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241章 不能输

第241章 不能输


  心虚好一阵儿,何苗苗突然反应过来,意识到一个巨大的漏洞。
  “等等!既然你那么努力,你是怎么考到咱们学校的?!”
  竖起食指轻轻摇晃,小仙女的表情是“真相只有一个”。
  哟?
  你倒是没傻到家……
  汪言笑眯眯反问:“第三个问题吗?”
  “行!”
  何苗苗重重点头。
  汪言就简简单单的回顾起当初。
  “因为以前我并没有意识到努力的重要性,并且,心态特别浮躁,总是拿各种借口安慰自己。”
  “那时的我,认为自己不是学习的材料。”
  “其实,真的拼命去学,是可以考到600分的,普通一本对天赋的要求并没有那么高。”
  “但是,我既没有拼,又没有花时间去找对方法,所以只能考到这里喽!”
  何苗苗理解汪言所说的内容,但是无法理解汪言的变化。
  “那你为什么突然之间就意识到了呢?好奇怪的不是么?”
  汪言坏笑摆手:“你的提问次数用完了。”
  再有什么好奇,就憋着吧!
  何苗苗气得直喘粗气,幸好小阅览室里再无外人,不然简直形象扫地。
  不知道为什么,一和汪言搭上话,她就控制不住脾气。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是如此。
  汪总可不管那么多,想问就问。
  “你为什么对水果那么执着啊?感觉你应该不缺好吃的东西才对。”
  一句话,瞬间勾起何苗苗的倾诉欲望。
  “就是不缺才馋的啊!”
  小表情是崩溃的,小眼神是绝望的,卖可怜,何苗苗天下第一。
  “你是不晓得哇!”
  “从小到大,我吃的东西,不敢说都是极品吧,至少够贵。”
  “结果到学校以后天天吃的都是什么啊?”
  “以前都是家里保姆去买菜,厨师给做饭,结果到大学,我爸妈说要锻炼我的自立能力,叫我自己解决吃喝问题……”
  “天啊!”
  “饭菜什么的我就忍了,至少我还有零食。”
  “可是水果怎么办啊?”
  “小仙女没有水果吃会枯萎的!”
  何苗苗说到激动处,双手情不自禁的开始比划。
  手舞足蹈的,巨可爱。
  但是汪言一眼就看出来,这姑娘没有专门训练过仪态。
  气质很好,然而,是富养出来的那种金贵,带着显而易见的散漫,绝对没有经历过芭蕾基训之类的系统纠正。
  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随意自然,后者挺拔克制。
  哪种好?
  正常情况下,肯定是系统训练过的气质更好,打眼,鹤立鸡群。
  但是面对着小仙女99的颜值和94的身材……
  都省省吧。
  天赋,有的时候真的能够令人绝望。
  就好像自己的呼吸能力,真的是不讲道理。
  汪言心中感叹,表情写着“感同身受”,于是何苗苗越发起劲儿。
  “和别人,我压根都不敢抱怨,好像我多矫情似的,汪言你家里肯定特别有钱,你能理解我的痛苦吧?”
  对不起,并不能。
  我虽然同样追求美食,但是偶尔吃碗泡面什么的,一点都没问题,哥可是苦孩子出身……
  摇摇头,大少往小仙女心口上插刀。
  “对不起,我没买到过不好吃的水果,理解不了你的痛苦。”
  “……”
  (╯‵□′)╯︵┴─┴
  “能不能聊下去了?!”
  小仙女爆炸了。
  “OKOK,继续。”
  汪言赶紧安抚对方,要炸怎么都不能当面炸啊,那显得咱多没本事?
  “所以你为什么来这所破学校啊?”
  “哼!”
  何苗苗别着头,余怒未消。
  大哥一点不废话,递过去一粒蓝莓。
  (*^▽^*)
  吭哧一口干掉小果粒,何苗苗心情大好,坦然回应。
  “家里安排我明年出国,在哪混都是混一年,星师离家近,周末直接回家,周一到周五在学校锻炼,就酱!”
  汪言没忍住笑。
  “你们家的锻炼可真够儿戏的……”
  “我第一次离开家里,这就可以了,如果不是他们实在不放心,今年我就可以走的。”何苗苗蛮认真的。
  “那你爸妈真挺放心的,平时没见过他们来看你啊?”
  “怎么没有?”
  何苗苗一抬头,一斜眼睛,表情很奇怪。
  “你记不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你往前走,我站那?”
  “嗯,怎么?”
  汪言心里陡然浮起一种不妙的预感。
  何苗苗重重点头,叹口气:“那会儿,我爸妈就在树荫底下看着呢……”
  啊?!
  “真的,回去我妈还问我:那小子怎么那么宝哦?居脑壳!”
  晕……
  汪大少简直哭笑不得,感觉真的是好神奇。
  “以后我是不是得离你远点儿?省着身后突然冲出老两口再加俩保镖,把我摁倒一顿爆锤!”
  何苗苗咧开嘴笑,瓜兮兮的。
  “怎么会呢?他俩就军训的时候来过两次,发现我适应的挺好,就再没管过我。要不然本公主至于跟你蹭水果吗?”
  “你都适应什么了?”
  汪大少一眼就看穿她的虚张声势。
  “衣服肯定是周末带回去让佣人洗,吃饭不是食堂就是外卖,每天晚上给你妈打个电话诉苦撒娇,天天拎着时尚杂志招摇过市……”
  “喂!”何苗苗大急,“6个人一间寝室,很辛苦的好吧?我爸又不让我住研究生楼……烦你!”
  “等会等会……”汪言脑阔痛,“你爸不让你住研究生楼,烦我干嘛?”
  “你往那一坐就跟我爸似的,笑嘻嘻,一看就是憋着一肚子坏水!”
  “我?!”
  影帝汪震惊、愕然、伤心……
  但是何苗苗很坚持:“你别装!你就是一条不爱叫的、伪装成哈士奇的狼。你这样的人,我在我爸朋友圈里见多了!”
  影帝汪极度痛苦:“但是我只有19岁啊!是什么让你产生那么扯淡的错觉?”
  “呃……”
  何苗苗一下子卡住了,下意识的开始怀疑自己的直觉。
  对啊,汪言才19,那些老油条都多大?
  不可能嘛!
  可是……总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儿啊……
  汪言温和无害的外表下,当然是一个冷不丁就是一口、咬上去就不松开的狠茬子。
  但是何苗苗却不敢确认,理智和感性发生严重冲突,懵了。
  见状,汪言把剩下的三粒蓝莓往前一推,表面上有一层心灰意冷、里面饱含着被误解的痛苦,以一种微带愤愤然的语气,吐出四个字。
  “拿去!再见!”
  “哎你别这样啊……”
  何苗苗嘴里说着安慰的话,手上动作却一点不停,唰唰唰,三粒蓝莓全抄起来,直接塞到嘴里。
  “哇!你买的水果简直神奇啊……个个都那么好吃!极品的好吃!”
  开开心心的享受着,发现汪言埋头看书不理人,她内心里的负罪感顿时又加重一分。
  虽然在她看来,有8成的可能是在开玩笑、戏弄自己,但如果不是呢?
  想了想,她蛮像那么回事的开口许诺。
  “汪言,我发现你这人还不错,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在星城想办什么事儿尽管找我,我去求我爸!”
  “当然,如果我想找你逛超市,你得陪着……”
  嘿!
  你真有才!
  汪言感觉有趣极了。
  这姑娘果然是个公主病晚期患者,想事情的逻辑就跟正常人不一样。
  需要求父亲才能办的大事,和逛超市买水果,能划等号?!
  但是她偏偏就能说的如此认真,如此理直气壮。
  嗯,倒是不讨人厌,挺可爱的。
  “行了行了,坐不住就回寝室吧,我要看会儿书,你别搁这儿捣乱。”
  汪言摆摆手,语气不耐烦,但脸上带笑。
  显然是对她“做朋友”的提议的回应。
  朋友之间不就是这样的吗?
  然而和苗苗差点又气炸。
  我捣乱?!
  有我不看你看书,然后觉得我碍眼?!
  汪言,你真的是……太不拿本公主当仙女了!
  气鼓鼓的往下一坐:“我不走,阅览室又不是你家的,你读你的书,我看我的杂志,谁都别打扰谁!”
  真就开始翻起杂志。
  行吧,那就各干各的呗。
  于是汪言真的开始做起数学题。
  数学是经济学的基础,真要自学经济学,首先学好数学英语,然后多读书,多看视频讲座。
  说简单并不简单,说难其实也没那么难。
  安静的学习中,时间倏忽而过。
  9点半,何苗苗耐着性子把整本杂志翻到最后一页,然后就开始发呆。
  5分钟之后,开始有点坐不住了。
  把那枚水蜜桃拿出来摆在面前,她趴在桌子上,盯着桃,放飞思想。
  汪言?
  汪言哪有桃好看!
  只撇一眼,小仙女就收回目光,专心致志的对付桃。
  看起来就超水嫩……
  会有多好吃呢?!
  讲良心话,汪言颜值78,那桃的分值是84,确实有差距。
  78的颜值,小仙女见得多了,统统都可以归类为普通姿色,客气点才称一句小帅哥。
  木有诱惑力!
  然而,桃子终归是不会讲话的,吃又舍不得,看又忍不住……
  又5分钟后,她终于还是开始骚扰汪言。
  “哎,汪狗子啊,你说咱们这儿怎么这么安静啊?等那么半天,一个人都没有……”
  早点来两个人打扰,咱俩早点散场,好不好嘛!
  “怎么没人?”
  汪言不在【超级阅读】状态中,其实无所谓打不打扰,闻言头都没抬,应付过去。
  “刚刚不是才走过去一对儿情侣?”
  能聊天就行,何苗苗顿时来了精神。
  “你怎么知道那是情侣?”
  “不是情侣谁往小阅览室钻啊?要看书去大阅览室,要用电脑去电子阅览室,哪儿不比咱们这小房间舒服?”
  何苗苗回头看房间,一条长桌,两排木椅,小得可以,但是木椅能够拼起来,反而比大阅览室的那种固定座椅……呃,有用?!
  学累了可以躺着休息一会儿,是吧?
  “但是,为什么非要在图书馆里谈恋爱呢?”何苗苗仍旧不懂。
  “不然呢?”
  汪言好笑反问:“你是不是以为大学生个个都是咱们的条件,可以随便到哪儿消费都不心疼的?”
  何苗苗一想,是这么回事,但是仍旧不服气。
  “那……那操场、荷花池、自习室,都不要钱吧?”
  “操场就在咱们寝室楼下面,好几百双眼看着咱俩,你敢跟我牵手亲亲吗?”
  “不敢……嗯?!”
  何苗苗摇完头才反应过来,什么玩意?!
  “蛇精病啊你?我为什么要跟你牵手……亲亲?!”
  “打个比方啊!”
  汪言坦然至极,就好像什么都没说过一样,自然而然的把话题转移到下一句。
  “荷花池那边隐蔽是够隐蔽,但是蚊子太多,如果一时激情不慎落水,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你少扯那些没用的!我问你,你是不是对我有想法?!”
  何苗苗心头涌上一股斗志,死死抓着汪言的破绽不放。
  小样的,跟我玩欲擒故纵快有半个月了,终于被我逮到了吧?
  然而,影帝汪现在是什么水准?
  就没在怕的。
  “这是第四个问题,恕不奉陪。”
  好整以暇的收拾好书本,慢条斯理的起身,最后对她笑笑。
  “另外,你还欠我一个提问,所以……拜拜。”
  一个大喘气,等来一句拜拜,何苗苗真的是有点想打人了。
  汪言侧头瞥一眼,将她的火气尽收眼底,却丝毫不以为意。
  何苗苗是真正的千金大小姐,从小就没受过委屈,被家人宠到大,又被茫茫多的舔狗当女神似的捧着,因此分外的受不得委屈。
  一点小小不顺心,就会生气。
  汪言能够理解她的性格的形成原因,却不会因此就处处迁就她。
  天之骄女,理所应当的难伺候。
  但那是别人的理所应当,不是汪言的。
  如果不是她身上有着各种不同的闪光点,本性善良纯真,汪言甚至都不会与她接触下去。
  至于现在嘛……熬呗。
  既然受到吸引,又不想惯着,只能是让时间来证明谁更坚决。
  成不成,不要紧。
  总之不能输。
  汪言像个木得感情的镖客一样,提上裤……拿着书就走人,刚到门口,却被气得不行的何苗苗一把拉住胳膊。
  “汪狗子你耍赖!那怎么能算到提问游戏里?明明就是你先……你看什么呢?我在跟你说话啊!”
  汪言淡定的收回目光,似笑非笑的回曰:“刚才有两个女生经过,看到你以后下意识的举起手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你们班的。”
  “靠!那你不早说!”。
  何苗苗气得爆了粗,马上撒开手出去追人,出门一看,怒火蹭蹭往上蹿。
  正是寝室里那两个婊,日常黑苗主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