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212章 啧啧,真漂亮!

第212章 啧啧,真漂亮!


  到机场贵宾厅,汪言先给林薇薇发去一条微信。
  “来接驾!”
  其实根本用不着她,汪言仍旧是订的香记总统套,酒店礼车肯定要在贵宾停车场等着的。
  林薇薇显然很清楚里面的门道,发来三个问号:???
  噫,今天心情不错啊,居然没怼我。
  汪言笑眯眯发出真正的邀请:“带上你哥,请你俩吃个宵夜。”
  林薇薇突然炸了:“那你特么不早说!我现在正吃着呢!”
  “那你别来,我单独请你哥。”
  “屁话!等我。”
  问完林薇薇,汪言才确认刘璃的时间。
  结果小琉璃说:“我不能吃油重的宵夜,如果离的近,就陪你吃口沙拉什么的吧,不过你得让我11点睡觉,明天上午挺忙的,下午抽时间陪你玩。”
  那当然是可着她来。
  “行,我问问聚餐厅晚上营业不。咱们继续就近吃就近睡。”
  帝舞附近最好的餐厅就是聚,木有别的选择。
  结果当然是不营业,谁家西餐厅开到那么晚啊?
  不过Dave会搞定的。
  特制一桌菜送上总统套房呗,多简单点事儿。
  一切都预订好,汪言很从心的把404分组里所有人一一设置为免打扰模式。
  帮刘璃压腿下腰练基本功本来是件很愉快的事情,别特么突然谁发来一个老鹰式瑜伽造型,再激起三万的好胜心,非得把汪言掰成一个雄鹰展翅式,那可真是蛋疼。
  上飞机,东航的头等舱仍旧只是那么回事儿,而且小阿姨们一个赛一个的岁数大。
  看书一路,9点钟落地,林薇薇兄妹俩集体来接。
  和林柏舟拥抱一下,对平之挑挑眉,上车叙话。
  “所以你最终定的是哪辆车?”林柏舟兴致勃勃的问。
  “帕拉梅限量款。我回去就交车。”
  “我去!”林薇薇刚知道这事儿,差点把油门当刹车踩,“那车在帝都4S店标价400+吧?”
  汪言很淡定:“在星城那边也差不多,全下来521个。”
  林柏舟一愣:“怎么会那么高?全选配都上不去吧?!”
  “有块ES888的车牌。”
  “哎哟,绝配啊……有情调!”林柏舟竖起大拇指。
  林薇薇劲劲儿的问:“十一假期我跟你去溜达溜达,借我爽两天呗?”
  普通人一般不会往外借车,出事扯皮扯不起。
  汪言当然不会有那种顾虑,随口应下:“可以啊,等我买下一辆车,你想直接开回帝都都没问题,给刘璃当司机就行。”
  林薇薇直翻白眼:“限牌啊大哥!”
  噫,帝都真麻烦……
  说说聊聊,直接回到酒店,再次见到久违的Dave。
  小帅哥板板整整的一身西服,等在大厅。
  “汪先生,欢迎您回家。”
  啧啧,还是Dave让人舒坦!
  汪言笑着和对方握手,心里琢磨着什么时候把小帅哥收到账中。
  暖床是不可能暖床的,做管家真是一把好手啊……
  手续什么的根本不用再办,交身份证签个字就完事。
  到楼上,因为刘璃没到,就没让餐厅上菜,三个人坐在沙发上开瓶红酒闲聊。
  林薇薇对狗子的大学生活特别好奇,问起来没个完。
  尤其是那两部军训汇演视频,简直让她赞不绝口。
  “汪汪啊,要不然你滚回去再复读一年吧,你又能劈叉又能走正步,考个帝舞,有希望的,我们学校特别缺男生。”
  快打住吧,我们学校更缺男生。
  辣么大一片花田等着哥精心照料,哪有功夫跟你们扯淡。
  笑笑不吭声。
  林柏舟扯开话题,问:“车怎么样?”
  汪言随口道:“93分吧,没真开上呢,具体不好说。”
  “那车是功能车型,反正你别跟那些性能车飙,在哪儿开都足够用。”
  林薇薇撇嘴:“林柏舟你有点飘啊,500w的功能车?求你给你亲妹弄一辆行不行?”
  “这事儿归妹夫管。咱爸妈都给不起。”
  林柏舟嘿嘿一笑。
  说者无心,听者……俩听者,汪言没啥感觉,林薇薇心里却是一跳。
  正要岔开话题,房门被刷开,刘璃来了。
  三万小姐姐头发湿漉漉的,穿着宽松的T恤和短裤,看着像是刚洗完澡。
  “怎么不到酒店的水疗中心洗?”汪言责怪道。
  “我总不能穿着练功服出门吧?左右要回去换衣服,顺便就洗了呗!”
  刘璃嘿嘿笑着,走过来亲汪言脸颊一下,然后转身直奔卫生间。
  “我吹一下头发,你们聊你们的!”
  “啧啧……你俩现在就跟老夫老妻似的,比王雪两口子都腻人。”
  林薇薇摇头叹气,刚才心中的那一丝波澜,仿佛从未出现过。
  汪言没理会她,叫Dave上菜。
  简简单单的12道菜加3份汤——法餐嘛,人均没有5道菜,吃了就跟没吃似的。
  刘璃吹完头发就往狗子身旁一坐,享受她的森林野米沙拉。
  汪言皱眉拉起她的手:“几天不见,怎么感觉你又瘦了?”
  “什么呀?不可能!”
  刘璃很不服气:“我最近正在准备增肌呢,新剧需要我加强爆发。”
  “那你多吃点红肉。”
  汪言随手切下来一块金枪鱼喂到她嘴边。
  刘璃甜丝丝的吃下,林薇薇受不了了。
  “喂,你俩当着兄妹的面儿乱撒狗粮,有没有点公德心?”
  刘璃抿嘴笑,不应声,汪言干脆就当没听到。
  反正又没什么正经事可以聊,不放闪干嘛啊?
  吃吃喝喝到10点半,散场各回各家。
  今天这餐饭其实没有什么明确目的,最大的意义,可能就是确定汪言与林薇薇、林柏舟兄妹的私人朋友身份。
  不再以刘璃为纽带,各交各的。
  像娜吾、小公举、卢媛媛,跟汪言的关系都没有走到这一步。
  对于刘璃的闺蜜圈子,汪言表面上嘻嘻哈哈很能闹,实际处理得非常谨慎。
  送走两人,关灯睡觉。
  汪言心疼三万,什么都没做,然后被憋醒整整三次。
  ——刘璃睡着以后总是练擒抱,这谁受得住?
  早上睡醒,顶着微微的黑眼圈去刷牙洗脸,汪总对着镜子发狠:玛格吉尔啊,回校以后就开始加强运动!
  唯有疯狂运动才能触发运动分类的奖励。
  运气足够好,爆出特殊奖励,就可以将刘璃的力敏体智四围加上去。
  基础属性越优秀,她在舞蹈上出成绩的可能性就越大。
  而且,进行高强度训练之后,说不定还能剩下一些搞事情的体能。
  
  hetui!
  与得不到满足的狗子相比,刘璃睡得又香又甜,起来时容光焕发。
  非得挤在洗手池前面一块儿刷牙,对着镜子里的汪言嘿嘿直笑。
  “你下午几点钟完事儿?!”汪总恶狠狠的问。
  刘璃讨好的拿脑袋蹭他一下:“最晚4点,然后剩下的时间都用来陪你,好不好?”
  汪言神神叨叨的算:“4点到11点,7个小时,平均下来40分钟开一局,那就是……”
  “停!”
  刘璃吓得脸都白了。
  “你在想什么?不怕河蟹啦?快收起你那危险的想法!”
  汪言义正辞严的回道:“当然是游戏双排匹配啊!小女孩家家的,你的思想怎么那么复杂?”
  刘璃直撇嘴。
  行吧,只要是正当的游戏,都可以陪玩。
  姐就没在怕的!
  甜甜蜜蜜的吃完早餐,刘璃回去练功,汪言看书等平之。
  9点钟,出发去Kiton会见裁缝。
  Palestra大师早早等在店里,仍旧是那位店长王女士做翻译。
  本来,之前说好的流程是“第一次试穿”,汪言以为是将衣服大样做出来往身上套,结果……
  套是在套,只不过套的是破布片子。
  Kiton家的西服,根据款式不同,大致会被裁剪成50多片面料。
  裁剪完成,手工缝制。
  今天汪言套的就是一件“马褂”,然后Palestra大师一边用剩下的纸片来回比划——对,没错,纸片。
  与此同时,大师一直没停下嘟囔。
  王店长在线翻译。
  “Palestra大师说,因为您还是一个处于快速生长期的孩子,我不得不更加谨慎的处理您的西装……”
  “今天带来的只有主体,其余部分则是面料纸样,有一部分已经裁剪完成,有一部分甚至还在等待最新的数据……”
  “上帝啊,谨慎果然是对的!”
  “瞧,您的上臂围和腰围都发生了将近2毫米的偏移。”
  哇哦!
  汪言是真的惊讶了。
  长时间执旗举旗,会影响到上臂围;
  练习正步分解动作时,一直收腹、紧紧绷着腰部肌肉,好像确实让腰侧那一条斜着的肌肉结实很多。
  但是,总共不到2毫米的变化,人家压根没用尺量,拿布片一比划就精确判断出来……
  只能说,大师不愧是大师!
  ……
  差不多所有纸片都比量完,小老头满意而笑。
  “整体而言,您的身材成长变化不大,身高和肩宽等重要数据的变化,都是1毫米级别的。”
  “如此一来,在整整一年半以内,新西服都会是极度合身的,我可以放心缝制了。”
  “下一次过来,您就可以试穿真正的成品,然后视情况进行一次到两次的调整。”
  “孩子,祝您好运。”
  汪言不明白您裁剪为啥要祝我好运,只好礼貌的回应:“非常感谢,也祝您好运。”
  迷迷糊糊的来,迷迷糊糊的走。
  到最后,仍旧不知道新西装是什么样子的。
  不过汪言的期待感反而愈发高涨,Palestra大师的水平和态度都没得挑,是个好现象。
  精益求精,方出经典嘛。
  从二楼下来,始终安安静静的林薇薇突然问:“在那边缺不缺什么?趁着在商场,缺什么抓紧补。”
  “缺两块表!”
  没怎么考虑,汪言就脱口而出。
  真正穿戴奢侈品级别的衣物饰品一段时间以后,汪言才发现,原来网上那些三套衣服一块表、行走天下啥都不怕的段子都是扯淡。
  或者说,是皇帝的金扁担。
  因为任何一套衣服,都有明确的适用场景。
  与此同时,任何一块表,都有明确的适用搭配。
  汪言现在的那块百达翡丽,是贵金属表链,通体玫瑰金,有些时候、搭配某些衣服,非常之蠢。
  比如和三万的那件情侣T恤。
  所以,现在如果是穿T恤短裤,汪言都会把手表摘下来锁好。
  像这样的问题,没人教汪言,但是在读过那本《奢侈的意义》以后,自然而然就懂了那个道理——
  不合时宜的穿搭,不如一切从简。
  哪怕是一块千万级别的超级名表,如果任何场合都只戴着它,最终也只会被人嘲笑审美。
  再直白点,三个字:暴发户。
  因此,如果想要在任何时候都得体、都散发着朦朦的神豪之光,汪言最起码还需要两块表。
  一块皮质表带,休闲风格。
  一块时尚前卫新潮,完全贴合如今19岁的年龄。
  如此,就能够根据不同的场合、不同的服饰,进行最合理最出彩的搭配。
  林薇薇明显很懂汪言的意思,赞许点头。
  “你确实需要两块新表换着搭衣服,怎么样,有什么目标么?”
  汪言就实话实说:“一块休闲,另外一块以前卫时尚为主,前者可以贵点,时尚款无所谓。”
  林薇薇的兴致顿时提到最高,充满动力的一挥手。
  “跟我来!新光天地正好有几家特别适合的店!”
  行吧,那就跟着走呗。
  对于林薇薇的眼光,汪言非常信任,那套骚粉都广受好评,其余更是不在话下。
  在一楼一路穿梭,最终停下的位置,大大的品牌logo非常熟悉。
  居然是爱马仕!
  汪言正纳闷扭头,却被林薇薇一把拉住拽进店里。
  “快来,相信我!”
  汪言今天才知道,原来爱马仕不仅仅有时尚女表,而且还做男表。
  以前去的银泰百货,爱马仕店里主要是经营服装,现在这家,却有大量手表。
  本来没抱着太大希望的,但是在柜台转一圈下来,汪言至少发现四块表,那种设计感简直是巧夺天工般的强悍。
  摩擦、摩擦……啊不对,时尚时尚最时尚!
  啧啧,真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