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319章 特殊强化!

第319章 特殊强化!


  汪二狗抄起锄头,匆匆冲向村口。
  村前晒铜币、银币、金币的小广场上,停着一大堆狰狞霸气的坐骑。
  那坐骑有八条节肢,挥舞着两只巨鳌,两只大眼睛十分支棱。
  士兵们军姿雄壮,左手端着一块不断浮现各种画面的神物,右手持着一块布满小方块的板子,时不时按动几下,便发出噼里啪啦的可怕声响。
  最大的一只坐骑背上,坐着一位中年胖子,身后有两个侍女,一个揉肩、一个喂酒。
  汪二狗看到就来气。
  凭什么我们要等神谕,你却可以如此享受?!
  那死胖子见士兵将村民都驱赶出来,一抬眼皮,居高临下的扬声道:“我是帝国直属海洋司税务大臣王建豪,公主殿下寿诞将至,举国欢庆,尔等要交出今年收成的70%,来为公主殿下贺寿!”
  此言一出,底下顿时一片茫然。
  村长汪云喜壮着胆子问:“大人,海洋司为什么要来山上收税?”
  王建豪傲慢至极,冷哼一声:“智商税!按人头收!”
  二丫怒问:“哼!不交又如何?!”
  王建豪打量一眼二丫,冷笑挥手:“来人啊!拉下去签子画押,送她去歪歪当主播!”
  二丫哭着喊着一顿挣扎,却终究没顶得住力大无穷、高呼着“撸完赶紧收工”和“草泥马”的士兵,被硬生生在一张契约上按下手印。
  “biu!”
  空中突然飞来一把菜刀,直剜王建豪脖颈。
  那菜刀如闪电般快速,却在半空中,就被坐骑挥着大鳌,一钳子夹得粉碎。
  王建豪表情丝毫未变,瞟一眼扔出菜刀的大丫,再一挥手。
  “袭击帝国主官,罪加一等!拿下,把她送到美哭去做模特!”
  “你敢!”
  二丫父亲嗷嗷叫着冲上去,一身神力,撞得士兵们人仰马翻。
  然而王建豪只是默念两句咒语,天空中陡然降下一个“水”字,便将二丫父亲定在原地。
  “不自量力!”
  不屑冷哼,死胖子沉吟片刻,终于做出审判。
  “伤我海洋司水军,罪大恶极!唔……便发配到起点,罚他去写网文吧!”
  连续被抓走一大家子,村民们被打击得不轻,怕得瑟瑟发抖。
  虽然不清楚主播、模特、写网文到底是什么可怕刑罚,但是想想都知道,必然恐怖至极。
  王建豪瞥一眼瑟瑟发抖的村民,志得意满,猖狂大笑。
  “我看谁敢不交!”
  汪二狗愤怒至极,默运功力,打算杀掉那狗官为民除害。
  然而便在此刻,突然有个獐头鼠目的男人扑出队列,跪倒在阵前,拼命磕头。
  “大人明鉴,大人明鉴!”
  水军正要把那人拿下,王建豪却一摆手:“让他说。”
  那男人抬头,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哭诉起来。
  “大人,我等山间草民,又蠢又笨,辛辛苦苦种一片庄稼,只得三五百铜板,都不够一家糊口。您便是全收去,又当得几口嚼头?那人却是不同!”
  红眼男人突然把手指向人群中的汪二狗,咬牙切齿、歇斯底里的叫嚷着。
  “平时根本不见他努力,但是庄稼长出来,个个都是金的!您只需把他带回城,献给公主,便有源源不断的金子,可不比收我们几个铜板强?”
  村长汪云喜气得捶胸顿足。
  “哎!同村住着,又同为庄稼汉,你怎可如此?便是二狗被拉走,你又种不出金子,何必做那小人!”
  那男人的眼睛愈发通红,不见丝毫羞惭,振臂高呼。
  “凭什么我们辛辛苦苦只能种出铜板,二狗却可以轻松种出金子?
  问他又不说,说了也只是说些要勤思苦练的屁话,叫他赏一块金币尝尝味道,便用那种眼神看人……
  反正我看他不顺眼好久了!
  死一个二狗,咱们大伙便多出几亩田,纵然种不出金子,多收几个铜板亦是好的,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对啊!”
  一些村民恍然大悟,纷纷站出来举证:“大人,二狗确实会种金子!”
  “我每天都藏在草丛里盯着,他常有违规操作,念一些开车的咒语!”
  “对对,山头上有一棵叫做盗版的大树,我常躲在上面偷看,偶尔发现问题,便下来摘一枚尝尝味儿,确实不对劲!”
  汪二狗突然遭此背刺,气得功力倒灌,吐出一口沸血,竟是自闭了。
  “竟然有此奇事?!”
  王建豪大喜过望,挥手示意。
  “来啊,给我把那小子拿下!注意点,休要伤到他!”
  汪二狗抬抬胳膊,想锁人,却发现根本提不起力气,顿时心若死灰。
  “狗子!”
  二丫看到二狗的惨状,凄厉哭嚎,用力的挣扎起来,却被身旁士兵随手用武器拍在头上,额角血流如注,昏了过去。
  汪二狗目眦欲裂,定定的瞪着那士兵,咬牙发誓:“鼠辈,我必杀你!”
  那士兵哈哈狂笑:“爷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朱,名季轲,等你来杀!”
  ……
  花田被毁,庄稼被收,汪二狗等人被押在囚车里,于中午时分出了山村。
  往常那可怕的黑雾,在面对一群八爪怪兽时,却如同畏惧一般,缩向一旁。
  黑雾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散发着极其恐怖的气息。
  王建豪却丝毫不慌,拱手作揖。
  “我海洋司上承帝国公主诏安,下不曾缺少尔等供奉,且退去罢!”
  片刻后,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渐渐远去,路途变得安静。
  二丫爸爸大惊失色:“供奉竟然如此有用?”
  王建豪不屑回头:“你以为谁都有资格供奉神兽?尔等贱民,韭菜一根,安心打工攒钱包吧!”
  汪二狗没理会旁人,为二丫轻轻擦去额头血迹,仔细端详片刻,松下一口大气。
  “问题不大,伤口已经愈合,只剩三条白纹而已。”
  二丫睁着蓝眼睛,含情脉脉的问:“狗子,你什么时候和我生娃啊?!”
  “哼!”
  大丫冷哼一声,别过头,眼不见,心不烦。
  ……
  巨兽坐骑看着笨拙,实则极快,横行无忌,只是一个恍神的功夫,便冲进一座大城。
  汪二狗很好奇都城是什么模样,努力瞪大眼睛,却什么都看不清楚。
  只觉得如梦似幻,处处有光。
  不多时,眼前出现一座恢弘的宫殿。
  宫殿依山而建,山顶上伫立着一座雕像,头部隐藏在云层中,看不清楚模样。
  不知为何,距离那雕像越近,二狗心中就越是躁动,有种情绪喷薄欲出。
  但是真正进入宫殿以后,那种情绪反而迅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目不暇接的新奇。
  在门口迎接大家的是一件又一件的漂亮衣裳。
  散发着各种香气的食物和水果跑来跑去。
  一群手指大小的精灵追在它们屁股后面打扫。
  乱七八糟的动物们唱着乱七八糟的歌。
  美酒喷泉一直喷涌到天花板上,就在众人头顶肆意流淌,却不滴落。
  宫殿里没有什么王座,最中央的位置上,伫立着一面巨大的镜子。
  面对着镜子,汪二狗等人却没有看到自己,而是看到一个女孩正缓缓走来。
  头戴王冠,身披彩霞,黑发如瀑,眼睛灿若星辰。
  汪二狗有些失神。
  蟹神在上,您的信徒突然很想生娃……
  “恭迎公主殿下!”
  王建豪跪倒在地上,狂热的高呼。
  “起来罢!”
  公主殿下停在镜子前,好奇的透过镜子打量着被押来的四人。
  “他们是罪犯?”
  “额,其余三个是,那个少年是小人为您准备的礼物!”
  公主殿下显得很感兴趣。
  “他会做什么?”
  “他可以轻而易举的种出金子!”
  公主哑然失笑:“我富可敌国,又不缺金子……好吧,就留下来给我解闷吧!”
  “不行!”
  大丫二丫同时提出反对:“把二狗还给我们!”
  公主瞟她们一眼,突然道:“我不喜欢她们,去,发配给城中的破落户做老婆,不要让她们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听到这样的发配,大丫二丫面色一白,不知道从哪里涌起一股力量,突然挣开枷锁,疯狂冲出宫殿。
  士兵们被打得落花流水,眼看着两个小妹子杀出重围。
  “狗子你等着我,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远处传来一阵泣血般的誓言,汪二狗目瞪口呆。
  两位,你们这么厉害,为什么现在不直接带我走?!
  是自知不敌公主,战略性怂一波吗?
  时间倏忽而逝,一眨眼,就是半年后。
  汪二狗根本不晓得发生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总而言之,莫名其妙的成为了驸马,即将要和公主殿下成婚。
  “狗子狗子,你快看,这条婚纱漂不漂亮?”
  汪二狗抬眼一瞟,懒洋洋道:“好看……”
  此时的汪二狗,和来时已经截然不同。
  体重膨胀到300斤,穿金戴银,躺在华丽的床榻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膨胀得不要不要的。
  公主突然满脸娇羞:“等到举办完婚礼,我们就可以把你的血脉传承下去了……”
  汪二狗抬起头,往下身看去一眼——很悲哀,只看到一个大肚腩。
  “哎!到时候只好辛苦你了,我是有心无力啊……”
  “没关系,我可以的!”
  公主雀跃点头,看样子十分期待。
  氛围正温馨的时候,门口突然滚进来一个饺子,饺子皮一张一合的开口:“大事不好了,公主殿下!附近的所有帝国都向我们宣战了!”
  公主殿下拍案而起:“为什么?!”
  “驸马的传说已经传遍世界,她们是来抢驸马的!而且由大丫和二丫领导的主播叛军、模特叛军,正在急速逼近王城!”
  公主殿下意外的冷静,且杀气腾腾。
  “命令宫将军率军平叛!至于那些来犯宵小……来得正好,正方便我将她们一网打尽!”
  “哎,你这又是何必呢?”
  汪二狗费力的翻身坐起,怅然的叹口气。
  “像我这种红颜祸水,只会源源不断的给你带来麻烦,让你永无宁日,不如便把我交给叛军,让我死在她们手里吧!”
  “永无宁日?!”
  公主殿下狐疑的看一眼汪二狗,紧紧皱起眉。
  咂摸半晌,突然问:“你是不是觉得宫里太冷清,喜欢人多热闹?”
  “啊?!”
  汪二狗一愣,讪笑:“我都好,我都好……”
  “不好!”
  公主殿下扔开婚纱,身上biu的出现一身战甲,扛着一把金光闪闪的大锤子,霸气开口。
  “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以前既往不咎,以后谁都不许碰!敢碰,腿打折!”
  二狗一缩脖子,小声争辩:“国库的一半可都是我种出来的……”
  “你种出来多少,都给你记着数呢!本公主只要你的人,不要你的币!”
  得,没法聊了。
  汪二狗懒洋洋的重新躺好,举起空酒杯,天花板上立即垂落一缕美酒,注满酒杯。
  两杯酒喝到微醺,外面轰隆隆的打起来了。
  汪二狗怅然的叹口气。
  哎!
  我为什么这么废啊?
  不应该啊?
  我明明是勇者的后代,身具太阳血脉来着……
  怎么总感觉被压制得很厉害似的?
  “因为在现实里,你的侵略性和攻击性都太强,所以在梦里,你更愿意懒下去,看着一切如何发生。”
  谁?!
  汪二狗被吓一跳,球似的弹起。
  “来后山。”
  你是谁?!
  那声音就此消失不见,但是一种强烈的呼唤,却从二狗心中升起。
  好吧,那就去看看?
  一步一颤悠的来到后山,向上攀登几百个阶梯,眼前出现一座高耸入云的雕像。
  抬头,根本都看不到雕像的腰,但是不知为何,汪二狗却感觉,那雕像正低头注视着自己。
  雕像脚下有门,一咬牙,汪二狗踏进雕像内部。
  轰!
  一瞬间,汪二狗的灵魂就被抽离,急速向上蹿升,眨眼间便来到雕像的头部,以一种非常奇妙的视角,俯瞰光怪陆离的大陆。
  南方,大丫二丫率领的娘子军,正在和海洋司的水军们奋战。
  东方,竖着四杆大旗,铃、密、刚、呆,四大神将正在不断的攻伐,所过之处,有人降有人叛,打成一锅糊糊。
  西方,黑雾弥漫,阴号阵阵,正不断向帝国腹地侵袭。
  中部,大小势力无数,围绕着一块块花田,打得满地狗脑子。
  仔细看,那些花田,可不正是汪二狗随手种下的?!
  北方,两军对垒。
  公主殿下拎着夸张的黄金战锤,对面的将军却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小将,一头火红长发,飘荡在空中,似是燃烧的火焰。
  “来者何人?!”
  “白马银枪,林平之!”
  汪二狗只觉得莫名的好笑,却又隐隐感觉,似乎还缺点什么。
  缺什么呢?!
  似有所感,二狗突然抬头望天。
  星河灿烂,有几道虚影,浮沉在星光中。
  正要仔细分辨,耳畔却突然响起一声洪钟大吕。
  “既然不愿参与,那接下来的梦,不做也罢!”
  “走你!”
  一声呼啸,将汪言拉回现实。
  呼呼!
  猛然翻身坐起,汪大少急促的喘息着,怔忪半晌,突然控制不住的狂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破梦真尼玛的搞笑!
  卡片的【注1】里,清楚的写着——
  【当天必定会有一个异性被你拉入梦中,你们两个的意识将共同对梦境作出干扰与修正】
  然而实际上呢?!
  破梦里总共拉来至少7个异性!
  汪言甚至没法分辨,究竟谁是被拉进来共梦的,谁只是意识投影。
  真尼玛乱!
  所以严格来说,这根本不是我的梦,而是她们共同的梦?!
  怪不得,哥在里面浑浑噩噩,整场打酱油……
  却不知道在她们的角度,这梦的真面目究竟是什么样的?
  汪言简直好奇极了,脑袋里回荡着一千零一问,恨不得立即薅起一个谁来打听打听。
  二丫是娜吾,没跑了,但是她究竟有没有在梦里?!
  公主殿下很像是何苗苗,但又不太对……晕死了!
  林薇薇……哈哈哈哈哈!
  汪言笑得不要不要的,马上抄起手机,给她发去一条微信。
  “白!马!银!枪!林!平!之!”
  “撒!浪!嘿!哟!你!最!帅!”
  调戏完,手机一扔,汪言又重新陷入到无尽的迷惑里。
  破梦是大家共同作用下诞生的,所以必然有所揭示。
  但是,它到底在揭示什么?
  该怎么去理解呢?!
  浅层的表征是对于金钱利益的争夺,汪二狗虽然没有什么存在感,却是整个梦境的核心。
  这和汪大少的膨胀自恋有一定的关系。
  但深层的内容,完全是大家潜意识的折射,居然能够使梦境在大体上保持平衡,且有逻辑。
  这就太惊人了。
  神奇啊……
  百思不得其解,汪大少突然又想起自己的300斤“特殊形态”,哑然失笑。
  “算了,不想那么多,看看到底强化出什么奖励!”
  把目光转向系统面板,上面浮着几行金色大字。
  【整场打酱油的你,看似无能,实际上却代表着,没有任何人能够琢磨透你】
  【在这场罕见的共梦中,惟有你的形象是由大家共同铸造的】
  【你成为一个泥塑木偶,整场被强烈压制,甚至被提前清场,是因为你的形象在大家潜意识中有着极其剧烈的冲突】。
  【因此,你获得一项特殊强化】
  【气质碎片——风之缥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