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122章 高下已分

第122章 高下已分


  谁都可以失态,但于浩不会。
  于浩笑容不变,认真回道:“汪少,单瓶我们主售黄金,售价8800,最贵的则是白金,28800,赠送……”
  “赠品你自己看着办。”
  汪言摆手打断,平静的看着对方:“来5瓶白金,把你们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都省省,我不喜欢。”
  音浪太强,于浩感觉自己可能是被震出幻听了,不由大声追问一句:“您说多少?”
  “看好。”
  汪言张开五指,竖在懵逼的于浩面前。
  于浩眨眨眼睛舔舔嘴唇,看看汪言的手,又与三个姑娘一一对视,发现大家都是同样的傻眼状态,终于敢相信事实。
  没幻听,真的是5瓶,白金。
  总价144000,比特么神龙套贵一倍,却不要气氛烘托,不要全场尖叫,不要风光大办……
  卧勒个大槽!
  ……
  理论上,夜场里什么样的客人都不缺。
  不要神龙套,单点十瓶八瓶黄金的客人确实有,主要是那些明星名流,极其偶尔来一次,基本都混迹在包厢里,被销冠所垄断。
  人家低调,有另外一套逻辑,可以理解。
  但是,在外面卡座里一掷千金的客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为了装逼不顾一切的。
  王思明呼朋唤友去夜店玩,从来都是坐外卡,基本没进过包厢,是花不起包厢的低销么?
  怎么可能?!
  不就是因为外卡方便装逼么!
  只有装逼才有成就感,才能满足虚荣心,才有妹子可以撩。
  现在最火的男士玩法就是组局包大卡,AA凑低销。
  图的是什么?
  不就是图一个有面儿、方便撩妹么!
  如果说只为蹦迪,几百块钱就能玩得很好,何必开大卡凑低销?
  然而真的遇到单人开大卡单点白金又不要气氛……
  于浩只能想出一个解释——人家既不在乎钱,又没有那种浅薄的虚荣心。
  根本不需要通过神龙套来装逼。
  只是一瞬间,于浩就笑得露出牙花子,一个劲比划放心的手势,马上去处理。
  一边走一边乐。
  今儿刮的是什么风啊?
  传说中的客人就这么砸到我头上了?!
  哈哈,命里该着有鸿运,没白费心思舔!
  ……
  不光于浩开心,高雅、诺诺、小图都开心。
  开心得要疯。
  今天确实没法拍到神龙套发朋友圈了,但是,5瓶白金的格调,那不是远超套装么?!
  而且,证实了汪少的实力,不比拍照重要得多?!
  诺诺再不复初时的高冷,依偎在汪言身旁,一点没有抗拒由此带来的那些身体接触,态度截然不同。
  一半是因为让她扬眉吐气的那5瓶白金,另一半则是因为,汪言花钱实在太帅。
  她是很喜欢被全场瞩目、被羡慕嫉妒恨的目光高高捧起的那种快感,但是,现在这样也不坏,至少给她带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不爱炫耀就意味着心胸宽阔、脾气好,不但接触起来更舒服,万一真能在一起,也不必担心受气。
  上一个男朋友发脾气时的样子,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忆。
  想到此处,她心里一热,凑到汪言耳边问:“汪少,你不喜欢太热闹啊?要气氛,会有很多美女来敬酒的……”
  汪言顺水推舟的回敬:“你不就是最美的美女么?”
  “汪少,你太帅了!爱你!”
  语气热烈,情绪饱满,就好像是在激动之下做出的冲动举动。
  实际如何……天知地知。
  如果是在平时,高雅绝对不至于如此。
  自身条件如此优越,她根本不缺人追。
  然而受自身圈子所限,她接触不到能够完全合乎心意的优质对象。
  虽然汪言更不是一个合适的恋爱对象,但是,有钱、大方啊!
  之前她对汪言有多少失望,现在就有多少惊喜。
  15万块钱花得如此淡定低调,那么手里的可支配财富就绝对不会少。
  没法处成结婚对象又如何?
  三个月热恋期缠来三五十万,足以弥补任何损失!
  心念一转之间,汪言就从小男孩,变成一个年少多金又不失英俊的富少。
  正经谈恋爱,太年轻是一个巨大的缺陷。
  发展一段别的关系,年轻反而是优势,大方、容易哄、热情冲动……都是可以利用的弱点。
  更不要说,汪少的心胸如此宽阔,肯定不会因为一点小事而斤斤计较。
  完美!
  高雅就是这么心思深沉。
  但是,确定动机以后,又有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
  好不容易碰到一支超级绩优股,结果却明显偏向别的女人,这是个什么沙雕故事?!
  高雅之前没太当回事,现在是真的有点急了。
  凭什么啊?
  论颜值论身材,李诺一你哪点比我强?
  老娘不服!
  ……
  高雅亲完,小图立即给汪言倒酒。
  “汪少霸气!敬你!”
  碰杯时甜甜一笑,一双大眼睛里全都是星星,那种崇拜,简直能让任何男人飘到外太空。
  “刚才怎么不见你笑得那么甜?”高雅突然打趣。
  小图大眼睛一转,开玩笑似的诉苦:“人家得等大姐二姐的眼色啊……”
  “没事。”李诺一若无其事的抬头,似笑非笑,“你尽管上。”
  三个美女突然之间就有点暗戳戳争风吃醋的架势,让汪言都有点措手不及。
  但是很快想通。
  她们之间本来就是塑料闺蜜,未必有多深的感情,此刻抱着同样的目的,存在着本质上的利益冲突。
  富少只有一个,谁领走?
  看,这是一个谈不拢的死结。
  那就只能各施手段,拼脸、拼身材、拼浪、拼运气。
  想明白以后,汪言对她们不再有任何美好幻想,心态愈发稳健。
  其实,汪言能够理解她们的动机和行为。
  向往更好的生活,是人类的天性,谁都一样。
  利用美貌来讨富少欢心,以此作为晋升阶层的手段,根本就算不上错误。
  只要不行骗,那就是人家的自由,难不成谁有资格要求美女不许利用自身的美貌优势?
  必须得刮花脸才能出来撩汉、工作、奋斗?
  没有那个道理。
  汪言心里很有B数,自己就是一个利己主义者,道德水准一般,所以绝对没有双标的意思。
  自己可以用钱买乐子,她们当然可以用美貌来争取好生活。
  哪怕是有过人流经历的高雅,汪言都不会立即认定她是个坏人,咱又不晓得她的经历,哪有资格给人下定论?
  敬而远之即可,没必要说人家的不是。
  但是,她们的内在不够美,确实是真的。
  与刘璃相比,她们缺乏那种能够散发出人性光辉的信仰和追求,与颜值、气质、性格都没有关系,只是灵魂不够璀璨。
  所以,就不可能得到汪言发自内心的尊重。
  其实汪言心里很清楚,像刘璃那样的姑娘,才是社会上的极少数。
  高雅、诺诺、小图,反而是最正常的女人。
  而且,重点是——哥们喜欢的本来就是诺诺高达93分的身材和94分的特殊体验啊!
  灵魂?
  谁爱要谁要。
  心里想得通透,所以哪怕她们是那么的漂亮、芬芳、诱人、会撒娇,汪言却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的压力。
  以前或许会慌会怂,可是在经历过刘璃以后,她们已经没有资格再做汪言的女神。
  面对普通女人,还有什么放不开的?
  ……
  服务生安静而低调的把酒送来,把小桌子摆上满满一下子。
  赠送的洋酒、啤酒、软饮、果盘、小吃根本就没地方搁。
  高雅、诺诺、小图忙不迭的拍照,各种角度的自拍、三姐妹合拍,又叫又笑。
  汪言离镜头远远的,安静等她们拍够,才招手叫来于浩:“赠酒留下一点就行,其余的撤下去。”
  服务生打个转,又送回去一大堆啤酒洋酒,都会存在汪言的酒卡里。
  桌面上立即不再那么炸眼。
  “开么?”内保悄声问汪言。
  “开啊!”
  汪言有点想笑,一天半的呼吸工资而已,你当我买来是撑场面的?
  更不要说,随便爆一次白喝特效,立即就有3万回账。
  内保手脚麻利的打开一瓶,然后于浩接过来,依次给汪言和三个妹子倒酒。
  最后,自己抄起一瓶啤酒,拿个新杯子倒满,才找汪言碰杯。
  很有规矩。
  汪言不差那一杯酒,但是喜欢有规矩的人。
  拍拍于浩肩膀:“谢谢!干杯!”
  大家一同干杯。
  喝完酒,汪言示意于浩拿来纸笔,略一沉吟,低头写下一张便条。
  将便笺递给于浩,吩咐道:“给隔壁桌送过去一瓶,低调点,诚恳点。”
  汪言的想法简单而又成熟。
  首先,大罗和韩姐都不是什么坏人,有欲望有弱点,正常,并且真实。
  自己作为一个男人,没有必要和她们斤斤计较小肚鸡肠。
  其次,5瓶酒四个人肯定喝不完,让韩姐她们帮忙喝掉,爆出白喝特效来就不亏。
  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事情,为什么不做?
  “汪少您放心!我一定给您办妥!”
  于浩狗腿的点头。
  ……
  与此同时,韩姐她们五个,正在大眼瞪小眼。
  自己这边热热闹闹万众瞩目,那是气氛组帮忙打的广告。
  人家那边安安静静,可是含金量比你只高不低啊!
  尤其刚才撺掇姐们去敬酒的四叶草,现在真是满脸的卧槽。
  “什么鬼?谁家的孩子啊这么败家?!”
  另一个姐妹端着酒杯,庆幸不已:“幸好咱们还没来得及去炫耀……真要过去…”
  话糙理不糙,真要再闹一阵,现在可就彻底下不来台了。
  最小的女孩小心翼翼的瞄一眼韩姐,在桌子底下暗暗戳一下大罗。
  大罗早就发现韩姐的状态不对。
  开一套神龙,全场瞩目,虚荣心爆棚,然后志得意满的去人家那边敬酒,人家恭恭敬敬的接着,回来不到两分钟,5瓶白金端上来……
  那是5瓶酒么?
  那特么是5柄大铁锤!
  大罗设身处地的想象一下,觉得要是自己碰到这事儿,搞不好已经被打击到自闭了。
  小女孩乖巧的挽住韩姐,天真道:“姐,我还有十多万零花钱,要不然,咱们再上一套?”
  韩姐宠溺的搂住她摇摇头,四叶草和另外一个女孩眼睛一亮,又有点起劲。
  大罗苦笑。
  傻姑娘,现在开什么都没用,根本不是钱的问题啊……
  人家那个云淡风轻的态度,早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好么?
  四叶草就没有大罗和韩姐看得明白,仍旧以为靠钱就能找回场子,叫嚣着要赞助。
  然后,就在这时候,于浩捧着一瓶白金过来了。
  “美女你们好,我是十三的销售,汪少委托我给几位送来一瓶酒,这是他写的便条,哪位是韩女士?”
  韩姐懵懵的接过纸条,大罗立即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凑过去一起看。
  “诸位姐姐,认识你们很开心。
  今天是我第一次来夜店玩,如果有失礼的地方,请务必相信,那绝非是我的本意。
  夜店交流不易,一切都在酒里。
  小小礼物,不成敬意,祝几位姐姐青春永驻、日日开心。”
  内容简单,语言平实,并没有任何炫耀的意思。
  因此,传递出来的情绪就很诚恳。
  尤其是那一手中正端庄的字体,极有风骨的同时,又透着一股子年轻人少有的稳重大气。
  “我的天……好漂亮的书法!”
  大罗是识货的,对于汪言的大师级硬楷,简直是一眼惊艳。
  惊叹之后,韩姐和大罗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找到一抹不可思议。
  再回头看向隔壁,只见汪言遥遥举杯,满脸温和笑意。
  麻蛋哟!
  怎么好像我们是妹妹,丫是大哥?!
  韩姐心里愈发不是滋味,却不是针对汪言,而是突然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默默叹口气,对于少年的心胸气度,终于心悦诚服。
  脾气最爆的四叶草看一眼汪言,再看一眼白金,又看一眼汪言,再……
  她很想怼于浩一句“我们差那一瓶酒吗”,然而斥责就在嘴边打转,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酒,确实不差。
  但是为人处事,高下已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