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274章 我想要他

第274章 我想要他


  烧烤烧烤,烟熏火燎,火大烤焦,火小熏老。
  此刻的汪言并不晓得口诀,所以起手就是扇风旺火。
  然后噼里啪啦的刷酱料,撒辣椒面、盐、孜然,翻面再来一遍。
  酱料滴下去一点,火苗顿时蹿起老高。
  卧槽!
  汪言上身后仰,努力躲避着实际上还有几十厘米远的焰苗,右手离的远远的往肉上扔辣椒面。
  像极了那招江湖绝学——暴雨梨花扬沙子。
  看着大哥那副手忙脚乱的模样,如玉他们的腿肚子就开始打哆嗦。
  妈耶,大哥你弄的东西能吃么?
  唐不甜一直在旁边安抚:“班长,你别慌,没事的没事的,慢慢来!”
  “我没慌!”
  汪大少手上忙,一点没耽误嘴上犟。
  “我的烧烤风格就是狂放派!”
  行吧,您开心就好……
  两分钟后,汪言双手往身后一背,盯着如玉他们几个,慈祥开口。
  “趁热吃吧!”
  那是真热乎,肥肉干脆就热焦了,实在受不住那蹿起老高的火苗子。
  瘦肉里面却还生着,大火猛烤,只熟外表。
  如玉想想裤裆里的雷,一咬牙,哭丧着脸撸一大口,没等嚼完就开始竖大拇指。
  “好呲!汪哥,我给94分,剩下的6分给你喊两声666!”
  臭不要脸的如玉!
  哥几个狠得咬牙切齿又木得办法,谁让自个儿刚才得意忘形,跳得太欢呢?
  闭着眼睛下嘴,硬扯着马腿拍马屁。
  “香而不腻,极品!”
  “口感太棒了,弹牙!”
  “外焦里嫩,香气扑鼻,真心好吃!”
  “大哥你是大师啊,这辈子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烧烤……呜呜呜!”
  小胖子胡亮的眼泪都感动出来了,哭得那叫一个情真意切。
  其余的男生女生们都噤若寒蝉,仰头望天的望天,低头数蚂蚁的数蚂蚁。
  班长是魔鬼,得罪不起,我怂还不行么?
  汪言美滋滋的把【烧烤大师】技能学会,扬声招呼大家:“兄弟姐妹们,想吃什么尽管开口哈,不跟你们闹了,认真露两手!”
  “别别!”
  第一个开口反对的,居然是甜甜。
  小美女被汪言一眼望过来,急中生智:“那什么,我们要去泡温泉,8点钟才开始篝火晚会,不急!”
  找到如此合理的理由,她马上招呼女生们撤退。
  “姐妹们,走,回去换衣服!”
  哗啦一下,所有男生的哈喇子都有泛滥的趋势。
  泳装诶?!
  唰,齐齐望向汪言。
  “大哥,咱咋办?”
  汪大少嫌弃如玉问的蠢,冷酷摇头:“等女生泡完再去。”
  胡亮心眼多,换种方式问。
  “汪哥,都是女生,没男生陪着不好吧?不安全呐!”
  汪大少沉吟片刻,点点头:“唔,有道理……行吧,咱们同去!”
  “噢耶!”
  沙雕们欢呼一声,撒丫子就往房间撂。
  男生换个泳装太简单了,秒秒钟就嗷嗷叫着冲出门。
  然后,集体傻眼了。
  到哪找女同学去?
  温泉酒店有大大小小四十个多室内外温泉,各种奇葩池子。
  牛奶池、中药池、红酒池、按摩池、石板浴……
  汪言没理会沙雕们的小心思,自顾自的溜达,找到一个温度合适的池子,就进去放松。
  泡个十来分钟,出去往热石板上一躺,过五分钟再翻个面……
  石板煎咸鱼,舒坦!
  正美着,身旁传来一股香气。
  耸耸鼻子,顿时有点哭笑不得。
  吉尔,六神花露水!
  谁这么有才?
  一睁眼睛,就看到一对不能描述的95分大长腿,顺着向上,一路不可描述,最终看到的是李舒云那张笑脸。
  “学弟,看你躺得好舒服,给我让点地方呗?”
  此刻的汪大少,是一个趴在石板上,扭头向上看的姿势。
  咔嚓,石板裂了。
  大少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拍拍身旁的位置。
  “人啊,一日三餐,夜眠七尺,这么大的地方,你七尺,我七尺,够用得很。”
  这话有意思了。
  李舒云不但聪慧,而且成熟,闻言脑子里立即开始高速转动,琢磨汪言的话中真意。
  直到平躺下来,仍旧没琢磨透。
  随口开个玩笑:“你是七尺男儿,我哪有七尺?”
  汪言都没敢正面看她,眼角余光就能发现某种螃蟹最爱——面包蟹最爱什么?就那。
  惊心动魄之余,回应稍稍偏出一丢丢:“你有奇耻。”
  李舒云一怔,突然咯咯娇笑起来。
  “哎哟,小学弟,原来你还有这样的一面啊?!”
  汪言轻笑一声:“我的面目多了去了,你才见过几个?”
  “比如呢?”李舒云饶有兴致的问。
  “比如我总能在多情和绝情之间找到最让我自己舒服的那个点,所以有人觉得我很温柔阳光,有人觉得我冷酷阴险。”
  又是一句意有所指的回应。
  李舒云从来没有这样和汪言聊过天,心里一突的同时,又大感刺激。
  好看有气质的男人,只能勾动最浅层的欲望,过去也就过去了。
  真正有内涵、内在强大的男人,才能让女人欲罢不能。
  “那么你想给我看哪一面?”
  “你不喜欢看哪一面?”
  李舒云笑,汪言亦笑,但内里的含义截然不同。
  “嗯……我可能会对你的所有都感兴趣,最起码现在是这样。”
  “哈,那么,有个坏消息……”
  汪言对她眨眨眼:“我正相反。”
  表情很活泼,眼神却冷冰冰的。
  李舒云立即意识到,汪言不是在欲擒故纵。
  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下意识的伸个懒腰:“啊……石板上好舒服……”
  曲线惊心动魄。
  汪大少的身体素质和年纪都放在那里,顶不住,只好收回目光。
  李舒云心里顿时一松:至少,我的身材是有诱惑力的。
  肯定的啊,根本不用怀疑。
  李舒云的三项外表分分别是91、95、84。
  95分的身材,已然顶级到一定程度了,15岁以上、60岁以下的男人,都扛不住。
  讲实话,汪大少心里欲望涌动,很想把她就地按倒。
  然而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自控力。
  汪言之所以能够在2个月内初具神壕模样,就是因为自尊心。
  所以……
  该怎么着就怎么着。
  闭上眼睛,调整一下姿势,舒舒服服趴好,大少终于拿出稍微激烈一些的态度。
  “学姐,你有没有考虑过一个问题:假如,有一个你不太喜欢的男人,想要用钱包养你,得把价格喊到多高,才有可能击溃你的防御?”
  “啊?!”
  李舒云懵了。
  汪言闭着眼睛,平静的笑着。
  “只是一种假设,算是对自我价值的认知测试。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可以聊聊彼此在价值观上的差异。”
  李舒云又开始犹豫。
  她的性格,目前看,是不如卢一天有那种破釜沉舟的勇气。
  所以,卢一天在面对仅有的机会时,以一种大无畏的姿态去展现坦诚,做奋力一搏。
  而李舒云,压根没想好该怎么面对。
  沉吟片刻,她反问:“那你呢?你会愿意花多少钱,去包养一个身体令你心动无比,却并不喜欢她的性格的女人?”
  聪明的蠢问题。
  “好,既然是我开的头,我就跟你聊聊实话。”
  汪言没怎么犹豫,痛快的开口回应。
  “首先,其实于我而言,这不是一个应该用钱来衡量的问题,如果非要给个价格,我可以轻松叫到一个月100万,相信可以击溃绝大部分普通女人的心防。”
  “但是实际上,我非常抗拒用钱去维持一段包养关系。”
  “因为没必要。”
  “我不缺机会和渠道,去认识身材更优秀、同时性格更好的女人。”
  “假设真的存在一个身材令我克制不住想法,性格却无法打动我的女人,那么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
  “我拿出一百万,只要求一夜。新鲜感得到满足,立即拜拜。”
  “然而,世界上并不存在那种女人,不自夸的说,我自制力还挺可以的。”
  李舒云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仔细观察着汪言的表情。
  “你认真的?!”
  语气里满是震惊和质疑。
  汪大少微微一笑,轻轻点头。
  找不出任何破绽。
  最起码,李舒云没找出来。
  “所以,其实你是和王思明一个级别的富二代?”
  李舒云瞬间把脑洞开到背景和金钱上,否则,没法解释汪言所展现出来的价值观。
  大少再次点头。
  “有差距,但不算是质的差距。”
  又是一句大实话,但是,差距只是暂时的,用不了几年,情况就会彻底倒过来。
  “我的天呐……”
  李舒云嗫喏好一会儿,突然回答了第一个问题。
  有气无力的。
  “如果是每个月100万,我应该顶不住吧……”
  语气如此软弱,所以不是应该,是肯定顶不住。
  汪大少笑了。
  “所以,学姐你看,其实世界上很多东西都可以明码标价,所谓的非卖品,大部分都是开价不够高。”
  “但是我非常不愿意干那种主动给‘非卖品’标价的事儿,没别的,我不想给自己惯出那种臭毛病。”
  “一旦习惯性的开始用金钱衡量一切,生活就会缺少很多乐趣,人就会开始膨胀,最后……”
  “砰!”
  “炸掉。”
  汪言的描述很形象,李舒云脑海里甚至浮现出一个哈哈狂笑着吸进满肚子笑气的小人儿,肚子越来越大,像气球一样膨胀,最后……
  她突然对汪言生出一股尊敬。
  理智清醒的人,最值得崇拜。
  “所以,你是特别不喜欢用钱解决类似的问题?”
  “不。”
  汪言摇摇头,直接把李舒云摇懵了,脑子差点停转。
  然后就只听少年意味深长的道:“我最喜欢的是……对方主动标价,送货上门。于是我既不用承担心理压力,又不会错失享受,完美。”
  “可可可可、可是……”
  李舒云真的被惊到了,结巴半天才把完整的话说出来。
  “可是那有什么区别?你不是不喜欢用金钱衡量一切么?!”
  “当然有区别。”
  汪大少终于睁开眼睛,与奇耻学姐对视。
  眼神里有些许的怜悯,些许的失望。
  “我主动,是引诱人堕落,发挥金钱恶性一面的力量,伤人伤己。”
  “对方主动,是各取所需,发挥金钱善性一面的力量,利己利人。”
  “你真的明白钱是怎么回事么?”
  被鄙视了!
  李舒云被打击得不轻,下意识的缩手缩脚,感觉暴露在外面的躯体有些微微发冷。
  那是一种羞耻之下的应激反应,让她想躲开汪言的注视,却又无处可逃。
  羞愤冲上大脑,她口不择言的质问:“你是在强词夺理!”
  汪言不急不恼,舒舒服服翻个身,煎另外一面。
  然后平静的和她掰扯。
  “我主动拿钱砸,你顶不住,可能大部分妹子都顶不住,然后你们的三观被我带歪,人生走向歧途。
  姑且不谈结果的好与坏,总之,我要为之后发生的一切负责。
  我不主动,你们就不会被那些乱七八糟的纠结困扰。
  如果有妹子主动,基本上就两种情况——
  第一,她爱慕虚荣。
  我不可能为她自身的性格负责,亦没有义务和能力去纠正她的三观。
  只要足够好看,我不吃亏。典型的各取所需。
  第二,她碰到某些难处。
  家里人重病、父亲生意破产、或者更不幸的其它。
  救急不救穷,我多掏点钱,就是最好的帮助,仍旧是利人利己。
  主动和被动之间的区别就是如此巨大,我说你不懂金钱的力量,没说错。
  当然,这算不上是什么缺点。
  但是你既不够坦诚,又有点过于自以为是,所以我倒是可以给你另外一个结论——
  我不喜欢你的性格。”
  不光是金钱有力量,汪言平静的态度亦充满了力量。
  李舒云被怼得瑟瑟发抖,一点脾气都没有。
  其实那语气不是怼,但是,犀利的事实比怼更有杀伤力,李舒云作为爱慕虚荣者的一员,真受不住。
  然而,她的心里在发抖,大脑却在疯狂的分泌多巴胺。
  这个男人好帅!
  不是颜值,是发自内心的那种桀骜、骄矜、高高在上。
  如同俯瞰凡民的王子,从里到外的散发着那种不可触碰的贵气。
  我想要他!
  我要他!
  咬紧牙,缩紧小腹肌肉,李舒云什么都没想,一句哀求脱口而出。
  “每周一次!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要!”
  哈?!!
  压制全场,一招翻盘。
  终于轮到汪言发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