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125章 赠品

  其实,高雅始终都没有意识到沉没成本的问题。
  以前是处处受捧,可以游刃有余的周旋于其中,慢慢观察,觉得不对就及时抽身。
  今天则是一上来就受挫,然后拜金、善妒、不服输的本质外露,一点一点陷进去,主动付出到让自己心里不平衡的地步。
  到这个程度,没有一段时间的冷却,哪儿可能说撤就撤!
  汪言越是回避,她就越是不甘心,可不就是魔怔了么?
  李诺一作为胜利者,反而没有她那种困扰,只是仍旧有点迟疑……到底,要不要跟汪大少发生点什么?
  她的性格偏向谨慎,高冷矜持并非全部都是装出来的,确实有一部分骄傲本性在里面。
  矜持久了,顾虑就多。
  而且平心而论,今天其实真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
  认识第一天就滚到床上去,那就只能是狗男女的关系,一夜情而已。
  真正要想栓住汪少,怎么都得让他追求一段时间,欲拒还迎推推拉拉,上位才正。
  但是现在这个状态
  所以……好烦!
  各怀心思中,出租车在距离工体最近的五星级——国贸大酒店门前停稳。
  汪言去扶李诺一的时候,高雅适时醒转,咔吧着大眼睛,迷惘而又无辜的望着汪言和诺诺。
  得,影后级别的演技,怎么还不值一间客房?
  汪言摇头笑笑,干脆直接给她俩安排上:“走吧,给你俩开个房间,洗个热水澡,好好休息。”
  和一个女人发脾气,没必要,而且丢份。
  小图看到汪少的暖笑,心里其实很舒服,但是不知道为何,又有点莫名其妙的怨意,混不吝的脾气一上来,就没控制住嘴巴。
  “哟?五星级啊?我和雅姐有张沙发就能睡,反正你别委屈诺诺,大床房什么的,对不起你的身价!”
  汪言只当没听到,搂着李诺一往里走。
  诺诺心里还真有点忐忑,正要暗示一下汪言,不许太寒酸让她们看笑话,结果没等找到机会,就只见来到前台的汪大少,张口直奔顶格。
  “你好,麻烦帮我开一间总统套房和一间大床房。”
  喝掉四瓶黑桃A,总共爆出6次白喝特效,将近18万块钱,今天的所有消费全赚回来不说,还存下一瓶白金和N多乱七八糟。
  总统套,相当于从李诺一身上白赚到的。
  现在回馈给她,她不但要感动,还要以身相谢,想想是不是特别有趣?
  李诺一果然超级开心,笑容瞬间明媚如花。
  而高雅和小图则是气得差点经期逆转姨妈倒灌。
  总统套啊!
  两万五啊!
  大床房啊!
  三千八啊!
  姐就想问三个字:我差啥啊?!
  高雅和小图正咬着牙rap呢,前台小美女一句话,又给她俩当头一棍。
  “汪先生,您是我们香格里拉集团的特殊贵宾,按照规定,您入住集团旗下任何酒店,都可以享受相应的折扣和优惠。”
  “另外,您即将满足晋升钻石会员的条件,请及时咨询您的私人专员。”
  别说她们三个吓一跳,汪言都是一愣。
  “啊?你们国贸是香格里拉旗下的?”
  “对的,您可以感受一下我们和香格里拉饭店的区别,希望您能够满意我们的服务。”
  小美女超会说话的,拉客拉得特别有技巧,笑容又甜,超可爱。
  然后,直接在权限内为汪言打出最高的折扣,继续放电。
  “您开的两间房,我将在权限内为您做到85折优惠。时间已晚,不打扰您休息,其余情况就让您的私人迎宾专员为您解答。两间房都为您安排在74层,您是否满意?”
  “谢谢,我会为你打满分。”
  汪言眨眨眼。
  李诺一眼看着他对小美女放电,却生不起气,只觉得莫名震撼。
  国贸居然有这么大的折扣优惠?
  开玩笑吧?!
  她们有限的蹭酒店经历,全是蹭的全价房。
  自己出去旅游时更不用提,顶多是在网上预定时拿到一点正常的小优惠。
  然而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
  各家酒店其实都有内部客户名单,消费足够的情况下,就可以进入重点客户名单,享受种种好处。
  前台拿着汪言的身份证一刷,系统里立即弹出贵宾提示,轻轻一点,就拉出汪言的所有资料。
  什么级别,一目了然。
  虽然汪言的累积消费暂时不算高,但是年龄小,又是白户,10天左右消费出20万,于是就被备注为潜力极大、需要全力争取,权限和重要性立即极速上升。
  甚至可以说,大部分靠长期累积晋升的钻石会员都未必有汪言的待遇。
  毕竟,酒店业杀熟是常态,拉新户时往往又不遗余力。
  总统套房成本固定,但是空着的时候,房价为0。
  有人住,才有价格。
  当然,怎么都不可能把2.5万的房间打折到5000,那是掉逼格的行为,酒店宁愿空着。
  如果折扣到2万就能拉拢到贵宾客户,那就很OK。
  为什么预售、订房的官网上面,从来都没有总统套的价格?
  就是因为弹性巨大,面向不同的客人有不同的价格,所以只能电话预约。
  高雅她们虽然漂亮,但是没有亲自消费过,自然不懂里面的弯弯绕绕,一个个都惊讶得不行。
  心里暗暗琢磨:汪少到底什么身份?好像很有面子啊……
  正迷茫着震撼着,只听汪言满含着笑意,对前台小美女说了一句话。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总统套房的折扣就不要了,你把那间大床房改为赠住就好。”
  前台小美女一怔,被汪言顽皮的两下眨眼,眨得心头直跳,小脸微红。
  赶紧垂下头,抿起嘴笑:“好的汪先生,如您所愿。”
  诺诺反应过来,趴在汪言肩头,闷声笑个不停,心里疯狂高呼:就是这样!好爽!
  而小图则瞪圆眼睛,差点气炸。
  日你大爷!
  刚才我俩还算有个价,一转眼就特么变成赠品啦?!
  不就是怼你一句么?
  报复心怎么那么强!
  咬牙切齿的怒瞪汪言,恨不得扑上去咬一口。
  当然,气归气,分寸还是有的,在外人面前,她没敢真胡闹。
  一晚上的接触,让她有点畏惧汪言。
  畏惧这个比自己年龄还小,但是格外沉稳低调、猜不清摸不透的少年。
  惹不起惹不起,惹了搞不好就要变成不起,还是躲远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