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262章 冤家牌

第262章 冤家牌


  【冤家牌】
  【一次性卡片】
  【你只可以在本场游戏中使用本卡】
  【使用效果:确定使用的下一局,你将抓到一手赢面很高的冤家牌】
  【但是,是否能够将牌型打出最大的效果,既考验你的智慧,又考验你的运气】
  【如果能够打出最高效果,你将获得如下奖励——】
  【一、额外的系统奖金,数字等同于本局所赢赌注】
  【二、场外元素奖励:欢喜冤家】
  【欢喜冤家】
  【特殊状态】
  【自动锁定发牌者于秋丽】
  【你将与她成为欢喜冤家】
  【效果1:哄她开心,即可增长好感度,同时增强她的控制欲】
  【效果2:怼她生气,即可增长忠诚度,但会损失好感度】
  【注1:好感度、忠诚度随时可查,无需额外消费】
  【注2:于秋丽性格务实、能力出众,但在感情上多疑善变,控制欲较强,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却绝非良配。
  锁定状态后,一切尽在你的掌握,但是,能否打出ACE,仍需依靠你的智慧】
  【注3:本卡并无洗脑效果,只是实际情况的量化显示。
  她需要一个征服者,同时需要一个贴心的感情交付者,少年,考验你的时刻到来了!】
  啧啧……
  反复装着卡片说明里传递出来的信息,汪言不由心生感叹。
  破系统好强!
  128倍的极限赌注,对面两家一人赔付128个现金,那倒不算什么,小钱。
  系统会同时奖励256万,仍旧是小钱。
  真正厉害的是——
  寥寥数语,就将于秋丽的性格剖析得分毫不差,比汪言的认识更加清晰、准确。
  大奶牛是一个样貌、身材、性格,全都极其成熟的、像少妇的少女。
  性格强势有主见,又能充分听取意见,把班里搞得井井有条。
  对待屌丝,她热情而又疏远。
  对待二代,她亲切而又矜持。
  现实、势利、看人下菜碟,都能套在她身上。
  但是表面上,谁都挑不出她的毛病来。
  汪言早前对于秋丽的评价是——神坑。
  不管屌丝还是二代,只要镇不住她,早晚都会被榨干价值然后被一脚踢开。
  所谓的榨干,当然不是骗钱。
  她没那么Low。
  而是一种特别现实的掌握距离的做法——
  你有用处,我就和你走得近一些,或学习或利用。
  你已经不能对我产生任何正面的提升和帮助,那么拜拜。
  刚上高一时,她特别崇拜何梦,有段时间跟班似的跟在何梦身后,学习何梦身上的优点,借着何梦的影响力镇压班里的刺头。
  后来,自己另成山头,就与何梦分道扬镳。
  尽管没有反目成仇,可是仍旧让大小姐何梦特别不爽,自此再不与她出现在同一场合。
  今天刘伟龙、古佳书两个大土豪都出现了,何梦却没来,九成是因为于秋丽。
  她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将小市民的功利、大女人的强硬,矛盾而又和谐的结合于一体。
  汪言原本从来没有想过要招惹她。
  惹不起惹不起!
  不出意外,当她终于挑中那个如意郎君,再发育几年,肯定会成为一个狠茬子。
  犯不上跟她浪费精力。
  但是现在,由于一个意外的出现,汪言决定……截胡。
  惹不起什么的都忘记吧,从此以后,你就是哥的热兵器,专门负责攻城略地!
  决心已下,所以接下来的问题就是……
  好好打好那局牌。
  想发挥出最高极限,首先得是自己做地主,然后刺激着对方进行三抢,把基础番数搞到手。
  好办!
  汪言很快找到方法,不动声色的开始等起机会。
  终于,第9局的时候,大少做农民,抢先走掉,把地主古佳书搞下马。
  因为先走掉,所以下一局,汪言先叫地主。
  “使用冤家牌!”
  默念之后,汪言轻笑着和古佳书开句玩笑:“大头啊,感谢感谢,终于让我开张了。”
  古佳书十分不爽,冷哼一声:“别跳得那么早啊汪儿,你距离回本可早着呢!”
  “说不定就从这局开始转运呢?”
  “想多了。”刘伟龙跟着冷笑反讽。
  汪言往椅背上一靠,终于将牌局刚开始时,偶露的那一丝峥嵘,尽情释放出来。
  “哦?”
  眉梢一挑,顿时挑出一脸少年二代的张扬。
  “再送你们一局又如何?我叫地主!”
  哇……
  一句话,顿时激起附近的一片喧哗。
  男生女生们面面相觑、窃窃私语,彻底服了汪言了。
  因为……
  从发牌开始,汪言始终没碰过牌!
  人家刘伟龙和古佳书都是一张张的接着,好好的摆牌,汪言却压根没动,任凭纸牌扣在桌面上,盲叫地主!
  下家的刘伟龙顿时面露喜色,想都不想的喊一嗓子:“抢你!”
  其实刘伟龙的牌不够抢,只是为翻倍去的。
  手里一个王都不占,光是拎着一个小炸弹,用什么抢?
  那两家根本不可能让。
  所以,翻倍是主要目的,次要目的是表明态度:我有货。
  古佳书在第三的位置上,有点犹豫。
  一个炸弹,对2,牌型比较顺,但是缺一张成龙的关键牌。
  如果汪言不是盲叫地主,古佳书想都不会想,直接就pass拉倒,刘伟龙跟着抢地主,能是什么好事?
  然而差就差在汪言是盲叫的,让情况变得十分难以测度。
  正犹豫着,汪言突然瞥来一眼,什么都没说,只是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就这么一笑,顿时把古佳书笑炸了。
  拍桌子大叫:“再抢!狗日的汪儿,你敢盲叫,哥会怂你?!”
  搞定!
  汪言满意一笑,终于拿起牌。
  基础的三次翻番到手,只要再抢回来,就是8倍的底注,现在却没有必要再扣着牌装哔了。
  摆好牌,装模作样的看一阵,沉思两秒,汪言决然抢回地主。
  “行,那就跟你们玩一局大的!”
  底牌揭开,8,J,K。
  一看到底牌那张J,古佳书悔得直拍大腿。
  槽,如果给哥拿到J,顺子成型,准能打赢!
  心态顿时有点爆炸。
  而此刻的汪言,正在考虑要怎么打这手牌,才能打出最大的效果。
  20张牌,分别是——
  5、7、88、9、JJJJ、QQ、KKK、AAA、2、俩王。
  8倍底分,加上自身两炸,打赢只有32倍。
  所以,必须将对方的炸,调动下来至少两个,然后又要赢,才能打满128倍。
  难点在于,如果对方有三炸,打不赢。
  如果对方只有两炸,很难全骗下来。
  麻烦啊……
  斟酌再三,直到古佳书不耐烦的开始催,汪言才扔出一个单7,试试压。
  “底牌上得不怎么理想啊?”
  刘伟龙大阴比,开口试探的同时,顺着垫张9。
  古佳书是会玩的,直接顶上一个A:“汪儿,想垫什么?”
  汪言老老实实回:“垫2就行。”
  单2扔出去,刘伟龙抬眼瞄一下古佳书,犹豫两秒,在凝固的气场中扔出四条4。
  “炸!”
  其实很好判断,古佳书在第三顺位上敢抢地主,放单牌却没有顶到2,手里捏着一对2是最基本的,再有一炸才合理。
  所以汪言的单2,是必须拍死的。
  刘伟龙一撇嘴:“上2就想回牌啊?切!来,给你一个小对儿拿去玩!”
  说是小对儿,真的小,是对5。
  古佳书略一犹豫,顺垫对7。
  汪言心里一动,记住这个细节的同时,毫不犹豫的扔出对Q。
  故意留着对8没放。
  “牌不是用嘴打的,用嘴打赢了不光彩。”
  笑吟吟的回一句,似是含着警告,但又透露出些许的底气不足。
  牌型真的好,随意聊,怎么都能强行拍死农民。
  刘伟龙管不上对Q,pass坐等古佳书。
  “对2,拍死!炸不炸?!”
  大头打完对2,开始疯狂叫嚣。
  没说的,肯定要上炸,不该给对手出牌的机会。
  然而本局的难点是怎么骗炸,所以汪言犹豫一下,pass。
  古佳书精神一振,打出一手三条10带对3。
  不出意外,手里仍有对9。
  汪言正好能管上,KKK带88,简直天合。
  然而蔫坏的大少终于等到表演机会,逼真至极的沉吟两秒,毅然砸出四条J。
  “炸弹,要么?”
  没人管得上,刘伟龙默默算牌,古佳书冷笑着让汪言出。
  此刻,汪言手里剩下5、88、9、KKK、AAA、对王。
  直接三K三A的飞机,带出单5、单9。
  只剩88、俩王,四张牌。
  能不能骗到最后一炸,就看刚才的表演是否逼真了。
  刘伟龙无奈过牌,皱眉沉思。
  “想不到我还留着一手炸吧?!”
  古佳书哈哈大笑,想都没想,直接甩出四条6。
  炸完,疯狂嘲笑汪言。
  “傻汪儿啊,底牌的单8你留在手里干嘛呢?假装有一对8?!”
  “其实你是7、8、9、10的顺子,舍不得拆掉J炸做一条龙吧?”
  “把你那张小8、小10都给哥收好!”
  汪言表情沉静,一言不发,似是傻眼。
  “6炸要不要?”
  古佳书继续嘚瑟,汪言哑然失笑,微微叹气,正要扔出王炸,刘伟龙却以为汪言管不起,跟着嘲笑一句。
  “汪大少,20来个不心疼,一局输掉128个,现在知道心疼没呢?”
  于秋丽表情大变,微微张着嘴,眼神里满是骇然,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煞白煞白的。
  一局128万!
  是爸爸妈妈十年的工资!
  完了,克星的锅,老娘是特么背得结结实实的……
  周围的同学一片喧哗。
  关系和汪言都不近,所以围观党们都在看刘伟龙和古佳书的牌,没人知道汪言捏着什么。
  “卧槽!你们玩得真吉尔狠!不行,我头晕……”
  “大头,你特么帅出渣了!干得漂亮!”
  “伟龙,今天晚上你得安排啊!真特么爽!”
  “晕,汪言好惨啊……”
  叽叽喳喳的嘈杂声浪,把沙发区那帮炸金花的同学们都给吸引了过来。
  一来,就开始大呼小叫。
  “爱我草!你再说一遍?多少钱?!”
  “64倍,一家64个!”
  张银和王永磊完全傻眼了,愕然瞪着汪言,感觉像是在看外星人。
  有个别跟大头、小虫关系好的,哔哔得就有点难听了。
  “我滴乖乖……钱是大风刮来的啊?不会玩上去装什么大尾巴狼?”
  “就是,怎么这么没数呢?”
  “黄了黄了,这局子肯定黄了……赔得起才怪!”
  外围七嘴八舌吵得闹人,汪言索性把牌往桌子上一扣,抬手示意安静。
  “同学们,没完事呢,都急什么?”
  刘伟龙冷笑问:“那你要不要?!”
  汪言回望一眼,笑眯眯点头:“本来想管的……行,那就再放你们跑80米。”
  “切!”
  刘伟龙阴恻恻摇头:“汪言,待会你要是跟老子讲没钱赔,老子也不催你,写张欠条,一年10%利息,以后再有同学会,你来一次,老子问你要一次!”
  古佳书笑呵呵挑眉,用两根手指头,捏出两张牌,轻飘飘往桌面上一丢。
  动作轻佻,gay里gay气,显然已经爽到快飘了。
  “对8,要不要?”
  俩8才一扔出来,汪言没怎么着呢,刘伟龙突然一怔。
  手忙脚乱的打开自己的牌一看,整张脸顿时变得煞白!
  牌堆里,一张8都没有!
  刘伟龙身后的舔狗帮闲们,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都有些不明所以。
  一个个的,被刘伟龙突然爆发出来的负压气场和仓惶举动,惊得鸦雀无声,面面相觑。
  看热闹的人不记得刘伟龙有没有出过单8,刘伟龙自己不可能不记得——
  从始至终,自己就没抓到过8!
  所以……
  汪言是特么……
  砰!
  刘伟龙一巴掌拍在桌面上,吓所有人一跳。
  “精神病啊你?!”
  古佳书皱眉怼一句,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忐忑。
  再看汪言,仍旧意态悠闲的靠着椅背,左手肘支在椅子扶手上,修长的手指一根根张开,轻轻扶着头。
  右手放在桌子上,指尖轻轻的敲击着桌面,发出节奏欢快的哒哒轻响。
  表情……
  似笑非笑。
  倒是一双眼睛明亮如星,正深深的望来。
  “咕咚……”
  古佳书下意识的咽口吐沫,原本即将出口的叫嚣,顿时变的软绵绵。
  “那个……对8你要不要啊?”
  玩到至今,一直安安静静的汪大少,突然展颜一笑。
  “王炸,对8。”
  房间里瞬间安静如坟场。
  古佳书又咽口吐沫,整个人都傻了,稀里糊涂的问出一句蠢到没法形容的话。
  “啊?哪呢?”
  汪言瞟一眼桌面上扣着的牌,微笑示意:“就在那。自己看。”
  于秋丽把眼睛瞪到胸那么大,呼的一下站起来,一把抄起汪言剩下那四张牌,翻开拍在桌面上。
  大小王,一对8。
  “卧槽!”
  “什么玩意啊?!”
  “咋反转的?!”
  “草草草草!三抢四炸,一家128万?!”
  “汪儿你牛哔哔哔哔哔!!!”
  突然之间,坟场爆炸了,一群活人开始表演坟头蹦迪。
  吱嘎!
  一声刺耳的尖啸之后,刘伟龙猛的摔开椅子,双手撑在桌面上,眼珠子通红的吼:“都特么没事闲的啊?!围着我们干瘠薄毛?!玩你们自己的去!”
  身后的围观党顿时散开,女人转到于秋丽身后,男生默默溜向汪言后面。
  汪大少对上刘伟龙通红的眼睛,怡然不惧。。
  而且笑得愈发云淡风轻。
  “承惠128万,有钱给钱,没钱写张欠条。我不但不催你,而且不收利息,以后再有同学会,你尽管来,饭管饱,酒管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