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255章 新卡片 5000字大章

第255章 新卡片 5000字大章


  小琉璃的动作、神态、语气都自然至极,像极了生活中老夫老妻的模样。
  汪大少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好很好。
  “好啊,那我们一切从简。”
  含笑转身,和蒙纳洛握手:“领导发话,我就不留您了,感谢盛情。”
  蒙纳洛原本也没打算要陪着吃饭,闻言,坚持帮汪言把餐具整理好,然后微笑道别。
  “祝贵客们用餐愉快!”
  行政总厨见状,默默帮刘璃整理餐具、斟茶。
  其实餐具什么的根本不需要整理,如此做态,只是在表达重视而已。
  驻店经理、行政总厨都亲自上手帮忙,服务生们更不会闲着,清桌、斟茶、擦手,把大家伺候的无微不至。
  主厨甘兆棠跟汪言确定菜品,卖力的推荐着拿手菜。
  接下来,就是其乐融融的一餐。
  很难确定是因为什么原因,反正在餐桌上,大家出乎意料的和谐,一点敏感的话题都没有聊。
  于是,富贵哥舒坦了。
  刘璃在左边照顾着,右侧是林柏洲,聊聊车、聊聊酒,偶尔再跟韩陆洲吐槽一下男寝里的各种沙雕行为,像极了一个平平无奇的大学生。
  黄旭下了死力气,把娜吾和荦荦哄得眉开眼笑。
  当然,不是因为什么搞笑段子,而是当亲姨似的各种拍马屁和致歉,那排面,啧啧。
  差不多都快吃饱的时候,汪言终于把吕亦晨放进来。
  舔狗晨一进门,直接就连干三大杯白酒,好话不要钱似的往外放,娜吾和荦荦又当一波亲姨。
  席间,汪言随口问起陈宇航的现状,林柏洲摇头。
  “最近不晓得干嘛呢,基本不和我们出来。”
  黄旭则神秘兮兮的的一笑,压低声线:“听说啊,那孙子出去胡搞,不晓得玩什么花样,长了一嘴菜花……哈哈!”
  哈?!
  汪言都给弄一愣。
  就一张臭味卡,最了不起就是爱上臭豆腐、鲱鱼罐头呗,怎么会那么夸张的?
  “真的!”大黄信誓旦旦的拍胸膛,“我另外一个哥们给丫找的老中医!”
  行吧,可能人家内心深处就是有什么隐藏属性,被开发出来了呗!
  汪言哈哈一笑,不再惦记陈大少。
  至此,那天晚上的破事,算是彻底收尾。
  吃到最后,娜吾端着一杯红酒过来,撵走林柏洲,坐到汪言身旁。
  “汪汪,敬你一杯酒。”
  娜吾有点抹不开脸的样子,扭扭捏捏,细声细气的。
  汪言马上堵住她的嘴:“别跟我虚头巴脑客气那些没用的,你在恢复期,少喝点酒。”
  “嗯嗯,就这一杯!”
  娜吾戴着大大的荷叶帽子,遮着额头上的纱布,嘴唇吃得油汪汪的,看起来越发的蠢兮兮。
  “那个……你不让我谢,可是那么多钱,我拿着烫手,怎么办啊?”
  “买护肤品啊,再不行就去整个容。”
  汪言跟她瞎扯淡。
  主要是没法说别的,刘璃就在旁边……额,跟刘璃没关系,汪总本来就正派。
  娜吾咬咬嘴唇,终于说出憋在心里好久的打算。
  “我的零花钱够买护肤品的,那90万,我想了好久,不能收,医药费什么的我不跟你客气了,但是你为我出气,花给朱什么100万,你把钱拿回去,你的好,我都记在心里……”
  娜吾的语句有点碎,但意思是表达清楚了。
  话音才落,周围就有点安静。
  她的声音不算大,但是大家都竖起耳朵听着呢,很是关心的样子。
  “别闹。”汪言摆手笑,“哥的三观比较正,最讨厌朋友跟我谈钱。”
  “和三观有什么关系?!”
  娜吾愕然,随后很不满的撅起嘴:“你才别闹好吧?跟你聊正事呢!”
  看着认真的熊大,汪言沉吟片刻,决定把缘由说清楚。
  因为不只是娜吾不理解,很多人心里都有想法,其中甚至可能包括刘璃,只是没问而已。
  总要解决的,今天或许就是一个好时机。
  清清嗓子,汪言慢条斯理的开口。
  “我一直认为,不管什么事儿,谁做的谁负责。”
  “当天晚上,面对朱季轲,换一种处理方式,不花这100万,未必不能解决问题。”
  “砸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自己想要发泄怒火。”
  “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后果都应该由我自己承担。”
  “事情闹大了,100万没摆平,我不可能让你帮我掏额外的费用、承担不属于你的责任,法理上、人情上,都说不通。”
  “假设我没花那100万买一声响儿,朱季轲、吕亦晨、黄旭,该赔偿给你的钱,仍旧要赔偿。”
  温声细语讲到此处,抬眼瞟过去,吕亦晨和黄旭顿时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对对对,应该的!”
  “我的责任,我肯定要赔的嘛!”
  汪言笑着一摊手:“所以,我花钱是为发泄,我不能因为图一时痛快,就拿走属于你的赔偿,两码事,得分开算,我可丢不起那人。”
  “可是……”
  娜吾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儿,但是一时间想不出来。
  没办法,只好转头求助刘璃:“小琉璃,反正这钱我没法拿,你帮我嘛!”
  “我不管。”
  刘璃直接摇头:“汪汪处事比我成熟,你们自己商量着办。”
  舒坦!
  汪言回手揽住刘璃的小蛮腰,心情大悦。
  娜吾一噘嘴,回头找林薇薇。
  “薇薇姐……”
  熊大偶尔一撒娇,真的是腻人又可怜。
  平之的立场更中立一些,汪言是兄dei,娜吾是姐妹,闻声只好出来帮腔。
  “狗子,你得考虑一下娜吾的感受,那么多钱,你不在乎,对娜吾是多大的心理压力?”
  此言在理。
  从汪言自身的角度考虑,那100万花得超级爽,赚了面子又赚了经验,身为神豪,万万没有再收回来的道理。
  但是从娜吾的角度考虑,那90万,真心烫手。
  都不提姐妹们心里会有什么想法,她自己就承受不住那种折磨,感觉像是从好姐妹男朋友那里收到的施舍。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或许有些女人会开开心心的拿着钱,然后心里愈发活泛,惦记着更多,但娜吾不是那种人。
  自卑,就意味着更难坦然。
  ……
  汪言微微垂着眼睑,似是沉思。
  面对着如今的汪大少,够资格开口相劝的人不多,有立场劝的人更少。
  林柏洲被亲妹怒瞪十三眼,不得不站出来打圆场。
  “汪言啊,薇薇说的对,你的层次比我们都高,对待金钱的态度和我们这些小平民有断层,你不当一回事儿的数字,可能是我们20年的工资。”
  挺委婉的,但本质上仍旧是站娜吾。
  汪言从来都不是听不得劝的人,既然娜吾受不住,那就给她安心。
  做男神,面子固然重要,却不必太矫情。
  “好。”
  汪言点点头,对娜吾笑笑。
  “我收回来一大半,拿50万,剩下的你就安心收着。”
  90万变成40万,娜吾大喜过望,嗖一下挺直胸膛……额,其实挺不直,但是挺吓人的。
  “真哒?!汪汪你最帅了,来来来,敬你一杯酒,干杯!”
  如果是只有两个人的场合,怕是不止敬酒,应该再有一个拥抱。
  汪言当然不敢想,心情愉快的与她碰杯。
  两人正要喝酒,吕亦晨起头,突然莫名其妙的鼓起掌,就跟直播间老铁似的喊一嗓子:“汪爷大气!”
  “对,汪汪你帅的哟!”
  姑娘们都凑趣跟着鼓掌起哄,也不晓得这种事有什么好起哄的。
  行吧,你们开心就好。
  汪言微笑摇头,心情同样很畅快。
  收回来多少钱都不值一提,但是能解开娜吾的心结,这事儿才算是有始有终。
  然而,突如其来的一句玩笑,瞬间让房间里一静。
  “这酒得喝交杯啊!”
  卧槽!
  谁特么这么没有眼力见?!
  汪言一扭头,就看到何荦荦正在兴致勃勃的鼓掌起哄,表情看上去特别自然,但是对比着旁边mina的惊愕,就显得特别的刺眼。
  房间里,突然之间就有点安静。
  你大爷的!
  婊婊你是不是想死?!
  绑起来用三个小夹子夹住两个耳垂和嘴唇,夹整整一宿是什么感受你想不想体会一下?!
  汪言有点怒,心里一瞬间就闪过好多种极其残忍的惩罚。
  眼看着气氛即将滑向一个不受控制的方向,汪言身旁突然又响起一声欢呼。
  “对!交杯交杯!”
  刘璃站起身,不但鼓掌起哄,还把汪言的酒杯给满上了。
  “娜吾,把你那破帽子摘了,得露脸!”
  刘璃兴致盎然的叫嚣着,娜吾满脸懵逼的功夫,林薇薇、卢媛媛她们都跟上了。
  “来来来,准备录像!”
  “娜吾你往回缩一缩,别欺负人家狗子没你占地方!”
  “抓紧抓紧,最后两杯酒,喝完咱们继续下一摊!”
  卧槽,芥么刺激的么?!
  汪言的心情瞬间就很忐忑。
  当着自家媳妇的面,和另外一个大美女喝交杯酒,简直……变态!
  关键是,正宫娘娘亲口批准,相当于奉旨开荤……
  舒坦啊!
  眼看着所有人都在起哄,不忍心驳三万面子的汪大少把心一横,痛快的伸出手。
  “行,来吧!”
  娜吾是有点傻,但不是真傻,虽然被她们闹得挺害羞的,但是仍然贴着汪言站好,不发一言的把手横过来。
  “来就来!反正只是感谢而已……”
  鼓掌起哄声中,两人双臂交缠,举着酒杯,一饮而尽。
  叮!
  沉寂很久的系统,突然发来贺电。
  【美酒如血,美人如玉,酒不醉人人自醉,你激活一项神秘奖励】
  【真吉尔刺激】
  【一次性卡片】
  【当你和某位异性喝完一杯交杯酒以后,就可以对她使用本卡,对方的刺激感将被数据化,1个小时以内,数据的峰值即为刺激值】
  【刺激值可以用来为她修改任意属性,具体比例,使用时自有显示】
  【注1:本卡片只可以用于颜值分90以上的异性身上】
  【注2:刺激值只能应用于该异性本身】
  【注3:刺激值没有使用时间的限制】
  啧啧,我就知道,一有什么好事坏事,破系统肯定出来看热闹!
  虽然没想好新卡片该怎么用,但是很明显,新卡是一张少见的的精品卡。
  能修改属性的商品,永远都比单纯的金钱有价值。
  汪言放下酒杯,心情大好,笑得十分开怀。
  然后三万小姐姐贴着耳边冷哼哼问:“美了吧?”
  唰!
  冷汗当即就冒了出来。
  小姐姐你听我解释,我不是因为喝交杯酒才开心的!
  当然,其实刘璃没在乎,既然她敢开口提议,就不会把结果放在心上。
  笑眯眯拉着汪言坐下,又悄声叮嘱一句:“荦荦那里,你给她点补偿吧。”
  “为什么?”
  汪言顿时皱起眉。
  “打架又不是人家引起的,荦荦跟娜吾一样受伤住院,结果你对人家冷言冷语冷着脸,所有人赔礼道歉都是冲着娜吾去的,好像她是个搭头似的,换谁不委屈?”
  刘璃好声好气的和汪言讲道理。
  好吧,确实有道理,但汪言就是不喜欢何荦荦。
  “她那么婊,而且对你老公虎视眈眈的,你还帮着她?”
  “什么虎视眈眈的?她还没开始勾引你呢吧?”
  刘璃哭笑不得的推一下汪言,然后叹口气。
  “以后怎么样,是以后的事情,我不会拿没有发生的事情去判断一个人。”
  “她不服气我,喜欢抢我的东西,是她性格里的缺陷,但是不会掩盖她身上的闪光点。”
  “反正,我永远都会记得,去年受伤,是荦荦跑前跑后,照顾我、陪伴我、为我哭。”
  汪言没话说了。
  做人要善良,每个人都懂,但是能够真正做到善良的人却并不多。
  身为刘璃的男朋友,怎么办?
  当然是鼓励她,保护好她的善良啊!
  “行吧,我把钱给你,你爱给她买什么就买什么。”
  “我拿你钱干什么?”
  刘璃翻个白眼,然后缠人的黏上来:“好汪汪,你要亲自出手,把面子给人家圆上啊……”
  “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汪言气不打一处来,结果被小姐姐一句话就给怼没电了。
  “我才是上辈子欠了你呢!你自己数数,多少姐姐妹妹围在你身边讨好卖乖来着?星师怕是更多吧?!”
  额,其实没多少,你看我颜值才加几啊……
  理不直,气不壮,汪言只好认怂。
  当然,嘴是要硬的。
  “什么啊,明明是你们帝舞校风不正,单身姑娘净盯着闺蜜男朋友!”
  “别瞎说!”
  刘璃气得又翻起白眼,眼白可大了。
  “哪里不都是一样?男生好看又有钱,怎么着都会有大把姑娘盯着,好像谁能拦得住似的!姐当初相中你,就是觉得你人好、顺眼又不招风,谁成想……哎!”
  汪言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感觉怪对不起三万的。
  都是系统的错,我原本真的是你期望的模样!
  锅一扔,汪大少立即恢复自然:“帅点没坏处,以后咱俩有孩子,像我像你都不亏嘛。”
  “呸!抓紧办你的事儿去,谁要跟你有孩子?”
  长久的开发之下,三万的少女清纯中,又多出一丝成熟女人的妩媚,那小白眼好看的哟……
  你等着,哥待会儿就把刺激卡拍给你!
  俩人嘀咕完,汪言终于开始办正事。
  “荦荦啊……咳咳!”
  汪大少一直没怎么正眼搭理过人家,冷不丁叫得那么亲切,自己都别扭。
  何荦荦愕然抬头,目光在汪言脸上停顿片刻,突然转向刘璃。
  汪大少心一横,直接道歉:“那天晚上的事儿,是我误会了你,对不住。回头给你转过去10万块钱,算是大黄他们几个给你的补偿,别嫌少,也别跟我客气。”
  话说的有点别扭,因为心里就别扭,但是能让汪言当面道歉,这个面子可给大了。
  何荦荦眼圈瞬间就是一红,看着架势似乎要开哭。
  不过她到底忍住了,盯着刘璃半晌,直到刘璃微笑点头,才突然哽咽着挤出来两个字:“谢谢!”
  行吧,破事在汪言这儿,就算彻底解决了。
  婊婊和刘璃以后怎么交流,那是她们自己的事。
  反正汪言心里是一片轻松。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做错事说句对不起,算不上折面子,反而是成熟大气的体现。
  至少,好几个女生因为那句对不起而动容。
  最后一杯酒,集体干杯,大家各回各家。
  原本那几个爱玩的妹子是打算再去唱歌蹦迪的,然而有大黄和小吕在,没人敢张罗,都怕喝多以后再出什么事,倒叫汪言省下不少心。
  汪言没送她们,直接拉着刘璃上楼。
  聊天谈心中,时间嗖嗖嗖哗哗哗的过去。
  聊累了以后,三万开始皮。
  “怎么样,汪大少,跟娜吾喝交杯酒是不是特别刺激特别舒服?”
  汪言陡然从闲聊惊醒。
  刺激?!
  对啊!
  哥刚拿到一张必须用给刘璃的卡片来着……
  嘿嘿一阵坏笑:“妞,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刺激!”
  “呵!”
  小姐姐每次放倒狗子以后,嘴都硬气得很。
  “我不懂?!怎么着,你是嫌弃帝舞14届古典一姐的基本功不够扎实么?要不要再给你来点刺激的?!”
  不作就不会死,真的。
  汪言脑海里灵光一闪,关于那张卡片应该怎么用的设想,顿时随着老师们的神出鬼没的踪影而成熟起来。
  腾的一下蹿起来,拎着三万,开始给她套衣服。。
  ………………
  上月欠更补到15500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