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62章 截然不同的起跑线

第62章 截然不同的起跑线


  第62章
  汪言作为东道主,不可能一直陪着张银。
  拍拍这哥们的肩膀,很快就被王永磊拉走,和大家闹成一团。
  两张桌子,两个焦点,分别是汪言和古佳书。
  大头自然不用说,家世太好又不懂得收敛,受到的是众星捧月般的待遇。
  如果是以前的汪言,现在肯定已经变成陪衬。
  但是如今的汪总,落落大方,心态平和,跟谁都能聊,什么话茬都能接,令一群少年少女颇有如沐春风之感。
  相比较起来,古佳书完全是在靠家世吸引目光,而汪言展现出来的,则是一种难得的领袖潜质。
  只是在座的同样都是少年,无人察觉。
  觥筹交错间,汪言一眼看到落寞畏缩喝着闷酒的张银,再看看家里巨有钱却尚未学会利用优势的古佳书,突然有些唏嘘。
  今天这一幕,让汪言无比真切的意识到,大家的起跑线真的是截然不同。
  像张银,正在被老天爷罚站,位置处于起跑线后面20米。
  以前的汪言,老老实实蹲在起跑线上,等待发令枪响——自知之明和自尊自爱,就是那关键的20米距离。
  古佳书则站在起跑线前面50米处,正在漫不经心的活动筋骨。
  以大头的家世,原本可以让他站到80米处,然而天性里的懒惰让他很少踏出舒适圈,扣掉的那30米叫做不思进取。
  于秋丽和男生不是一条跑道。
  硬要类比,她的位置在起跑线前面30米处,然而是在跑道外面陪跑,拿冠军没戏,但是可以给任何人加油,并且为冠军献上拥抱。
  最后,则是现在的自己。
  仍旧是站在起跑线上,遥望终点,蓄势待发。
  但是,身旁的赛道空无一人。
  整个赛场,只有一个参赛者。
  这是一场老天爷为他最喜欢的崽,单独设计的比赛。
  汪言不需要战胜任何人,只需要用最舒服的姿势,跑出最好的自己就行。
  兴之所至,离开赛道去草坪上撒欢打滚,晒晒太阳、吹吹小风,闻着青青草香睡一觉起来,终点仍在那里等着。
  就是这么浪,谁敢不服?
  ……
  唏嘘之后,心情大好,天命汪和同学们闹成一团。
  大家看似都一样,但有些人是真的没心没肺,汪言则是清醒之下的洒脱。
  其实不一样的。
  一个一个的跟同学们敬酒,十几个同学,敬完大半,仍旧没有感到多少醉意。
  于是汪言又发现一个修改体质的好处——酒量暴涨。
  要是参加刘伟龙的升学宴时,就有现在的酒量,至少能把那群家伙灌趴下一半。
  暑假即将结束,估计是找不到报仇的机会了,不过没关系,你们等过年的!
  小心眼儿的汪大少在心里记下小账,回头一个走位,再次绕回古佳书和于秋丽身旁,对于秋丽正经八百的表示感谢。
  “现在回想起来,班长你挺照顾我的,三年时间,没少给你添麻烦,情分我都记在心里。以后不知道还有多少机会见面,现在唯有用一杯真诚的酒,祝君一直美丽。”
  不但考票的事要承情,其实以前有不少小事都要承情,所以汪言是认真的。
  哥堂堂一个神豪,该记住的东西都记在心里,日后必有回报。
  你信不信没关系,等着瞧就好。
  汪言说话的时候,于秋丽一直凝视着他,表情很微妙。
  直到确认小汪同学确实没有别的想法以后,才露齿一笑。
  嘿,还挺灿烂的。
  “同学一场,我又是你们的班长,应该的事情搞这么客气干嘛啊?感觉都有点不认识你了。来吧,废话不多说,干杯!祝你鹏程万里,早日崛起!”
  喝完酒,汪言在心里默默叹口气。
  这又是一个汪言不喜欢她的地方——双标太严重。
  这姑娘看似对谁都一视同仁,热情大方、乐于助人,但是实际上,对于屌丝的接触,始终都保持着相当之重的戒心。
  和富二代、学霸们玩的时候,她远比现在更开朗、更真诚。
  对待古佳书,反复的给着机会,耐心至极。
  对待自己,表面上热情,却在心里高高竖起一道墙,严防死守。
  不能说她有什么不对,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但是,总归是让人心里不舒服。
  汪言觉得,与其默默划线,都不如像何梦那样,一脸骄傲,摆明车马:本小姐就是不想跟你们玩。
  至少更加坦荡大方,不会给傻屌丝们不应有的幻想。
  这姑娘啊,以后绝对是一个神坑。
  但是,与我何干?
  ……
  一圈酒敬完,汪言又回到至亲那桌去看了看。
  汪家是个大姓,早年都聚居在汪家坳,后来才开枝散叶到上洼村、下洼村。
  到汪言父亲这一代,五兄妹运道不好,如今只剩汪大有、汪大元两兄弟。
  汪大有是汪言的大伯,始终没出汪家坳,守着祖屋,并且照顾老太太。
  所以平时打交道比较多的,是汪言母亲这边的亲戚。
  分别是大姨王秀琴、小姨王秀梅。
  汪家和王家都不是什么望族,各自的日子都过得很一般,唯独小姨、小姨夫是吃公家饭的,社会地位算是还可以。
  让汪言特别欣慰的是,虽然大家都不富裕,但是亲戚之间的感情都特别好,没有那些瞧不起人、藏心眼儿、互相算计的烂事。
  而且,最有意思的是,大姨和汪母贼喜欢小表妹张瑶,抱住了就不带撒手的。
  小姨王秀梅则是特别宠汪言,要什么给什么的那种。
  唯独大表哥刘宇鹏,那真是舅舅不疼姥姥不爱……苦逼孩子。
  看到汪言过来,小姨拉着他又开始各种絮叨,亲戚们也都夸得不行,然后一个一个的塞红包。
  “这钱别给你妈,留着自己买点啥……老二你听着没?别瞎惦记!”
  汪言拿着大姨另外给的零花钱,心里暖洋洋的,又觉得不好意思。
  汪言用大鹏哥的身份证贷款,原本的打算是,等现金宽裕以后,把贷款本息付清,然后再给大鹏哥准备一份创业基金。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件事儿办得有点太冲动,系统的存在只有自己知道,万一叫大姨她们知道自己贷款,该有多担心?
  以后啊,做事情一点要想一想家人,考虑周全。
  该给大鹏哥的创业资金,我一定尽快攒出来,大姨您就放心等好日子吧!
  决定一下,汪言心里一片安宁,觉得自己又成熟了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