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253章 修罗场里保命难

第253章 修罗场里保命难


  林薇薇一路追杀汪言到一楼大厅,终于气喘吁吁的停下脚步。
  不是打够了,是真特么撵不上!
  “狗子你等着!我要是,要是……”
  威胁发出一半,卡住了。
  薇薇同学很悲哀的发现……我特么能拿狗子怎么着?!
  一对一,姐是真的搞不定那条赖皮狗啊!
  深呼吸,一次两次三次……
  终于平静下来,咬牙冷笑:“死狗子你是吃准我不会伤害小刘璃,所以可劲儿的欺负我,对吧?行,姐不跟你一般见识,姐就安静看着,等到娜吾她们上头的时候你怎么死!”
  汪言惫懒的笑着,给她递过去一张纸巾。
  “擦擦脸,妆都花了。”
  “显不着你!”
  林薇薇一把推开汪言的狗爪子,转身走到HR专柜,掏出VIP卡问售货小姐姐:“美女,可以把你们家的试用装借我用用么?”
  小姐姐很礼貌:“您需要什么?”
  “卸妆水就好。”
  小姐姐拿出一个袖珍瓶的卸妆水,林薇薇开始表演现场卸妆。
  汪言在旁边啧啧称奇:“你说你,明明素颜更好看,非得在脸上抹着一层又一层,图什么啊?”
  “你懂个屁!”
  林薇薇看来是彻底放飞自我了,直接爆粗。
  “死直男,滚远点,别碍事!”
  OK,双方恭贺关系进入新阶段,汪总喜提暴躁大姨子一枚!
  汪言闲着没事,去和另外一个售货小姐姐聊天,咨询保养、护肤、彩妆相关方面的问题。
  人帅有钱又大方得体,小姐姐很乐意和汪言闲聊,深入浅出的讲解着知识点,很快让大少形成一个完整的概念。
  “晕,原来女生化妆那么麻烦啊?”
  “对呀!所以帅哥你要对你女朋友多点耐心……”
  小姐姐笑得开朗又羡慕,让汪言心情舒畅。
  林薇薇不舒畅,看着汪言就在眼皮子底下撩妹,气不打一处来。
  “死狗子,刘璃又不化妆,你打听得那么详细干什么?”
  “求知欲旺盛,不行啊?”
  “走走走,试完西服,你抓紧滚蛋!”
  “别啊,好不容易来一次,你帮我挑两身秋天的衣服呗?”
  “我欠你的?”
  “兄弟一场,你说什么呢?!”
  卧槽!
  林薇薇真的是浑身的负面气息,恨不得马上吃狗肉。
  狗子值得喜欢?!
  老娘真是瞎了心!
  但是,当汪言真的开始把她当成哥们来怼,她又觉得很安心。
  死狗子懂得拉闸踩刹车,是件好事。
  哪个姑娘被这么怼,都很难酝酿出冲动的浪漫,热得没有凉的快,安全!
  至于衣服……
  当然要帮忙啊!
  逛街的乐趣就在于折腾,现在有个机会正大光明的折腾狗子,干嘛不要?
  “GOGOGO!先去Kiton试西装,完事下来买衣服!”
  高定西服的试穿流程,和上次大差不差,只是这次已然是半成品。
  前后折腾大概20分钟,完事。
  出门的时候,汪言和林薇薇都隐隐有些控制不住兴奋。
  “哇塞,这套西装也太帅了吧?”
  “薇薇姐,你的眼光真不赖,期待!”
  心情大好的两人,兴致勃勃去楼下购置成衣。
  试衣服的过程比起以前越发简单。
  在尽量避免大logo的基础上,舒适、好看,完全满足三个条件以后,压根不需要考虑价钱。
  几千上万一件的东西,于汪大少而言已经不再是奢侈品,而是日常用品。
  总共挑出来4整套衣服充实衣柜,买完以后,汪言甚至都不记得是什么牌子,只晓得花掉16万块钱,风衣外套好像稍稍有一丢丢贵。
  难得来逛一次商场,汪言顺手又给刘璃买了两件外套,一件是巴宝莉的羊绒风衣,另外一件是香奈儿的羊毛面料大衣。
  林薇薇说什么都不肯收报酬,临走前,路过阿玛尼化妆品专柜的时候,汪言朝售货小姐姐要了一套唇膏。
  所有色号,一样一支。
  结果人家赠了一个特制的大盒子,不然装不下。
  红管、黑管、小胖丁、细管,四种品类;
  200#-600#,茫茫多的色号。
  总共加起来,怕是有7、80支,而且售货小姐姐显得极其骄傲:“国内啊,您只有在我们这儿能买得到全套!”
  看着那个大盒子,林薇薇是又开心又傻眼。
  “我的天呐!一盒子里面最多只有十几个色号好看,其余的都是坑,过保质期我都未必涂一次,你说你怎么那么败家?!”
  汪言完全不以为意:“没事,拿去自拍玩,别以为我不晓得你们女人的化妆品收藏癖,装什么!”
  “我真是服了你了……”
  林薇薇摇摇头,然后喜滋滋捧着盒子往车上走,都不用汪言伸手帮忙的。
  嗯,真香!
  回去的路上再没出什么幺蛾子,林薇薇这就算是被汪言彻底哄好了。
  一顿大嘴巴子再加上甜枣,人精照样懵圈。
  到酒店,Dave直接等在门口。
  Dave是有小弟的,用不着拎包,见到汪言就笑。
  “欢迎回家,汪先生!”
  这次是提前订的总统套,而且酒店将汪言自己的被品都保留着,已经提前换好。
  林薇薇跟着上楼坐一会儿,喝杯咖啡,懒洋洋走人。
  “不陪我和刘璃吃饭么?”
  汪言没什么诚意的挽留着,果然,挨一记白眼。
  “神经病!”
  刚要出门,手机突然响起来,接起来嗯嗯啊啊两句,突然回头看汪言,紧接着涨红脸,爆笑出声。
  “好,我等着!”
  突然就不走了,溜溜达达的回到沙发上坐好,不怀好意的看着汪言。
  哎,你干嘛?!
  不是不想吃狗粮来着吗?!
  汪言心里微感不妙,总觉得是有些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正忐忑着,韩陆洲打来电话。
  “老汪啊,中午实在不好意思,当时真抽不出时间!忙活一下午,我提前把进度赶完了,晚上给你接风!”
  汪言吓一跳:“哎哎……”
  “我本来想单约你的,正好我媳妇打电话问我晚上什么安排,我随口一说,结果她开的免提,娜吾媛媛她们立即吵吵着要同聚。”
  “啊?!”
  “据说是你的打算?娜吾和荦荦都可以出来吃饭,不喝酒就行,难得今天人齐,你又那么有兴致,咱们好好开个趴……”
  “等会儿,我……”
  “刘璃就在我旁边,她刚排练完,怎么都行。你在哪儿?我俩去找你!”
  韩陆洲你大爷的!
  汪言咬着后槽牙,真想把韩大帅比弄过来嫩死。
  知道你和刘璃、傅雨诗她们是同学,但是哪里轮得到你来撺掇?
  什么?你没撺掇?!
  那是我把她们折腾来的么?!
  额……好像真是我……
  汪言想想中午扔下那句商业客套“晚上有时间一起吃饭”,再想想给韩陆洲打去的救场电话,没辙了。
  “我在酒店呢……来吧,都来吧……”
  有气无力的回完,瘫沙发上,木得感情了。
  “哈哈哈哈!”
  林薇薇终于捡着个乐子,拍着沙发笑的喘不上来气。
  “叫你拿人家老韩挡枪,躲开一时,结果撞炮口上了吧?来来来,快安排地方,今天晚上姐就蹭你们的狗粮了!”
  汪言连跟她斗嘴的力气都没有,拨拉着手机,满心郁闷。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你们敢不敢给我一点时间,让我一个一个的摆平?
  好不容易才撂倒到一个林平之,你们见势不妙,立即一涌而上,跟哥玩群殴?!
  卧槽卧槽!
  怎么办?!
  郁闷啊……
  有没有谁能救救我,现在来个电话?
  什么事儿都行!
  正惦记着,真就有一通电话打进来。
  抬眼一看,居然是黄旭。
  如果只有琉璃在身旁,汪言二话不说,直接拒接拉黑屏蔽一条龙服务。
  现在却大喜过望,立即接通。
  “汪爷,我听说您来帝都了?”
  “对,你怎么知道的?”
  “您现在可是正经八百的爷,名号响当当,关注您的人可多着呢……随便谁发一条朋友圈,哪儿能瞒得住兄弟们啊?”
  马屁精!
  汪言舒舒服服往沙发背上一靠,悠然问:“行,怎么个意思?”
  “有时间没?出来吃个饭,兄弟们想给您接个风啊!”
  “都有谁?”
  “我叫上宽面、水货、白粥,你要是嫌弃全是大老爷们,没意思,那俩货有不少好院、服装、央音、央美的资源,都是以他们的段位拿不下的好货,嘿嘿嘿……”
  汪大少心里顿时一动。
  修罗场和温柔乡,怎么选,那还用说么?
  正雀跃着,林薇薇抠着手指甲,笑眯眯的自言自语一句。
  “你要是敢走,今天我们姐几个非得拉着刘璃好好聊聊……”
  “我能往哪走?胡闹!”
  汪言不耐烦的训她一句,义正辞严的拒绝黄旭。
  “大黄啊,晚上我们有局,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黄旭似乎是并不意外,闻言立即改口:“汪爷,那我和白粥方不方便过去?就我俩!”
  多出来两个搅局的男人,似乎是好事?!
  汪言立即点头:“行,我定好地方,马上通知你。”
  转头跟林薇薇解释:“你哥要来,不好拒绝。”
  林薇薇冷笑一声,一个字都没信。
  但是作为商人家庭出身的女人,她不会干扰汪言的正常社交。
  黄旭舔汪大少,那是相当没有底限,闻言立即请缨:“汪爷,要不然地方我来安排?上次的事情不算结利索,今天就当我给大家赔罪!”
  汪言立即拒绝:“赔罪用不着你安排,你多罚几杯酒,敬所有人两轮就OK。”
  嗯,最好把她们都灌倒!
  实在不行,把你自个儿灌倒,耍个酒疯什么的,哥也领你的情!
  腹黑汪的骚套路简直随手就来,瞬间就给自己找好退路。
  有外人在,那帮姑娘再怎么着都不好当场炸吧?
  紧接着,汪言又开始考虑,要不要干脆把吕亦晨那傻哔给弄过来?
  左面大黄,右面小吕,大爷我端坐当中,哪个姑娘敢嘚瑟?
  心一动,立即开始行动。
  翻出号码,直接播过去。
  “吕亦晨?我汪言。”
  “哎哟汪爷!”
  吕亦晨的声音一瞬间就很黏糊,比黄旭更狗腿。
  “今儿一早起来家门口的喜鹊就在叫,我就知道今儿会有好事……汪爷您有什么吩咐?”
  “晚上我和娜吾她们聚餐,你来一趟,敬酒赔罪。”
  “应该的应该的,您说地方,我带着赔礼去候着!”
  汪言一点没跟丫客气,结果吕亦晨完全没二话,立即应下来。
  “行了,你等我通知。”
  挂断电话,汪言心里有点不落底,生怕被人精薇薇看穿自己的小心思。
  然而却没成想,林薇薇居然赞许点头。
  “行啊狗哥,摆事儿挺讲究的嘛!”
  在帝都,处理冲突讲究个有头有须有尾,不然事情就是没结利索。
  当天在医院的道歉,不够正式,如果就这么含混过去了,那叫没诚意。
  安排正式赔罪,不但让人心里舒服,同时还有一层“不打不相识”的意思。
  林薇薇作为典型的帝都大妞,比较认可这样的处理方式,心情大好,却是汪言没有想到的意外收获。
  “人情练达,处处都是学问,狗子你真是越来越有大哥样了……”
  林薇薇夸的汪言直懵逼。
  哥那么帅么?
  今天真就只是想躲债啊……
  不大一会儿,刘璃和韩陆洲结伴来到楼上,三万直接飞扑过来。
  “汪汪!来给姐看看,又帅一点没有?”
  亲亲抱抱举高高,恶臭狗粮一通撒,把林薇薇和韩陆洲恶心得够呛。
  “你俩差不多可以了,抓紧定地方啊!”
  林薇薇有点小暴躁,韩陆洲赶紧道:“我来定吧,说好给你接风的……”
  “别抢了,我看就楼下香宫吧。”
  汪言摆摆手:“今天有人来结账,花钱轮不到咱们,不如吃点儿好的。”
  香宫作为粤菜馆子,差不多是帝舞周边最好的中餐厅,多上点野生食材,生猛海鲜,单人菜价轻轻松松就能飙到1500以上。
  大家都没意见,唯独刘璃有点好奇:“谁要来结账啊?”
  “黄旭和吕亦晨要来,谁手快谁结账。”
  刘璃闻言一撇嘴:“我不喜欢他们俩。”
  “我也不喜欢。”
  汪言实话实说,然后挑眉坏笑:“但是你老公的咖位在这搁着,身旁要是没有两个摇旗呐喊背锅扛雷的狗腿子,那多不像话?”
  “切!”
  俩姑娘直撇嘴,但是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汪言,确实已然是那个大咖形象。
  分别给他们两个发短信通知地方,大少给今天的聚会定下基调。
  “今天的主题是赔罪宴,荦荦和娜吾是主角,你们都注意点儿,别抢人家风头。”
  “哦。”
  “嗯,我懂。”
  刘璃跟林薇薇俩,一个憨憨点头,一个不耐烦的点头。。
  谁都没有发现狗子那份隐藏在冠冕堂皇理由下的强烈求生欲。
  修罗场里,保命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