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251章 追尾

  汪言来到医院的时候,午饭时间刚过。
  好消息是,刘璃不在。
  坏消息是,除了刘璃以外,所有人都在。
  娜吾一看到汪言,马上哭丧着脸:“狗子狗子,我什么时候才能出院啊?你和医生聊聊好么?”
  汪言有点懵:“你直接问啊?我能聊明白什么?”
  娜吾怯怯的瞟一眼林薇薇和傅雨诗,弱气嘀咕:“她们不让……”
  平之兄弟冷笑一声,走向最里面的沙发,一屁股坐下,开启看热闹模式。
  傅雨诗头都没抬,右手水果刀,左手苹果,在那儿雕花玩。
  王雪倒是耐心:“医生说,你最好是静养,不能吃油腻辛辣,不能长时间玩电脑手机,不能疯闹,伤口不能沾水……我看病房挺好的。”
  卢媛媛嘎嘣嘎嘣的在那儿嗑瓜子,边吃边怼。
  “我们天天抽时间来陪你,把你伺候的跟西宫娘娘似的,知足吧行么?你看荦荦,人家怎么什么意见都没有?”
  何荦荦闻言翻个白眼:“我一个蹭房住的小透明,想有意见,敢么?!”
  两个不认识的姑娘吃吃的笑着,不参与扯淡,只是好奇的打量着汪言。
  娜吾悲愤极了,大声控诉:“你们天天在我眼皮子底下开茶话会,拎点东西来都是自己爱吃的,压根不管我们两个的死活,求你们洗个苹果都得叫声小妈,谁照顾……”
  傅雨诗突然切下一块苹果,捏着竖到娜吾面前:“啊。”
  娜吾立即张嘴:“啊……”
  苹果到口,咔哧咔哧。
  傅雨诗捏起第二块:“叫小妈。”
  “小妈!”
  娜吾一点节操都木有的混完苹果,然后才可怜兮兮的望向汪言。
  你看,她们一天天都是怎么对待我的?!
  汪大少温声细语:“看到你十分适应术后生活,我很欣慰……”
  “噗嗤!”
  傅雨诗一个没忍住,当场笑喷。
  娜吾呆愣愣的看着狗子,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
  我适应么?
  是的。
  所以为什么那句话听起来如此欠揍呢?
  不晓得。
  姑娘们齐刷刷的转头看来,感觉这个男生好神奇。
  汪言淡定得很,拉来把椅子坐在娜吾床头,伸手抄走傅雨诗手里的苹果。
  咔哧一大口,然后才开始和她们闲聊。
  “十一你们都不回家啊?”
  “怎么回?回去吓人啊?”
  娜吾突然上来一阵沮丧劲儿,然而大家并木有理会她。
  “我随时可以回。”
  “我没时间回。”
  “我没钱回。”
  王雪、傅雨诗、卢媛媛依次开口,排队捧场似的。
  何荦荦阴阳怪气的问:“我能说话不?”
  没等人回,自问自答接上茬:“算了算了,上次的事儿都没解释清呢,好处都是别人的,锅全是我的,乖乖眯着吧。”
  卢媛媛心直口快,不劝不舒服。
  “哎妈跟你有啥关系?吕亦晨那孙子又不是你招去的。”
  “呵,咱们帝舞闺蜜群的场外核心可不这么想。”
  两句婊下来,大家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
  尤其那句“场外核心”,简直杀人不见血。
  啧啧!
  林薇薇或许有办法,但是依然不吭声,做旁观者。
  汪言觉得有点蛋疼,这怎么聊?
  发动求生欲仔细想了想,问王雪:“老韩呢?上次就没看着他。”
  王雪面色古怪的笑笑:“你问问吧,一直吵着要请你吃饭,有时间你就给个面子。”
  姐,你是我亲姐!
  汪言大喜过望,马上掏出手机。
  “行,我问问。正好刚下飞机,没吃饭呢!”
  电话很快接通。
  “老韩你干嘛呢?”
  “忙着排练呗!”
  “没事儿啊?没事咱俩吃个饭,我刚下飞机,正饿着呢!”
  “啊?我这排练走不开啊……”
  “喝一杯?喝一箱都行!你不用跟我叫号,没用。”
  “哎哎?”
  “学校门口见是吧?好咧,马上过去,等我!”
  老韩对着黑屏的手机,正沉思着,旁边一个哥们问:“谁啊?”
  “一个我不晓得应该羡慕还是同情的可怜男人……”
  哥们有点懵:“都可怜了,同情就得呗?”
  韩陆洲摇摇头:“你不懂。那种待遇啊,每个男人都梦想过……”
  “神经病!我现在就梦想着能娶到林薇薇,继承她的亿万家产,玩她的大长腿!”
  韩陆洲叹口气,目光怪异:“所以说,你不懂啊……”
  “懒得跟你扯哩哏儿㘄,人家找你,你出去不?”
  “丫哪有功夫搭理我,来,继续排练!”
  ……
  汪言把仍旧挂着韩陆洲头像的通话界面对王雪摆摆,淡定笑道:“雪姐,借你男朋友用用啊,我真饿了。”
  嘿嘿,贼像那么回事。
  “啊?刚来就要走啊?”娜吾有点失望,小声嘀咕。
  “你能吃能喝的又不缺人陪……好好养膘。”汪言站起身。
  林薇薇似笑非笑的问:“用不用我送你?”
  “别!怪折腾的,我打个车就行。”
  点点头,自然至极的和大家挥手道别:“回头聊啊,晚上没事一块儿吃饭。”
  说完转身就走,都没给大家留下回应的时间。
  商业客套,谁当真谁傻。
  “吃什么啊?能带我一个吗?”
  娜吾对着汪言的背影喊了一嗓子,差点把大少吓出汗来。
  对不起,没听到!
  ……
  出门被明媚的阳光一晒,心里的阴凉终于被驱散。
  麻辣鸡丝的,帝舞小姐姐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太可怕了!
  一对一,随便是谁,富贵哥都能轻松按倒,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然而一旦扎堆……
  嘿,今儿傅雨诗和林薇薇都还没出手呢!
  真是难搞啊……
  昨天那姑娘颜值92、身材91,不比林薇薇差什么,然而却在汪言面前乖如猫咪。
  当时汪大少那股子说一不二的气势,简直是场中最屌的爷。
  对比如今……
  算了还是别比了,抓紧去找琉璃吧!
  只有在柔情似水的三万小姐姐那里,才能找到足够的安慰。
  帝都打车是真的难受,尤其是在医院门口。
  汪言傻站整整十分钟,就在开始考虑要不要给Dave打电话的时候,身旁停下一辆红A4。
  “上车,我拉你来的,送你回去。”
  主驾车窗摇下来,露出林薇薇那张有点小冷漠的脸。
  哟,平之兄弟心里有火儿哎……
  汪言不敢撩拨此刻的好兄弟,乖乖拉开副驾驶车门。
  “联系上刘璃没有?”
  “没。”汪言摇头,“留言了,她应该在赶进度吧?”
  “那去Kiton吧,约的正是今天下午。”
  林薇薇一打方向盘,出门拐向相反的方向。
  沉默约莫10秒,又道:“刚才气忘了。”
  这其实是一个话茬,留给汪言问:为什么生气。
  汪言偏不问。
  “娜吾的情绪挺好的啊?没有你们在微信里形容的那么差。”
  林薇薇的注意力瞬间被分散开,叹口气。
  “晚上人家自己哭的时候你又看不到。”
  “至于吗?她性格挺大大咧咧的呀?”汪言有点惊。
  “你懂不懂容貌对于女人究竟意味着什么?”
  林薇薇猛的翻个大白眼,再次加重语气:“尤其是一个本来特别漂亮的女人?”
  将心比心,汪言能理解一部分,就比如他自己,肯定不愿意回到60多点颜值的时候。
  但是作为一个男生,总觉得额角的三条白印不算什么。
  “头发不是轻轻松松就能盖住吗?实在不行,纹朵花,多酷?”
  林薇薇冷笑一声:“OK。你和她说,今天晚上大家给你让地方,你来做心理疏导。”
  “别!”
  汪言秒怂。
  “你们都搞不定,我怎么摆得平?”
  其实摆平是能摆平,但是汪大少怕的就是摆平以及摆平之后……
  有点绕,考验阅读理解能力的时刻到了。
  林薇薇看来是真的心气儿不顺,闻言又怼回来一句:“反正我们是没办法了,到最后,搞不好真的只有你能摆平。”
  蛋疼!
  我是懂呢,还是不懂呢?
  犹豫到最后,汪言半懂不懂的打了个哈哈。
  “朋友一场,能帮的上忙的,我肯定会帮。呵呵……”
  “不是管么?”林薇薇挑眉反问。
  晕!
  你是录音机吗?
  怎么什么都记得?!
  “反正就尽力而为呗……”
  弱弱的回一句,汪言打定主意:不管有用没用,反正抓紧找个时间骗娜吾吃煎饼卷大葱!
  颜值+1肯定是有用的。
  身材+1应该有用。
  特殊+1……
  有用没用?
  按说皮肤的颜色、肤质、紧绷程度都在特殊分范畴里,但是疤痕这东西……
  算了,想那么多干嘛?
  哥又不会什么别的美容方式,尽人事听天命呗!
  林薇薇咬牙好一会儿,才把无名火压下去,絮叨别的。
  “你不要觉得娜吾整天一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样子,遇到事情就会比别人容易看得开。”
  “其实娜吾在我们中间是很自卑的。”
  “大家都是凭真本事考上来的,专业都很强,只有她是特招,又长了那么一对儿跟舞蹈学院格格不入的……咳。”
  “反正呢,在一个圈子里做异类的感觉并不好受,她又不喜欢麻烦别人,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不说……”
  “真的是……哎!”
  “幸好那天晚上你就帮她把怨气出得差不多了,她难受只是因为脸,没有再受到来自于吕亦晨、朱饥渴那帮人的委屈,不然……”
  “所以其实大家都很感激你,只是……”
  听到“只是”两个字,汪言立即打岔。
  “朋友一场,你们是不是非得跟我客气个没完啊?”
  麻蛋哟,你还是别转折了,我不想听……
  林薇薇被堵回去,自然而然的转弯:“该表达的总要表达,憋着不说,难道心里的东西就不存在吗?”
  晕!
  到底被她绕回去了……嗯,
  平之啊,真可真特么难搞!
  然而汪总并木有放弃继续装傻。
  “行吧,感激什么的都给我放在心里,别说出来,我不爱听。”
  “你爱听什么?”
  林薇薇冷笑:“狗子我稀饭你?!撒浪嘿哟汪狗狗?!”
  在她笑起来的时候,汪言就意识到不对,然而……
  终究没拦住。
  怎么办怎么办?!
  是不是应该去逼乎提个问——
  请问应该如何体面而不失礼貌的面对一个可能对你有想法同时又暗恨闺蜜对你有想法的正牌女友的闺蜜所提出来的尖酸刻薄又暗藏杀机的试探性提问?!
  请将上句话一口气读出来,那种感觉,就是汪言此刻的心情。
  然而狗子终究是那条大风大浪里打过滚的哮天犬,事态紧急时,从来不缺乏面对的勇气。
  “好的呢!撒、浪、嘿、哟、林、建、军!”
  坏笑着双手在头上比心,汪言一字一顿的跟她卖皮。
  “噗嗤!”
  噶吱……
  砰!
  林薇薇噗嗤一声笑喷,然后一个恍惚,没注意到前面的车红灯减速,发现时再踩刹车已然来不及,砰的一下,追尾了……
  汪言和林薇薇集体傻眼,面面相觑片刻,林薇薇回手一巴掌拍到汪言胳膊上。
  “死狗子,开车呢你还皮?!”
  嘶……
  胳膊火辣辣的疼,但是汪言却只能忍痛对平之兄弟释放微笑。
  淡定,淡定,蹭个车而已,给你换一辆A4的姐姐A5行不行?!
  理亏的时候,富贵哥向来不介意暂时变成小富贵。
  谁还没有翻身在上面的时候是怎么着?
  不过真是有点邪性,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会这么倒霉的?
  神豪受难日?!
  哎,晚上必须得找三万驱驱邪……
  胡思乱想中,林薇薇翻个大白眼,开门下车。
  被追尾的是一辆玛莎拉蒂,车主是位女士,带着大墨镜,怒气冲冲的走过来。
  汪言赶紧跟下去,一瞬间就准备出一箩筐的好话。
  “你怎么开车的你?!”
  女车主火气很大,低头看一眼损伤部,再抬头,刚要张嘴,看到从车头转过来的汪言,突然一怔。
  “咦?你是……”
  汪言今天穿得很板正,所以戴的是那块比较成熟的百达翡丽贵金属,女车主的目光在表上一转,立即唤醒回忆。
  “小汪么?”
  名字一叫出来,汪言都是一愣,仔细打量女车主,脑海里渐渐有个形象与对方对上号。
  “韩姐?”
  “对,是我!”
  韩姐立即摘下墨镜,笑颜如花的打招呼:“哎哟,妆跟那天晚上完全不一样,你居然还能认得出来,姐没白记挂你……”
  汪言瞬间蛋好疼。。
  大姐啊,怎么说话呢?
  眼角余光一瞟,果然,平之兄弟的表情不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