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214章 双排

  汪言抬头看店铺标牌,回忆一阵才认出来。
  AudemarsPiguet。
  中文名字叫做爱彼,缩写为AP。
  瑞士最富盛名的奢侈级制表品牌之一,世界范围里坐三望二,非常牛批。
  从实力和消费者认可度的综合排名来看,百达翡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劳力士第二的位置难以撼动,AP就是稳稳的第三。
  三个品牌之间,差距只在毫厘,同处于第一梯队的第一梯队。
  巅峰之上,总共四个品牌,最后那个叫做朗格。
  极富盛名的江诗丹顿,在20世纪是大哥级别,到新世纪以后青黄不接,如今第五都排不上号。
  换言之,AP的地位,跟江诗丹顿是有断层的,高出整整一个层级。
  尤其是AP的自家机芯厂,百达翡丽都向其订过机芯。
  当然,对于实际情况,汪言是不清楚的,只知道这个牌子貌似很强,属于那种可以放心买、不需要考虑质量和性能的安全牌。
  所以干脆就扔掉脑子,只带眼睛,看脸。
  一边溜达一边问:“平之啊,对于剩下的那款表,你有什么想法?”
  “嗯,你等我想想。”
  林薇薇笑眯眯点头,扫着柜台橱窗里的表,努力思考。
  被需要、被信任是种特别好的感觉,所以她是真的很上心。
  斟酌片刻,她终于捋清思路。
  “爱马仕花园那块表,蓝色鳄鱼皮带,兼顾了休闲、时尚、前卫的效果。”
  “所以最后一块表应该选择运动休闲的风格。”
  “你现在的两块表,一个玫瑰金、一个深蓝,缺一块浅色系的,所以……那款如何?”
  汪言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一眼就惊艳得不行。
  浅玫瑰金色的八角表盘,盘面上拧着八枚六角螺丝。
  表盘内部,白色小方块为底,两处镂空露出内部的机械构造,具备一种非和谐的工业设计美感。
  如果说对称的、和谐的设计代表着规则美,每个人都能感受到,那么非对称、非和谐的造型,就代表着审美的高级阶段。
  而特别让汪言感到不同寻常的是,那块表的表带,是乳白色橡胶材质。
  整块表,基本只有两种色调——乳白、浅金。
  出众的工艺,让两种颜色结合得天衣无缝,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运动时尚?
  漂亮!
  汪言只看一眼就喜欢上那块表。
  就颜值而言,她不是正统的那种贵族审美式的好看,但是胜在年轻、干净、清新,就像一缕穿窗而至的晨光。
  “有没有感觉到,它很好搭衣服?”
  林薇薇上下打量着汪言,脑子里已经想到怎么给狗子配色、穿什么款型了。
  然而,很快她就收回目光。
  麻蛋的,死狗穿什么出门,又不关老娘的事儿!
  汪言什么都没察觉,略带兴奋的对sale招手:“麻烦你把这款表拿出来给我看一下。”
  到贵宾会客区坐下,sale带着白手套,小心翼翼的将那块表呈到汪言面前。
  如此大动干戈,自有原因。
  那块表的标价,是特么2175000。
  拿起来往手上一比量,汪言就决定了:yes,就是它!
  得,讲价吧!
  有一件很荒谬的事——爱马仕的时尚表,除非官方或者门店本身有活动,否则是不能讲价的,但是真正的高奢手表,反而能讲价。
  官方会公布一个牌价,然后实际销售的时候,大部分表款都会有不同的折价。
  或者可以理解为:厂商发布的只是指导价,门店销售时可以自行调整。
  呃,百达翡丽例外。
  唯有这么一个例外,其余的品牌,热门表款之外的都可以谈。
  AP的表是一朵奇葩,钢表不折价,热门表款像爱马仕一样有配售,金表反而会打九几折,委实神奇。
  磨嘴皮子的事,交给林薇薇就好。
  摩拳擦掌的平之,上去就拦腰一刀:“100个卖不卖?”
  汪言和sale全懵逼了,然后她烦躁的捋一下头发,摆摆手:“哎哟不好意思,把你家当成是宇舶了。”
  高手!
  这是高手!
  sale顿时提高警惕,深深倒吸一口气。
  一番唇枪舌战,林薇薇咬死表链不是贵金属,最终拿到一个8.8的折扣。
  零头擦去,190万整。
  sale刚刚开始擦汗,大薇姐又拽着她去看赠品。
  别人都是一年消费多少次、买够金额,成为品牌VIP以后被赠予,林薇薇是直接伸手要。
  门店还不可能不给,消费额在这儿放着呢。
  原本人家可能就会送的,结果让林薇薇一搅合,整段垮掉。
  不过没什么不好的,每一次不同的购物经历,都是一段代表着不同意义、不同阶段的独特体验。
  而且林薇薇是因为汪言的实力足够强,才有现在的底气。
  遥想当初去买百达翡丽的时候,平之和三万缩在那儿跟鹌鹑似的,前后对比,恍如梦幻。
  所以汪言突然意识到,其实不仅自己在成长,自己身旁的人,同样都在成长。
  和我是不是有一丢丢的关系?
  不知道,但很好。
  ……
  不大一会儿,林薇薇带着一枚戒指回来,美滋滋的冲汪言显摆:“看,好看不?”
  外圈八角形,玫瑰金材质,很宽,像一个拉弓射箭的扳指。
  emmm,挺酷的倒是,但是过于厚重,汪言可懒得戴。
  “好看,很棒。”
  笑眯眯鼓励她一句,刷卡、填客户资料。
  AP家的品牌VIP门槛是300w,一年之内再买一款表,汪言就能晋升。
  不过这个东西对于汪总来说,并没有那么必要。
  很多人视之为荣誉,是因为本身的消费层次只是刚刚摸到那个级别,可以在身边的圈子里获得赞美和羡慕。
  汪总……呵呵。
  出门准备回家,路过LV的时候,林薇薇突然问:“哎,狗子你都有三块表了,是不是应该买一个专门的表盒?”
  “嗯?”
  汪言纳闷回头。
  林薇薇就给他比划:“专门装表的盒子,可以同时收藏好多块表,比品牌方给的那个单独表盒实用得多。”
  “噢!”汪言恍然大悟,饶有兴致的问:“好像LV家里看到过。”
  “对,买一个去吧!”林薇薇点头。
  左右不是什么大消费,随手买一个呗。
  这一随手,又是2万大元。
  今天逛这么一趟,总共败掉211万块钱,林薇薇之前没来得及感慨,上车以后,突然自闭了。
  “放首歌啊,想什么呢?”
  汪言又闲着没事儿怼人,然后平之突然叹口气。
  “哎,之前就把你估计得很高了,但是仍旧没想到,你居然会壕到这种程度……我的小琉璃跟了你,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什么叫你的小琉璃?”
  汪言鄙视的斜过去一眼:“我的!我俩关系是负的,你俩呢?”
  “滚!”
  平之一下子就被怼暴躁了。
  “姐要是个男的,还有你什么事儿?”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到这个,汪言更鄙视她了。
  “你要是个男的,肯定奔着傅雨诗下手啊……死颜狗,心里没比数!”
  “呃……”
  林薇薇哑口无言,咔吧两下眼睛,突然带点小猥琐的坏笑起来。
  “其实如果我是男的,我肯定喜欢娜吾啊……那手感……啧啧!”
  汪言跟着畅想起来,表情渐渐要歪掉,然后突然之间猛的一正。
  “臭流氓!好好开你的车!”
  “呵!”
  林薇薇冷笑一声,白丫一眼,油门踩到底。
  回酒店把东西扔下,眼看着时间已经走到1点半,俩人一左一右,瘫在沙发上琢磨吃什么。
  “好饿。”
  “嗯。”
  “吃点啥呢?”
  “注意你的口音。”
  “老娘乐意!”
  “都谁有时间?我看你微信就没停过。”
  “你就说你想看谁就完事了。”
  “我想让你替三万去训练,然后三万坐我对面。”
  “王八蛋啊你!”
  “爱啥啥,反正你又拿我没辙。”
  “注意口音!”
  “爱咋咋,不服你咬我?”
  “切,懒得理你。”
  有一搭没一搭的无聊对话,一直持续到2点钟。
  两个人如今的相处模式是很放松的,像是真正的老朋友。
  但是并不顶饿。
  咕噜噜……
  肚子打雷的声音同时想起,汪言和林薇薇对视一眼,决定不能再这么咸鱼下去了。
  “寿司?”
  “只要给送上来,老娘现在干吃大米饭都行!”
  然后就叫来Dave,吩咐道:“寿司套餐,然后单来一碗大米饭。”
  砰!
  对面飞来一个靠枕。
  Dave微笑着去备餐,分量、样式什么的根本不用吩咐,保证能给汪总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吃完饭,汪言看书,林薇薇占着大沙发,舒舒服服的开始睡午觉。
  帝都今天是个明媚的大晴天,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落一地,安静而惬意,书写着岁月静好。
  4点半,刘璃带着一头汗上楼。
  进门出门,只给汪言留下一句话。
  “我带薇薇姐去楼下洗个澡,你自己玩一会。”
  拉着林薇薇就走,汪言抬头时就看到两个背影。
  不是,三万你最近有点飘啊?
  洗澡都敢不带我了?!
  想想把这话说出来的后果,悻悻作罢。
  在水疗中心洗个香薰浴,刘璃自己上楼,平之知趣的滚蛋,汪大少喜笑颜开。
  “来,三万,双排!”
  打开电脑,把音箱开到最大,拉好窗帘,开始匹配。
  汪言用的始终是虚空假面,刘璃先后使用了阿狸、安妮、风女、女枪。
  四位女英雄都有特别的技能,能打能扛,能奶能抓。
  尤其是台词,简直各种精髓。
  阿狸被选中的时候会说:“我们心有灵犀,不是吗?”
  然后挑衅的时候会说:“来宠爱我吧,我们来吗?”
  汪言的虚空和安妮游走的时候,安妮砸下小熊,嘿嘿坏笑:“你也要来玩吗?很好玩滴哟!”
  最后,游戏在风女和女枪的台词中走向胜利。
  一直玩到晚上11点钟,中间只简单的吃一口饭,堪称废寝忘食。
  今天,汪言终于打出最好战绩:9杀4死0助攻。
  嘿,舒坦!
  嗯?!
  虚空假面是dota里的英雄?
  哎呀那不重要,游戏玩得太多,记蹿了是很有可能的嘛……
  爽就得了呗。
  ……
  20号早上,两人稍微起晚一丢丢。
  汪言不得不面对一件事——三万又要回去训练了。
  “你什么时候回星城?”
  小琉璃容光焕发,身体虽然因为最近的练习强度有点疲惫,但气色极好。
  “中午?”
  汪言没买返程机票,因此不是很确定。
  “看你安排吧,我好像没什么事。”
  刘璃小口啜着粥,摇头:“我能有什么安排?继续磨动作呗!你去找薇薇姐她们玩吧。”
  “没意思。”汪言学她摇头。
  圣贤状态,世间万物皆无聊。
  “那你回学校吧,别让姐姐妹妹们等得太辛苦。”
  刘璃干脆撵人了,气得汪总咬牙切齿的。
  “用完就扔啊?你有没有点良心?”
  “良心去找娜吾要,姐不趁!”
  刘璃抽出两张纸巾擦擦嘴,蝴蝶似的飘过来,在汪言脸颊上轻轻一吻,挥手告别。
  “走啦!下周别来,我亲戚造访,自个儿去浪吧!”
  汪言就当没听到,嫌弃的擦擦脸上的油星。
  你就现在这种时候能耐,硬气得跟什么似的。
  哥稍微拿出点……态度来,你是怎么跪地求饶的,你装做不记得是吧?
  呵,女人!
  自家女人走了,汪言没事儿干,叫来Dave。
  “汪先生,有什么吩咐?”
  “Dave,你了解高档装修么?”
  “略微知道一些。”
  Dave回答得很谨慎,是他特有的风格。
  汪言放心的把电脑接到办公区的打印机,将那份报价单打印出来。
  “那你帮我看看这个,问题大不大。”
  报价单是叶莹莹特意做出来发给汪言的,里面包含着当前已定的各种用料,大理石、地板、吊顶、灯具、厨卫用品、线材开关等等等等。
  以及,拟选用的各种家具品牌、备选项、价格等内容。
  按这份报价单的最高标准来,不算家电,整个装修造价可以高达550万。
  汪言对叶莹莹谈不上有多深的信任感,找人参谋是应有之意。
  Dave没有立即发表意见,谨慎的回道:“我尽快确认,请您稍等两天。”
  “没事,不急。”
  汪言直接抽出一小沓现金,大概两三千块,递过去。
  “那就提前谢谢你了,辛苦。”
  Dave坦然接钱:“乐于为您服务。”
  很好,装修的最佳参谋已然找到,汪言可以放心了。
  明天就是周一,亦是那张双选卡的最后期限,未来几天,还有得忙。
  Gogogo,回校回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