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287章 测试

  “同学,你以前练过什么别的体育项目吗?”
  王教把哨子摘在手里,围着汪言转几圈,那眼神像是国宴大厨看到一块上好的肋排。
  所谓见猎心喜,可以理解。
  大少想了想,实话实说:“没练过什么,不过挺喜欢游泳的,有时间就去游两圈。”
  王教满脸的惊讶和怀疑,但是强忍着没质疑,附和点头。
  “游泳啊……游泳好,强身健体,负荷又轻……”
  换谁来都会怀疑,汪言的身材,确实不像自然生长出来的。
  肩宽,腰细,腿长。
  裸露在外面的肌肉十分流畅,既不死性,又不畸形。
  怎么看,都像是长期坚持锻炼,并且锻炼得十分科学,才会拥有的身材。
  汪言笑而不语,规规矩矩在起跑线前面等着。
  王教不再多说什么,转头吩咐呆陌:“我来发令,你去终点等着,哨响按表,没问题吧?”
  “妥!”
  呆陌应一声,兴冲冲跑向终点。
  王教回头瞥一眼宫飞羽,突然招招手:“白羽,要不要跟着跑一条?给你的小学弟们做个示范。”
  宫飞羽摇头:“跑不赢的。”
  虽然这样说着,但她还是默默走到第五赛道,站在汪言身旁。
  大少侧头瞄一眼大美女,心里很哀伤。
  麻辣鸡丝的,得抬头……
  绝对差距其实就5公分,但是感觉上是仰视的,让大少特别不习惯。
  宫飞羽回视一眼,狭长的凤目在侧眼看人的时候,显得极有威仪。
  啧啧!
  说高冷吧,不完全是;
  形容成女王范儿吧,又有点偏;
  野性?不够全面。
  到底该怎么概括这姑娘的气质?!
  没见过这种啊……
  汪言好半天都没能准确描述出那种感觉,只好摇摇头,驱散脑海里的杂乱想法,认认真真的蹲下预备。
  王教蛮用心的,给所有人一一纠正姿势,讲解发力要点,反复训练预备动作,折腾好半天,才正式喊出预备口令。
  “预备……滴!”
  一声哨响,宫飞羽像离弦之箭一样,第一个冲了出去。
  起步领先汪言最起码0.5秒。
  但是在加速阶段,汪言很快就把那点微弱的领先优势扳了回来,并且第一个冲过终点。
  啪啪啪!
  呆陌连按三下秒表,记录下前三名成绩,才低头去看。
  “卧槽!”
  眼珠子顿时瞪老大老大。
  宫飞羽减速小跑,慢慢溜达回来,问呆陌:“怎么样?”
  显得比汪言更关心。
  “你是11秒38,应该有误差。”
  宫飞羽摇头:“以我现在的状态,跑不到11秒4以内。那个谁……汪同学的成绩怎么样?”
  呆陌咽口吐沫,懵懵的回:“10秒95……”
  宫飞羽眯起眼睛,回头看向汪言。
  大少茫然得很,并不知晓该成绩的意义,随意平静的笑笑,问:“怎么?算好的,或者是低于预期?”
  没等呆陌吭声,王教嗖嗖的冲来,跑得呼哧带喘的,远远就喊着问:“成绩多少?!”
  “进11秒了!”
  呆陌言简意赅的一句话,让王教差点一个跟头拍在地面上。
  “卧槽!真的假的?!”
  连滚带爬的冲过来,抢过秒表自己一看,才终于相信。
  “哎哟我滴乖乖,同学你是个天才啊……”
  天才什么的,汪大少听听就拉倒,人家博尔特才是天才,9秒58和11秒,中间差着多少,汪言心里有B数。
  不过能跑赢看上去超强的宫飞羽,大少心里委实有点美滋滋。
  嘻嘻,你那么厉害,不是仍旧败倒在我的腿下?
  当然,小窃喜归小窃喜,汪大少不会那么没品,真跟女生比成绩,因此笑笑就拉倒。
  结果大少平淡的反应顿时惹急一群专业选手。
  呆陌着急忙慌的给汪言解释。
  “汪老大,我现在给你简单科普一下国家现在的运动员标准!
  男子百米,11秒74的成绩就能申报二级运动员。
  一级要求在省级以上正式比赛,跑出10秒93的成绩。
  运动健将的要求是10秒60。
  国家级运动健将,10秒30,够特么直接参加奥运会来着……
  哥啊,你现在就是一个妥妥的一级运动员!”
  很厉害么?
  汪言不觉得。
  国内的顶尖水准,扔到世界里仍旧是渣渣。
  黄种人在需要爆发力的运动上,存在着极为明显的天赋短板,跟黑人没得比。
  但是换过来讲,黑人的平均智力又被华人吊着锤。
  都是天赋使然,需要客观看待,清醒自持。
  所以汪言真心不觉得自己有多厉害,国内都没到顶尖水准,骄傲个灯笼啊?
  然而宫飞羽和王教明显不这么看。
  “你很厉害!”
  宫飞羽啪啪的鼓两下掌,态度很诚恳。
  汪言谦虚笑笑:“你才是真的厉害,我的成绩在男生里又不拔尖,你却是女生里的顶级水准,没法比。”
  “不能那么看。”
  宫飞羽摇头:“你没受过专业训练,靠天赋就能跑出这个成绩,真下苦功夫练,10秒3肯定不成问题,你有拿国内冠军的天赋,至少的。”
  说这话时,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很有神采。
  “我不可能走体育路线,我有我的事业和目标。”
  汪言直接了当的说明,主要是说给蠢蠢欲动的王教听,结果宫飞羽的眼神却莫名一黯。
  那抹神采迅速褪去,整个人从鲜活灵动,复又变成高冷。
  “你是真的很有天赋……”
  王教着急的接茬。
  汪大少继续摇头:“我运动,只为保持身体活力,以及培养健康积极的生活习惯,走专业路线是不可能的,志不在此。”
  “哎……”
  王教叹口气,纠结好一会儿,终究没忍住好为人师的习惯,又劝说一句。
  “同学,你的身高臂展有点……额,不是很够用。
  你呢,练游泳很难练出什么成绩来,所以你可能有点低估自己的潜力了……
  但是啊,你在田径上真的非常有前途,天赋惊人啊!
  以你的形象气质,只要拿一个冠军,立即就能赚到一辈子都花不光的钱,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没等汪言吭声,同班男生们都忍不住笑了。
  “教练,汪哥花钱的速度,您怕是不知道……”
  “搞体育能赚的那点钱,估计都不够汪哥花两年的!”
  “就算像大姚那样能赚都难,俺是眼看着汪哥两个月花出1000多万了……”
  王教和宫飞羽都懵了,面面相觑着,又回头打量汪言。
  看不出来啊?
  居然是个超级富二代?!
  今天要练习,汪大少身上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一套对号运动服+一双对号户外跑鞋,总价不到3000块。
  气质平和低调,一身汗水,整个一阳光大男孩,怎么看都不像神豪。
  惊讶中,汪言平静开口:“我真不缺钱,而且在事业上有明确目标,您别劝了。”
  宫飞羽信了,但是愈发不理解。
  “可是,如果你不缺钱,难道不是更应该去追求一些更有意义的东西么?为国争光,为民族正名,你明明有这样的天赋,为什么要浪费呢?”
  嘿,女神内心里还挺正能量的……
  换个别人问,汪言肯定懒得理会,但是宫飞羽的价值观让大少很有好感,就破例多解释一句。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战场,只能说,我理想中的战场不在田径赛场上,多谢你们的看重。”
  汪言没道歉,哪怕是客气都没必要。
  按照自己的想法和意志生活,天经地义。
  平实的语言和坚定的态度很有力量,王教叹口气,没再多说什么,宫飞羽则是摇摇头,转身走开,去做自己的训练。
  “你好像得罪女神了……”
  呆陌悄悄嘀咕。
  汪言摇摇头,不以为意的笑笑:“别想那么多,安心做好我们自己的事。”
  周围一圈沙雕都是不明觉厉,肃然起敬。
  如玉悄悄问豆儿:“大哥啥意思?放长线钓大鱼么?”
  豆儿凝重点头:“备不住……”
  松鼠抓耳挠腮:“哎呀!多好的机会!”
  川娃撇嘴:“所以你娃是单身狗,汪哥左拥右抱!”
  博平死活搞不明白:“但是为啥啊?!”
  小胖子试图解析:“反套路!反套路你们懂不懂?就是美女想怎么样,偏偏反着干!介样子才会有深刻的印象!”
  “然后直接崩盘,美女不理你,没两天,有男朋友了……”宋辰难得吐槽。
  沙雕孩子们越嘀咕越迷糊,恨不得撵上去直接问:大哥,你咋想的?
  汪言的想法其实特别简单。
  做好自己的事,做好自己。
  今天起个大早出来是干嘛的?
  别本末倒置。
  “都嘀咕什么呢?来练习!”
  一嗓子把沙雕们喊开,汪言又开始埋头训练。
  王教始终没走,一直到宫飞羽练习完,中年胖子绷着脸,别别扭扭的又绕到汪言身前。
  “哎,汪同学,你做过系统的体测没有?”
  “没有。”汪言摇头。
  “哎,我们院的各种设备还挺全的,想不想测一下?”
  汪大少突然很感兴趣。
  体测?
  自打全属性堆到79点,一直都迷迷糊糊的,好像是该系统的测一下哈?
  “行啊,会给您添麻烦不?要不我出点费用?”
  “别!多大点儿事,我们教练不就是干这个的么……来吧,跟我来!”
  “好,那谢谢您!”
  汪言拍拍手,嘱咐大家一声,高高兴兴跟在王教身后。
  “兄弟们,先去吃饭吧,多吃点牛肉,拿我饭卡刷。咱们晚上继续!”
  “大哥放心,吃饭我请,莫得问题!”松鼠拍胸脯打保票。
  王教回头瞄一眼,嘀咕:“你还挺有威信的……”
  “大家合得来。”
  汪言不想吹这种牛哔,简简单单推开拉倒。
  宫飞羽默不作声的走在王教身旁,闻言瞥过来一眼。
  “我叫汪言,汪洋肆意的汪,沉默寡言的言。”
  大少对她笑笑,稍微改了改自我介绍。
  宫飞羽一愣,好像是想笑,结果又给忍住了,只是轻轻抿了抿嘴唇,吐槽:“真没看出来……”
  汪言耸耸肩,反问:“你呢?到底叫宫飞羽还是宫白羽?”
  “本名是宫白羽,飞羽是大家习惯的称呼。”
  她的态度比预想中更大方,汪言就回以玩笑:“飞字确实比白字传神。”
  结果收到一记凤眼飞刀。
  王教忍不住插口:“女孩子健康点多好啊!以后生孩子恢复快,小孩基因优秀,蹭蹭长个儿……”
  汪言忍着笑点头,快要被王教逗死了。
  宫飞羽则紧紧抿着嘴,扭头望向一旁,气场一片混乱。
  厚道汪主动替她解围,接住王教神奇发散的思维:“做运动员挺辛苦的吧?得注意保护自己,不能受大伤。”
  王教不晓得是真的坦荡,亦或者是不通世事,张嘴就来猛料。
  “外伤倒在其次,最重要的是不能对兴奋剂形成依赖,否则退役以后没个好……”
  晕,您可真是什么都敢扯啊?
  汪言哭笑不得,又很好奇,就问:“比赛服用兴奋剂很常见么?”
  结果王教的怨气特别大,直接爆粗。
  “那些洋垃圾,不吃兴奋剂会比他麻拉个痹的赛!”
  汪言一愣:“是普遍现象?”
  “不然你以为为什么那么多种禁药?”
  王教冷笑。
  “一代一代吃下来,检测出来一种就更新一种,检测不出来就理直气壮的宣称实力,那些垃圾玩这套好几十年了。
  08年奥运,谭宗亮的银牌就是被兴奋剂对手偷走的,几年以后才补回。
  12年奥运,咱们被偷走三块奖牌,虽然后来补了回来,但是领奖台都没登上去,算什么事?”
  汪言平时不关注这方面,因此还是头一次知道有这样的内幕,不由大感荒谬。
  “拿不要脸当光荣?几百年过去了,那些人的强盗思维真是一点没改啊……”
  宫飞羽突然接口:“所以我要努力训练,堂堂正正的打败她们!”
  王教赞许点头,但眉宇间颇有几分郁色。
  “你的极限成绩只有11秒15,明年冲一冲11秒是有可能的,但是跑不到10秒75,奖牌基本无望……别急,属于你的巅峰期还没有到来,你需要更多的时间成长,不然怎么跑得赢那些药罐子?”
  宫飞羽默默点头,眼睛里有股斗志在熊熊燃烧。
  汪言看到,实在没忍住,默默在心里吐了一下槽——
  其实你只需要一张刺激卡……
  安全无副作用,刺激又快乐,瞬间增长功力,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招螃蟹……
  想到此节,大少突然很是思念三万。
  强化体质快有一星期了,不晓得她的练习有没有特别的进步?
  回去就问问……
  汪言不接茬,不去触碰王教的“愤青”情绪,对方终于不再谈那些敏感问题,转而跟汪言科普待会的测试内容。
  挺好的。
  汪大少不是那种常规意义上的粉红或愤青,不怎么喜欢用语言和怒火来表达爱国情感。
  嘴炮真心没意义,关键时刻,事儿上见真章。
  成熟沉稳的男人大抵都有那种“行动胜过一切语言”的认知,汪言不算多成熟,但是慎言带给他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并且绵延至今。
  王教滔滔不绝科普之余,看着安静倾听的汪言,突然觉得有点熟悉。
  下意识的侧头看一眼宫飞羽,恍然大悟。
  靠,这俩孩子怎么这么像?!
  宫飞羽被看得莫名其妙,不由扭头瞥一眼汪言,没发现什么异常。
  微微一皱眉,开口告辞:“教练,我去做跳跃练习,您忙。”
  “哦,好好!”
  王教醒过神来,忙不迭点头。
  汪言礼貌挥手:“再见。”
  只得到一个点头作为回应。
  好感度不高啊……
  汪言知道问题大概出在哪里,却一点不急,安安静静的做自己的事。
  很快,在王教的主持下,测试开始了。
  从第一秒开始,中年胖子的眼珠子就瞪溜圆,一直到最后,都没松懈下来过。。
  等到汪言带着一身汗回到他身旁,喘着粗气问:“王指导,成绩怎么样?”的时候,王教感觉好似看到了神仙。
  脑门上有一只竖眼,后脑勺上挂一圈LED,中西合璧的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