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299章 演戏

  当初林薇薇付款的时候,Kiton赠送了两件手工衬衫、一条领带、一瓶香水,汪言自己又定制了两双皮鞋。
  当时以为足够用,但是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远远不够。
  因为汪言需要出席的高端场合比预想中更多了。
  如果不是拍卖会需要好多钱,汪大少甚至很想再订制一套西装,Kiton的水准是真的好。
  可惜,暂时不敢花大钱,所知只能再置备两件衬衫、几条领带来替换。
  Kiton赠的衬衫,一件是浅绿色,非常清新的柠檬绿,显得特别年轻时尚。
  另外一件是纯黑,跟外套对比强烈,够酷,但是基本没法搭领带。
  汪言新挑中的两款,一款是深红,以及一款永不过时永不出错的纯白。
  领带简单,配齐大略上的七彩就好。
  汪言不会打领带,正要问少妇店长,神奇的事来了……林薇薇居然会!
  “精神病!我有爸又有哥,会系个领带有什么稀奇的?!”
  强烈吐槽之后,林薇薇上前一步,主动帮忙。
  平之兄弟穿着平底鞋,只比汪大少矮个几公分,面对面的站着,教他系领带。
  “先这样,然后绕过去,打个扣,反向穿回来……”
  “哦哦……”
  汪言一个恍神,什么都没听清,只是下意识的应了两声。
  林薇薇的眉毛长且直,鼻梁高且挺,眼睛大且明亮,配上一张小小的瓜子脸以及修长的脖颈,十分漂亮。
  可能是错觉。
  男人在这种情况下最容易产生错觉。
  汪言坚信,自己只是惊讶于她的贤惠,才不是别的什么原因呢!
  矮油,平之兄弟的画风不太对啊……
  画风其实很正常的林薇薇系好领带,拉上去,左右端详两眼,满意一笑。
  “就是这样,你记住没?”
  “啊?啊,好复杂,没搞明白……”
  汪大少愣一下,回过神,马上扯淡狡辩。
  “晕!你怎么那么笨?别的事儿不是挺聪明灵巧的吗?!”
  林薇薇一挑眉,带着些得意的刺激汪言一句,然后又把系好的领带摘下来。
  小声嘀咕:“这条上身以后不怎么样,再换一条试试……”
  汪言就像个木偶似的任她摆弄,待遇超级好,心里莫名发虚。
  哎……
  兄弟啊,你这么搞,是容易出问题的!
  汪言不能欺骗自己,在这个瞬间,林薇薇不但美,而且又散发出一种极其触动汪言内心的柔。
  此时此刻,似乎应该把双手放到她的腰侧,轻轻扶住她才对。
  画面想必会非常温馨。
  但是汪言暗暗咬着牙,面容平静自然的静立,控制住了冲动。
  不能伤害三万!
  在汪言的思维里,在外面偷吃,那不叫伤害。
  碰了林薇薇、傅雨诗、热依娜吾才叫伤害,尤其是当她们还处在校园小圈子里的时候。
  一瞬间,爱情友情全部崩塌,更会被同学们指指点点,多惨?
  汪言渣归渣,却有底线。
  所以不能动。
  仍旧是那句话:将一切都交给时间。
  未来会是什么样的,会发生什么,谁都说不准。
  一场暗流汹涌的心事,发生在无声无息间,林薇薇似乎是一无所觉,仔细教会汪言扎领带,然后为他配齐七彩。
  年轻人的领带妖一些没关系,不是扣分项,反而很fashion。
  六条领带,两件衬衫,一枚领带夹,一个蒙皮的十格领带盒,总共又干掉汪言2万8000大洋。
  缺钱归缺钱,如此小钱仍旧不用省。
  为了省钱,汪言挑的都是物美价廉的品种,店里的极奢品有很多,一个领带夹吊牌价18.8万你敢信?
  反正汪言是没敢买。
  Palestra大师确认好需要修改的细节,让店长转告:“下周六即可正式完成。”
  晕,那可不成。
  汪言急忙和店长沟通,说明情况。
  Palestra大师是真的喜欢汪言,刚才那通马屁拍得小老头直到现在仍旧脸上带笑。
  沉吟片刻,点头:“好吧,孩子,我会为你加急赶工,下周四邮寄到钱塘门店,你派人去取,OK?”
  汪言大喜过望:“非常感谢您的厚待!”
  Palestra大师眨眨眼:“NONONO,相信我,我比你本人更期待你穿着她出席大场面的效果……孩子,你应该去走一次红毯的!”
  想象一下震耳欲聋的欢呼,闪烁个不停的镁光灯,汪大少有点飘。
  心里突然诞生一种冲动——
  有朝一日,哥长到188公分,颜值飙到99,非得上奥斯卡红毯上嘚瑟一圈去不可!
  叫那些欧美男神们看看,什么叫做华夏大帅比!
  上帝亲儿砸,人间装不下!
  hiahiahia……
  浪笑两声,汪言跟店长约好取服装的时间地点方式,满意出门。
  林薇薇给汪言一顿搭配,仍为过瘾,蠢蠢欲动的撺掇:“难得来一次,再逛逛?”
  汪大少面如土色。
  “回校回校,我想我三万姐了!”
  开玩笑,哥多缺钱?
  今天来帝都,订酒店都没敢订总统套,要的是外交套,就为了省那区区一万多块钱。
  逛街?
  不逛!
  林薇薇不屑撇嘴,一路吐槽,拉着狗子回帝舞。
  一到中午,刘璃就飞奔向香格里拉。
  “娜吾出院啦,伤口恢复得很好呢!但是额头上的痕迹不晓得什么时候能下去。
  她现在特敏感,哎哟,谁都不敢惹,稍微不对劲就眼泪汪汪的……
  当我们面忍着不哭,半夜总偷偷哭,心疼死我了……
  哎!
  你能不能把吕亦晨和陈宇航叫出来,当我面再打一顿啊?”
  汪言被逗得笑喷了。
  “想什么呢你?都过去那么久了……不过下次再有机会,我收拾他们一顿狠的,替你出气,好吧?”
  刘璃认真纠正:“不是替我出气,是替我们大家出气!”
  “好好好。”
  汪言笑着应下,突然很好奇:“娜吾头上到底是什么状况?你有照片吗?”
  “找机会约出来自己看啊!”
  三万小姐姐猛的一翻白眼。
  “我得疯成什么样,才会去拍她额头的照片?寝室里那帮牲口打不死我!”
  “哈哈哈!”
  汪言正笑着,刘璃突然翻身骑上来,捏着拳头,目光炯炯的问。
  “你在温泉山庄又怎么欺负薇薇和诗诗了?她俩回来以后,整整祸祸我两天!”
  “啊?!”
  汪言心虚得不行,开辙:“没啊?我能欺负她们什么?玩得挺开心啊……”
  “扯淡!”
  ……
  汪言难得清闲一会儿,打开阿里司法拍卖瞄一眼,目标写字楼仍旧没人出价。
  事实上,以整个平台大额资产的流拍率而言,直至结束都没人出价的概率高达99%。
  什么时候会有人出价?
  再次流拍,重新上拍,起拍价降到总估值的6折以下时。
  能掏出那么大一笔现金的个人或者公司,都不缺捡漏的机会,因此更注重优化资产的结构,不会随意出手。
  除非,资产价格真的特别划算,是估价的5折左右,才会去捡那份便宜。
  汪言挑中的写字楼不是最便宜最赚的,在平台上,3.2亿甚至可以拍到总价6.2亿的资产——钱塘郊区的一座烂尾楼,年底结束拍卖。
  但是算大帐不能只算数字,商业中的1个亿和用来消费的1个亿,完全是两种概念。
  公司并购基本都是溢价的,有时候甚至溢价一倍以上。
  是公司领导人蠢么?
  不懂得压价买便宜东西?
  其实,是因为“需求”本身高于冷冰冰的数字。
  汪言和王庭娱乐需要那两层写字楼。
  即买即用,省时省事,又能展现力量,吸引网红、助攻谈判,未来更可以震慑投资人,抬高估值……
  隐形好处不计其数,比那栋更贵的烂尾楼,价值高出太多太多。
  判断出应该不会有人与自己争那两层楼,汪言放下心,找来Dave,预约周一使用小会议室。
  小会议室在新阁4楼,里外两间。
  里面是面试场所,外面更大更宽敞,用来做等候区。
  楼下大堂以及酒吧本身都能用来接待,全部等候区总共可以容纳至少200位模特,帝都的面试通知总共才发出去150多份而已,分为上下午两场,总共六个面试批次,绰绰有余。
  至于为什么会发出150多份面试通知……
  美ko模特总名单是425人,被汪言筛一遍之后,勾搭目标变成202人。
  帝都、魔都两场面试,实际目标各100人。
  提交给美ko平台的名单,总共250人,明面目标是挑选50个模特,五中一的比例。
  多出来那50个是烟雾弹,用来迷惑平台的。
  然而美ko平台同样不傻,揣着各种小心思,拒绝掉其中一些面试要求,又推荐来另外100个模特。
  灌水掺沙子呗。
  到最后,两场总共300个面试对象,只有不到150个是汪言真正的目标。
  另外那50个,被美ko平台“私藏”了。
  想想都知道,那50个肯定是最优质的一批,必有特殊之处。
  汪言并不打算放弃那50个目标,但是,不急。
  路要一步一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有名单,能够随时定位目标位置,哥怕你藏?
  搞笑!
  ……
  和酒店租会议室极其顺利,以汪言的待遇,轻轻松松开一路绿灯。
  一天的租金并不贵,折后4w人民币而已,这钱不用汪言出,王庭娱乐掏。
  其实房间都可以让王庭娱乐报销,只是汪言懒得搞那套,为两天1万多的房钱让铃丫她们心里不舒服,犯得上么?
  利益的大头在股权分配方案上,其余都是小钱。
  汪言可不会像刘远方似的,在小节上斤斤计较,结果输掉人心亏大头。
  ……
  确定好场地,马上通知美ko方面,由对方告知模特,并组织具体的面试安排。
  王庭娱乐就出三个面试官——汪言、汪云喜、人力总监。
  再加上随行的秘书助理,总共五个人而已。
  人少,事事不插手,就显得无害。
  当着人家的面儿,去撬人家墙角,是一个技术活儿。
  不拿出点骚操作来,怕是难搞。
  而首要一件事儿,就是尽可能的去降低对方的警惕。
  所以,当美ko艺人总监李想打来电话,邀请汪言晚上赴宴的时候,汪言略显傲慢的拒绝了。
  “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我有安排,而且我不怎么管事儿的,下次有机会我请您。”
  言辞听着客气,却缺乏诚意,带着一股子懒洋洋的二世祖味道,挺烦人的。
  李总撂下电话就对模特一组组长冷笑:“什么玩意儿!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真敢拿自己当根葱儿!”
  以商人思维看,汪言是个极其不合格的投资人。
  怠慢合作伙伴,自由散漫,不注重结交人脉,不关心公司的重要活动,简直一无是处。
  组长小心赔笑:“就是这种智障的钱才好赚嘛,咱们借着人家的平台去推广自家的品牌,有钱赚又有名收,在乎一个智障的态度干嘛?您放心,到时候您别理他,我来哄!”
  李总沉吟片刻,点点头:“好,明天下午你做主陪。”
  ……
  按理,19号面试,18号的时候,双方怎么都得碰个头,磋商各种细节。
  汪云喜确实带着王庭娱乐的队伍去拜访美ko了,上午参观园区,午宴由美ko方安排,下午磋商兼签约。
  全天中,美ko的马总出面接待并设宴,可谓是给足待遇。
  王庭娱乐的实际控制人,传说中的大金主,网络上声名鹊起的吃播教父汪总却面都没露。
  晚上9点多,郭副总、李总监、一众陪客正在招待汪云喜一行,汪言终于来个电话。
  嗯嗯啊啊的应和一阵,汪云喜转头邀请郭总:“我们公司的土豪粉丝汪大少想请诸位去夜店嗨皮一下,交个朋友,郭总,给个面子?”
  郭总眼里精光一闪,哈哈大笑:“那必须给面子嘛!大土豪,谁不想认识一下?走走走,出发!”
  对外,汪言一直只是一个爱玩的少爷身份,和王庭娱乐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但是郭总之类的老油条,对实际情况都心中有数。
  都姓汪,都是矿省出身,说没关系,谁信?!
  司机拉着一行人,直奔夜店十三先生。
  到地方,被迎宾领到二楼的七间包厢之一,推开门,就被眼前的画面震一愣。
  一个张扬的大少,瘫在沙发里,两条大长腿搭在茶几上,左拥右抱,怀里搂着俩姑娘。
  左面的姑娘正在用嘴喂酒,右面的姑娘笑吟吟的看着,端着酒杯等着补位。
  场面十分和谐,但极度令人不适。
  一行人全都踏进房间,大少才结束香艳的喝酒过程,醉眼惺忪的抬头一瞟。
  “哟,来啦?都坐吧!”
  汪言招招手,汪云喜立即颠颠的凑上来。
  “汪少,我给您介绍一下……”
  “别!喝两杯就都认识了。”
  汪言打断汪云喜的话,转头望向郭总:“对不对,郭总?哈哈,您可是我早就想认识的人……马总没时间?”
  狂妄且无理,但是却让美ko的众人心里一松。
  明摆着有便宜可以占的合作,不怕你纨绔,就怕你太精明。
  在国内做企业,需要陪笑脸、受委屈的时候多了去了,哄个二世祖嘛,谁怕?
  直肠子的蠢货最好哄,难得碰到一个,务必要好好珍惜才是。
  郭总爽朗大笑:“汪总少年俊杰,手笔大、气魄足,我是闻名已久,今天有缘相会,我要好好敬汪总两杯!”
  郭总很会投其所好,认为类似的二世祖不会喜欢汪少之类的称呼,更需要认同感,所以直接喊汪总。
  想法很对。
  汪言哈哈大笑,很开心的亚子:“好,郭总爽快!小浩,上酒!”
  小浩就是十三的销售,于浩,很会来事儿的那位,上次把汪言伺候得很舒服。
  于浩点头哈腰的确认:“汪少,今儿仍旧是老规矩?”
  老规矩你大爷!
  今天又没有暴击卡片,六瓶白金版黑桃A,给一群沙雕老爷们喝?
  顿时一瞪眼睛:“没看要我招待重要客人么?来二十瓶黄金,其余你看着配!”
  20瓶黄金和6瓶白金是差不多的总价,但是单价低啊,喝不光的存着,下次仍旧能发挥作用。
  目前的情况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媳妇套不到流氓。
  所以,钱必须得花。
  但是,能省则省嘛,地主家偶尔也有缺粮的时候。
  于浩秒懂,会意点头。
  重要你麻痹的客人,分明就是敷衍,以汪大少的牌面,招待真正的朋友,至少是白金起步嘛!
  于浩觉得汪言没诚意,郭总他们可不觉得。
  虽然位置高,赚的是年薪,又有专门的招待费,可是指标的额度放在那里,他们可请不起一桌子黑桃A。
  至于用自家钱请客……疯啦?!
  一晚上20万,百万年薪请得起几回?
  顿时,马屁如潮,纷纷拍向汪言。
  汪大少一律笑纳,志得意满的吩咐于浩:“叫些姑娘上来,务必要招待好我的贵客们!”
  回身往下一坐,再次揽住李诺一和高雅的腰。
  “诺诺雅雅,给你们介绍一下,郭总,美ko网的副总裁,手底下无数时尚资源,机会多多,去,敬杯酒,求个关照!”
  没错,汪言左右的妹子,正是上次大被一起轱辘过的塑料姐妹,在十三认识的两个90分美女。
  今天的局,汪言找不到更好的演员出场,惟有她俩合适,直接一个电话全都叫了出来。
  俩姑娘早都掰了好久,到包厢里看到汪言时,那叫一个兴奋,等到另一位到场,差点没当场打起来。
  关键时刻,汪大少的技能【酒中仙·醉拳】立了大功。
  【蛇皮走位】
  【你在酒场上左拥右抱的行为,不会引起妹子的反感】
  一边搂一个,顿时安静如鸡,不再明撕,改为暗中较劲儿。
  听到汪言的吩咐,俩妹子立即倒酒,言笑晏晏的敬郭总一杯。
  礼貌满分,但是敷衍的性质很浓。
  如果是换一种场合认识郭总,那肯定要哄一哄,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好处。
  但是现在……您是哪颗葱?
  有汪大少在,您的那点资源不够看!
  20瓶黑桃A黄金被敲锣打鼓的送上来,紧接着,妹子一批批的进场。
  夜店这种地方,金钱的魅力会被酒精放大到极限,扛不住的是大多数。
  汪言带头放浪,包厢里顿时玩成一团。
  聊正事?
  郭总倒是想聊几句,汪大少搭理你算啊!
  11点半,汪云喜第一次劝:“汪少,明天要面150个模特,任务很重,咱们早点散?”
  汪言不耐烦的推开对方:“散什么散!继续!”
  12点半,美ko一行人都开始打退堂鼓。
  这少爷怎么那么大兴致?
  明天8点就要开始面试,再折腾下去,都得废!
  告别两次,被汪言硬拉着不让走。
  1点半,郭总赶紧让明天要干活的手下们装死,自个儿硬挺。
  结果被汪言挥舞着钞能力,叫妹子们挨个拎起来,继续灌。
  灌下去一杯500块,灌吐翻倍,谁不卖力?
  每放翻一个,汪大少就哈哈大笑,开心得像条狗子。
  出门的时候,3点半。
  “走,再找家粥铺,郭、郭哥,咱继续!”
  郭总吓一激灵,赶紧推拒。
  “别啊汪总,来日方长嘛!今天您不是得参加面试?那些姑娘,一个赛一个的好看!”
  情急之下,不该当着外人面说出来的话,都拿来当做理由了。
  但是,真就管用。
  汪言醉意迷蒙的眼睛顿时一亮,马上改主意。
  “好,好!那都回去睡,明天好好工作!”
  郭总终于脱身,回到车里,感觉又累又恶心,一句国骂脱口而出。
  “麻个痹的,傻哔!”
  而坐上酒店礼宾车的汪言,往椅背上一靠,立即双目清明,悠然闲适。
  回头瞄一眼醉倒8分的李诺一,汪言掏出两沓钱,扔给高雅。
  “带她到酒店好好睡一觉,照顾好她。”
  高雅一愣,有点急:“那你跟谁……你怎么办?要不我照顾你吧?!”
  “不用。”
  汪言摆摆手,笑意深沉。
  “今天的事情很重要,我只剩4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可没精力被你照顾……”
  高雅十分不甘心,但是看着汪言冷峻的侧脸,心里十分清楚:今天没戏。
  上次的相处,让高雅的印象十分深刻,今天汪言的表演,瞒住了对面所有人,但一直没有迷惑到高雅。
  甚至,让高雅对汪言又多出一分了解。
  能屈能伸,能傻能精,扮得了猪,是个狠人。
  虽然不清楚汪大少在挖什么坑,但是想想都知道,必然是所图不小。
  结合着今天听到的只言片语,高雅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冲动,脱口而出道:“你那家娱乐公司还招人吗?我可不可以去?”
  嗯?!
  汪言被高雅不按牌理出牌的举动弄一愣。
  “我那家公司是运营网络主播和网红的,你小日子过得好好的,户口在帝都,人漂亮又有房子,何必趟那摊浑水?”
  汪言随口劝一句,高雅却愈发坚定。
  提出来之前,她心里只是有一个模模糊糊的想法。
  提出来之后,她越想越觉得,好像确实是一条值得尝试的路。
  “我缺钱啊!家里的房子是家里的,我有什么?工作单位只是家私企,一个月7000不到的工资,够干嘛的?虽然不清楚你的公司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信你!”
  汪言被逗笑了。
  “咱们总共才见过两面吧?虽然了解得是够深入,但是你信我什么?”
  高雅借着酒意,仗着一晚上腻歪出来的暂时性亲密,直言不讳。
  “我确实不懂你在做什么,但我看得懂人。
  以你对金钱那种满不在乎的态度,既然会大费周章的做那家公司,不惜装疯卖傻骗人,就一定是一件能赚到大钱的事!
  我不求赚大钱,你吃肉,我跟着喝口汤,总可以吧?
  我相信你,你是那种不屑坑害自己人的人。
  李诺一惹你生气,你教训她一个月,过后不是仍旧给她补偿5万块钱?
  我对你言听计从招之即来挥之即去,难道不够让你稍微优待一下么?
  你女人多,看不上我,可我够自觉吧?
  是不是从来都没有打扰过你?
  现在我要求的又不多,你那么有能力,带我玩一次好么?
  她对待舔狗有多高冷矜持女神范,对待汪言就有多温顺服从讨好。
  因为资源不对等,她没有任何筹码可以打动汪言。
  接触过的暴发户、宅男,每一个都视她为女神,但是给不出她想要的东西。
  而汪大少能给出来,却心硬如铁,不为她的容颜和套路所动。
  世界就是这么操蛋,她引以为傲的东西,只能在一个较低的层次里所向披靡,无法支撑她完成阶层跃升的梦想。
  除非,碰到一个白手起家的、心智脆弱的凤凰男。
  比如翟女士、比如马女士,都是小概率里的必然。
  她的闺蜜圈子里有一句常开的玩笑:玩够了以后就去找个程序员嘛!总跟富二代较什么劲?
  高雅并不甘心,但是假如混到28、9仍旧没什么好机会,亦只能收心找人接盘。
  现在,她突然在汪言身上看到一个机会。
  理由真的那么简单,根本不像是理性决定,更像是凭借直觉做出的判断。
  就赌没有看错汪言。
  汪大少都被震住了,愕然好一会,感觉女人疯起来真是不可理喻。
  但是看着高雅的乖顺,大少心里非常愉快。
  那是一种支配感、掌控感,一句话就能够决定一个大美女的命运,予取予求,令人着迷。
  于是,汪言真的开始考虑让高雅做主播或者做网红的可能。
  如果提出要求的是李诺一,汪言想都不想,直接让她滚蛋。
  做主播,漂亮很重要,但是情商和套路更重要。
  像李诺一那种爱绷着的高冷矜持款,再漂亮都不会有什么发展,一张口就让人不舒服,两句话就开始怼人,闹呢?
  高雅则不同。
  聪明懂分寸,善于利用自身优势,撩汉一套一套的,对付不同的男人总有不同的面目,装女神像女神,该开车谁都拉不住手刹……
  卧槽!
  不琢磨时没感觉到,一琢磨,高雅怕不是个天生的大主播材料?!
  汪言将思绪延伸出去,不由想到更多。
  高雅,以及所有类似高雅的女孩,在新经济环境网红时代中,或许可以发挥出一种巨大的能量。
  在以往,那种能量被埋藏在灯红酒绿中,唯一的变现方式就是钓上富二代。
  一次面对一个人,耗时长久,效率低下。
  一旦失败,只能再重新寻找目标。
  然而出手次数太多,又会影响自身价值,风评太差的女人不值钱。
  多难?
  做主播网红则不一样,只要你有魅力可以展现,一次撩一群,一天撩一片,概率再低,总能捞上来几条大鱼。
  能量的变现途经,又不仅仅是打赏一条路,广告、商演、流水截留……
  好处真特么多!
  此刻,淘宝的网红直播战略只是露出冰山一角,因此汪言完全想象不到,未来会有一个专有名词,叫做【带货】。
  那两个字,究竟能够创造出多高的经济价值,暂时没有任何人有概念。
  只有当行业的先行者懵懵懂懂的趟出一条路以后,才会恍然发现,卧槽,好多钱!
  汪言就是那个懵懵懂懂的先行者。
  于他而言,钱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事说三遍:流水流水流水!
  任何能够带来巨额流水的员工都是好员工。
  所以,可以收!
  回望高雅一阵,找到想要的那抹坚定,汪大少淡然点头。。
  “今天早上7点半来找我,给你半个小时时间,我会告诉你,你需要做什么、遵守什么、付出什么、收获什么。然后你考虑清楚再回复我。”
  汪言只当没听到,闭上眼睛,不予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