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242章 人设崩稀碎

第242章 人设崩稀碎


  “喂,你俩为什么要拍我们?!”
  何苗苗火气很大,所以一开口就很不客气。
  汪言原本想走,女生之间的问题,当然是由女生解决,但是何苗苗上来就奔着激化矛盾去,实在没法就这么不管不顾的离开。
  行吧,看看热闹,静观其变。
  那两个女生,其中一个姿色尚可,化妆后有80分左右,另外一个很胖,面相有点凶。
  被何苗苗一质问,两女生都很不客气。
  “谁拍你了?”
  “手机是我的,我爱拍什么拍什么!”
  好吧,一个婊一个横,都不怎么好惹。
  汪言倚着门框安静站着,仔细观察,默默在心底评估两个女生的性格和行为模式。
  这是大少自从得到慎言起,就在逐步养成的习惯。
  硬要说,可以算是慎言的后续延伸——慎行。
  慎行不是“不去做”或者“少去做”,而是在处理事情之前,做足准备。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一个道理。
  何苗苗明显就没有那份觉悟,全凭心情做事。
  “一个敢做不敢当,一个侵犯别人隐私还理直气壮,你俩怎么那么不要脸?快给我删了!”
  得,直接把矛盾彻底激化。
  但是汪言不会轻易评价何苗苗做的对不对,她们之前的恩怨过节,只有她们清楚。
  女人啊……搞不懂的。
  果不其然,胖妹一下子炸了,脾气比何苗苗都爆。
  “何苗苗我忍你很久了,你算什么?天天趾高气扬的,不就仗着自己漂亮吗?我的手机,我爱拍什么拍什么!”
  80分就比较婊,说话阴阳怪气。
  “苗苗,咱们怎么说都是一个寝室的,我俩不小心拍到点东西,你就发这么大脾气,怎么,你自己也觉得刚才的事儿见不得人啊?”
  何苗苗差点气疯:“我怎么就见不得人了?”
  80分冷笑:“你自己心里清楚。”
  胖妹张嘴就开始胡咧咧:“仗着自己漂亮,勾引院草,拉拉扯扯的贴上去,不都是你干的?”
  80分继续冷笑:“就是嘛,汪言刚开始旗手训练的第一天,你不就开始暗恋人家?当谁不知道似的!”
  “天天缠着人家买水果,在寝室里你嘀咕过几次汪言?装什么装!”
  胖妹把双臂一抱,像一座山似的敦实。
  “我……”
  看得出来,何苗苗没有什么斗嘴的经验,被她俩一顿抢白,又气又急,却一句反驳都想不出来。
  情急之下,她索性豁出去了。
  “我爱怎么嘀咕、喜欢嘀咕谁,跟你们有什么关系?我俩的事儿是我俩的事儿,反正你们拍我就是不行!”
  “哟?彻底不要脸了是吧?”
  80分侧头瞄一眼汪言,被大少冷峻沉静的气质镇得心里一突,原本打算把汪言扯进来的,顿时不敢造次。
  “人家汪言有女朋友,从来都没瞒着过谁,经济一班全知道,院里知道的人也不少,怎么就你那么不要脸,非得硬贴上去做第三者?”
  啊?!
  何苗苗陡然傻眼了。
  她在班里人缘一般,又不太关注外面的八卦,根本不晓得汪言有女朋友的事。
  小a小b倒是知道,但是无缘无故的说这事儿干嘛?
  其实她俩甚至很希望何苗苗能把汪言拿下,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心理,是个人都有。
  汪言怎么说都是院里的旗手,气质容貌独一份,又不是配不上苗苗。
  知道的人都不说,何苗苗又没问过,所以直到现在,她才第一次听说。
  一瞬间,心里就乱成一团乱麻。
  其实在如此复杂的局面下,陡嗯然受到一个新消息的冲击,心乱是非常正常的。
  然而何苗苗以为是因为汪言。
  心理学上有一个学术名词叫做“吊桥效应”,讲的是,在微刺激的环境下,人们会将生理上的心跳加速,投射到心理上。
  直白点解释,因为危险、刺激而产生的心跳加速,会被误认为,是因为恰好遇到的那个人。
  放在此刻,何苗苗直觉的认为,“汪言有女朋友”这件事让自己心乱、心跳失衡,稍微多想一点,立即就开始怀疑……
  嗯?!
  我喜欢汪狗子?!
  眼下当然没法确定答案,但是这份怀疑就像一颗种子,在她心里深深扎根。
  深呼吸两次,她饶开和汪言有关的思考,死死抓住那一点不放。
  “别跟我说那些,你就是不能拍我,奶牛你马上删掉!”
  胖妹绰号奶牛,其实,当初diss刘璃最凶的人,就有她一个。
  当然,现在的琉璃,就是打击何苗苗的最好武器。
  “挖人家墙角挖得这么理直气壮,何苗苗你真够可以的!你就不问问人家女朋友多漂亮、多有气质?比你这种咋咋呼呼的德性强出100倍!”
  有点扯。
  刘璃的气质是练舞拔出来的那种仪态美、韵律美。
  何苗苗的气质是那种自然而然的天真烂漫,率性直接。
  两者压根就不能直接比较。
  不过这种辱骂可是够恶毒的,气得何苗苗直攥拳头。
  80分紧跟着添油加醋:“说到底,就是因为人家汪言有钱呗?整天装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清高样……嘁!”
  哈!
  这就有点搞笑了。
  汪言下意识打量一眼何苗苗,简简单单的运动服,没戴表,脖子上戴着一条白金项链,吊坠在衣领里看不到。
  整体而言,确实挺朴素挺低调的。
  但这姑娘的家境绝对不差,汪言的判断依据是……
  她胳膊肘上的死皮。
  正常人伸直胳膊,胳膊肘上一定会有一块黑印,那是长期弯曲形成的角质层,叫死皮亦可。
  人体上,胳膊肘、膝盖、手指关节处,都会有褶皱和死皮。
  除非能够把它们炼化……啊呸呸!
  除非长期坚持保养,才能够让那里的皮肤仍旧细嫩,并且在颜色上不会明显的发黑。
  平之就特别注重皮肤保养,但是,以她的家境,做不到真正的细致。
  而何苗苗的各处关节上,基本是没有任何死皮的。
  所以她的手指比别人都漂亮,所以她的特殊分能到94。
  如果前面的特殊分解释没有被和谐,那么就有关于肤质的描述。
  所以结论很简单——何苗苗的家境,比平之好很多。
  只是,她的奢侈没有摆在明面上,日常太低调,级别不够的人,根本看都看不懂。
  这就搞笑了啊……
  一个身家明显比我强太多的姑娘,却被误认为拜金舔富豪,果然是因为我的演技太成功,把所有人都镇住了么?
  汪言很想笑。
  何苗苗却终于忍不住了,上前一步,攥着小拳头,似乎是想……卧槽!
  小仙女你控制点!
  汪总大惊失色,终于有点慌。
  一瞬间,眼前浮现出第一次见面时,何苗苗的模样。
  眼看着就要被自己的正步撞上,却挺着胸膛站直,微微仰着头,大眼睛里满是倔强……
  驴脾气啊!
  就好像现在,你攥什么拳头?!
  对面那胖妞能打你三个!
  奶牛果然不虚,挺胸仰头,规模惊人。
  80有点怂,退到后面,却仍要哔哔。
  “何苗苗,别以为班里的男生都喜欢你,你就真的是公主了,女生那边怎么评价你的,你心里一点数都没有么?”
  何苗苗真急眼了,指鼻子开骂:“贱人,你在我背后嚼舌根,我一直都没跟你计较,今天你要是敢把我和汪言的视频发出去,我……我告到你倾家荡产!”
  回手又指胖妞:“视频,你删不删?!”
  气势惊人,却幼稚得可爱。
  汪言简直哭笑不得,有你这么威胁人的?
  歇歇,我来吧!
  大少轻轻一拉炸毛的小奶猫,对她笑笑:“我来处理吧,你消消气。”
  上前一步,站到胖妞和80分的对面。
  对于汪言汪大少,她们两个多少是有些畏惧的。
  大少做旗手时就是硬汉形象,穿衣服一身大牌,开着百多万的豪车,绝对是校园里的顶级排面。
  汪言却没有跟她们翻脸的迹象,很是和颜悦色。
  处理女人的问题,简单粗暴未必不可行,但是,真的伤格调。
  都什么身份了,欺负女生?
  怎么都是好说不好听。
  所以,仍旧得讲究方式方法。
  “事情跟我有关系,所以,我得站出来讲几句话,你们心平气和一点,听我说完,好吧?”
  俩女生对视一眼,惴惴点头。
  同时,80分先发制人,抢道:“其实我俩没恶意,而且视频肯定会删的,只是苗苗说话太气人,我们气不过才和她吵……”
  视频?
  根本不是重点。
  难道没有视频就不能造谣了吗?
  正所谓积毁销骨,众口铄金,想打击何苗苗,其实并不需要视频,带好节奏即可。
  汪言想解决的,不止是问题表面,还有更深层次的核心。
  这样想着,他的表情愈发和蔼,笑容令人如沐春风。
  “那我先谢谢你们的通情达理,然后长话短说。”
  “嗯嗯,汪班长你说!”
  俩女生顿时有点小迷妹的倾向,连连点头。
  影帝汪正式化身居委会主任汪,角度诡异的展开说服工作。
  “首先,我和苗苗的关系并不重要,你们怎么想,甚至怎么说,都无所谓。”
  “本质上,不会对我们造成任何影响。”
  “所以我要告诉你们的几样事实,其实和今天的冲突不太沾边儿。”
  俩女生直接就听懵了,什么开始啊这是?
  接下来的展开更神奇。
  “第一件事,我的车不是100多万,是15年限量版,500多万。”
  俩女生愕然瞪圆眼睛,瞳孔急剧放大。
  汪言却笑着帮她们舒缓情绪:“现在,全校只有你们两个知道,请务必替我保密,谢谢。”
  茫然点头。
  “第二件事,我刚刚用零花钱买了一栋别墅,带装修800多万,弄好以后,欢迎你们来玩。”
  “反正我肯定会邀请苗苗的,到时候,你们可以一起来,开个爬梯。”
  瞳孔急剧收缩,茫然不知所措。
  “说这些呢,是想告诉你们,我可能远比你们想象的要有钱。”
  “而且,比你们想象的更有能力,学校的私人空调开放政策,实际上就是我推动的。”
  “但是,我绝对没有威胁你们的意思,女生的事,你们女生自己解决。”
  大少的态度太真诚了,笑容和煦,目光清澈,像是一个最有教养的顶级二代。
  那说服力,简直杠杠的。
  她们瞬间就全盘接受汪言所灌输的一切,并且坚信不疑。
  然后,汪言突然扯出一个更不相干的话题。
  “其实,本届的新生代表本来应该是我的,校领导咨询过我的意见。”
  “但是我家里那边刚好有事情要处理,请了整整8天假,没有时间准备,只能遗憾放弃。”
  俩女生茫然点头的同时,想到好几节大课都没看到汪言,顿时恍然大悟。
  “然后呢,新生代表就定了苗苗。”
  “其实如果不是我获得了优秀旗手的荣誉,新生代表,我是争不过苗苗的,她才是真正的第一优先候选。”
  “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么?”
  “她家里,其实比我家有钱得多,而且她父亲就是星城人。”
  胖妞和80分,简直呆若木鸡。
  汪言大气的笑笑:“你们不清楚吧?”
  “所以呢,说她贴我,完全不对。”
  “不谈在星城的势力、背景、人脉,只谈钱,我家里仍旧差得很远。”
  “她只是快要出国了,所以才刻意保持低调。”
  “我觉得你们对她的某些误解,完全没有必要,而且很不理智。”
  “你们仔细想想看,是不是这样?”
  俩女生几乎已经不会思考了,只会顺从的点头。
  汪言跟着点头,满含鼓励。
  “能住在一个寝室里,其实是难得的缘分,性格上有不合拍的地方,努力磨合就是了,我们寝室最开始的时候也是一样,你看现在多和谐?”
  “就算不能处成好朋友,也没有必要变成仇人。”
  “我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苗苗其实也是,但是她的父母……”
  “当然,她的父母人很好,只是做长辈的,爱女心切,想法可能和年轻人不一样,可以理解。”
  胖妞和80分眼睛里一闪而逝的恐惧,并没有瞒过汪言的观察。
  行了,火候差不多了!
  大少满意的笑笑,拍一下手。
  “OK,废话就这么多,你们先回去吧,好好冷静一下,我再劝劝苗苗。”
  “明天给你们带点水果,大家坐一块儿,好好聊聊,有什么误会趁早解决,没事的,相信我。”
  汪言微笑颔首,再没提过关于视频的事。
  俩女生终于从那种被掌控、被引导的状态中脱离出来,气势弱得不如家雀。
  胖妹忙不迭的解锁手机,当着汪言的面删掉视频。
  “汪班长,视频我删掉了,你看!”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我相信你。”
  大少看都没看一眼,温言安慰。
  越不在乎,底气就越强。
  汪言的底气越强,就意味着何苗苗拥有同样、甚至更胜的力量。
  何苗苗不会使用她的力量,但是有人会。
  如此含而不露的威胁,可远胜于那句“告到你倾家荡产”。
  而汪言的表达,太柔和了,没有激发起一丝的逆反心理、冲动愤怒,所以她们才能理智的思考并意识到那种威胁。
  80分马上跟着服软。
  “今天我俩的情绪和态度都不对,我们先回去了,呃,苗苗,晚上我们好好聊聊!”
  目光闪躲的对何苗苗点点头,她马上拉着胖妞,落荒而逃。
  汪大少微微勾起嘴角,笑意并不得意猖狂,颇有一种举重若轻的宗师气度。
  呵,so简单……
  一回头,却发现何苗苗的状态不对。
  小仙女学着汪言刚才的姿势,倚着门框站着,表情似笑非笑。
  “19岁,啊?!”
  “耿直boy,嗯?!”
  “扯淡的错觉……呵呵……哈哈!”
  糟!
  人设崩稀碎!
  汪大少意识到问题所在,突然有点郁闷。
  人家的英雄救美都是直接上三垒,怎么到我这里,净碰到里外不是人的死局呢?
  所以接下来要干嘛?
  表演一下求生欲??
  或者……
  干脆就……来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