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219章 被忌惮得不行 大章

第219章 被忌惮得不行 大章


  汪言早有打算。
  “爸、妈,首先,咱们得统一好口径,关于钱从哪来的,对外面要有个说法。”
  “明天咱们回汪家坳,你找找看有没有合适的荒山,最好在月山里,环境隐蔽点,然后你出面和汪家坳村委会谈承包的事。”
  “拿到承包权,我就趁黑把蚯蚓洒出去,慢慢改造土质。”
  “真种东西不用急,明年开春就来得及。”
  “咱们好好规划一下,主要以经济作物为主,贵精不贵量,杂一点,什么都培育一下试试,果树、药材、茶树……”
  “等东西出来以后,看看品质,再决定是不是要扩大规模。”
  “品质真的高,不方便运输的问题就不再是问题,外面大城市有很多有钱人,专挑高价极品吃,咱们单位定价到奢侈级,哪怕用人工扛出去都能赚翻。”
  汪言冷静而有条理,表情自信,沉静的气质中,带着一种能够平静人心的力量。
  汪大元和王秀芳见识不多,早就被汪言远远落下,心里甚至都生不起一丝质疑。
  有点难以置信倒是真的。
  “真能卖上价?你说的精品,到底有多贵啊?”王秀芳惴惴的问。
  汪言马上拿出实例:“我跟大领导蹭过一顿饭,2两的日本和牛,来价就3000块钱,那顿饭总共吃掉100多万。”
  蹭饭可以的,100多万倒是没扯淡。
  正好当时拍下几张照片,翻出来,给爸妈看。
  “雪花纹的牛肉,看到没?如果咱们的土质和水质能被改造到特别好,种出顶级牧草,咱们也可以养出极品黑牛!”
  黑牛不是和牛,同源,但两个价。
  当然,同样可以买到很贵是真的。
  其实好山好水好土的价值远不止于种植和畜牧,只是现在没必要讲那么具体,真要做,父母肯定会去了解的。
  汪大元稍微有点担忧。
  “种东西肯定能赚,但是你要找林子里面的荒山,东西是真的难运,如果到时候品质不够高,都得烂在地里……”
  汪言自信满满:“野生药材、茶叶有什么难运的?量不大,单价高,瓜果什么的少种就是。”
  “也是那个理儿……”
  汪父马上就被说服了。
  王秀芳又问:“那咱们不种林木啊?”
  汪大元直接摆手:“不种,种那干啥?到时候要砍,还得去县里办砍伐证……麻烦个球的!”
  汪言有不同意见:“可以少种一点经济价值高的、成材慢的树种,搁那慢慢长去呗!”
  汪父马上改口:“对,是这么个道理!”
  王秀芳不关心种什么,总是在担心钱的事。
  “那咱们咋跟外面讲?”
  “砌院墙的石头切出翡翠了,或者祖上传下来的破瓶子卖了……咋都行。”
  “那能瞒住内几家亲戚?”
  “跟她们就说咱俩早年中的彩票,虚虚实实,谣言一传起来,那些八婆准迷糊!”
  “那都不如说咱们祖上是汪家坳的大地主……”
  “你当咱家不是啊?我小时候都不让上学来着。”
  “所以就不能是外地有啥产业?”
  “可以啊……反正以后常驻汪家坳。”
  老两口开动脑筋,积极性特别高。
  汪言的爷爷是大地主,成分不好,其实家业早多少年都败光了,但是一张皮挺能唬人的。
  换别的人家说有祖产,怕是会笑掉八婆们的大牙。
  汪家嘛……半信半疑,信者居多。
  而且真忙起来,肯定会和原本朋友圈慢慢割裂的,剩下几家亲戚,以后都有地方安置,所以根本不成问题。
  一家三口研究整整一下午,查询好多资料,终于确定以后的发展大计。
  第二天早上,汪言出车行租一辆牧马人,拉着爸妈直奔汪家坳。
  ……
  矿省多山,太行、吕梁,两大山脉一左一右,穿境而过。
  鼓角有一半面积被山区覆盖,然而大部分都是荒山,矿业城市嘛,不好深说,但是情况就是那么个情况。
  汪家坳就坐落在太行余脉中,交通不便、土地贫瘠,随着小煤窑的枯竭,村里的青壮已然搬离很久。
  满村里只剩下那么十几户老人,汪言大伯守着一大家子十几亩杂田,正在越来越觉得没意思。
  不出意外,汪家坳距离撤村不远了。
  如此偏僻的地方,再往西南走,越发荒僻。
  都说深山老林,但汪家坳的深山,基本没什么林子。
  往南往北,都有密集山林,唯独汪家坳那几座山包包,植被稀疏。
  越野性能极其强悍的牧马人一直开到月山后面,越过水库两公里多远,终于在一处山脚前彻底停住脚步。
  汪大元下车,跟汪言讲解附近的地形。
  “儿子你看,小月山、虎头岩、门来峰,三个奇形怪状的山包包,把前面那块儿地包围起来……走,咱步行过去看看!”
  爬上小月山的半山腰,往山谷里一看,汪言一眼就相中这地方。
  当中一块儿小山谷,是一个三角形,面积不到一平方公里,折合出来是1000亩左右的平地,甚至够建一个自然村的。
  只是山谷的土地太贫瘠,树都没多少,遍地杂草。
  一条小溪从虎头岩上蜿蜒而下,穿平原而过,最终在小月山的山脚溶洞里消失。
  小山谷总共有三个“出口”,在三座山的夹角处。
  只不过,有两处出口的高度,差不多有百米之高,基本上不存在过车的可能。
  唯有对面虎头岩和门来峰之间的山隘,才能勉强通行越野车。
  然而从那边出去并没有什么意义,对面全是山沟沟,要穿过吕梁山脉,才能到下一个市区。
  破地方,真是鸟不拉屎的闭塞。
  “真要选这里,咱们必须得在脚下开条路出来,才能真把东西运到省会。”
  汪大元有点忧心。
  不过汪言却乐观得很。
  “开发山区是一件很漫长的事,咱们的法宝是那种变异大地龙,隐蔽才是第一要素,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八年,咱家的山林成型,路的事一定能找到办法解决。”
  最惨最惨,下次再拿到巨型蚯蚓培养器,直接全堆在山脚,把山岩“吃”开,那已经是最笨的办法了。
  “可是咱家的钱能支持那么久么?”
  “放心,前期投入又不大,剩下的钱,我有别的投资渠道,以后每年都有活钱。”
  汪言一句话,又让老两口一惊。
  “啥渠道?儿子你可别让人骗了!”
  “网上的一些东西,跟直播、公会、互联网娱乐有关系,我认识很多靠谱的朋友,不会亏的。喜子哥现在就做这个,赚得很。”
  汪言语焉不详的扯着谎,老两口面对着气质大变的儿子,根本生不出质疑,心中充满希望。
  父母对儿女的那种成材期盼,一旦结合上实际变化,那真的是深信不疑。
  汪言的变化太大了,顶梁柱、话事人的气度贼有说服力,一举一动的沉稳,让老两口不自觉的信服。
  反正前期投入不高,钱来得又容易,那就试试呗!
  “行,那咱们回去就找村里、镇里问问,看看多少钱能拿下!”
  汪大元一摔烟头,狠狠在土里碾碎,背着手就往山谷里走去。
  围着三座山转悠一大天,晚上回到汪言奶奶家,一家人又商量好多事,才各自睡去。
  ……
  三天后,汪大元和镇里签下承包合同,将三座山头和中间一块小荒地一并承包下来。
  年限是统一的70年,费用是10块钱每亩每年。
  总面积大概18平方公里,2万7000多亩,正好将三座山全部覆盖。
  承包费用一次性交10年,以后是每5年一补,合同签给镇里。
  汪家坳随时可能撤村,没法跟村里签,怕以后扯皮。
  270万的款子转账过去,那片荒山野岭,以后就是汪家的山头了。
  实在种不出啥来,立个寨,拉一票人马,抢几个压寨夫人回去,对于神豪汪而言,仍旧不亏。
  嘿嘿!
  合同一生效,汪言马上趁黑,把所有蚯蚓都培养出来,均匀的撒在山头中。
  来年开春,核心区域就会被改造完毕。
  一年后,山岩化土,便可以栽种果树。
  三年后,整片区域都会变成风水宝地,种什么成什么。
  眼下的半年里,汪父亦不会闲着。
  简单的平出一条能够走越野车的路,半人工半机械,半年时间绰绰有余。
  但那些杂事,暂时却和汪言没什么关系了。
  买辆二手的牧马人扔给父亲,又给母亲留下230万现金,汪言低调的回到学校。
  走的时候周二,回来的时候周六。
  之所以大周末的折腾回来,实在是被那些姑娘们催得可以。
  叶莹莹一直在催汪言复审设计图,没问题就要准备开工;
  王言要请汪言吃饭,微信里已经邀请好几次了;
  以上两件尚算正事,其余人极不靠谱。
  李诺一盛情邀请汪言吃桃;
  卢一天每天努力练习瑜伽,时不时就发张照片请汪少评鉴一下;
  白子姣问汪言为什么不来上课;
  甜甜表示关心;
  何苗苗馋西瓜了;
  学姐李舒云三番五次的暗示她很无聊……
  真的,汪言算是彻底明白,有钱人为什么不撩妹了——真没时间!
  被妹子撩都忙不过来。
  如果一人聊几句,两个小时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过去了,谁架得住啊?
  ……
  别人都没理会,回星城以后第一时间约叶莹莹见面。
  装修这个东西谁弄过谁知道,再怎么有钱、再怎么撒手,都不得不跟着操心。
  尤其是硬装,事前不确认,事后不满意,难道刚装好就刨掉?
  打车到彩票中心对面的停车场取回帕拉梅,汪言驱车直奔若叶设计室。
  到叶莹莹办公室,看完新版本效果图,汪言满意得不行。
  “很好,就按照现在的图纸装吧。”
  汪总掏出签字笔,给枣吃。
  “叶姐,你的实力和效率我都非常满意,可以准备合同了。”
  “非常感谢你的信赖,请放心,我会按照最高标准做好这单。”
  叶莹莹笑得像是水莲花绽放,温柔又明媚。
  600万的室内装修单子,搁哪家设计公司都是大生意来着。
  到签合同时,在付款方式、保证金上面又是一顿细抠。
  最终定的是:预付30%,随进度拨款,留置10%保证金,一年之后结清,期间所有问题全部保修。
  “接下来三个月,就麻烦你了。”
  锅碗瓢盆,家居日用,莫名其妙的都写在合同里。
  因此汪言笑得特别开心。
  这个懒货,连洗衣机坏掉这种事都准备交给叶莹莹解决。
  “那些事真不归设计师管……好吧好吧,付钱吧!”
  小姐姐特别无奈,但是面对甲方爸爸,只能忍辱负重。
  180w刷出去,汪总起身就要撤。
  “辛苦辛苦,合作愉快!”
  “哎哎,汪少,等会儿。”
  小姐姐突然黠慧坏笑,弯腰从抽屉里面掏出一摞文件,啪的一下,拍在桌面上。
  整整三十几张图纸。
  “原始平面、墙改、平面布置、地面材质、天花吊顶……全套图纸都在这里,汪言,辛苦你一下,今天咱们把它对完,好不好?”
  汪言目瞪口呆。
  “叶姐,你居然提前……晕,你就不怕我对你的效果图不满意?”
  叶莹莹眨眨眼:“事实上,我没白做。对不对?”
  如果之前的沟通过程中有分歧,那么这些图纸就是杀手锏。
  这是一个只要决定去做,就会努力到极致的女人。
  汪言真挺佩服的,所以……行吧,继续!
  这一对,就对到下午6点钟。
  温言细语的知心大姐姐的确令人很舒服,然而较真起来,实在是让人吃不消。
  但不是没好处——今天基本上把汪言未来一个月的工作全解决了。
  接下来,按部就班的装修即可,不太需要麻烦到汪言。
  终于搞定,叶莹莹起身抻个懒腰,露出姣好的曲线。
  “走吧,我请你吃个饭,感谢你对我的信任。”
  汪总火力旺,一周没闻到肉味儿,被叶莹莹的身段撩拨得心里直发痒。
  今天其实没什么别的事儿,和大自己8岁的小姐姐吃个饭,赏心悦目之余,说不定……
  反正挺好的。
  正准备同意,办公室外面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莹莹,你还在加班?”
  紧接着,咚咚咚,房门被敲响。
  来人推门探进来一个脑袋,看到汪言时一愣,随后歉然道:“先生对不起,我不知道办公室里有客人,打扰了。”
  然后对叶莹莹点点头:“那就晚点说,你忙你的。”
  叶莹莹随口道:“没什么忙的,我正准备请客户去吃个饭,一起去么?”
  “我倒是没什么活儿。”
  青年回完,转头对汪言一笑:“汪先生是吧?我是叶莹莹的合伙人陈方若,方便打扰么?”
  被青年紧张的注视着,汪言心里一动,突然回忆起两个画面。
  其一是设计室走廊里的偶遇。
  其二是叶莹莹小米手机开着通话时的背景照片,正是眼前的陈方若。
  哟,叶莹莹小姐姐有男朋友啊?
  那就这么着吧。
  微笑起身:“你们聊,今天不巧,我还有事,下次我请。”
  “哎,汪言……”
  “拜拜。”
  叶莹莹刚出声,汪言就摆摆手,转身撤退。
  哥又不缺姑娘,跟一个有夫之妇吃什么饭?
  不主动破坏别人感情,是汪言做人的基本原则。
  生活呐,舒服最重要。
  会给自己添堵的事,不要做。
  容易添堵的人,少接触。
  哥就是这么有态度,就是这么帅。
  正好一个小时前王言刚发信息问晚上的安排,得,找93车收债去!
  汪言坐上帕拉梅,发去一条微信:“债主现在有时间,利息准备好没有?”
  王言回复:“点八个菜,吃完都给你打包,够不够?”
  “那得看是什么菜。”
  “你希望是什么菜?”
  “蟹曰:不可说、不可说……”
  “???神豪说话都像你这么高深莫测么?”
  “所以你家在哪?定位发来,去接你。”
  差不多30秒以后,93才把定位发过来。
  犹豫片刻,终于给出隐私,该怎么解读呢?
  汪言感觉今天晚上似乎会有故事,不紧不慢的一脚油门踩到底。
  哥不急!
  ……
  楼上,叶莹莹看着车灯渐远,眉头一皱。
  “方若,汪言只是个孩子,几次接触下来,完全没有发现任何坏心思坏脾气。我一直想在高档别墅区里打开口碑,汪言会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陈方若无辜的一摊手:“我又没有不同意,是人家有私事好吧?”
  叶莹莹叹口气:“你刚才的眼神……是不是太敏感了?”
  “我哪有什么敏感?那不是小心翼翼的哄着大客户来着么?”
  “你啊……”
  叶莹莹摇摇头,把剩下的半句憋回心里:你都不如一个孩子大气。
  陈方若等半天没等到下文,小心翼翼的问:“莹莹,要不然……装修监督我替你接手?”
  叶莹莹简直哭笑不得:“你防一个孩子跟防贼似的,至于吗你?!”
  陈方若嗫喏片刻,终于吐露心底的担忧。
  “那可不是一般的孩子。如果只是有钱,我根本不会在意,可是你不觉得,那位汪少太帅太有气质了么?”
  而且陈方若也留着半句话没说。
  第一眼看到,我就在冥冥中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威胁,那小子,绝对是个killer!
  “我……”
  叶莹莹给气乐了,又不能违心的说汪言不帅,只能反问:“你对我就那么没信心?我是那种看到谁优秀就会扑上去的人?”
  陈方若舔着脸哄:“真没有那个意思!莹莹,监督你就让我来吧,你做设计本来就耗神……”
  “行行行,给你给你!”
  叶莹莹举手投降,又叮嘱一句。
  “不过你仔细点,简单归简单,别大意。这单我们没少赚,质量要守住。”
  陈方若大喜过望:“放心吧,没问题的!”
  监督装修是件很简单的事儿,并不需要每天都去,而且施工队又是用熟的合作方,叶莹莹没什么不放心的。
  于是,就在汪言毫不知情的时候,监督换人了。
  虽说不是什么大事,可是仔细想想,很值得骄傲。
  以19岁的年纪,把一个成年人吓得杯弓蛇影、草木皆兵,岂不是证明汪言越来越有男性魅力?
  我可以不撩,但你们必须怕我。
  魔王光环,就是这么一点点锤炼出来的。。
  王思明都没能做到的事,汪言未必做不到。
  25岁时,咱们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