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85章 恋爱的酸臭味儿

第85章 恋爱的酸臭味儿


  少年少女的所谓计划,大抵都是从某种幻想开始的。
  灵光乍现,一点激情跃出脑海,越想越觉得有趣、靠谱、应该。
  然后就迫不及待的展开。
  说起来似乎蛮蠢的,然而这是每段青春里都该有的一抹色彩。
  正是出于这样的原因,林薇薇才没有强烈反对大家的要求,顺水推舟应下来。
  反正她们的计划简单到像个玩笑——保持深度接触,多方面全方位观察,看看狗子究竟是不是良配。
  林薇薇觉得特别扯。
  每个人对良配的认知都不相同,同样的条件,在不同的两个女人眼中,结论可能南辕北辙。
  难道姐喜欢的刘璃就一定会喜欢?
  反过来讲,刘璃喜欢喂狗子,而老娘喜欢吃狗肉!
  呃,狗肉是新爱好。
  总之吧,林薇薇不认为这种考察有任何意义,但是她把汪言当成是一个值得交的朋友,既然刘璃不介意,那就拉着狗子出去玩呗!
  结果被玩一上午,没一件事顺心。
  啊啊啊!好气!
  ……
  三人坐在小礼堂最后一排,三个小脑袋瓜凑一块儿,嘀嘀咕咕,把今天的每件事、每句对话、狗子的每个表情都拆开来一顿讨论,仍旧木得结果。
  搞不懂!
  按说,狗子是个挺坦诚的人,几乎从来不掩饰他的色心和野心,听听那些话说的——
  我恐怕很难做到对一个女人从一而终。
  荷尔蒙疯狂分泌的年纪,我不觉得有什么丢人的。
  如果有机会,那我完全不介意发生点什么。
  ……
  种种言论,很符合一个心胸宽广气度惊人家教良好但是精力过于旺盛又不缺钱的壕二代人设,对吧?
  然而,今天的狗子不对劲啊!
  不是说他就应该调戏林薇薇,而是说,他应该很乐意和美女们一块儿玩,没道理拒绝这种邀请。
  和美女一起赛车诶!
  想想都好激动的对不对?
  难道说……
  “你们干嘛呢?”
  “!!!”
  林薇薇、傅雨诗、热依娜吾全都吓一激灵,同时转头,就看到刘璃正拎着一条大毛巾,站在两米外,好奇的望过来。
  为你神圣而美好的第一次犯愁呢……
  林薇薇很想这么告诉她,但是,理智不允许吖!
  扯淡,林薇薇是专业的,张口就来:“在探讨如何摧毁不同年龄段的男人。”
  演戏,傅雨诗是专业的,点点头:“感觉有些男人抵御诱惑的能力似弱实强,捉摸不透。”
  撇清自己,热依娜吾是专业的,一缩脖子:“主要是她俩在讨论,我听不懂的……”
  (︶^︶)=凸
  在心里默默竖起中指,林薇薇赶紧打岔:“你排练怎么样了?”
  刘璃瞬间开心起来,整张脸都像是在发光。
  “走台、走光都已经完全没问题啦!只剩下化妆连排和正式彩排,如果一切顺利,再有三天半时间,我就可以真正登上大舞台了!”
  三人默默对视一眼,内心戏一模一样——
  啊啊啊!好羡慕!
  作为大二的学生,想登台,机会多得是,学校黑匣子剧场里基本每天都有一场演出。
  但是想以一出舞剧的主角身份登台,非常非常不容易,好几年才会出一个。
  学舞的姑娘,没法儿不羡慕。
  但是看着刘璃,她们又无法产生哪怕一丝的嫉妒。
  舞蹈届里有一句名言,叫做: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一周不练老师知道,一个月不练观众知道。
  可是,光基本功就有几十个动作,每天翻来覆去的练,那是何等的枯燥?
  说一句“我要每天练基本功”,上下嘴皮子一碰,完事儿,可是真正去坚持,没几个人能做到。
  而刘璃,每次从练功厅回来,脱掉练功服随手一拧,汗水哗啦啦的往下砸。
  这叫人怎么嫉妒得起来?
  刘璃在大家心目中一直是个幸运的姑娘,但那份幸运,源自于她的纯粹和坚持。
  蓦地叹口气,林薇薇突然觉得好无趣,和傅雨诗对视一眼,发现对方的目光里表达着同样的含义——
  考察个屁!
  让她俩自己玩蛋去!
  刚刚觉得心有灵犀一点通,涌上来一股姬姬的美好,就听娜吾傻兮兮的问:“琉璃啊,你出去演出,要不要请汪汪去看?”
  刘璃的脸颊因为运动而有些潮红,闻言又多出一抹羞涩,好看得简直让人迷糊。
  “正式演出在津门,带队的是王老师,管理很严格,不想让汪汪跟我折腾。最后一场彩排倒是……呃,汪汪会有兴趣么?”
  来了来了!
  就是这股子沉醉在爱情里的酸臭味儿!
  林薇薇和傅雨诗在心里疯狂大叫,恨不得掐死娜吾。
  狗粮很好吃么?
  其实娜吾问完就后悔了,此刻面对着自己要来的狗粮,只能含泪吃下去。
  “呃……应该会有兴趣吧……哎呀不行你就约他嘛!我们西疆的姑娘,从来不知道怂字怎么写!”
  你特么最怂了好不好?
  万人擦!
  两只位居食物链顶层的生物又是同时吐槽。
  好在刘璃马上主动转移话题,好奇的问:“咦?你们都聚在这里干嘛?特意来替我加油啊?没必要吧?又不是第一次看……”
  眼见要露馅,林·专业扯淡·薇薇赶紧打岔:“那什么,我们想去看赛车,但是对黄旭那家伙不怎么放心,想带着狗子一起去。你跟狗子说一声呗?”
  “怎么?汪汪不愿意去啊?”刘璃有点纳闷。
  “可不!”
  娜吾一酸刚平,一酸又起。
  “一颗心全在你这对荷包蛋上挂着,对我们爱搭不稀理的,气得林平之把群昵称都改了……”
  刘璃笑得眉眼弯弯,小白牙直晃眼。
  林薇薇咬牙切齿的瞪娜吾:“你是不是特好奇那绳儿是怎么挂住的?”
  一杆子怼死两个人,厉害!
  幸好舞台上有人喊刘璃,要不又得掐一阵。
  “马上来!”
  刘璃扬声回一嗓子,冲林薇薇一晃小拳头:“你现在怼我怼得欢,待会狗子就会替我拉清单,你等着!”
  哎我去!
  我这个暴脾气……还真有点虚狗子!
  林薇薇面色一变,正要服个软卖个萌,却被娜吾一把搂住,闷在怀中。
  “后悔?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