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238章 新世界的大门

第238章 新世界的大门


  何苗苗踩着点儿回到教室,发现位置已然不多,只好走向靠窗最后一排的男生宝座。
  
  那个男同学拎着大兜小兜,一直送到最后一排,贴着墙边放好,才满怀兴奋的坐到过道外面,隔壁的位置上。
  
  “谢谢你!”何苗苗终于露出微笑。
  
  只是一个微笑都好甜,那个男生满面红光,忙道:“没关係没关係!待会下课,我再帮你拎到寝室楼下!”
  
  小b竖起大拇指:“可以的,绅士!”
  
  何苗苗却淡然拒绝:“不用那么麻烦,除了西瓜和芒果,待会都吃掉就好。”
  
  “那……我帮你拿到水房去洗一洗?”
  
  小a都服了,兄弟,你居然能找到如此刁钻的角度来舔……
  
  请保持住,你早晚会有女朋友的!
  
  “好吧。”
  
  这一次,何苗苗没拒绝。
  
  于是男生应付完点名,马上就去洗提子、水蜜桃、圣女果和车厘子,而何苗苗开始给大家发香蕉。
  
  “姐妹们,谁想吃香蕉?”
  
  相熟的女同学就问:“苗苗,你买那么多水果,是要请大家啊?”
  
  “对吖!”
  
  何苗苗理直气壮的点头。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是因为没控制住购物慾望,所以才买多了呢!
  
  “那我不要吃香蕉,我想吃水蜜桃!”
  
  “我喜欢车厘子,嘻嘻!”
  
  “苗苗,松子可以分我一点么?”
  
  何苗苗大方的一摆手:“可以啊,想吃什么,自己挑,但是尽量让大家都吃到,好吧?”
  
  “哇!苗苗你真大方!”
  
  “苗苗女神,我们男生怎么办啊?”
  
  何苗苗想都没想,回道:“求求你身旁的女生啊!”
  
  特别小公主的一种思维,用在此刻却意外的应景。
  
  “哈哈!”
  
  男生女生都在鬨笑,教室里的气氛顿时热烈起来。
  
  小a和小b扶着额头,感觉彻底看不懂苗苗公主了。
  
  大张旗鼓的去一次威尼斯广场,上头似的买一大堆东西。
  
  刷卡的时候,账单金额让人心惊肉跳。
  
  好不容易才折腾回来,结果自己一口没吃,全都送出去……
  
  你到底在想什么?!
  
  “苗苗啊……你真大方!”小a歎口气。
  
  “不然叻?我们又吃不完。”何苗苗完全不以为意。
  
  “那你还买那么多?”小b瞪圆眼睛,“我俩又不是没劝你!”
  
  “难得去一次,总得每样都尝尝吧?”
  
  表情、语气,都实在太特么理直气壮了,小a和小b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的世界我不懂啊……
  
  那个男生很快洗好水果回来,何苗苗每样留一点,其余的真的全都分掉了。
  
  最后又开启芒果袋,大方的问那个帮忙的男生:“要不要吃一个芒果?大的不能动,小的随便挑。”
  
  那个男生大喜过望,小心翼翼的从里面挑出一个来,稍微擦一擦,直接剥皮。
  
  “哇!好甜!”
  
  男生眼睛一亮,竖起大拇指。
  
  何苗苗开心了,终于问:“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晕!
  
  开学一个月了,你居然连我的名字都不记得?
  
  男生心里嗷嗷酸,却很快正视了自身地位。
  
  ‘你只是一个对白富美有想法的普通男生,要有舔狗的自我修养,要沉住气!’
  
  介样一想,顿时不再难受,反而因为关係有实质性的拉近而兴奋。
  
  正经八百的自我介绍:“我叫张远,弓长张,遥远的远。”
  
  “哦。”
  
  何苗苗应一声,点点头,突然很是郑重其事的开口。
  
  “以后不要在女生背后紧盯着人家的后面看,我从来不穿紧身衣服,你能看到什么?想看,请大大方方的看脸。咱们班里的变态挺多的,你注意点。”
  
  一瞬间,张远的脸就变得焦绿焦绿。
  
  卧槽!
  
  你居然知道?!
  
  但是我并没有一直盯着看好吧?
  
  一节课才看不到80分钟……
  
  麻蛋,该怎么解释啊?!
  
  ……
  
  其实并不需要解释,因为何苗苗根本没再理会舔狗一号,潜心对付袋子里的芒果。
  
  再三挑选,捡出一个最满意的,擦啊擦,开始剥。
  
  熟透的桂七芒果很好剥皮,开启,里面是黄橙橙的果肉,但是……
  
  纤维怎么那么粗?
  
  小仙女微微一皱眉,心情突然有点忐忑。
  
  试试吧,应该不会太差?
  
  一口咬下去,何苗苗顿时直咧嘴。
  
  甜!
  
  太特么甜了,甜到发腻,一点芒果该有的清香都没有,像是糖精泡出来的东西。
  
  而且纤维实在太多、太粗,一口咬下去直塞牙,口感糟糕至极。
  
  回头再看张远,大口大口吃的十分香甜。
  
  何苗苗情不自禁有点纳闷:难道只有我挑的这枚特别糟糕?
  
  随手把剩下的半个芒果扔到垃圾袋里,她又挑出一个。
  
  结果……
  
  晕了,都不如刚才那枚!
  
  甜度仍然是达标的,但是甜得不正,太腻。
  
  果核大,果肉少,纤维又多。
  
  差评差评!
  
  眼看着何苗苗又要扔,小a赶紧拦住。
  
  “有那么难吃吗?我尝一口。”
  
  接过来小心翼翼的咬一口,纳闷反问:“挺好的呀?”
  
  “唉……”
  
  何苗苗摆摆手,懒得解释什么。
  
  人和人的标准是不一样的。
  
  对于很少吃芒果的人而言,够甜,其实就很好吃了。
  
  对于常**品水果的人而言,甜度只是其中一个指标,评分项另有很多。
  
  而且只讨论甜度指标,腻人的甜和清甜,那完全就是两种概念。
  
  总而言之,88块钱一斤的芒果,买得血崩!
  
  何苗苗没考虑亏不亏的问题,钱不重要,但是大张旗鼓的折腾一趟,却吃得相当不满意……
  
  难受!
  
  郁闷中,何苗苗把目光投向汪言给的那枚大澳芒。
  
  看两眼,很快挪开目光。
  
  哼!我还有一个黑皮西瓜,才不要吃你的芒果呢!
  
  魂不守舍的混到下课,何苗苗匆匆忙忙的回到寝室,简单洗洗手,第一时间就要对西瓜动手。
  
  水果刀中间一劈,小勺子拎出来,捧着半瓣,立即开挖。
  
  一口下去,何苗苗的心情顿时凉透了。
  
  微生、稍涩、水兮兮……
  
  59分,不可能再多!
  
  作为一个瓜,你根本没及格啊啊啊!
  
  小a凑上来挖一勺,美滋滋:“无籽西瓜吃起来真的好舒服!”
  
  何苗苗幽幽问:“和上回汪言买的西瓜比呢?”
  
  “那没法比,但是我觉得现在已经很好吃啦!”
  
  你真幸福!
  
  何苗苗都快要嫉妒小a的荤素不忌了,做个味觉迟钝的人,真好……
  
  心累得不想说话,何苗苗把勺子一扔,恹恹的去玩游戏。
  
  寝室里另外三个女生回来,其中一个婊里婊气的问:“哎,苗苗,你买了那么多水果,都给大家分了,偏偏藏着一个西瓜几枚芒果,怎么着,是不是特别贵特别好吃,捨不得给大家分啊?”
  
  何苗苗的心情顿时极度恶劣。
  
  白莲婊室友,真烦!
  
  “对我而言,没有什么水果可以称得上贵。”
  
  大小姐头都不抬的怼回去一句,才淡声道:“都在小a桌子上,想吃就吃呗。”
  
  “哟,那我可得尝尝,家境贫寒,超过10块钱的水果,对我都算贵了!”
  
  “哇,那个芒果好大,我要吃那个!”
  
  何苗苗心里一激灵。
  
  “哎哎,那个大的不能动,那是我的!”
  
  扔下手机,两大步冲过去,抢走大澳芒。
  
  “.大的归你,我们吃小的就行!”
  
  “哟,真大方!”
  
  小b冷不丁的介面:“大的40多一斤,小的88一斤。”
  
  “呃……苗苗真大方……”
  
  何苗苗根本就懒得理会她们,突然回想起汪言的话。
  
  “心情极差的时候再吃。”
  
  现在,就是很差很差。
  
  所以,应不应该吃呢?
  
  如果仍旧不好吃,今天可就彻底糟透了……
  
  心里明明很犹豫,手却不听使唤,抄起水果刀,笨拙的割开,切花。
  
  开口的一瞬间,一股清香,直接涌上鼻腔。
  
  咦?
  
  不错啊?!
  
  何苗苗满含着期待一口咬下去,顿时,一种柔韧、坚实的口感充盈口腔,紧接着,清甜。
  
  那甜,非常馥郁,却不腻人,带着浓重的野生果香,清冽,醒脑。
  
  甜度中,杂糅着一丝恰到好处的果酸,让味道变得丰富至极。
  
  何苗苗浅褐色水晶般的眸子,瞬间爆出一团辉光。
  
  好呲!
  
  吭嗤吭嗤,几大口下去,半个芒果没了。
  
  费劲的挖出核,捨不得直接扔,用手指捏着,啃了又啃,然后才开始对付另外半枚。
  
  “嗝!”
  
  全部吃光光,何苗苗满意的打个饱嗝,溜达到卫生间去洗手洗脸。
  
  对着镜子一照,唇边鼻尖腮帮子上,到处都是果汁,花得可以。
  
  手上更不用提。
  
  开启水龙头,正要洗,突然把右手无名指送到嘴边,轻轻的吮了吮。
  
  沾上好大一块果肉,不能浪费!
  
  纤纤玉指从唇中出来,变得乾乾净净,她又舔一圈嘴唇,才满意一笑。
  
  嘻嘻,好爽!
  
  洗乾净脸,心情变得十分明媚愉快,何苗苗对着镜中的自己眯起眼睛,伸手开qiang。
  
  砰、砰、砰!
  
  今天虽有波折,但整体不赖。
  
  倒计时300天,小仙女,加油冲鸭!
  
  美滋滋回到床上,新开一局游戏,玩着玩着,突然想起明天。
  
  哎呀!
  
  只有一个芒果,今天吃掉了,明天怎么办?
  
  咦?
  
  似乎……好像……或许……应该……
  
  汪言那里还有一个西瓜、一个哈密瓜、两个桃、七八个蓝莓,是吧?!
  
  呼……
  
  说好不再搭理汪狗子的,可怎么办啊?
  
  诶噫,好烦!
  
  ……
  
  就在何苗苗觊觎着汪言库存的时候,陈宇航同样很烦躁。
  
  中午睡醒,习惯性晃荡到餐厅,却发现父亲居然没出门,拿着ipad,等在餐桌前。
  
  “爸,今天中午没应酬?”
  
  “推了,特意在等你。”
  
  陈长庆今年47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五短身材,却有着一张国字脸和乌黑茂密的头髮。
  
  “嗯?”
  
  陈宇航心里一惊。
  
  “我听你王叔叔说,你得罪一个矿省的二代?”陈长庆抬头瞥来一眼。
  
  “没事儿,过儿结了。”
  
  陈宇航挺抗拒跟父亲谈这种事儿的,往餐桌前面一坐,却迅速失去胃口。
  
  “本来事情也不是我惹的,我跟人家握手言和了,您就甭管了。”
  
  陈长庆却不肯鬆口:“你仔细说说,沾上那帮人的就没有小事儿,不能掉以轻心。”
  
  陈宇航没办法,只好大概的叙述一遍,将自己给钱的事情瞒下没讲。
  
  陈长庆听完经过,却不肯信。
  
  “说实话!你给人家小女孩赔多少钱?”
  
  陈宇航支支吾吾:“呃,扔下20个。”
  
  陈长庆这才点头。
  
  “处理的算是可以,给钱是对的。”
  
  陈宇航支着脑袋,心道:得,接下来,又是教育时间……
  
  果然,陈长庆开始滔滔不绝。
  
  “航航你要记住,家里不缺钱,能用小钱解决的事儿,都不叫事儿。”
  
  “你知道找你王叔打听人家的背景,说明上次的事情让你长了记性,很好。”
  
  “下次如果能够剋制住脾气,不要再那么冲动,就证明你真的长大了。”
  
  “和小女孩喝酒,为什么要扔瓶子?”
  
  “你这个事情,我去处理,照样是要给人家赔钱,赔礼道歉。”
  
  陈宇航听得满心烦躁,却又不敢强嘴。
  
  零花钱已经被父亲停掉,再不乖点儿,接下来的日子就只能吃土,别想再花天酒地。
  
  “嗯,嗯……”
  
  不停的点头。
  
  知子莫若父,陈长庆一看就晓得,儿子根本没听进去。
  
  换成是往常,可能点到即止,今天情况不一样,却不得不更认真一些。
  
  “你不要和我哼哼哈哈,我是你爸,不会害你!”
  
  “家里的生意,可以说,没有什么弱点,能影响我的只有国际大环境,所以我在外面,轻易不得罪人,却不怕得罪人。”
  
  “我讲的是正经商人,以前沾过灰,现在洗白的都算。”
  
  “因为大家玩的都是一样的东西,有规矩。”
  
  “可是有一种黑是洗不白的——手里有人血,怎么洗?”
  
  “矿省那边,你王叔都不敢轻举妄动,我算老几?你又算是个什么点心?”
  
  陈宇航赶紧举手投降。
  
  “我懂我懂!我不是没怎么着吗?”
  
  “哼!”
  
  陈长庆冷哼一声。
  
  “最后再警告你一次……”
  
  “出门在外,十五六岁一无所有的小崽子不要惹,东北的孤狼不要惹,矿省的暴发户不要惹,两西结伴而行的表亲兄弟不要惹!”
  
  “你和王思明打一架我都不害怕,就怕你瞎!”
  
  “冲突都是突然且激烈的,一旦发生,哪有时间给你查人底细、叫人帮忙?”
  
  “咱们帝都商人的特点是守法,讲规矩,强项是拼背景、盘外捅刀子,玩命,玩硬碰硬,那是真不擅长。”
  
  “你心里最好有数。”
  
  陈宇航忙不迭点头:“我有我有!您放心,最近一段时间,我保证什么祸都不惹!”
  
  陈长庆满意颔首:“行,吃饭吧!”
  
  昨天的事情并不大,教育到现在,已然可以。
  
  该赔钱赔了,该道歉道了,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仇,还想如何?
  
  想法是对的,但是陈长庆并不晓得,陈宇航对汪总喷粪,压根不是一次。
  
  所以,其实事情压根儿没完。
  
  “不吃了,没胃口!”
  
  陈宇航对着桌子上的清粥小菜直皱眉,肚子明明很饿,却半点食慾都木有。
  
  “嗯?”陈长庆狐疑抬头,“刘姐特意做的,你每天睡醒不是都吃这些么?”
  
  “今天不想吃。我回房去打会儿游戏。”
  
  陈宇航从冰箱里翻出一罐啤酒,晃晃荡荡回房间。
  
  开电脑时,拉开易拉罐环,咕咚一大口。
  
  咦?!
  
  今天的啤酒怎么这么没味儿?
  
  陈宇航纳闷极了,仔细想想,将原因归结于肝火太旺。
  
  “麻痹的,昨天的破事儿,真特么糟心!汪言,吕亦晨,都给爷等着!”
  
  骂骂咧咧的放下啤酒,开始打游戏。
  
  下午一点多,亲爹出门去公司,陈宇航又饿又烦,终于坐不住了。
  
  打电话约人的时候再三考虑,pass掉黄旭、林柏舟、池浩淼,找到方佟和吴凡麟。
  
  “嘛去啊航爷?”
  
  “火大,拍婆子去!”
  
  哦,方佟和宽面心里有数了,大哥心里不爽,需要撩妹泄火。
  
  仨人汇合到一块儿,陈宇航撞碎一辆911gt3rs,仍有顶配x5代步,那俩货的车仍旧没他好。
  
  “去哪?”方佟问。
  
  “反正别去帝舞了吧……”宽面怂得不行,生怕再撞上汪言。
  
  方佟赶紧打圆场:“谁拍婆子去特么帝舞啊……傻哔么?当然是北服或者中华好啊!”
  
  陈宇航平时还真是去帝舞、北影、中戏、央美、中音比较多,虽然收穫寥寥,但是乐此不疲。
  
  没别的,名气大,撩到一个就有得吹。
  
  闻言饶有兴緻的问:“怎么着,那俩地方好玩啊?”
  
  方佟竖起大拇指:“好!水货带我去过两次,好撩又好玩!”
  
  “佟哥你说说!”宽面都好奇了。
  
  “帝都服装学院呢,摄影、表演、模特多得是美女,一个破二本,好上手,而且一个个都是在镜头下练出来的,欲拒还迎的小暧昧玩得贼溜,特别会配合!”
  
  “中华女子学院更棒,总共有三大必修课——
  
  第一,礼仪与修养,气质一点不比帝舞差。
  
  第二,口语表达课,能说会聊,哄人哄得特舒服!
  
  第三,女性学,学得差的基本都脑残,一条蒂芙尼就能带走;学的好的是真有思想,感觉特别新鲜!”
  
  方佟滔滔不绝一番科普,听得两头狼心驰神往,差点淌哈喇子。
  
  “走!去好院!”
  
  陈宇航擦擦嘴,拍板出发。
  
  坐在顶配x5上面守一下午,陈宇航终于守到一个看起来相当不赖的姑娘,方佟和宽面亦各有收穫,一行人出发去吃饭。
  
  陈宇航指名要吃辣,想刺激一下肠胃,大家直奔簋街。
  
  没有刻意找什么西餐厅或者大馆子,大夏天的,凉啤酒小龙虾,再烤点生蚝,神仙都不换。
  
  到地方一个挨一个的落座,三个小姑娘没嫌弃馆子小,和三位大哥聊得很开心。
  
  然后等酒菜上来,陈宇航渐渐感觉到不对了。
  
  明明很香,换成是平时,口水肯定都流下来了,可是今天为什么一点食慾都没有呢?
  
  饿得不行,却吃什么都没滋味儿,那种感觉,实在太难受了。
  
  陈宇航一样动了几口,就摘下手套,烦躁的喝起闷酒。
  
  “陈少,你怎么不吃啊?我给你剥。”
  
  撩来的妹子叫小雪,不用想,肯定是化名,但是又漂亮又乖巧,很让人舒心。
  
  “小雪真乖!”
  
  陈宇航勉强笑着,低头咬住她指尖的虾肉,嚼两口,味同嚼蜡。
  
  “你自己吃吧,别管我,我不饿。”
  
  其实很饿,但是那种饥饿感正在越来越淡,神经正在变得钝化。
  
  方佟和宽面都不敢劝,因为他们很“清楚”陈宇航心情不好的原因,只好陪着喝酒。
  
  又喝两杯,陈宇航心情恹恹的去上厕所放水。
  
  一进洗手间……
  
  嗯?!
  
  什么东西臭得如此之**?
  
  猛的抽动两下鼻子,嗅到一股下水道密封不好的刺鼻臭味。
  
  正常而言,普通人闻到这种臭味,心理上应该是十分抗拒、厌恶的。
  
  但不知为何,陈宇航心头居然涌起一股隐隐的兴奋。
  
  咕噜噜……
  
  肚子亦开始打鼓,突然就饿的不行,胃口大开。
  
  什么鬼?!
  
  为毛会这样?!
  
  陈宇航惊了,莫名其妙,满头雾水。
  
  算了算了,知道饿就好,从昨晚上到现在,快特么20个小时没怎么吃东西了。
  
  摇摇头,想不通索性就不想。
  
  上完厕所,回到座位,正准备大快朵颐,刚才旺盛的胃口突然间再次消失。
  
  哎呀卧槽!
  
  什么情况?!
  
  正惊愕着,身旁的小雪忽然发出一声惊呼:“哎呀,这只虾头好臭!店家怎么回事?死虾都不挑挑的吗?”
  
  “拿来给我。”
  
  陈宇航听到一个臭字,心里忽然一动,鬼使神差般的接过虾头。
  
  放到鼻子前面一吸……
  
  卧槽!
  
  有感觉有感觉!
  
  陈宇航眼睛一亮,在饥饿的驱使下,含住腥臭的虾头猛的一嘬……
  
  对对!
  
  揍是介个味儿!
  
  正啊!
  
  陈宇航只觉得浑身的毛孔都通开了,那叫一个美味,那叫一个舒坦!
  
  小雪懵了。
  
  眼珠子瞪溜圆,嘴角一下一下的抽搐着,两只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搁。
  
  陈少……呃……爱好很奇特啊……
  
  陈宇航却没想那么多,食物入喉,带着腥臭和温热滚到胃里,带来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愉悦。
  
  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在他眼前徐徐开启。
  
  大少的心情很是振奋,拍桌子喊:“服务员!叫你们老闆过来!”
  
  风韵犹存的老闆娘就在附近,笑盈盈问:“陈少,您有什么需要?”
  
  “刚才那种死的臭虾,再给我来一盘!”
  
  老闆娘脸色顿时一白。
  
  坏了!
  
  陈大少要砸场子!
  
  最近半年多,陈宇航和那帮哥们没少光顾小店,喝多酒砸瓶子的事情就发生过两次,跟别的客人发生冲突一次,那是相当不好伺候。
  
  赶紧陪笑:“哎哟,陈大少,您说的是什么话呀?我们怎么会给顾客吃死虾?来的时候个保个的鲜活,不信您去后厨看!”
  
  陈宇航的脸色顿时拉下来:“意思就是没有喽?!”
  
  “没有!真没有!”
  
  老闆娘急得直摆手:“兴许有个别死的早,厨师没发现,您要是发现一只,我给您免一盘的单!”
  
  方佟和宽面还没闹明白髮生了什么事,跟着劝。
  
  “航爷,咱们总在这儿吃,多少回都碰不到一只死的呀,不怪人家老闆娘!”
  
  陈宇航想想确实是那么回事,面色愈发阴沉。
  
  “那附近的馆子能找到死虾吗?”
  
  老闆娘给问懵了。
  
  您是缺钱花,打算去谁家碰个瓷儿?!
  
  坚决摆手:“整条街生意多火?谁家都不会干那种败口碑的事儿啊?您放心,真不至于!”
  
  你大爷的!
  
  想吃口味道重的虾,感情还特么挺费劲的?!
  
  陈宇航失望至极,喘着粗气又灌下一杯啤酒。
  
  凉啤酒一下肚,和刚才吃到肚子里的那只**的虾混合在一块儿,肚子开始咕噜。
  
  麻、辣、凉啤酒、死海鲜,都是刺激肠胃的东西,一般人真受不住,而且陈宇航整整20个小时都没吃什么,肠胃分外的脆弱。
  
  马上捂着肚子站起来,直冲洗手间。
  
  “航爷怎么了这是?”方佟和宽面纳闷得不行。
  
  小雪犹豫一下,没敢说刚才的事儿,只是起身掏出湿巾,说道:“我去看看。”
  
  “哟,真懂事!”
  
  方佟两人哈哈大笑。
  
  陈宇航冲进厕所,脱掉裤子往那一蹲,瞬间山崩。
  
  噗嗤!
  
  咵喳!
  
  可怜的陈大少,疼得汗都下来了。
  
  但是在痛苦中,随着味道传到鼻子里,一种神秘而瑰丽的振奋感,涌上大少心头。
  
  啊!
  
  多么浓密而馥郁的味道!
  
  吸……
  
  陈宇航用力的吸一口气,浑身舒畅。
  
  舒畅中,火烧火燎的饥饿感疯狂刺激大脑,发出“你需要进食”的讯号。
  
  陈宇航虚弱得不行,同时又后悔得不行:刚才怎么没抓块儿黄金小馒头进来呢?
  
  边拉边吃,多……
  
  卧槽!
  
  我咋这么变态呢?!
  
  陈宇航陡然意识到不对,觉得这个想法绝非常人可得,有变态之嫌。
  
  然而不知为何,心里却因此而隐隐的兴奋。
  
  非常人行非常事,听说,伟人通常都会有些怪癖来着?
  
  咱这不算什么吧?!
  
  胡思乱想中,肚子越来越饿,鼻尖的香味越来越勾人。
  
  下意识的,陈宇航伸出右手中指,在jumen后方轻轻一抹……
  
  温热,丝滑……
  
  反正摸都摸到了,索性拿出来看看。
  
  竖起中指,举到眼前端详一阵,嗯,色泽诱人。
  
  再凑到鼻尖前面闻一闻……
  
  卧槽!
  
  有味儿,够劲儿!
  
  要不要……嗯?!
  
  迟疑中,缓缓伸出舌头……
  
  守在门口的小雪发现门没锁,轻声问几句都不见陈少回应,想想对方答应的果6splus,一咬牙,抓住湿巾拉开门。
  
  一眼看到令世界观崩坏的一幕。
  
  ╭n╮{ ̄▽ ̄}
  
  小雪:{⊙﹏⊙}
  
  阔少指间上的那抹土豪金,曾经是小雪最嚮往的颜色,但是到此刻为止,那抹金,不再奢华。
  
  果6splus土豪金请马上滚出老娘的梦想清单!
  
  老娘以后只爱浅粉!
  
  默默放下湿巾,小雪“嗖”一下闪出卫生间,躲到角落里乾呕。
  
  哆嗦一阵,面色苍白的回到饭桌。
  
  宽面的妹子悄悄炫耀:“雪姐,刚刚方少说,咱们晚上住四季套房诶!”
  
  小雪浑身一激灵。
  
  住你大爷的四季!
  
  一想到陈少晚上要用那张嘴亲自己,包括但不限于脸蛋儿、耳朵、脖子、及以下不可描述之处,甚至肯定有蛇皮亲亲……
  
  小雪突然想哭。
  
  妈妈,我想回家!
  
  打定主意今天晚上哪也不去以后,小雪又开始犯愁。
  
  唉,陈少的脾气好像不太好,又被自己撞破……那事儿。
  
  我怎么才能脱身呢?!
  
  想啊想,陈宇航面色阴沉的回来,吓得小雪直哆嗦。
  
  恐惧中,灵光突然一闪。
  
  凑到陈宇航耳旁,悄声道:“陈少,没关係的,有很多客户都有奇怪的癖好,我们都能理解。我有一个学姐,那里超级够味儿,你要不要试试看?”
  
  陈宇航原本已经丧失全部的兴緻,但是一听到“够味儿”两个字,心里顿时一痒。
  
  “真的?!”
  
  “真的!”
  
  小雪为了活命,恨不得赌咒发誓:“巨臭!偏偏还有人特别喜欢!就是,你得注意安全,带着点防护。”
  
  “行,你回去,把她叫来。”
  
  陈宇航挥挥手,立即就要撵小雪走。
  
  当然,没忘记警告:“你要是敢说出去……”
  
  “放心放心,为客户保密是我们的职业道德!”
  
  小雪一个兼职傍大款的,有个屁职业!
  
  但是现在情非得已,只好瞎掰。
  
  眼看大少放行,拎起小包,走得那叫一个乾脆。
  
  半个小时后,一个身姿妖娆、面容媚俗的女人拿着手机找到这桌。
  
  陈宇航搂着她轻轻一嗅,一股狐臭直冲鼻腔。
  
  我去!
  
  果然够劲儿!
  
  原本没什么兴緻的兴緻,立即便被勾了起来。
  
  过不大一会儿,让跑腿小弟买的臭豆腐也送了过来,陈宇航终于可以大快朵颐了。
  
  吃饱饭,才8点多钟,方佟问接下来去哪玩。
  
  陈宇航兴緻高涨,一挥手:“直接去酒店!”
  
  一夜不可描述之后,陈宇航神清气爽的起床,喝一口售价7000+的红酒,突然感觉口腔有点麻木,嘴唇微微发痒。
  
  到洗手间一照镜子,嘴唇周围起了几点小红疹。
  
  “麻蛋,臭豆腐死虾头香是香,但是真不能多吃……”
  
  陈大少没当回事,扑到床上,去找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