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245章 灰太哈士狼

第245章 灰太哈士狼


  挂断三万的电话,汪言回头瞥一眼何苗苗,发现这姑娘笑盈盈的,完全没有什么异样。
  友情以上,恋情差得远?
  大少突然很好奇她的好感度。
  查一下吧!
  心念一动,1w块钱花出去,雷达的新功能好感度探测终于第一次开荤。
  【何苗苗,好感度61点】
  哟,何大小姐挺难撩啊?
  汪言有点惊讶,分值比预想中低很多,他原以为,至少会在70点以上的。
  等等……或许是因为……
  接女朋友电话的事情,降好感来着?
  原因其实不太容易猜,反正结论很明确——何苗苗是个很难被常规手段打动的妹子。
  吃货属性,不是命门。
  61分的水平,大概就是她无聊的大学生活中,一个刚刚可以交心的朋友吧?
  嘿,无聊可能是重点。
  汪言对此很看得开。
  顶级美女各有各的骄傲,不是你有钱、长得帅,就一定非你莫属的。
  低附加值的美女可以用钱砸,高段位的名媛,人家连王思明都未必看得上。
  汪言判断,苗苗公主在感情上可能是“王者意识青铜操作”,要求比谁都高,实际上完全是稀里糊涂,最是难搞。
  所以接下来的展开会很有趣啊……
  如果继续高冷的吊着她,她会不会撒娇撒到习以为常?
  如果忽皮忽热的逗弄她,她会不会又爱又恨,烙印深刻?
  有些女人像一本好书,不但读起来有意思,在上面写笔记的过程更有意思。
  另外一些像草纸,擦完污斑,就会被随手丢弃。
  汪大少希望生活里多出现一些前者,就算什么都不做,至少能让生命变得精彩。
  沉思中,车库遥遥在望。
  上车系好安全带,汪言终于开口问:“去那家水果超市么?你有没有别的东西想要买?”
  “没有啊。”
  何苗苗摇摇头:“我家里有好多零食的,随便带几样到寝室,一周都吃不完!”
  汪言随口问:“那你怎么不带点水果?”
  何苗苗惊讶的回望:“水果当然要吃新鲜的啊?”
  好吧,你是公主,我是糙哥!
  汪言哑然失笑。
  说到底是发财的时间太短,对于生活品质的追求,仅仅浮于表面。
  不过男生嘛,糙一点没什么不好。
  追求极致卓越、细节完美什么的琐碎事,让私人管家操心去。
  嗯,什么时候把Dave挖过来呢?
  星城就这么一间小别墅,让Dave来,完全是大材小用嘛!
  汪家坳那边暂时又不需要管家……
  好像,是该做一些长期规划了?
  汪大少稍微有点走神,但是单手开车,仍旧稳得不行。
  起步转弯并线,帕拉梅像条游鱼般汇进车流中。
  何苗苗很是惊讶:“汪言你开车很厉害啊!练了好久吧?”
  汪言继续高冷,简短回曰:“没几次,天赋好。”
  你天赋好个粑粑!
  明明就是老司机特技,【驾驶精通】的功劳!
  开车原本最吃经验,然而系统技能就是这么不讲道理,飙起来,交警基本只能看到车尾灯。
  唯独就是甩不掉螃蟹……
  咳咳!
  被何苗苗一打岔,汪言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但是想了想,没问她。
  哥高冷!
  然而何苗苗不高冷,很感兴趣的追问:“哎,她们说你女朋友是帝舞的高材生,给我看看照片好么?”
  “不好。”
  “哎呀,你不要那么不近人情嘛,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何苗苗腻着嗓子,拖着长音,大眼睛咔吧咔吧的望来……妈哟,又开始了!
  汪言努力集中注意力在开车上,只留给她一个冷峻的侧脸。
  “咱俩没深交。”
  “可是我拿你当好朋友呢……”
  何苗苗很委屈——最起码看上去很委屈,可怜、弱小、无助,令人想……欺负一下。
  汪言却不信。
  好朋友会是61点好感度么?
  咦?!
  真备不住啊……
  但是不管怎么着,高冷人设不能丢,怎么着都得保持一天以上吧?
  于是汪言强势转移话题:“发言准备得怎么样?”
  “有什么好准备的呀?”何苗苗一嘟嘴,“我爸秘书找人给我写的稿子,上台念一遍走个过场,多简单!”
  汪言一听就明白了。
  得,大公主跟咱不一样,对学校压根就没有什么归属感,完全没把登台当回事。
  混日子的人,大抵都是这样的心态。
  汪言倒是不想混,可是也开始怀疑在学校里耗着的意义。
  学是自学,玩又玩不来,有点鸡肋。
  学姐学妹多,乍一看是好事儿,真正接触以后才发现,其实真未必。
  汪言不吭声,何苗苗就主动找事:“汪葛阁,今天我们多买几种水果好不好?”
  头疼!
  “那你闭嘴。”
  “收到!”
  何苗苗举手在嘴前一拉,郑重其事的点头,眉眼间笑盈盈的一点不见生气。
  颇有种水果到手爱咋咋地的豁达。
  叹口气,汪言主动打开音响,放出来的是一首EDM嗨曲。
  马上,何苗苗就开始跟着音乐摇头晃脑,自娱自乐。
  到地方停好车,她仍旧意犹未尽。
  “汪言汪言,你去蹦过迪没有?是不是特别有意思?!”
  “去过一次。”
  至于有没有意思……没有!不许有!
  “那种地方就是用金钱、酒精和暧昧来激发躁动的垃圾场,你不要去。”
  汪言难得回应一个长句,何苗苗嘻嘻笑,却不打算听话。
  “反正出国前我得去一次,国外的夜店我肯定不敢去,现在不见识,就没机会啦!大不了到时候让我爸给我派两个保镖呗!”
  汪言瞥她一眼,心道:没保镖,你去那种地方是真的危险,长得好看人又傻,流氓饿狼不对你下手才怪!
  想归想,说却懒得说,反正她已经有防范心理,不是真傻。
  推起小推车,开始逛超市。
  汪总的技能是真的不要脸,注意力稍微一集中,眼前的水果都开始啪啪往外跳标签。
  60分以下是灰色,60到70分是白色,70到80分是绿色,80到90分是蓝色,90分以上是很灿烂的金。
  不过超市里的水果,很少有能够达到金色的个体。
  品种、产地、成熟度,都是限制。
  蓝色实际上就是超市里能够出现的最高极品,就这还是因为这家超市只做精品水果,可想而知,真正的极品食材有多么难求。
  汪言推着车,何苗苗拎着好多袋儿,颠颠跟在后面。
  大哥不问品种,发现哪种水果质量好,就挑挑拣拣的装一些。
  小妹看什么都馋,总想亲自上阵去偷拣两个,被大哥一眼瞪过去,立即讪讪缩手。
  最后整整装满一推车。
  何苗苗突然反应过来:“呀,明天就放假,我要回家的,买这么多干嘛?”
  汪言回头,以一种“你很不要脸的眼神”看着她。
  “挑你爱吃的往寝室拿,剩下是我的!”
  “腾”的一下,何苗苗的脸蛋羞红了,很不好意思的捂住脸:“我只是没反应过来……呜!你讨厌!”
  “我讨厌?”
  汪大少挑挑眉:“给你个机会重新组织语言。”
  懂!
  何苗苗马上放下捂脸的手,张开,托在下巴上,笑得像朵喇叭花。
  “老板大气!祝老板事业顺利、炒股发财、撩妹手到擒来!”
  行吧……
  汪总满意点头,结账,然后在店员的帮助下,把推车推到停车场。
  “汪言你真好!小仙女我无以为报,就请你吃顿大餐吧!”
  何苗苗的心情好得不行,马上就要指路:“那边有一家超赞的汤锅,能吃到内蒙的羔羊……”
  “打住!”
  汪言举手叫停:“不想和你吃饭,哥有女朋友!”
  想不想是一回事,暂且不提,三万小姐姐刚刚才打来查岗电话,汪总会那么没有自觉?
  何苗苗眼珠一转,恍然大悟。
  “噢!怕女朋友吃醋啊?对哈,我确实很有威胁……”
  美滋滋,嘚瑟巴拉的,看着极欠锤。
  汪言摇摇头,决定不理她。
  回去的路上,何苗苗又开始自由摇摆。
  汪大少光是用眼角余光瞟着,都觉得脑袋疼。
  终于没忍住,纳闷的问:“你家里又不差钱,你爸妈怎么没让你练练舞蹈、学学礼仪,做一个安静淑女的大小姐?”
  “我爸说了。”
  何苗苗骄傲扬头:“那些东西都是中产阶级用来给子女包装、作为阶层跃升资本的外物,叫我喜欢就练,不喜欢就别强求。”
  “像我们这种家庭出身的孩子,只要在日常基础礼仪方面不失礼,其余都无所谓了。”
  “我爸管这个叫做回归本真,琴棋书画应该是爱好,不应该是学给别人看的。”
  “什么气质端庄淑雅,难道天真烂漫就一定差吗?”
  “而且真到正式场合,究竟谁更有气质,现在可不好说呢,哼!”
  何大小姐最终以一个傲娇的“hing”来收尾,把汪言哼得想亲人。
  天真烂漫差不差我不晓得,反正颜值99是肯定不差!
  仗着底子好,你真是肆无忌惮啊……
  而且汪言又从她的话里发现另外一个事实——老何绝对是个女儿控,妥妥的!
  那套说辞,说白了不就是毫无原则的宠女儿吗?
  你爱干嘛干嘛,开心就好!
  怪不得宠出来一个大公主……
  至于道理本身对不对,汪言现在还没有与真正的上流社会有过太多接触,暂时判断不出来。
  但是看王思明、哈曼丹、帕丽斯、安娜·阿尼西莫娃等顶级二代的表现,好像……会惯着外界眼光的顶级二代真不多。
  不过不管别人如何,假如以后自己有儿子了,肯定会重点培养他的仪态、气质和修养。
  因为,自己从这方面实在受益太多。
  所以没有必要跟着别人的步调走,做自己觉得对的事吧。
  汪言思考完,学校大门近在眼前。
  开进去之前,让何苗苗给室友打电话下楼拎东西。
  理由非常充分。
  “给你停到女寝门口,我就不下车了,慌。”
  “哦。”
  何苗苗乖乖应是,然后下车。
  胖妞居然和小a一同下来迎接,一个人就拎走最重的两袋,剩下的两袋被小a搞定。
  何苗苗空着手,绕到主驾驶车窗旁,突然吐着舌头做个鬼脸。
  “你会慌才怪!灰太哈士狼!略略略!”
  汪言目瞪口呆。
  唉我去!
  水果才到手,你就跟我皮?!
  我现在不是你老板了,是特么斗争对象,对吧?!
  “有能耐你别跑!”
  汪言假装推车门要下车。
  何苗苗转身就跑,仍不忘回头叫嚣:“有能耐你追上来呀?哈哈哈……”
  银铃似的笑声,洒落一地。
  嘁!
  小屁孩!
  汪言一秒收掉愤怒脸,轻笑一声,踩下油门。
  小男孩和男人最大的区别就是,前者永远急于求成,后者最不缺乏的就是耐心。
  调皮?
  那咱们下次见喽!
  把车开到教学楼后面的停车场,叫来如玉他们,帮忙拎水果。
  来的是如玉、川娃跟荷兰豆,三兄弟一看到帕拉梅,眼珠子都直了。
  “哥!快带我兜一圈去,Comeon!”
  “让我摸摸方向盘,我不开,给我拍张照就行!”
  “卧槽!你个龟儿子心里真是木有B数,那方向盘是你娃儿能摸的?起开让我来!”
  汪言让开位置,让三个傻孩子瞧新鲜。
  他们的家境和松鼠没法比,基本没怎么见过豪车,坐进车里东摸摸西摸摸,对什么都惊奇。
  虽然大少平时喜欢抽傻孩子玩,但是这时候,一句嘲笑都没有,问什么答什么,很耐心。
  19岁的少年,穷是应该的,没见过世面更是再正常不过。
  同寝一场,哥们相称,什么时候该收敛,汪大少心里还是有B数的。
  终于摸够摸过瘾,如玉仰起头,可怜巴巴的问:“老大,亲哥,带俺们兜一圈去呗?”
  “快收掉你的神通!哥想吐!”
  汪言被恶心得不行,何苗苗撒娇装可怜那是必杀,你特么是强行洗胃!
  如玉戏精附体,满脸寂寥:“就在校园里转转就行,我想坐着好好看看眼前这片从来没有被我关心过的校园,检讨一下我自己,究竟忽视了多少路上的风景……”
  汪大少冷静的问:“关车窗看可以么?”
  “当然不行!”
  如玉立即反对。
  “你车窗贴膜那么深,我怎么和大自然神交?”
  果然!
  大少叹口气,竖起三根手指头:“数三个数,立即下车,不然今晚寝室里继续表演节目。”
  都没开始数呢,如玉就出现在后备箱前面,狗腿的去拎水果。。
  “大哥你歇着,我们仨能搞定!”
  荷兰豆和川娃看着正好8个塑料袋,默默捏紧拳头,额头上青筋直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