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307章 大帅比

第307章 大帅比


  盛装到场的汪大少与何大小姐,立即将活动的格调拔高一大截。
  原本其乐融融玩在一起的粉丝们,顿时意识到,今天可不仅仅是来玩的,更有一场注定要载入史册的活动,要亲自见证。
  心中莫名泛起激动,再看汪言,只觉得自带光环。
  男人看男人,对外貌基本不会太敏感,主要观察的是神态、气场,会关注服装的人都不太多。
  可是今天汪言穿的那身西装实在太骚了,看着就给人一种“哇,肯定很贵吧?”的感觉。
  不但贵气,而且极其时尚,非常人所能驾驭,日常生活里难得一见。
  然而那套更适合秀场的西服穿在汪言身上,却仅仅只是一件衣服。
  汪大少用沉静如水的气度,将服装的潇洒跳脱稳稳镇住,让外人的目光只能钉在汪言的一举一动上,不可能过多的关注衣服。
  沉静不是板着脸,更不是目光呆滞。
  沉静是一种“闹市熙攘,我自安然”的自在。
  汪言脸上挂着一丝微笑,目光沉稳有定点,与人对视时既有穿透力,又不咄咄逼人,一句大方得体,根本不足以形容。
  “那就是汪总?!”
  “ID起得那么接地气,本人怎么那么……我的天,完全想不到!”
  “兄弟们,国内哪里有姓汪的家族?有谁知道汪总是谁家出来的么?”
  “目前在经商的,特区有两家,魔都有一家,南洋有两大家子……可是都对不上号啊!”
  “就不能是从政的那种?”
  “那可不敢猜……”
  “别猜了,矿省出来的隐富,王庭娱乐的法人代表汪云喜就是矿省的。”
  “你怕是在逗我,挖煤的家庭能养出来这种大少?!”
  “当年的晋商可不止是挖煤,就算没落了,可你知道有多少诗书传家的门阀后裔?”
  “靠谱!”
  “看着确实不一般,那气场跟王校长似的……”
  “憋提王校长,鱼已永封ID,平台查无此人,现在新神是汪总!”
  “哈哈哈!”
  “鑫鑫鑫、烟总、三爷、虎神今天可都来了,你们这是在给汪总找输出啊!”
  “嘿嘿,论钱不晓得,论帅,汪总表示:你们一起上吧!”
  “手动给你比个666,老铁!”
  之前大家对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汪总有多少想象,现在就有多少满足。
  年轻得令人惊讶,形象好得令人震撼。
  “再看人家女朋友呢?那些大土豪们支持的主播,有一个能打赢那位的不?!”
  “打个吉尔!挨打吧!”
  “爱了爱了,妈妈你有儿媳了……呜呜,太好看了吧?!”
  没人打击那哥们,因为发花痴的不在少数。
  之前,男人们看到礼仪小姐时,就在各种激动,但总归还是控制得住情绪,装得人模狗样的。
  再看到何苗苗,之前的惊艳感觉立即被重新刷新一次,瞬间拔高到极限。
  盛装出席的小仙女,就是那么的难以匹敌。
  就好像国内各种明星晚会,不管日常里怎么号称美貌的女星,只要往丫丫身旁一站,立即被比得没个人形,然而当丫丫与娜扎同框时,差距又会实实在在的显现。
  所以,她们在公众场合,从来不往一块儿站,手动滑稽。
  而此刻的礼仪小姐们显然没法躲,被小仙女公主检阅似的一一路过,顿时衬托得像群丫鬟。
  零星十来个的女粉丝,刚对着汪言发过花痴,又被何苗苗拉回现实,百感交集。
  来凑个吃播热闹而已,哪儿成想会收到这么大的意外惊喜和惨烈打击?!
  “妈呀,太漂亮了趴?我一个女的我都控制不住寄几!”
  “拜托你们清醒点,大神的女人,是你们配惦记的?”
  “就是,那姑娘一身上下,没有大几十上百万下不来,富贵哥舍得花钱,换你们养得起?”
  “呜呜呜,富贵哥会开直播么?我想给他花钱!”
  “你那点零花,留着吃点好吃的吧……”
  “不!我要攒钱去整容!”
  “你冷静点……你要割双眼皮我不反对,但是你别想太多,那位小姐姐的脸,跟钱没关系,至于你,呃……算了我不说了。”
  炸了炸了,太扎心了!
  但是,何苗苗的脸,其实是和钱稍微有点关系的。
  大小姐的基因特别好,然后从小都吃最好的、用最好的、风吹不着、雨打不到、幸福不缺爱、精神世界饱满,才长成今天的模样。
  如果家里没钱,外在分的总分至少会往下掉3点。
  至于汪言……
  要是没有钞能力,能帅成今天这样?
  大帅比还挺低调的,没怎么太招摇,看到汪云喜一行人,摆摆手,示意去里面谈。
  铃丫她们纷纷赶到前面,特别开心。
  “汪总好!”
  “哇,汪少您今天好帅!”
  “哥……”
  汪言拍拍阿呆肩膀,温和笑道:“你们忙你们的,我去里面见见客人。”
  “好!”
  几人忙不迭点头,目送汪言带着那位美得不像话的少女走进包厢。
  “乖乖,今天的活动要爆火啊!”
  大刚摸着肚皮,美滋滋嘀咕着。
  密子和阿呆没听懂,逻辑关系在哪儿?
  铃丫就聪明得多,瞬间想明白关键。
  大场面和小场面,哪个更能令人激动、冲动、蠢蠢欲动?
  前者。
  那么,在场地被限制为海底捞旗舰店的前提下,怎么搞算是大场面?
  礼仪小姐、重量级嘉宾、汪言携女伴盛装出席,都是树立格调、给活动增添光彩的一环。
  尤其是汪大少与何大小姐的登场,简直令所有人都莫名震撼。
  看似夸张、大题小做,其实却是一种发自内心的重视态度。
  缔造一切的神豪都如此重视,外人只会更加激动,觉得不虚此行。
  铃丫想明白的时候,周围刚好传来几声议论。
  “卧槽!今天真没白来!”
  “嗯,看到汪神就算是不虚此行了,待会的正戏,天知道还有什么刺激!”
  “我不管那么多,干就得了!”
  “对,今天谁都别想踩着我们家密子夺冠!”
  “呵呵,朋友归朋友,谁赢谁输,待会咱们碰碰就知道!”
  现场粉丝们的热情极其高涨,汪大少将格调树立起来,他们的那种参与感、好胜心、表现欲望,顿时比以往高出几倍。
  斗志一旦被激活,光是现场粉丝们,就可以爆发出超出想象的能量。
  个个都小有身家,平时可能有点抠有点佛,今天?不好意思,谁都不让着!
  ……
  神豪房间里,那几位平台顶级大哥,突然开始互相试探。
  “哥几个,咱们好像被平台和汪总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平台可没那两下子,应该是汪总主导的吧。”
  “肯定的啊!”
  黑虎一拍大腿,痛心疾首:“那家伙油头粉面的一脸奸诈相,看着就像条狐狸精转世,麻蛋的不就是想刺激咱们消费么?”
  李一胥悠然接口:“那你花不花?”
  “花!干嘛不花?!”
  黑虎嘿嘿一笑:“哥们又帅又有钱,能让那个小老茄把风头全抢光?开玩乐!”
  新来的一个大哥冷不丁接口:“其实你才是平台打进我们中间的托吧?”
  三鑫哈哈笑:“你别说,神豪群里丫话最多,真像托!”
  托不托的当然是玩笑。
  平台的大主播有私群,大土豪们同样有小圈子。
  平时,大家经常在网上水群装哔互怼,关系没多亲,但是彼此的状况都了解一些。
  能坐进来的五个人,家产都是以亿为单位计数的,而且年龄普遍不大。
  年龄不大,爱看直播,爱装哔,就意味着受不得刺激。
  所以大家明知道王庭娱乐在挖坑,却仍旧跃跃欲试的想要跳。
  “哈哈,花钱玩玩嘛!怎么花都是花,今天我还真就想掂量掂量那位汪总!”
  “来呗。现在咱们五个人,待会却有六个主播,怎么分?”
  李一胥慢条斯理的开口:“我肯定是支持密子的,你们随意。”
  黑虎坏笑:“待会汪总肯定会过来待一会儿的吧?正好六个人,一人一个嘛!”
  “我去,黑虎你还说你不是托!”
  “哈哈,虎子对我胃口!”
  “我喜欢外面的模特……靠,怎么给模特打赏啊?”
  三鑫突然开怼:“我神烦那什么汪总,天生就看不惯装哔犯,没得讲,我支持平台的主播。”
  “你们真是闲的蛋疼……算了,我捧另外那个平台主播吧,平台陈总邀请我的时候就暗示过,你们懂的。”
  “得,感情你才是真托!”
  大家哈哈大笑一阵,没再深扯下去。
  平台有托,是公认的事实。
  但是有些情况并非是外人想象的那样简单。
  真金白银花钱的土豪,难道不知道有些人是托吗?
  当然不可能。
  花钱到一定程度,都够级别接触平台的管理层,有些事心照不宣。
  反正又不耽误我娱乐。
  而且,有些土豪和托是区分不开的。
  像刚才那位,本人是个大老板,跟平台老总关系不错,平时娱乐花的钱是真的,关键时刻帮忙顶榜操热度,花个人情钱,怎么区分?
  那句“土豪的钱如数返还”,本身就是伪命题。
  极少数官刷是不花钱,但土豪娱乐的钱谁给你退?
  顶天就是大额充值的折扣比较大而已。
  惟有像王庭娱乐一样,既有平台需要的主播资源,又有钱来进行大额充值,刷出海量流水的同时推广主播,才能做到极低的损耗。
  其余的公会刷子,损耗只会比王庭娱乐更高,图的是从别的方面赚回来。
  这世上但凡是跟钱沾上边儿的事儿,就没有一样是简单的,懂就得。
  ……
  汪云喜的包厢里,平台运营总监王建豪刚和汪言寒暄完,谈到邀请神豪前来的本意。
  “活动热度方面呢,我们会拿出最好的资源来给您。礼物方面嘛……那几位大哥我们是请来了,但是能不能让他们出手,只能烦请汪总您再费费心……”
  那意思很简单:你得去套路他们。
  怎么套路?
  对不起,我不管,我也没那本事,一切都看你自己。
  汪言心下了然。
  钱在人家兜里,不可能强按着人家脑袋让人掏,那叫抢劫。
  总得是想点什么办法,让人家心甘情愿的掏出来才行。
  靠主播们的魅力,那叫吸引。
  靠场外的各种招式,便谓之套路。
  汪言懂归懂,却懒得琢磨。
  打赏才几个钱?
  跟平台分完,又能剩下几个?!
  让主播们多吃两碗冰激凌,再哄得大小姐开开心心的,比什么都实惠。
  于是懒洋洋摆手:“那种小事,就没必要费心了吧?我们家主播的榜,我自己撑。”
  牛批!
  霸气!
  王建豪既佩服又无语。
  “汪总,那您总得去见见吧?多条朋友多条路不是?”
  实话是,汪言真懒得认识,一群玩家,有什么好哄的?
  但是作为主办方,礼节不能失。
  于是懒洋洋的起身,招呼王建豪:“走吧。”
  看得王建豪直叹气。
  哎,介些大少爷啊,一个比一个难伺候!
  汪言不难伺候,今天虽然是大少爷人设,但是没什么高冷架子,和人正常交流。
  进门,互相认识一番,商业互吹两句,汪言以东道主身份祝他们玩得开心,大致就是这么个流程。
  寒暄差不多了正要撤,黑虎突然叫住汪言。
  “汪总,今天晚上P一下?”
  (⊙ˍ⊙)
  P什么?!
  汪言愣一下才反应过来,失笑摇头:“没必要。我花钱是捧自家主播,你们玩得开心就好。”
  这话就很实诚了。
  汪言觉得,对方都是有名有姓的大哥,不能把人家当傻哔似的糊弄,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结果居然有人不领情。
  三鑫笑眯眯接口:“平台请我们来看您表演,不花点钱,我开心不起来,怎么破啊汪总?”
  带着明显的不满和讥诮。
  玩家不是商人,大土豪看谁不顺眼就怼谁,很正常。
  一个娱乐项目而已,谁还能把谁怎么着?
  就是平台夹在中间难受。
  王建豪脑门上汗都下来了,想打圆场,但是没等想好怎么开口,汪言就转过头去,和那为爷正面对上。
  顿时,心里慌得一批,又隐隐有些兴奋。
  您二位可别打起来!
  只要不撕破脸皮,怼得越激烈越好!
  然而,汪言却没有任何动怒的意思,反而和煦一笑。
  “鑫哥,那就提前说声谢谢,晚上见。”
  言罢,转身撤出包厢。
  三鑫只觉得一拳打在空气里,差点被闪个跟头,心情愈发不爽。
  “日他大爷的,什么人啊?年纪轻轻的怎么那么阴?!”
  李一胥摇摇头:“人家顶上来,你要讲人家装哔,人家让一步,你又觉得人家阴……”
  “其实不就是嫉妒人家比你帅、比你拉轰、妞又漂亮么!”
  黑虎马上接口撩火,明摆着看热闹不怕事儿大。
  “去你大爷的!老子是看不顺眼公会刷子人五人六的在老子面前装哔!得意个灯笼呢那是?!”
  三鑫炸了,回头找另外两个神豪挑事儿。
  “兄弟,花钱娱乐可以,把钱砸给那种人的公会,你们不觉得亏得慌?”
  李一胥皱眉:“人家没怎么着吧?客客气气的。”
  “最起码没怎么看得起咱们哥五个,你承认么?”
  “非得舔着你才叫看得起?”
  三鑫冷笑一声,转身出门:“得,话不投机,咱们晚上见!”
  紧接着,另外一个大土豪跟着起身:“人见到了,不虚此行,晚上见吧大哥们。”
  “呵,晚上怪有意思的……我去逛逛表行,有人同去么?”
  “我不走,我要撩礼仪小姐姐,一个装不满我的床,得俩。”黑虎笑嘻嘻眨眼,抄起法拉利车钥匙。
  转眼间,房间里就只剩下李一胥自己。
  这人安安稳稳的坐着,掏出手机发出一条微信。
  “王少,汪言这人不好搞,很稳。”
  对方回来一条语音消息。
  “尽力而为吧,我总感觉这次活动的目的不简单,成本收益比例不对劲。如果真叫那小子把公会做起来,可能会成为影响行业格局的一股力量。总之,你看着办,我信得过你。”
  李一胥继续打字:“好,我再找机会。”。
  微信里备注着名字,三个字。
  赫然是……王思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