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215章 座驾到手

第215章 座驾到手


  Dave给订的票是上午10点的公务舱,4.8折。
  汪总觉得受到了侮辱,登记之后就开始看书,并没有理会穿着一身“海航灰”的小姐姐。
  制服是好看的,主要是吧……嗯。
  落地直奔保时捷4S店。
  昨天王言就知会汪言:车辆手续已经一切就绪,只等您来开。
  今天之所以不找帝都的小伙伴们再闲聊嘎巴嘴,就是因为有一辆521万的小破车在等着汪总临幸。
  到地方,展厅经理神神叨叨的准备着红绸,整个盖在帕拉梅车身上,热情的邀请汪总“揭盖头”。
  销售们在附近围成一圈,随时准备鼓掌。
  顾客们见状,亦驻足观望,议论纷纷,猜测着是哪款车型,居然搞得如此隆重。
  有不少懂行的,直接就判断出来:“肯定是上次车展调来的那台15帕拉梅!”
  “帕拉梅?!”
  不太懂的立即惊呼出声:“那破车顶配才200多啊?”
  马上就成为鄙视对象。
  “15年只有一款帕拉梅,等于顶配两台,底配五台!”
  “卧槽!400多个?比特么911GT2RS都贵?!”
  “918以下就是它,你说呢?”
  惊呼之余,不少人直接拿出手机来拍摄。
  汪言很不喜欢这种,顿时一皱眉,把挂在衣领的太阳镜摘下来戴上。
  展厅经理也是个人精,马上回头高呼:“保时捷的员工,请将手机放下,注意保护客户的隐私!”
  4S店当然没权力管顾客拍摄,但是敲山震虎是可以做到的。
  员工们放下手机的同时,亦又不少高素质的顾客随之放下,剩下一部分不管不顾的,都被员工有意挡在身前,堵住大半视角。
  当然,最终仍旧无法杜绝他们拍,只是不至于怼脸拍摄那么恶劣。
  一句话就控制住局面,展厅经理很热情的一伸手:“汪少,您请!”
  汪言的心情其实没有多激动,更多的只是找到一件大玩具的微微兴奋,因此一派镇定,从容自如。
  抓住红绸的一角,突然回头问王言:“咦?你怎么没在车里?”
  附近的员工凑趣的哄笑起来,王言正害羞着,暗自思量该怎么回应,汪大少却回过头,随手扯下红绸。
  啧啧,漂亮啊……
  看着洗刷干净的新车,汪言心情大好,立即拉开车门上车,打火启动。
  看一眼倒车镜,汪言突然发现后座搁着大大小小的棕色皮箱,纳闷的摇下车窗。
  经理笑眯眯道:“那是限量版帕拉梅专门为顾客制作的旅行箱套装,纯手工缝制,严密贴合后备箱空间,为感谢您对保时捷的支持,本店特意调来一套,赠予给您。”
  “非常感谢。”
  汪言礼貌道谢,看着那七八个棕色箱包,突然有点想笑。
  最近怎么就跟赠品干上了呢?
  然而赠品还没完,一回头,汪言又在副驾驶座位上发现一个礼盒。
  打开看看,里面有好多东西。
  一顶保时捷鸭舌帽,白色,15款。
  一副浅蓝色太阳镜,带盒,没有标志。
  一个等比例15帕拉梅模型,不大但是很压手。
  一枚长得和车钥匙一模一样的U盘。
  两枚钥匙扣。
  两个不锈钢水杯,正好能卡在杯槽里。
  一支签字笔。
  一件男版T恤。
  以及一部刚上市的苹果6Splus保时捷定制版。
  哟,您这是把店里有的赠品,按样给我来一份啊?!
  东西多,感觉上就不值钱,但是其实,里面的每一样东西都挺难得的,拿出去相当有biger。
  不过对于汪总而言,就那么回事吧。
  淡定的笑笑,对经理和王言挥挥手,启车缓缓出门。
  下午两点多的星沙大道上,尽可以撒着欢的跑。
  汪总人生中第一辆座驾,操控感和舒适度都相当之可以,网上帕拉梅车主经常诟病的问题,一样都没有出现。
  500w和100w,中间差着整整一个世界,就像隔着乔碧罗殿下的人生50年。
  曾经谁还不是个真萝莉是怎么着?!
  ……
  然后,特别有意思的是,独特的渐变车漆和与众不同的声浪,却并没有让附近的车辆有任何避让趋势。
  星城大小是个生灰,谁特么还没别过两辆帕拉梅是怎么着?
  破车修起来忒便宜,擦着再说擦着的!
  又一次被一辆宝马320抢道挤位以后,汪总果断怂了。
  麻辣鸡丝的,我不是心疼钱,我是心疼返厂一次的那两个月时间!
  不紧不慢的把座驾开到租房楼下,汪言又发现一件蛋疼的事儿……
  没有停车位!
  想租一个,可惜租不到。
  停路边吧,又怕被熊孩子嗞拉。
  坐车里想了想,汪言上楼把剩下那条软中华拿上,直接扔到置物箱里。
  然后开车驶向小区西南门。
  到门口,跟门岗里的保安打招呼,运气不错,仍旧是上回那位大哥。
  “张哥,今天你值班?”说话间,往门岗里扔了两包烟,“两位大哥,抽支烟。”
  “哎哟,谢谢汪少!”老张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这是您新提的车?”
  “对,麻烦给我登个记。是不是得办个蓝牙出入?”
  老张直接抬起栏杆,笑眯眯道:“您先进去,回头我给您送过去!”
  后面随时有车会来,堵门口说话不方便,汪言点点头。
  “好。另外,再麻烦你给我找个停车的地儿,我家车库现在没法用。”
  老张想了想,走出门岗:“那我跟您去一趟吧,找哪儿算哪儿。”
  拎着对讲机正要往里面走,就被汪言叫住:“哎,张哥,干嘛呢?上车!帮我办事儿,能让您走着过去?”
  “哎哟,那多不好意思,您这是新车吧?”
  “上来吧,车就是买来代步的,新不新能怎么着?”
  老张推不过,咧嘴一笑,开门坐上副驾驶。
  30多岁的汉子,一上车,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
  “您这帕拉梅配置好高啊?内饰真豪华!至少得150万吧?”
  汪言想了想,决定说实话。
  以后车停在外面的次数不会少,得让保安照看着点,他们心里有数,才会尽心。
  “510万都没打住。我这是帕拉梅的限量款,以后如果停外面,麻烦你们看着点附近的小孩。”
  “卧槽!”
  老张瞪圆眼睛,除了那句脏话,半天一句话都没说囫囵。
  汪言再想想,感觉停外面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值巡逻班的保安肯定担惊受怕的。
  富贵哥是苦孩子出身,愿意将心比心,不想为难那些底层人士。
  于是马上改口:“要不然,你给我找个车库吧?短租三个月,有个地方搁就行。实在租不到,买也可以。”
  “好好,我马上联系!”
  老张忙不迭的答应,立即掏出对讲机。
  “总台总台,查一下,125别墅附近有没有出租的车库?”
  没有,高层那边倒是有地下车位,但是实在太远。
  “对面多层的一楼车库有没有未售出的?”
  行了,这回有了。
  汪言拉着老张绕到物业管理处,临时又买下一个车库,位置距离别墅大概100米。
  20万花出去,顺便把门禁、蓝牙都办好,终于又解决一件心事。
  然后还得再办一张学校的通行证,以免偶尔有需要把车开进校园的情况,却进不去大门。
  这事儿找舍管黎泽文,然后联系后勤处,应该就能解决。
  汪言看看时间,4点钟,正好快下班。
  于是直接掏出手机给黎泽文拨过去:“黎哥,晚上有安排么?”
  电话那头的黎泽文心里一动,明知故问:“没什么事,怎么个意思?”
  “行,下班我去接你,咱们聚聚。”
  汪言跟黎泽文说话很随意,不像师生,像是平等的朋友。
  而黎泽文偏偏很吃这套。
  人和人终究是不同的,汪言的成熟和大手笔,可以带来种种实际或者潜在的好处,值得期待,所以才会得到超出年龄的待遇。
  黎泽文是个心思剔透之人,从话风里听出来一点什么,惊讶的问:“汪言你买车了?”
  “对,所以找黎哥你庆祝一下。”
  “哈哈,那是得好好庆祝庆祝!”
  汪言没提别的,一点装逼的意思都没有,只说庆祝,态度得体亲近,话又漂亮,黎泽文的心情那叫一个舒畅。
  “别来接,汪言你进校园不方便,咱们就在东北正门外边集合吧,我下班就过去找你。”
  “好,待会见。”
  ……
  4点半的时候,汪言把车开到正门的路边,给黎泽文发条短信告知车牌。
  渐变色的帕拉梅还是很吸引眼球的,极少有人能认出来限量款本质,但是怎么看都是豪车档次。
  来来回回的学生都会打量两眼,所以汪言没打算下车。
  当黎泽文找到ES888时,站在旁边犹豫几秒,硬是没敢第一时间拉车门。
  汪言按下车窗,招呼一声,黎泽文才上车。
  “我去!汪言,你这上手就是一辆炸弹级别的豪车啊……是顶配吧?后面怎么没看到车型标?多大排量的?”
  黎泽文特别震惊,一连好几个问题。
  汪言笑笑,只回答一句:“算是顶配吧。”
  然后立即转移话题:“咱们再等等。黎哥你认识吴承建不?我们班导员。”
  “一个学校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哪能不认识?”
  黎泽文点头:“今天就咱们仨?”
  “嗯,简单小聚。”
  叫上吴承建,是汪言深思熟虑的结果。
  今天的局,名义上是庆祝,浅层意义是交朋友,核心本质是亮肌肉。
  两位都是大学四年要常打交道的人,秀出实力,以后自然会有种种方便。
  之前在寝室,黎泽文已经验证过这个道理。
  邀请吴承建颇废了汪言一番口舌,班导有点放不开架子,甚至还拿今天晚上有晚自习跟汪言说事儿。
  看到车以后,吴承建懵逼了。
  “渐变色……限量版?!”
  建哥明显比黎泽文懂车,甚至可能去看过车展,眼珠子瞪溜圆。
  “我去!全星城甚至整个中部地区唯一一辆啊……汪言你买的?!”
  “嗯,觉得好看,就忍痛拿下了。”
  汪言笑着点头,特意谦虚一句。
  吴承建无语了:“忍痛……我们别说忍不忍,身上零件全割下来都买不起……”
  黎泽文才意识到,这车并不简单,跟着问:“建哥,怎么个意思?我以为这是顶配,看来不止?”
  “等于俩顶配!”
  吴承建小心翼翼的研究着后座中央的冰箱和各种调节器,新鲜到不行。
  保守的讲,全国乘坐过200w豪车的普通人,不会超过10%的比例。
  至于500w以上的超级豪车,每个城市的数量都不多。
  几乎只是一瞬间,吴承建就对自家班长另眼相看了。
  和原来选他做班长时,完全是两种态度。
  之前是觉得汪言能够辅助自己,现在,那两个字立即就扔到一边。
  辅助个粑粑,这尼玛的是个大爷啊……
  很现实,但这就是顶级豪车的威慑力,或者再直白点:钱的威慑力。
  “黎哥、建哥,星城你们熟,咱们去哪儿吃?”
  请人吃饭,却没找好地方,得让客人临时出主意,按说挺不靠谱的。
  但是放在汪言身上,却让黎泽文和吴承建感受到一种重视。
  客气一阵,最终定下一家很有名气的鱼头馆子。
  像那种地方,肯定贵不到哪去,他俩是仍旧有顾忌。
  汪言很无所谓,开着导航就杀向芙蓉区。
  路上,吴承建随口问起后座的那个大礼盒,正顺了汪言心意。
  “那是4S店赠给我的礼品,乱七八糟的一大堆,建哥、黎哥,你俩一人挑一件拿走,今天咱们同喜。”
  两人推拒一阵,最终一人拿一件,喜气洋洋的。
  吴承建喜欢车,拿的是那款模型,黎泽文知道汪言浑身衣服都是顶级大牌,拿走的是那件T恤。
  像这些赠品,汪言看不上眼,但是普通人可不一样。
  在谁看来,那些小玩意都是既有新意,又很稀罕,biger十足的礼物。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嘴软手短的黎泽文和吴承建,对汪言的态度越来越重视。
  汪言本身的气质又好,情商又高,饭桌上,交流顺畅、其乐融融。
  吃完饭,汪言没再安排另外的节目。
  第一次正式接触,挺忌讳交浅言深的,搞事情,现在不是时候。
  车辆通行证的事儿,黎泽文大包大揽应承下来,校内停车场的车位都给汪言划去一个,一年意思性的交1000块钱就行。
  吴承建倒是没应承什么,只是闭口不提今天晚上的晚自习,只说“以后有事打个招呼就行”。
  那意思,差不多就是要放羊了。
  搞定关键的两个人,汪总正式进化为汪螃蟹,在校园里横着走,问题不大。
  今天周日,明天就是商城刷新的日子,是时候用存卡搞一波事了。
  最近浪得太狠,眼看着存款只剩下7、8百万,穷啊!
  把座驾送回车库,汪言溜溜达达的回到出租房。
  看会儿书,被妹子撩一会儿,再跟汪云喜聊聊近况,一直玩耍到晚上12点钟。
  指针走过12点的一瞬间,商城里刷新出一件新商品。
  我去!
  比汪言最期待的东西更好!
  欧非转盘……中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