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60章 交杯酒

  心态、情商、胆量这些东西,真没地方说理去。
  家里有钱,所以情商就会特别高?心态就会特别成熟?
  扯淡!
  从小进行精英教育,一样有可能教出巨婴来。
  汪言打小就被放养,没得到系统以前仍旧比王永磊、张银他们成熟。
  所以啊,真说不准。
  古佳书倒不至于是巨婴,平时都挺正常的,最多有点小猥琐,但是一跟于秋丽坐一块,智商明显下降一截。
  看看搭讪那些话——
  “班长,几点来的?”
  “班长,最近忙什么来着?”
  “班长,你哪天办酒席?”
  “班长,下午什么安排呀?”
  汪言差点没忍住笑。
  大头,你敢不敢喊一嗓子:班长,把我的意大利炮掏出来!
  虽然有点粗俗,至少比现在强吧?
  古佳书笨是确实笨,但是,有钱才是真大爷。
  汪言注意到,周围的女生几乎都在或明或暗的帮忙。
  小敏比较委婉,暗戳戳的捧:“小古你假期过得真潇洒!看到你发的朋友圈,我好羡慕,可以全世界随便玩……”
  古佳书咧嘴笑得特别开心,顺着杆子开炫:“没什么啦,主要是成绩还可以,我妈奖励我一次欧洲半月游,其实我真不怎么喜欢跟团到处瞎逛。”
  郑红惊叹:“你那是什么团啊?我看你去的地方都超级好的!”
  古佳书收起一点笑容,努力展现着谦虚。
  “就是旅行社设计的那种高端小型团啊!单人费用还不到20万,主要就是住五星级酒店、吃米其林三星稍微贵一点,别的都没什么。”
  “哇!”
  “牛比!”
  “小古你家真壕……”
  大家都震惊得不行,对于大部分高三学生来说,15天20万的旅行费用,简直无法想象。
  网吧开黑一个月,没啥事儿就去撸点小烧烤,KTV唱个歌,就是毕业季里最奢侈、最快活的玩法了,总共才几个钱?
  浪一个月都花不掉5000!
  王永磊忧伤的念叨着:“擦!我梦想中的生活原来很高端的,现在跟大头一比,就像刚撸完一样,索然无味。”
  古佳书被叫外号也不生气,笑嘻嘻问:“磊子你啥梦想啊?”
  “就是,说说!”于秋丽也跟着好奇。
  王永磊倒是一点不忸怩,张口就来。
  “我的梦想啊……早上睡醒直奔网吧,叫一份牛腩土豆盖饭,来一瓶冰镇的快乐水,吃完以后打个饱嗝,点燃一颗芙蓉王,听着踢阿拉的战歌,在德玛西亚大杀特杀。一直战到后半夜,叫上兄弟们去撸串或者嗦小龙虾,再来两瓶冰啤酒,喝到迷迷糊糊,回家睡大觉,明天起来继续!”
  如此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梦想,把大家惊得一愣一愣的。
  女生们感觉完全无法理解,倒是张银和古佳书向往的点头。
  “卧槽,滋润啊!”
  “你别说,好像还真挺有意思的……”
  郑红看不下去了,努力把话题往回拉:“那你什么时候处对象啊?”
  王永磊斜过去一眼,不屑撇嘴:“找什么对象!梦里啥没有?”
  这尼玛的……
  简直让人无言以对。
  然后于秋丽不知道出于什么考量,似笑非笑的问:“那要是我跟你处对象,你还这么傻玩么?”
  王永磊腾的一下,闹个大红脸,嗫喏着说不出话来。
  大家好一通爆笑,纷纷起哄:“磊子你说啊?要游戏还是要班长?”
  王永磊扯着脖子硬顶:“当然是要游戏!”
  “切!”
  没人信他。
  是个人就能看出来,丫只是嘴硬,反正又不可能,装呗!
  要是于秋丽真的和他处对象……
  玩尼玛的游戏!
  老纸从来不玩游戏!
  小敏眼睛一转,重新call回古佳书:“哎,小古你呢?要游戏还是要秋丽?”
  古佳书又不傻,王永磊是一点希望都没有才破罐子破摔的,哥有戏啊!
  立即信誓旦旦的拍胸脯:“当然是要班长啊!我对游戏没多大兴趣,就是打发时间,玩游戏怎么可能比女朋友重要?”
  等着这货PK打团战的几个哥们,闻言立即七嘴八舌的起哄。
  古佳书被闹得有点架不住,一眼叨着正笑眯眯看热闹的汪言,赶紧拉人下水。
  “哎,咱们得让主角发言表态啊!汪儿啊,你选哪个?”
  “我?!我又没掺和……”
  汪言哭笑不得,怎么看个热闹还能看出事儿来?
  “你是东道主,什么掺和不掺和的?今天出啥事儿都跟你有关系!”
  “就是啊!快点快点!”
  “哈哈!”
  眼看着于秋丽大眼睛瞟过来,男生女生都跟着闹,汪言没辙了。
  “行行行!游戏还是班长,对吧?”
  “对!不过你别学王永磊死鸭子嘴硬,别让大家瞧不起你!”
  嘁!
  哥当着那么多美女的面都敢说去夜店破初,现在的小场面算个啥?
  汪言笑笑,很淡定又很吝啬的吐出三个字。
  “游戏吧。”
  就像一滴水落在油锅里,瞬间炸起一片激奋。
  “汪儿你不厚道啊!”
  “就是!学什么王永磊嘛!”
  “你这个东道主假假咕咕的一点不坦诚……”
  汪言哭笑不得的一摊手:“那你们想怎么样?我对班长没兴趣,你们不能按着我的脑袋让我有吧?”
  于秋丽咬牙切齿的接口:“对,你的一颗心都栓在何梦身上嘛,我算什么?”
  王永磊这个大沙雕立即调转枪口,跟着落井下石:“哎我说,汪儿你今天咋没请何大美女啊?立场这么硬,却没能当面表态献红心,好可惜……嘎嘎!”
  “没关系。”于秋丽冷笑,“我会转告梦梦的,汪儿你尽管放心。”
  古佳书更是幸灾乐祸:“啧啧!汪儿啊,惨还是你惨……”
  一群坑货!
  汪言气得不行,但是懒得分辩。
  气氛正热闹的时候开玩笑,只要不带恶意,好坏都得挺着。
  要是把闹着玩都当真,那就干脆别交朋友、别参与社交场合了,认识那点人都不够翻脸得罪的。
  当然,现在的汪总可不是一个好得罪的主。
  “咔咔”起开两瓶啤酒,往于秋丽面前一拍,大马金刀的叫号。
  “行嘞班长,知道你的怨气打哪儿来。得,现在咱俩就喝交杯酒,给我留下抓鼠标的右手就行。成不成?!”
  汪言的一番话太绕,明着调戏,暗着还是调戏。
  大家反应好一会儿才琢磨过味儿来,哄堂大笑。
  王永磊和张银这两个沙雕狂拍桌子,女生们笑得直掉眼泪,就连于秋丽都没绷住,瞪眼睛瞪半天,突然噗嗤一声笑出来。
  “汪言你现在怎么这么皮?!”
  现在的汪总,一旦膨胀起来那简直是六亲不认,叉着腰继续叫嚣:“你就说成不成吧!墨迹那些没用的干啥?”
  于秋丽正要发飙,一个二货突然拍手起哄:“交杯!交杯!交杯!”
  好几个男生眼气古佳书的待遇,闻言立即跟上:“来啊班长,别怂,弄死汪儿!”
  汪言没慌,古佳书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