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263章 找到以后怎么办?

第263章 找到以后怎么办?


  原话奉还?
  那不行。
  那怎么能显得出来我们汪总大人大量心胸宽广呢?
  必须得改一改——
  哥既不要你的利息,也不阻止你与同学们接触,想撩于秋丽继续撩,想追何梦继续追,想和同学们讲哥坏话也随意,就是这么大气!
  就你,不配让哥忌惮。
  “哈……嘻嘻!”
  噗嗤一声,知晓前因后果的两个女生,当场笑了出来。
  于秋丽就比她们圆滑,抿着嘴,忍住笑,但是终究没能忍住眼睛里的欣赏。
  汪言对上她的眼神,立即下意识打开面板。
  她的身影在视网膜上的投射,脸蛋旁边顿时飘出两个数字。
  好感度:73点。
  忠诚度:28点。
  介么低?!
  想都没想,汪言立即怼了过去:“你瞅啥?瓜兮兮的。”
  于秋丽都懵了,张口结舌的,头上飘出一个好感-3。
  卧槽!
  忠诚度呢?!
  怎么光掉好感不涨忠诚的?!
  系统弹出一个解释词条,然而汪言还没有来得及看,就被刘伟龙打断。
  “汪言,别得意,哥不至于赖你这么点儿账!”
  刘伟龙眼睛里仍有血丝,但是相对于刚才那一瞬间的暴怒,整个人已经冷静许多。
  阴比风范,初显雏形。
  讲真的,如果这家伙读的不是实验高中,而是那所私立,天天活在顶级二代们的阴影下,现在搞不好已经锻炼成真正的大阴比了。
  天赋搁在那儿,哎,被爸妈耽误了啊……
  相比刘伟龙的只拿嘴说不动手,古佳书就干脆得多。
  掏出手机来登录网银,然后不停的骂骂咧咧。
  “我槽你大爷的汪言!你特么真损!全场套路哥,是不是?!小对儿你不垫,三带二你不管……我槽个蛋的!你都阴成什么样了你跟我俩装不会玩?!”
  “银行卡号!”
  “玛格吉尔的,我特么上个大学好不容易攒出点零花钱,一下子让你挂干净一大半……”
  “等会儿!今天居然是特么我请客?!”
  “不行不行不行,结账时你来!老子没钱了!”
  虽然人急躁、嘴碎、满身屌丝气息,但在钱的方面,古佳书真不差事儿,挺敞亮的。
  汪言能怎么办?
  人家输那么多钱,而且平时生活中嘴上就爱带啷当,不算是刻意骂人,没法较真。
  那就收钱,然后让丫滚蛋呗!
  “你安排,我买单?滚!我只管晚上的节目,之前的怎么着都跟我没关系。晚上你可以使劲浪,128万全浪光,我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
  汪言笑骂一句,不再像之前那么刻意低调,平静到稍显端着的程度。
  嬉笑怒骂的对待,反而让古佳书舒服很多。
  所谓情商,就是在合适的时候,选择合适的对应。
  开口或者不开口、笑或者不笑、乃至于最终怎么说,都是情商的细节体现。
  ……
  古佳书一顿喷,把郁闷喷出去一些,然后再被汪言一怼,又找回一些面子。
  行啊,没真抢我买单的风头,知道给哥们留点颜面,可以的!
  你要是真敢大言不惭的说“今天我请”,看我撅不撅你!
  心气儿一顺,立即习惯性的开始复盘,算着算着,突然对汪言产生一丝佩服。
  “汪儿啊,你是真特么阴!
  我现在回过头来琢磨,假如你不刻意把579打乱顺序出,我可能不会想那么多。
  你单5、单7、单9,正常打法肯定起手出9,省着下家垫小牌。
  结果你在中间拎出一个单7来!
  然后飞机带出小5、小9,当时我一看,心想:卧槽,你小子演得像啊?以为分开出我就算不出你是7、8、9、10的半截顺子?!
  你在这儿跟我装什么对8?!
  哥记得你第一张牌就是出的单7,特意留下底牌上的那张8!
  你演得真是天衣无缝,我怎么琢磨,都觉得你不可能是对8,根本不现实嘛!
  结果你个王八蛋,真就是对8,在那儿套我炸呢!”
  古佳书口沫横飞的一顿复盘,那个劲头儿,啧啧!
  要不是大头哥一直拍大腿、偶尔叹口气,外人准会觉得,赢的人是古佳书,而不是汪言。
  行吧,你开心就好,反正实惠在哥手里!
  汪言正笑着呢,于秋丽突然插口:“哎,汪言你想骗炸,怎么不先卖俩王啊?”
  大少一回头,就发现于秋丽的好感度莫名其妙的涨到74点,忠诚度亦提升到30。
  神奇!
  什么情况?!
  一愣神的功夫,大头抢在前面,大明白似的给解释。
  “秋丽,要不说汪狗阴呢?
  要是先卖俩王,我特么眼睁睁看着底牌里上一张J,捏在汪狗手里没动,我是不是得算算汪狗剩几张牌?
  6张,对吧?
  卖俩王,留四条J,剩下的那两张妥妥是对子,搁那儿骗炸呢!
  我怎么可能放炸?
  我傻啊?”
  对,你说的都没错,原因就是那个。
  但是……你是真的傻。
  汪言看着于秋丽的好感度又蹿上去2点,变成76,顿时很为古佳书悲哀。
  大头啊,你呢,找女朋友只能靠钱砸了……
  能砸来的基本都是绿茶,砸不来的,不可能看上你的,认命吧!
  仍旧不晓得自己又完成一次神助攻的大头,摇头晃脑,沾沾自喜,觉得自己的表现棒棒哒。
  一回头,就发现刘伟龙正在以一种看傻逼的眼光看过来,一下子又炸了。
  “虫子你看我干毛?那牌能怪我吗?”
  “不怪你,怪特么我了?”
  刘伟龙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怼回来,面上突然露出一抹狐疑。
  “我说,大头,你他妈不是故意的吧?你和汪言关系一直很好,今天,下套玩我?!”
  “我去你麻痹的!你特么说谁呢?!”
  古佳书瞬间就拍案而起,急赤白脸的骂娘。
  “刘伟龙你有点儿不要B脸,老子缺你那点B钱?还特么跟人下套……输不起就直说,找你麻痹的借口?!”
  情况骤变,所有人都是一惊,瞪大眼睛看着两个人突然对骂起来。
  刘伟龙是天生的疑心病重,无论碰到什么事儿,一旦不甘心,就爱想东想西,给自己找借口。
  而古佳书性格急躁,反驳压根没在点子上,很快陷进对骂发泄的怪圈。
  关键时刻,汪言冷静的反问:“刘伟龙,我安安静静的看热闹,是你非要把我扯进来,让我上场的吧?如果输的是古佳书,他质疑倒是有点道理,你哪来的资格?”
  “你!我……”
  刘伟龙一滞,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汪言又瞟一眼于秋丽,把她扯进来:“发牌的是班长,同样是你指定的,怎么着,是不是我们三个共同商量好的,要套你那百来万零花钱?”
  于秋丽皱着眉头,略带不满的注视刘伟龙。
  “伟龙,之前的事我都看在眼里,人家汪言明明不想玩儿,你非要拉着人家上场,现在在说这些,不合适吧?”
  “我……”
  刘伟龙将于秋丽都惹出不满,心里憋屈得简直要吐血,但是,仍不肯乖乖认账。
  “反正,最后那一炸扔得实在太狗了,汪言出两张单儿,带出两张单儿,手里剩四张牌还炸,古佳书要么有病,要么有鬼!”
  得,扯到现在,形势很明显了,刘伟龙就是想赖账。
  大家算是都看明白了,一部分人觉得可以理解,另外一部分则很不屑。
  “伟龙说的没错啊,那个炸是挺智障的,搁我,我也觉得有问题。”
  “汪言的升学宴,大头特意去的,人俩关系好着呢!就算事前没商量过,到最后一个眼神,送汪言一程,坑的不还是伟龙么?”
  “卧槽!你们真有才,还能这么颠倒黑白的?”
  “愿赌服输懂不懂?”
  “懂就不扯这么多没意思的了,平时拽得二五八万似的……呵呵!”
  刘伟龙有小弟,古佳书同样有,甚至汪言都有张银和王永磊撑场……尽管没什么软用。
  然而,场面却因此混乱起来。
  不但闲人在旁边添油加醋,古佳书和刘伟龙呛呛得更是厉害,一句一句的,眼看着就要闹崩。
  以古佳书的情绪激动程度,随时都有可能动手打一架。
  于秋丽在旁边劝,但是明显压不住就要彻底上头的古佳书。
  128万,我掏你不掏,你跟我装你麻皮?!
  钱太多,事儿太大,别说于秋丽,何梦来了都未必能劝得住。
  一场牌局,搞成现在这样,汪言始料未及。
  默默观察着刘伟龙,发现对方的情绪波动越来越小、表情越来越坚定,心里有数了。
  丫是赖定了。
  先止损,再谈别的。
  刚打定主意,于秋丽却两步冲到汪大少面前。
  “汪言,怎么办?!”
  班长大人拉着汪言的小臂,身体贴得很近,表情十分焦急。
  大少立即化身暖心汪,揽住她的肩膀,轻拍两下:“放心,有我。”
  好感度+5。
  自然而然的身体接触,自然而然的松手,汪言心里舒服得不行,上前一步,站到刘伟龙对面。
  “刘大少,咱们来点直接的,你就说你想怎么解决吧。”
  汪言作为事主,一开口,周围的杂音就淡了下去。
  刘伟龙目光闪烁,显然是仍有心虚,可是主意却很稳。
  “之前的三炸都合理,我认,最后那一炸,我觉得有问题,你想要,找古佳书要去!”
  汪言没在细枝末节上纠缠,点点头:“行,那64个你认,对吧?”
  “对!”
  “OK,转账吧,剩下的钱,我不问你要。”
  “真的?!”
  刘伟龙眼里闪过一丝喜色,表情却是狐疑。
  汪言冷笑一声,慢条斯理的开口:“我不缺那64万,你们别当着我和班长的面打起来就行。”
  好感度+3。
  忠诚度+1。
  被cue到的于秋丽,感动之情溢于言表,面板里又飘起两个数字。
  嘿,这就没亏!
  刘伟龙仍要确认:“汪言,当着大家的面,咱们可说好了,我没想赖你的账,该给你的钱肯定给你,但是不该给的钱,我不认!”
  “所有的钱你都该给。”
  汪言哑然失笑,上前一步,顶在刘伟龙面前,与之对视。
  “你最好搞清楚,那钱只是我念着同学情谊,不向你要了而已,你可以不领我的情,但别扯那些没用的。
  现在,要么掏钱,要么咱们两伙人就在酒店里打一架,然后让父母过来解决问题。
  行了,你挑一个吧。”
  刘伟龙被汪言的气势镇得有些心虚,嗫喏两下,终于恨恨的掏出手机。
  “不就是64万么?拿好!你们两个算计我的账,我特么记住了!”
  转完账,摔手就走。
  “兄弟们,咱们撤!麻个哔的,咱们换个地方潇洒,离那两个算计同学的烂人远一点!”
  砰!
  “我看谁会跟你走!”
  古佳书拍案而起,横眉竖眼的。
  “今天的局子是班长组织的,房费餐费是特么我掏的,叫你们来,是拿你们当朋友,今天谁跟赖皮臭虫出去这扇门,以后同学里就没你这号人!”
  男生女生面面相觑着,到最后,仍有三个人灰头土脸的收拾好东西,跟着刘伟龙出门。
  刘伟龙家庭不差,有几个同学家里是靠刘父吃饭的,不管对错、人品如何,只能是跟着刘公子一条路走到黑。
  门一关,古佳书就气势汹汹的问汪言:“汪儿,你就这么放过那孙子?!”
  “不然呢?真看着你俩打一架?”
  “打就打,谁特么虚啊?!”
  “打完之后呢?”
  “该赔钱赔钱,该找家里找家里,最多住两个月院,能怎么着?”
  古佳书始终梗着脖子,不觉得有错。
  汪言却摇摇头:“我的时间,不像你那么不值钱。”
  有那折腾的功夫,工资又多出几百万,颜值又不晓得加几分,真心犯不上。
  古佳书气势一滞,郁闷劲儿却没那么容易过去。
  “那就这么放过那孙子?汪言,你不是早就和刘伟龙有仇么?!你要是不拦着,我绝对抽那孙子一顿狠的!”
  你能抽疼谁啊?
  打起来那叫做两败俱伤!
  汪言深深凝视大头一眼,悠然开口。
  “上次在刘伟龙升学宴上被灌吐,到现在正好70天,我已经收回来50万利息。”
  “再过90天就是寒假,新的账,自然有新的算法。”
  “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时间,永远站在我这边。
  古佳书对汪言的变化感受不深,半信半疑。
  看着热闹的王永磊却是一怔,突然想起那天拨给汪言的电话。
  原来才70天么?
  好扯,我以为至少过去700天了……
  那个词儿是怎么说的来着?
  恍如隔世?!
  汪言,你是要上天啊……
  于秋丽的心情不大好,情绪却异常的兴奋、激动。
  对,就是这种感觉!
  一点点的蜕变、崭露头角,即将登上更大舞台的感觉!
  汪言……
  烧冷灶,老娘烧出一块宝啊!
  思绪有点混乱,于秋丽心里的想法特别跳跃,但是她自己懂得,一直以来,自己究竟在找什么。。
  终于找到了!
  所以,接下来应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