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194章 认真观察

第194章 认真观察


  去机场的路上,汪言舒舒服服的往宽大的座椅上一靠,开始看奖励。
  虽然总共打出去400多万的子弹,将大鹏哥卡里的钱和呼吸工资挥霍一空。
  但是,成果喜人。
  今天是一次爆炸般的丰收。
  【辣味消费卡生效期间中,总共消耗14.5公斤松阪和牛、17.6公斤神户和牛、2.25公斤生蒜】
  【暴击计算如下】
  【145单位松阪牛×3000元100g单价=43.5万元】
  【176单位神户牛×2000元100g单价=35.2万元】
  【22.5单位生蒜×1500元100g单价=3.375万元】
  【生菜、白菜、黄瓜总计消耗250元】
  蒜价居然也被添到原材料里,幸福!
  蔬菜价格是什么鬼?
  走开,哥不缺你那250!
  富贵哥膨胀得不行不行的,满脑子都是小学数学题。
  【原材料总价为82.1万元,辣度等级为1,最终辣味系数为22.5】
  【你总共得到1874.25万元的暴击奖励】
  卧……勒……个……大……槽……
  汪言的思绪突然变得很慢,满脑子就一个念头:我升级啦!
  虽然昂贵的牛肉到底没能吃完,虽然精心准备的大蒜最终只干掉了2.25公斤……
  但是不要紧,一切都是系统爸爸最好的安排!
  汪言简直感动坏了,恨不得再给大刚他们每人发一张大奖状。
  平均下来,每人干掉了300多克的大蒜!
  那蒜挺干的,没什么水分,基本上是每人生吃掉8头的样子。
  啧啧……
  同志们,辛苦了!
  而汪言正心心念念的同志们,此刻已然痛不欲生。
  大刚坐在马桶上,一张胖脸憋得通红,眼珠子直往外蹿火星,对着手机里的群聊鬼哭狼嚎。
  “兄弟们,不跟你们吹牛批,哥现在真的是在往外拉火……啊啊啊啊!”
  叫到一半,突然唱起歌
  行吧,能唱歌就是问题不大,拜拜!
  ……
  汪言随手转走350万到大鹏哥的卡里,然后给汪云喜发了一条短信。
  “喜子哥,今天打赏的帐目,按照之前谈好的算,待会我再给你转过去60万现金,你把酒店的帐结清以后,剩下的钱,给你们5个发奖金。”
  酒店那里,和牛85万,大蒜45万,房间3w出头,加上其余杂七杂八,估计最终会结出135万的账单。
  汪言之前交了100万押金,再补上60万,能剩25万给5个人发奖金。
  数字不大,比起今天的收益来不值一提。
  但是,已然足够他们乐呵了。
  像这种情况,要掌握好一个度,不给绝对不行,给多了同样不好,每人5万,算是蛮合适的。
  1874万暴击奖金,加上剩下的43万工资,一瞬间就花掉410万。
  余额:1507万。
  经验值方面,之前是1043/2500,100万酒店押金和150万公司投资都计算过。
  300万直播打赏+60万补缴押金,总共是1403/2500。
  只差1100万就能升级系统!
  第一时间,汪言又想到一个花钱的地方——
  马上到系统商城,将那个欧非转盘买了下来。
  现金:1407万。
  经验值:1503/2500。
  接下来,只剩两件要花大钱的事儿。
  买房。
  搞定彩票。
  买房其实原本不用急的,需求不算迫切。
  但是,一来星城的房子实在太便宜了,而且恰好星师北门就有一处相当不错的别墅区。
  二来汪言想冲击8级系统,一时间并没有更好的消费方式。
  索性,就购置一栋别墅,改善未来几年的生活质量。
  至于彩票的事,其实汪言已经有全盘计划。
  两套。
  具体实施哪一套,回头看情况再定,估计最晚不会超过10月份,就能给父母一个大惊喜。
  将所有的事情都梳理清楚,汪言安心了,躺在座椅里闭目养神。
  礼宾车仍旧是直接开到VIP停车场,下车就是贵宾厅小门。
  到里面,仍旧是有专人接待。
  汪言坐在休息区喝水,然后随手抽出另外一张机票,递给那位客服。
  “麻烦问一下,这张机票能退掉吗?”
  客服搭眼一扫,含笑点头:“可以的先生。”
  那是汪言来的时候就买好的往返机票,是明天凌晨5点20的飞机。
  现在事情提前结束,不想睡到一半再起来赶飞机,索性提前回程,然后酒店方又帮忙准备好机票,干脆把自己那张退掉。
  神豪怎么啦?
  该节俭的时候,就没必要浪费。
  客服很快带着登机牌和那张要退掉的机票回来。
  “先生,已经为您处理好手续,您需要在购票机场完成退款,落地后交给那边的贵宾客服即可。”
  好省心。
  汪言差点习惯性抽出钱包拿小费,抽到一半才反应过来,人家不是酒店服务生,不能用钱侮辱人家。
  溜溜达达往出口走,汪言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请问一下,正常一张证件只能购买一张机票,像我这种一个人购买两个座位的情况,是怎么处理的?”
  客服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
  狗大户,调戏我很好玩么?
  你不知道怎么处理的,你是怎么拿到的两个座?!
  强忍着羡慕嫉妒酸,尽量正常的回复。
  “先生,您只需要打电话到航空公司把自己的情况以及需求说清楚,公司这边就会根据实际情况给予申请及安排。”
  “哦。”
  汪言懵懵懂懂的点头,仍旧很好奇:Rich这货用的是什么理由?
  屁的理由,就六个字——头等舱,全价票!
  再直白点翻译——有钱能使鬼推磨。
  如果不是时间太晚,Rich都恨不得把头等舱全包下来,讨好汪言这个散财童子。
  不过现在的待遇已然很好了,好到其实都没什么必要。
  因为今天的航班仍旧是中型客机,空客320,头等舱两个并排座椅之间的距离很宽,旁边坐不坐人,其实根本不影响什么。
  反倒是多出一个莫名其妙的福利——
  漂亮的头等舱空乘小姐姐服务的时候,如果面对的是里面靠窗的客人,那就站在过道里弯腰。
  如果面对的是外面的座位,基本上是蹲下去服务。
  然而汪言虽然坐在靠窗位置上,身旁却是空座,离太远不够礼貌。
  离近点,空间又不够很舒服的蹲下去,小姐姐干脆就单膝跪在空座上,低声询问汪言的需求。
  南航的旗袍老司机都懂的,两边开衩,夏季不要求穿丝袜……
  咳咳!
  我们汪总是个很正派的人,并没有乱想什么。
  然后更大的意外发生了——恰好偶遇一阵气流。
  中型客机嘛,不抖才奇怪。
  然后……没有然后了。
  不许有。
  反正小姐姐经历一阵慌乱以后不得不在空座上坐下,两人很愉快的闲聊了10分钟,剩下的时间就安静看书。
  聊天的结果是……汪大少硬生生又被要去一次微信号。
  为什么给?
  无聊的问题。
  90分以上的小姐姐,问你要微信号,你给不给?
  哦,压根不可能发生那种事情,所以你尽可以牛皮哄哄的说不给。
  反正汪言是不忍心拒绝。
  落地以后,刚坐着机场的贵宾车来到出租屋,微信里就传来一个好友验证。
  汪言直接改个备注“南航空姐于”,分别是认识场景、职业、姓氏,然后拉到一个标签为“404”的新分类里。
  分类标签其实没有任何特殊含义,因为同寝的分类标签是303,所以父母亲人是101,帝舞小姐姐是202,新认识的小姐姐们是404,普通同学可以搁到505……
  好吧我编不下去了,打住。
  新标签里现在只有一个“魔都嘉里卢一天”,汪言翻看微信的时候,又发现一个新的验证申请,来自于李诺一。
  这姑娘被汪言晾着快有10天了,经常发来验证申请,然后统统被忽视。
  头几天她还挺硬气,在申请里骂两句王八蛋什么的。
  今天这条就特别乖顺:对不起,我错了,能谈谈么?
  汪言随手拒绝。
  谈你妹,现在没时间!
  不过念在她态度不错,汪言终于还是给予一个正面回应。
  拒绝就比忽视好,是不是这个理儿?
  手机一扣,什么都不再想,睡觉。
  ……
  6号,星期日,汪言8点起床,在楼下吃一顿8块钱的早餐,立即冲向大操场。
  星师因为女生实在太多,所以军训很宽松,每个周六都有一天假期,但周日还是要继续训练。
  来到操场上,稀稀拉拉的方阵已经开始就位。
  教官阎川瞄一眼汪言,和颜悦色的问:“昨天练没练?”
  汪言实话实说:“昨天有点私事,忙了一整天。”
  阎教官顿时皱起眉:“要保持住训练强度,你很有希望,别松懈。”
  汪言笑着点头,默默到一旁站军姿。
  对于时刻以神豪标准来要求自己的狗子而言,辩解是最没有意义的事情。
  别的神豪装逼时都讲:“别哔哔,拿钱说话。”
  汪言的心气更高,在钱没用的场合仍旧敢叫号:到时候,咱们用事实说话。
  ……
  中午和沙雕室友们聚到一块儿,如玉的眼神很幽怨。
  “老大,你又扔下我们,自己出去嗨……”
  “我没嗨,办正事来着。”
  “扯别的都没用,你就说有没有接触到好看的小姐姐吧?”
  汪言:“……”
  如玉的提问,角度忒特么刁钻,汪言简直哑口无言。
  沙雕们的眼神陡然一变,各种复杂,让汪总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罪人。
  “行了行了,别用那种被抛弃般的眼神看着哥……军训结束以后,带你们出去嗨一波大的,可以吧?”
  “阔以阔以!”
  沙雕们顿时开心了。
  如玉、松鼠、川娃的激动都不用提了,荷兰豆紧张得直冒汗,不晓得在脑补什么……
  喂,醒醒,现在就联想,有点早!
  小舅子好像不太感兴趣,欲言又止,最后紧紧闭上嘴。
  吵吵闹闹的吃完饭,一行人回去午休。
  到寝室立即开空调,关门之前,对面寝的小胖子胡亮抱着一床褥子颠颠挤进来。
  “哥,哥,带我一个呗?我就在底下躺,拼几张椅子就行!”
  沙雕们没应声,齐齐望向汪言。
  笑得跟哈巴狗似的,小眼神那么可怜,谁好意思拒绝?
  “拼呗!你多拼两张,注意点别摔下去。”
  汪言叮嘱一声,爬上自家床。
  对面寝室隔着门骂胡亮:“死胖子,你就这么扔下兄弟们自己享受去?王八蛋啊你!”
  胡亮嘿嘿浪笑着,一声不吭的拼椅子。
  现在,整个学校的全部新生宿舍,唯有303寝有资格睡午觉。
  新生军训,谁都困、谁都累,但是这天气闷得像蒸笼似的,中午谁能睡着啊?
  每当303一关门,附近那些寝室的羡慕嫉妒恨就开始泛滥,抓心挠肝似的酸。
  然后,揪着“要不要装空调”的话题开始讨论,一直讨论到下午出门。
  每天如此循环。
  嗯,再讨论几天,就可以喜迎立秋了,到时候秋高气爽,舒坦。
  下午一点半,大家睡醒出门,小胖子被满身大汗的同寝们揪过去一顿好锤,嗞哇直叫唤。
  旁边的兄弟们都在笑,可是暗藏的几分艳羡,清晰的从眼神里传达出来。
  麻个吉尔哟,我怎么就没有那么厚的脸皮?!
  303寝的沙雕们趾高气扬的走在人群中间,个个像是穿了品如。
  ……
  下午照常训练,端着旗杆,在女生们面前走来走去,或者傻杵半天。
  旅游班的姑娘们糊弄了30分钟,然后又开始嘻嘻哈哈。
  女孩子军训嘛,大约就是那么回事。
  教官基本都是20左右的小伙子,根本较真不起来,才三天,就已经把她们惯得有点无法无天。
  何苗苗坐在草地上休息,同寝闺蜜突然拿手指捅咕她,示意她回头。
  一转头,就看到汪言,端着旗杆往这边走正步。
  “诶,喵喵,你发现没有?汪言小帅哥越来越精神了!”
  闺蜜挺激动的,何苗苗却不屑的一撇嘴,低头继续玩手机。
  “哪有?只是动作比别人强一点点而已。”
  旁边两个闺蜜愕然扭头,上下打量她几眼,然后表情诡谲的互相打眼色。
  A:我说汪言小帅哥人帅,苗苗在说什么?
  B:不晓得诶,好像是在说正步?
  然后再回过头,努力分辨汪言和其余旗手的区别。
  观察半天,没发现汪言哪里明显的强,但是怎么说呢……
  看上去更舒服?!
  她们不懂得该如何形容,反正确实是有点不一样,但是那差距太细微,得认真观察才能发现。
  问题,就出在“认真观察”四个字上。
  嗯?!
  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