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250章 脚踩祥云的猴子

第250章 脚踩祥云的猴子


    汪言跟吴承建闲聊一阵儿,打架的事就翻页了。
  
    不用怀疑,就是这么轻描淡写。
  
    正所谓民不举、官不究,没人往上告状,谁会闲着抓住不放。
  
    汪言的聪明之处就在于,当场就展示出足够的力量,然后第一时间把体育系学生摆平,只剩下陈晓鸣一个光杆司令。
  
    陈晓鸣心里未必服气,但是碍着形势,只能咬牙认下。
  
    李秀丽办公室里,她第三次和陈晓鸣确认:“医药费自理?确定?你父母那里,你要安抚好,如果来学校闹,到时候院里给你补处分,我没法再帮你求情。”
  
    陈晓鸣悲愤点头:“没事儿,我的责任我自己担!”
  
    咧一下嘴角,想展现给对方一个坚强的笑容,结果牵动伤口,疼的直呲牙。
  
    嗯,身残志坚,说服力极强。
  
    “行,情况说明书上籤个字,你抓紧去医院看看吧!”
  
    李秀丽懒得再和陈晓鸣废话。
  
    辅导员和学生的关係,很多时候都不是师生,没有那么深厚的感情,以及那么强烈的责任心。
  
    事情能顺利的揭过去,她乐不得省心。
  
    陈晓鸣乖乖签字,然后一瘸一拐的出门,刚转过弯儿,正好碰到汪言。
  
    目光对视的一瞬间,陈晓鸣下意识的一哆嗦。
  
    其实这货身上的伤主要是宋辰打的,但是不知道为何,汪言看起来比宋辰可怕一百倍。
  
    汪言却笑得又和气又热情。
  
    “兄弟,身体怎么样?走,带你去医院看看!”
  
    “不、不用!”
  
    陈晓鸣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然而汪言并没有给他选择的机会,上去拉着胳膊就往外拖。
  
    “哎哎哎,你要干什么?这里可是办公楼!”
  
    “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汪言冷笑一声,改拖为拎,抓住陈晓鸣的后脖领。
  
    “今天这破事儿全是因你而起的,刚才没时间,现在咱们不得好好聊聊?”
  
    拎小鸡似的拎到停车场,想了想,转身出门。
  
    “嫌你脏,还是别坐我车了。”
  
    陈晓鸣欲哭无泪。
  
    脏,特么不是被你们打的?!
  
    看上去委屈巴拉的,特别可怜。
  
    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陈晓鸣的行为,令人同情不起来。
  
    体育系的男生,帮朋友出头打架,其实根本不算什么事儿,哪怕真把汪言锤倒,汪言都不会有太多的火气。
  
    首恶则不同。
  
    那么多兄弟的伤,总得跟丫算清楚。
  
    打车直奔经一班男生所在的医院,路上打个电话,刚到地方,松鼠等人就阴笑着把陈晓鸣围了起来。
  
    “带鸣哥去拍片验伤,看住,招呼好。”
  
    汪言一声令下,四个男生立即拥上来,顶着陈晓鸣往医院走。
  
    到大厅,终于看到全部的哥们。
  
    嘿!那叫一个惨!
  
    宋辰、荷兰豆、胡亮,头上都缠着纱布。
  
    王一航胳膊上绑着弔带。
  
    川娃没怎么着,就是有点一瘸一拐的。
  
    如玉最惨,鼻青脸肿,左边眼睛只剩下一条缝,腮帮子一片紫色淤痕。
  
    但是惨归惨,大家的兴緻却特别高涨。
  
    “汪哥,帅啊!”
  
    “老大,今天真特么爽!”
  
    “麻个吉尔的,长这么大,就属今天最痛快!”
  
    “你就痛快痛快嘴,被人按在地上锤的货!”
  
    “孙子,你特么就是跑得快,跟只耗子似的可哪乱蹿,有输出么?”
  
    “你有个吉尔的输出?全特么是老大输出的,咱俩乌鸦别说猪黑,行吧?!”
  
    “哈哈!”
  
    “就知道跟汪哥混准没错,今天太他妈威风霸气了!”
  
    “对!今天这场架,我能吹一辈子!”
  
    一场架,把大家的凝聚力真正打出来了,亲亲热热的互损着,开始拿对方当真哥们。c∮八c∮八c∮读c∮书,⌒o≈
  
    男生之间,最看重的就是并肩作战的情谊,不管战的是什么。
  
    今天虽然有点惨烈,但是那个意思对了,而且最终的结果非常好。
  
    汪言撂倒4个人的时候,兄弟们都没闲着,对剩下的对手进行了惨无人道的群殴,那叫一个爽快。
  
    至于接下来的事儿,所有人都相信,汪哥不会亏待大家。
  
    果然,汪言马上就振臂一挥。
  
    “走吧兄弟们,去调戏一下鸣哥,然后好好休息一下午,晚上我安排个地方,带你们开开眼界,咱们不醉不归!”
  
    “哇哦!汪哥万岁!”
  
    “能喝花酒吗?”
  
    “能那啥吗?”
  
    “能……”
  
    汪言很想说什么都有,然而实际上,那些统统都不许有……
  
    所以呢,带沙雕们吃个饭、唱唱歌,然后去蹦迪,订最大的桌,开最好的酒,剩下的就看个人能力了。
  
    当然,就算只有这个程度,也足够让大一新嫩们开眼了。
  
    豪富家庭是少数,大部分普通人家的孩子,20岁时都玩不起什么。
  
    “汪哥,叫不叫徐天赐和原梓郸啊?”
  
    胡亮一句话,顿时激起一片吐槽怒骂。
  
    “麻蛋的,别提那两个怂货!”
  
    “咱们去拚命,原梓郸安安稳稳在教室里上课,你敢信?”
  
    “女生都在嘀咕那小子不够意思!”
  
    “白瞎这个名字,娘炮一个!”
  
    “徐天赐不是更狗?!人在现场,就特么光看着!”
  
    “我在他眼皮子底下被打的跟猪头似的,王八犊子一动不动!”
  
    经一班12个男生,10个上阵,2个没参与。
  
    从今天开始,那俩货基本是要自己跟自己玩到毕业的节奏了。
  
    只能说人各有志,没法强求。
  
    不大一会儿,陈晓鸣被带了出来。
  
    松鼠莫名兴奋:“汪哥,龟儿子没卵事儿!全是皮外伤!”
  
    大家闻言,立即开始磨拳擦掌。
  
    陈晓鸣别人都没怕,一眼瞄到如玉,菊花当即一紧,隐隐感到一丝辣意。
  
    “哥!我都服软了你还想怎么着啊哥?汪哥,我赔你们医药费,行吧?”
  
    “钱,我不要。”
  
    汪言慢条斯理的开口:“今天花的那点钱,都不够我活半天的。”
  
    大家只想给汪总竖起大拇指:老闆牛哔!老闆装哔霸气!
  
    然而却是大实话。
  
    呼吸一个小时就有8000,如果呼吸需要花钱买,2、3万块钱,够让汪言活几个小时?
  
    如今,金额不到10万,在神豪汪眼雷根本不是钱。
  
    只要花出去能解决问题、买来享受,都不需要考虑,花就完了。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
  
    在一个追求上进的年纪里,却拥有了花不完的钱,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只能是快乐的过喽!
  
    所以……
  
    “谁让我一时不开心,我就让他一直不开心。”
  
    汪言仍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陈晓鸣却吓得腮帮子上的肉直抖。
  
    陈晓鸣不理解汪言的心态,以己度人,以为即将迎来一顿胖揍,怕得不行。
  
    然而汪言怎么会那么过分呢?
  
    “不许打人,不许拦着不让走,剩下的你们随意发挥。”
  
    大家一愣,那咋整?
  
    如玉突然摩拳擦掌,嘿嘿奸笑起来。
  
    “兄弟们,天天拿我练手,咱们节目有的是啊!”
  
    陈晓鸣脸都绿了,想起来汪言说不许拦着,马上钻出人群,埋头往外冲。
  
    大家鬨堂大笑,挥手道别。
  
    “孙子,你得回寝室吧?咱们开学见!”
  
    收拾陈晓鸣,完全不必急于一时,慢慢玩才有意思。
  
    三五次下来,大家出尽一口恶气,此事才算了结。
  
    当然,汪言是不会再参与了,但愿那货能长点记性吧……
  
    下午大家回到寝室,大家打牌开黑混到6点多,嗷嗷叫唤着要出门。
  
    得,先找地方吃饭吧。
  
    年轻小伙子凑一块吃饭,大鱼大肉最实惠,别的都是扯淡。
  
    于是就定在一家鱼头馆,热热闹闹的开喝。
  
    按理说受伤不应该喝酒的,但是没谁在乎那个,整就完了。
  
    8点多,直奔名都洗浴,洗澡汗蒸醒酒。
  
    大门口哢嚓一下停来三辆出租车,下来10个大小伙子,好几个人脑袋上还缠着绷带,把大堂里的迎宾都吓一跳。
  
    大家身上都没有伤口,多是淤青,洗澡是没问题的。
  
    进去一阵扑腾,出来就开始对着镜子吹头髮、刮鬍子、喷香水,绷带纱布希么的全拆。
  
    去酒吧玩,形象多重要?
  
    10点钟,直奔当前最火的乐巢。
  
    路上,兄弟们都难耐兴奋激动。
  
    “汪哥,真的会有艳遇么?”
  
    意识到提问的是荷兰豆,汪言慎重点头:“会的。”
  
    “哥,你看我今天行不行?”
  
    瞄一眼如玉,敷衍点头:“最靓的仔。”
  
    川娃马上跟着问:“要怎么蹦才能显得特别随意潇洒好像我经常粗来耍?”
  
    “顶胯。”
  
    好不容易应付完好奇宝宝们,到门口,汪言给网上找来的那个销售打电话。
  
    销售出来接人,看到汪言立即笑得明骚暗浪。
  
    “汪少是吧?我是晶晶,里面请!最好的位置给您留着呢!”
  
    汪言跟对方,是下午才认识的。
  
    但是提前订的二层大卡,而且指明要最好的位置,容不得对方不重视。
  
    花钱装哔嘛,汪言轻车熟路。
  
    点单时直奔顶格:“神龙套酒柜,其余的你看着安排。”
  
    晶晶牙花子都快笑出来了。
  
    星城的神龙套是10瓶黑桃a黄金,格调比帝都差得很远,但是大酒柜推出来,乱七八糟的气氛一上,挺唬人的。
  
    经一班的小男生们都被这阵仗惊得不行,一个个坐立难安。
  
    汪言也不废话,直接叫开酒。
  
    三轮酒下去,保证一个个都开始疯。
  
    销售和内保帮忙倒完酒,汪言举杯:“兄弟们,今天大家为我的事儿仗义出头,多的不说了,情分都在酒里,来,乾杯!”
  
    如今的汪言,只要认真,谈吐能够令任何人感觉舒服。
  
    “感谢老大,乾杯!”
  
    大家热热闹闹的喝酒,引来茫茫多的瞩目。
  
    自己出来玩,当然是安静、低调最舒服。
  
    但是,今天的目标是带兄弟们开眼界最好开洋荤,当然是怎么高调怎么来。
  
    要不然,一个个歪瓜裂枣的,哪来的妹子搭理?
  
    很快,蹭酒大军、蹭照大军开始向高地发动攻击。
  
    神龙套摆在那里,只要不拒绝,苍蝇就会一波一波的来。
  
    销售和内保问汪言:是不是需要拦着?
  
    大少直接挥挥手:“颜值过得去的,随意放。”
  
    一句随意,直接放进来一堆蹭酒的妹子、一些兼职或者专职的小姐姐、以及个别瞄准汪言和宋辰的女狼。
  
    汪言肯定是懒得搭理那些人,但是让兄弟们见识一下众生牛马龙蛇相,挺好的。
  
    期间,有个90分的妹子直奔汪言,上来就要敬酒。
  
    “帅哥,给个面子,喝一杯呗?”
  
    汪言笑笑:“你要愿意在这儿玩,就安静坐好。今天,我不跟外人喝酒。”
  
    妹子一言不发,乖乖坐到旁边,惊掉一地眼球。
  
    沙雕们看到汪言的另一面,都觉得异常的兴奋,浪得愈发有底气。
  
    第一套神龙喝光之后,gaochao来了。
  
    汪言对着晶晶打个响指:“再来一套。”
  
    58888块钱,直接推来一个大酒柜,附赠各种果盘小食,真吉尔便宜!
  
    第二个酒柜推来时,半边场子都有点沸腾。
  
    蹭酒妹和挂汉党真的是一的涌上来。
  
    汪言反而知会销售内保:“开始往外赶人,具体问我兄弟们。”
  
    一个个问过去,但凡表现不怎么着的,直接都被清出卡。
  
    新来的女孩们,顿时收敛好多。
  
    一直玩到1点多才出门,10兄弟里,居然7个人身旁有妹子。
  
    落单的,分别是不喜欢的宋辰,喜欢但没人要的如玉,以及在学校里有女朋友的王一航。
  
    荷兰豆都有妹子,结果如玉落单……
  
    呵呵呵呵!
  
    面对着大家饶有深意的目光,如玉继续嘴硬。
  
    “哥最近两天不方便,刚才拒绝好几个,你们懂个啥?”
  
    是是是,你有大姨夫你牛哔,我们服还不行吗?
  
    荷兰豆比如玉更不好意思,躲躲闪闪道:“我就带她吃个宵夜,不干啥……”
  
    汪言满意点头:“对的,咱们就是出门吃个宵夜,豆儿你的想法很稳重!”
  
    直奔夜市大排档,继续下一摊。
  
    ……
  
    10月1号上午9点半,汪言踏上飞往帝都的客机。
  
    昨天酒喝得有点多,早上起床,莫名其妙的感觉到自己似乎又帅气一丢丢。
  
    嗯,可能是错觉。
  
    下飞机,等在停车场的是林薇薇。
  
    平之最近好像有点不调,看到汪言就横眉竖眼的。
  
    “汪言你特么是个踩着七彩祥云的猴子吗?biu的飞来救人,biu的飞走躲债,你知不知道这几天病房里是个什么叼样?”
  
    汪言脚步一顿,关上副驾驶的车门,绕到后面坐着。
  
    对不起!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哥就来陪三万两天,然后biu的一下飞回山区,手机没讯号!
  
    “呵!”
  
    林薇薇冷笑一声,透过后视镜瞟汪言一眼,一脚油门踩到底。
  
    “走吧,病房里去报个到,都等着大爷您呐!”
  
    汪言表情深沉,开始思考哲学。
  
    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担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
  
    如果把和尚换成尼姑,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