么样,一旦站上赛场,就再没有时间留给汪言东想西想。
  趁现在就把一切都想清楚,汪大少开始正式热身。
  1点钟,女子百米决赛开始。
  前面散场比赛,跟经一班没什么关系,但是大家仍旧聚精会神的关注着比赛。
  每一项比赛的结果出来,班级排名就开始上下一阵乱窜。
  看得大家好生紧张。
  等到男子4×400米决赛比完,楼楼去主席台确认以后,狂奔回来报信。
  “好消息!好消息!”
  “怎么样怎么样?咱班现在排在哪?!”
  “第一的是谁?”
  大家围上去,七嘴八舌的开始询问。
  没法儿不关心,三天的比赛,大家早都拧成一股绳,为流下的汗水而骄傲、为共同奋斗出的结果而自豪。
  “目前咱们班排名第16!”
  “靠!降5名?!”
  楼楼气都没喘匀,一时说不出话来,对着松鼠翻起一个白眼。
  “沙雕!三场大赛,排名才下降5位,多好的结果?”
  “对!”
  楼楼点头:“而且排名前三的班级,没有参加接下来的两项决赛,总分已经固定,分别是64分、61分、57分!”
  “靠!那不是必须得拿25分才能追平第一名?”
  如玉算小学算术题很快,但是,没算对。
  “咱们两项决赛的参与分,还各有1分呢!”
  “对啊,咱们现在的总分是41分,如果拿到25分,那就彻底牛哔了你懂吗?”
  “其实15分仍旧够用啊,56的总分,前五的目标没问题!”
  “噢耶!咱们是不是可以提前庆祝胜利了?班长拿两个季军,完全没问题的嘛!”
  汪言却不敢如此乐观,冷静的抓住重点:“胡卫东和王奕的班级分别是什么情况?”
  楼楼闻言,双眼直闪星星。
  “还是班长你聪明,一下子就抓住问题关键!”
  大家顿时一滞。
  对啊!
  另外两大种子选手,同样有夺冠拿高分的潜力啊!
  “楼楼你快说,那俩货是什么情况?”
  “胡卫东的美院油画大一一班目前排在第4名,算上两场决赛的参与分,总共是55分,是总分第一名的最有力争夺者!
  王奕的教院教育学大二一班,目前排名第17,只比咱们少1分!”
  汪言微微一皱眉,随即冷静点头。
  “所以说,接下来的两场比赛,主要是咱们三个班级在竞争排名?”
  “嗯嗯!”
  楼楼用力点头,没再多说别的。
  汪言却在一瞬间就算出结果,两场比赛,至少要拿到20分,才能保证前五的排名。
  两个季军根本不够用,必须是一亚一季才行!
  因为,最终的优秀表现加分奖励,只有前五的班级才有!
  很显然,局面比之前更加恶劣了。
  但是已经做好心理建设的汪言,却一点没有因为陡然增加的压力而动摇,斗志燃烧得愈发旺盛,心情却十分平静。
  尽我所能罢了!
  探明情势,大喇叭刚好开始喊话。
  “请参加男子百米决赛的选手们就位,请……”
  汪言对大家挥挥手,只身走向赛场。
  此刻,赛道内侧已然被清场,只有带着临时记者证、工作牌的人才能在场中活动。
  赛道外侧,则密密麻麻的挤着好多观众。
  最后的两项决赛,而且是重头戏,非常值得观赏,并且能够最大程度的激起妹子们的热情。
  驰骋在赛场上,冲刺最高速度的短跑小帅哥!
  个个大长腿!
  又快又猛!
  而且还有新生第一高富帅,汪言小哥哥!
  想想就让人合不拢腿,有木有?
  经过两天的比赛,汪言的名字和事迹,对于有心人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不提别的,单单只是那一辆车,就足够多少人奋斗一辈子了?
  更别提,他还那么好看!
  热身的时候,汪大少愕然发现,茫茫多的妹子,都在呼喊他的名字,为他加油。
  有不少姑娘一看就不是本校的——本校的妹子骚得不会那么明显,喊不出什么“汪言小哥哥我要做你的私人小护士”。
  嘶……
  私人护理这事儿,确实可以提上日程啊?
  咱倒是没想别的,只是,生理健康这块儿确实有必要重视嘛……
  中速跑一圈,回到起跑线,汪言身体微微发热,心里亦是火热。
  一路上,真没少碰到脸蛋旁边挂着面板的妹子给自己加油。
  那意味着什么?
  都是配拥有姓名的娇艳之花啊!
  当然,哥不是那种乱啃乱伐的人。
  但是,就算不啃,受到女神级美女的崇拜,那感觉亦是极好的。
  有点爽。
  相比之下,其余人的待遇就显得十分寒碜。
  只有同班同学和好友在加油,基本上没多大水花,被淹没在铺天盖地的“汪言小哥哥”呼喊声中。
  今天是决赛日,又是大周末,有不少体院的学生都来凑热闹。
  宫飞羽站在赛道里面的草坪区,纳闷至极:“汪言的人气怎么那么高?”
  “不是吧?大姐大,那可是咱们学校新晋的校花!”
  呆陌夸张的叫起来,显得非常难以置信。
  “汪言的身家,可是学校里排名前几的高!别说女生忍不住,我都想舔!再说人家又帅又能打,不受欢迎才奇怪好吧?”
  宫飞羽完全没当回事。
  “我管那么多,人家再怎么有钱,和我有什么关系?”
  呆陌挤眉弄眼的皮:“宫姐你把他拿下,不就有关系了?我给你牵线,到时候大嫂你罩着我!”
  其实就是一句年轻人之间常开的玩笑,但宫飞羽的表情却很认真。
  “别!那人是挺不错的,但是我不会因为钱,而跟一个合不来的人在一起。”
  呆陌哭笑不得:“我就扯个淡,你那么认真干什么?”
  宫飞羽这才点点头,微微一笑:“那我也跟你开个玩笑——你让他快点长到1米85吧,就现在这身高,搂着他就好像领着个弟弟!”
  呆陌一缩脖子,心里暗暗嘀咕:如此讨打的话,我可不敢跟汪大少说!
  场中有人敢说。
  王奕和胡卫东、高虎都是常打篮球的,不算多熟,但是能聊上两句。
  高虎从争旗手开始就看汪言不顺眼,此刻酸劲儿上涌,第一个叨咕:“瞧把丫嘚瑟的……”
  胡卫东笑笑没接话,但是看着正跑回来的汪言,眼神里难掩羡慕。
  王奕则冷笑一声:“待会把他踩下去,不就得了?”
  眼看着汪言越来越近,高虎再没吭声,只是酸不溜丢的斜睨汪言几眼。
  此一时、彼一时,当面怼汪言,曾经的他凭着一腔锐气,干过一次,现在的他却已不敢。
  至于王奕,当着汪言的面,倒是没有开口挑衅,只是挂着一脸冷笑,用那种居高临下的傲然眼神看人。
  笑得汪言莫名其妙的。
  大兄弟,一到赛场上,你的优越感就格外的强啊?
  怎么着,赢我有加分?!
  倒是没加分,但是所有的参赛者都在憋着劲儿,就想赢汪言。
  其实很好理解,当一个人的优秀已经超出当前环境,那么不管在任何领域,只要赢你,就是一种荣耀。
  拿出去吹哔都格外响,对不对?
  汪大少对于自己的公敌身份心知肚明,却没当回事,付之一笑。
  安安静静的蹲好,抬头凝望前方。
  以平常心,尽最大努力,尊重一切结果。
  我只会输给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