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261章 士别三日

第261章 士别三日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用来形容汪言再恰当不过。
  富贵哥最厉害的时候是一天一变,一觉睡醒就又变帅一丢丢。
  于秋丽看不懂是应当的,顺其自然的接受才是扯淡。
  当然,其实要是细究起来,汪言那番自辩里是有漏洞的,比如大少的仪态,哪里像个穷养出来的孩子?
  但是人性搁在那里,假如汪言跟她们讲实话,说我有外挂,钱和气质都是外挂给的,保准被骂。
  反而是有一些破绽的假话更能被认同。
  因为“可以理解”,在大家的世界观中,上述的情况更可信,更符合常识,更有想象空间。
  所以于秋丽下意识的判定,汪言没有完全交实底儿。
  在她的推断中,汪言应该很早就知道家里有钱,并且一直在接受仪态、消费、经商等方面的培训。
  然而那家伙城府惊人,低调隐忍,一直瞒着大家,看同学们耍猴戏。
  直到上大学,离开原本的小池塘,才终于展翅高飞。
  不得不说,她的脑补更加圆润、更加有可信度。
  所以,于秋丽对此深信不疑,并且暗暗为自己骄傲,觉得摸透了汪言的部分风格。
  是一个喜欢扮猪吃虎的狠人!
  当她默默微笑着的时候,眼睛里那一丝狡黠,却并没有瞒过汪言的眼睛。
  大一学生,对于如今的汪大少而言,委实有点嫩。
  汪言与她对视,回以微笑。
  猜吧,尽管猜!
  所谓的破绽,其实根本就是汪言故意留下的。
  要塑造好神豪形象,有几个难关要过。
  首先就是父母亲戚那边,需要让他们有意识的隐瞒一些东西。
  所以汪言才处心积虑的想去弄彩票,唯有暴富,才能让他们自发配合,对情况讳莫如深,并且主动切断与过去的部分联系。
  而且,家里曾经与黑矿有联系,是一个意外惊喜。
  父辈们本来就瞒着很多东西,身家和底蕴越发难以测度,很有趣。
  其次就是同学。
  大学同学当然不用理会,小学初中的情况因为时间久远而含糊,所以主要是高中同学的印象。
  上次升学宴的时候,汪言就在有意识的打基础,展现自身改变。
  今天,正是一个以新形象“临幸”大家的好时机。
  兵法讲究一个虚虚实实,主动披露一些,然后让大家感受到一些藏着掖着的东西,就可以静待他们自行脑补了。
  无论脑补出来的结果是什么,最终,一定是有利于汪言的。
  因为真相是系统,一个不可能被脑补出来,亦不可能被相信的结论。
  最后一个漏洞,是现金流来源。
  小钱靠系统,随便浪,一点问题都不会有。
  但是未来的大钱,一定要走银行正规渠道,所以就需要合法的现金流来源。
  王庭娱乐是一家特别对口的公司,但是仍旧不够。
  等喜子哥搞明白,做顺手,汪言会让他再多开几家公会,甚至搞一个小的秀场平台。
  为什么是小平台?
  因为监管不严。
  秀场平台的猫腻,永远比综合平台多,成本压力反而没那么大。
  像逗鱼,宽带费用、引流费用、推广费用、签约费用、服务器等固定支出……
  全都是在为上市白折腾,根本不赚钱。
  秀场小平台呢?
  闷声发大财,流水不声不响的过亿,有多少是利润,打哪来的,谁都不清楚。
  汪言预测,做到那一步,差不多就可以支撑2亿到5亿的正常花销和投资。
  再往上,直播公会和平台就不够用了。
  所以要未雨绸缪,再开辟新的战场。
  于秋丽,就是汪言瞄准的可以信得过的自己人。
  猫腻那么多的现金奶牛产业,不可能随随便便请一个职业经理人,那简直是在搞笑。
  反而是正经八百的事业,最该请职业经理人,不要轻易让亲近的人涉足。
  汪言那些杂书没白看,现在是越来越有大局观了。
  至于于秋丽为什么值得信任……
  额,因为她是汪言的班长、未来的战友嘛,多纯洁的革命友谊!
  胡思乱想一通,最终仍旧要在牌桌上建立起新形象,务必要让所有人印象深刻,所以汪言一改初时的云淡风轻,稍微露出一丝峥嵘。
  “怎么玩?”
  古佳书迫不及待的开口,很是兴奋:“难得碰到两个牌搭子,一个底注,三炸封顶,怎么样?”
  刘伟龙显得很谨慎,默默一算,皱眉。
  “大头,三抢三炸加春天,直接翻到128倍,同学娱乐,玩那么大不好吧?”
  古佳书不耐烦的反驳:“哪儿可能出现那么爆的局?!咱们是抓牌,又不是发牌!”
  确实,一张一张的抓牌不太容易出炸,两炸就很难得。
  刘伟龙谨慎的看着汪言,问:“你怎么说?”
  汪大少挑眉:“只要你们不觉得玩太大伤感情,我都可以,客随主便。”
  古佳书不耐烦的一撇嘴:“几十个输赢,有什么伤感情的?过年的压岁钱都不止那点儿!”
  刘伟龙顿时被噎得直犯恶心。
  即便是在矿省,仍旧不是每个富二代都可以收到上百万压岁钱的,最起码,刘伟龙收不到那么多。
  隔壁的女生们更是直懵哔。
  大少啊,我们跟你过的是同一个年么?
  于秋丽咬着下唇,看着汪言安之若素的端坐,似乎几十万都不值得动容,又一次感到了同一个世界里的巨大鸿沟。
  往常,因为早就清楚古佳书、刘伟龙、何梦等人的壕,那种感觉尚不明显。
  此刻,看着之前一直不如自己的汪言突然变成一个怪物,真叫一个刺激。
  “行,洗牌吧!”
  刘伟龙一咬牙,应下来。
  有汪言在,容不得他怂。
  但是老阴比多留了一个心眼,点名于秋丽:“班长,劳烦大美女您帮忙洗个牌,桌上坐着四个人,别让你一个人干坐着。”
  生怕令人看不透的汪言会点什么。
  汪大少对此心知肚明,微笑颔首:“班长你要是能把牌都代发出来,那我可真是省心了。”
  “有好处么?”
  于秋丽调整得很快,翻着白眼开玩笑。
  “如果我能赢,给你分成!”
  刘伟龙抢先开口,于是汪言只是笑笑,没再说什么。
  牌局开始。
  汪言1号位,古佳书2号位,刘伟龙3号位。
  第1局,汪言先叫地主,牌型稀碎,直接pass。
  刘伟龙拿到地主,一炸结束牌局,小赢4个。
  “支付宝?”
  汪言拿出手机,笑意盈盈,一派云淡风轻。
  与之相比,古佳书就显得有些躁,嘟嘟囔囔的骂着烂牌。
  倒不是输不起,只是不喜欢输,不喜欢那种窝囊的感觉,又控制不住情绪而已。
  其实汪言同样不喜欢输,只是更能接受失败。
  败一百次都不要紧,只要心态稳得住,有系统在,总有赢回来的那天。
  刘伟龙旗开得胜,心情舒畅,踩汪言和古佳书一句,又捧了于秋丽一手。
  “不好意思,先拔头筹!兄弟们,承让承让!”
  “班长,你是福星啊,哈哈!”
  第2局。
  汪言的牌又不怎么样,好一通挣扎,终究没搞赢地主古佳书,再次小输1个。
  本局的牌打得很焦灼,汪言在古佳书上家,尽力顶着,奈何是真的顶不住又放不出刘伟龙。
  古佳书打赢缠斗,很是得意。
  “哈哈,回本!汪儿,你得加油了!”
  刘伟龙习惯性的哔哔:“汪言你拆掉对Q再顶大一点点啊!真是的……”
  大少笑笑没接茬,安静付钱。
  第3局到第6局。
  古佳书和刘伟龙轮流做地主,两个人都小赢一些,汪言始终没什么好牌。
  两个人互怼的时候,谁都得刮一下汪言,不至于是踩得多厉害,就是各种半开玩笑似的小嘲讽。
  汪言基本不回应什么,认真出牌,该掏钱掏钱。
  只要牌局结束,就不再谈,从来不干那种“用哔哔来复盘”的事儿。
  看上去,特别弱。
  牌技弱,性格又弱。
  两个凑过来看热闹的女生,回来观战的浩天小凯,渐渐的都敢拿汪言开两句玩笑。
  “汪少,你是真不怎么会啊?”
  “噫,好惨!”
  “嘻嘻,汪言你是不是在让着龙哥和大头哥啊?好半天只有你一直在输。”
  “哎哟!汪儿你这牌打的……早知道都不如我上!”
  小凯肚子也不疼了,拍着大腿做事后诸葛亮。
  汪言一点不动怒,笑眯眯回应:“好啊,要不你来替我玩?我出钱,50w搁在这儿,随便输。”
  小凯的表情顿时一变,讪笑着摆手。
  “别别,汪少,我开玩笑呢……”
  正所谓牌品看人品,牌桌上,人的真实性格会因为金钱的刺激而逐渐暴露。
  刘伟龙的小肚鸡肠、古佳书的急躁赌性重,都明明白白的展现在大家眼前。
  一局几个数的大场面,让观战的人都有点hold不住,跟着各种唉声叹气、手舞足蹈,可想而知,参战者本人又面对何等的压力和刺激。
  然而汪言始终巍然不动。
  连输6局,掏出10个数,却像是掏出10块钱般,一点不心疼。
  如果让古佳书和刘伟龙花掉10个数去装哔,两人同样不会心疼,但是输牌的郁闷,他们控制不住。
  与之相比,汪言的心态简直好得不像19岁。
  同学中,有些人性格浮躁眼皮子浅,觉得汪言是块橡皮泥,好捏。
  另外一些人,有着远超年龄的成熟,因此很是为汪言的大气心折。
  比如于秋丽。
  她边洗牌边和汪言开玩笑:“汪儿啊,你再不发力,我都有点洗不下去了,怎么搞得好像我很克你似的?”
  “你这些封建迷信的糟粕都从哪来的?”
  汪言对她眨眨眼睛,坏笑:“该不会是被算卦先生批过八字,命硬克夫吧?”
  换成是以前开这种玩笑,9成9会被小暴脾气硬怼回来,于秋丽就没怕过男生的荤笑话。
  然而现在,她的态度大不同于从前。
  “你要是觉得钱多到没地方花,尽管来试试啊!”
  仍旧只是玩笑,但是,玩笑里传递的信息,有着微妙的转变。
  汪言笑笑拉倒,没接茬,深得适可而止的精髓。
  轻轻一撩,立即抽身撤退。
  颇有那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名士风流。
  然而刘伟龙和古佳书的脸都绿了。
  汪言我槽你大爷的,我们两个顶牛顶得直冒火星子,你特么冲上来捡便宜?!
  关键是于秋丽好像蛮吃汪言这套的,这就糟心了。
  “汪言你还有闲心撩妹?认真打你的牌吧,输钱事小,万一被我俩剃个光头,传出去多不好听?”
  刘伟龙没忍住,开口讥讽。
  古佳书难得跟着附和一句:“咋?钱真多到没处花啦?!”
  汪言仍旧不动声色的笑着:“牌确实不好,看来今天是要陪跑了。”
  于秋丽马上握拳鼓励:“汪儿加油!稳住,我相信你可以的!”
  得,两只小斗鸡,一个反向助攻,彻底让于秋丽倒向汪言。
  刘伟龙和古佳书的脸色更绿了。
  第7局。
  汪言的牌终于不错,两个王,三条2,只是底下小牌有点散。
  刚好上家没叫,汪言就叫来地主。
  结果底牌一上手,太阳穴直跳。
  就俩字——稀碎!
  掰开王打,仍旧没打成,被人反手一个炸,又输给一人两个。
  “哈哈!汪儿啊,你好像要被克到底呢?”
  大头一个炸弹把汪言撂倒,得意极了。
  “问题不大。”
  汪言大大方方的掏手机付钱。
  刘伟龙妆模作样的拨拉一下手机屏幕,啧啧感叹:“哟,才六七局吧?赢10个数了。汪言,你小名叫散财童子么?”
  “散财童子实至名归,我赢8个,哈哈!”
  古佳书哈哈大笑,钱不多,但是十分出气。
  然而回头一看于秋丽的表情,顿时有点傻眼。
  班长,你总盯着菜鸡输家看什么?!
  小眼神怪怪的……
  你从来没有这么看过我!
  正懵着,于秋丽主动换一付新扑克,咬牙切齿的嘀咕。
  “最后给你们发一次牌,汪言,你要是再输,打死我都不给你们发牌了,咱俩以后干脆别见面,省着我内疚!”
  汪言输掉18个,比好多家庭一年的总收入都高,却仍旧能够皮了噶几的开玩笑。
  “怎么,扛不起克夫的名声啊?”
  “滚!不争气的玩意!”
  大班长在线暴躁,冲皮皮汪翻起一个大大的白眼。
  但是因为脸上带着笑,却显得异常的娇媚。
  哎哟哟哟哟!
  这特么是什么玄幻展开?!
  古佳书和刘伟龙不只是傻眼了,更憋出一肚子的火气,感觉看不懂这世界了。
  而汪言,就在于秋丽那个白眼翻过来的时候,听到一声叮的提示音。
  【你在一场极度劣势的游戏中始终保持着平稳而积极的心态,并且将场外的某些元素化为游戏中的一部分,因此激活一项神秘奖励】
  哟?!
  哥都没觉得怎么着呢,破系统先看不下去啦?
  场外元素……
  你是要搞事情啊?!!
  定睛一看,奖励叫做——
  【冤家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