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155章 老弟你什么意思

第155章 老弟你什么意思


  汪言悠哉悠哉的坐到椅背上沿,温和的与新室友搭话。
  宋溪注意到这个细节,本来想撇撇嘴的,但是看着汪言丝毫不崩的仪态,自然舒展的肢体,心里突然有点别扭。
  辰辰的这位同寝,似乎并不像那种不怀好意的幼稚暴发户啊……
  没等琢磨更多,一个温和磁性的声音传来。
  “你好,我叫汪言,怎么称呼?”
  “俺叫郭子仪……欸,就是平定安史之乱的那位……不过俺是荷兰人。”
  新室友圆脸,浓眉,皮肤有点黑,看起来就憨憨的。
  但是一开口,配合着那有点小羞涩的表情,就带给汪言一种熟悉的既视感。
  仔细琢磨琢磨,突然想到之前报名时那根翘起的兰花指。
  汪言情不自禁打个哆嗦。
  卧槽!
  不是吧?
  都没等正式开学呢,就特么娘一个?
  二比骚货,傲娇少爷,高冷面瘫,铁憨憨娘炮……尼玛的303有毒吧?
  早知道都不如住个404!
  心里吐槽,回应就慢一点,汪言看上去像是在沉思着什么,气质愈发沉静。
  宋溪看着小男生的侧颜,眼睛渐渐眯起来,那是她正在放松的表现。
  关键时刻,骚货前来打岔。
  “汪哥,咱们寝室的几个哥们都有外号啦!我起的!”
  “什么?”汪言饶有兴致的抬头。
  王守中一个一个的指过去:“王毅松叫松鼠,你看那俩牙,大不大?”
  王毅松气得直瞪眼睛:“我特么一记天马流星拳,打得你娘老子上幼儿园!”
  王守中压根没理会,又指向郭子仪:“荷兰土豆!像不像?”
  汪言仔细一琢磨,差点笑哭。
  像!
  然后王守中再指指自己,大大咧咧的……不对,那表情挺特么荣耀的。
  “原本打算让你们叫我中出的,但是总叫总叫,我怕会404,那就叫我如玉也挺O瘠薄K的!守身如玉的如玉,象征着我的纯洁与……”
  “滚!”
  王毅松……松鼠暴脾气的打断,再不打断怕会吐。
  三个人都有外号了,汪言不晓得如玉为什么会把宋辰放到最后说,但是很感兴趣。
  终于到宋辰,小帅哥仍旧那么高冷,但是眼睛熠熠发光,显然很好奇。
  如玉反倒忸怩了一阵,最后轻轻吐出三个字:“小舅子……”
  什么玩意?
  大家都没太听清。
  然后如玉突然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小舅子在上,请受姐夫一拜!”
  宋辰嘴角一阵抽抽,似乎是在忍笑。
  宋溪气得一句话都不想说,抄起包,转身就要走。
  临开门之前,犹豫一下,顿住脚步,回头望向汪言。
  “嗯……汪言啊,现在方便出去么?”
  汪言伸出手,摊掌示意请便,没等开口,寝室房门突然被敲响。
  宋溪吓一跳,一激灵的同时伸手抚住胸口,将T恤压下去好大一个弧度。
  她有点不知如何是好,第二次回头望向汪言。
  “开门吧。没事。”汪言淡声道。
  打开门锁,进来的果然是黎泽文。
  汪言主动起身,但没有刻意迎上去,站在原地打招呼:“黎哥,麻烦你折腾一趟,真不好意思。”
  “哪里的话,我拿这份工资,就是要为同学们服务的嘛!”
  黎泽文的态度很热情,而且不是公事公办的那种,带着很多的亲热。
  虽然汪言没问,他又特意解释一句:“来得有点晚,刚才正要出门,领导打来电话……具体的以后有机会细说。你这儿有没什么需要帮忙的?”
  态度好得,让门口那些学生和家长都惊讶得不行。
  303寝室里的同学没见到,他们可是真正见识过这位的态度,刚才那架势,差点把那个难缠的阿姨训哭。
  正想到这茬,黎泽文就回身对那位妇女招手:“刘大姐,你进来,跟同学们道个歉。”
  屋里的孩子们都是一懵。
  然后就只见那位刚才嚣张到不行的刘女士,忙不迭的进门,脸上堆着满满的歉意,挨个给大家道歉。
  “哎哟不好意思啊小同学,阿姨刚才太着急,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跟你们撒气,对不起对不起!”
  前倨后恭,转变之大,让几个大一新生目瞪口呆。
  啊?!
  就这么软了?
  而且软成这样?
  新来的这位黎哥,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小朋友们惊讶,汪总可不会。
  后勤舍管处教职工,听着挺不起眼的,可是既然被放到这里管一栋楼、百多个寝室,权柄会小么?
  与住宿有关的一切,都是人家一言以决。
  大三大四的不好管,大一新生必须住校,收拾个把刺头还不容易?
  所以说,专业的事情让专业的人来干,汪言关门的时候,就没觉得外面真能闹出什么乱子来。
  此刻的淡定,与之前处理事情时的胸有成竹结合在一起,又给汪大少新添一个光环。
  松鼠之前有点别别扭扭的,叫声“汪哥”叫得不情不愿,现在却一点都不见傲娇,直接抱上大腿。
  “汪哥,说好的,空调你装,费用我出,别和我抢啊!”
  汪言不置可否的笑笑,道:“再说吧,最好和大家再碰碰,照顾一下兄弟们的情绪。”
  宋溪原本就想说不用,可以均摊,话没等说出口,汪言就已经想到前面。
  见状,她突然又不急着走了,想留下来看看,这件事最终会处理成什么样子。
  一个寝室,目前到位五个人,三个都管汪言叫哥,铁憨憨荷兰土豆马上乖觉改口。
  “汪哥,谢谢你给大家装空调。俺没什么钱,以后你的衣服袜子俺包了!放心,俺经常洗衣服、做家务的!”
  汪言最近被人伺候得太舒服,根本没想到过洗衣服的问题,闻言顿时一愣。
  矮油?
  读大学原来还有这么一件麻烦事啊?!
  豆啊,那我可就当真了啊……
  不过终究是不好意思太麻烦同学,大少马上拿出神豪该有的态度:“回头我再买台洗衣机,大家都能用。”
  既没接受,又没拒绝。
  黎泽文听着都想竖大拇指:看看人家这处事!我大一的时候在干毛来着?
  如玉自诩是汪哥铁杆,却被荷兰豆拔得头筹……呃,马屁的头筹。
  当时就有点急。
  “汪哥,以后排到你值日的时候我来搞!”
  松鼠既不会干活又不想干活,马上打开柜子,掏出盒南京九五之尊送到汪言面前。
  “大哥,来抽烟!”
  最后就只剩下宋辰,左看看又看看,感觉好像没啥用得上自己的,心里一急,扭头望向亲姐。
  (⊙ˍ⊙)!
  老弟你什么意思?!
  宋溪懵了。
  …………
  【要死了,11000,月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