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生活系男神 > 第17章 为爱琉璃三万顷

第17章 为爱琉璃三万顷


  现在的场景,其实是比较违和的。
  刘璃比汪言大一岁,而且大的是比较关键的一岁。
  汪言才出高中校门,大学都没窥见过,可以说,只懂读书、不懂社会。
  刘璃却是大半个成年人,见识过帝都的繁华,更曾经直面过诱惑。
  哪怕真的需要一个谈心对象,似乎怎么都不该是汪言。
  但是此刻,刘璃突然而莫名其妙的想要倾诉,对象就是眼前的少年。
  大概,是因为他那双清澈的眼睛吧?
  好吧,那就聊呗!
  “学弟,跳舞其实是一件很难、很苦的事。”
  “没有天赋,学不成舞,从小学到高中,一层层的刷下去,不行的孩子早都放弃了。”
  “天赋不够出色,考不上帝舞。全国那么多艺考生,我们一年只要300个。”
  “反过来讲,考上帝舞,就意味着你已经成为全国同龄人里,跳舞最出色的几百人之一。”
  “然后呢?”
  “一个舞蹈演员的艺术生涯只有短短的十年,30一到,一定已经开始走下坡路。”
  “你的最高成就,将永远定格在二十五六岁的时候。”
  “学那么久,吃那么多苦,谁不是抱着热爱和艺术追求才坚持下来的?”
  “如果为钱为名,考帝影不好么?”
  “外界对我们总是有很多误解,但是说实话,我的很多同学,心中想的只是踏上国家大剧院,倾尽全力的绽放,哪怕只有一次。”
  “我们不是在和同学竞争,而是在和自己较劲,因为一旦松下那口气,就真的全完了。”
  “但是实在太苦了,有时候想想,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坚持到现在的。”
  “大剧院是那么好上的?”
  “牺牲那么多,真的值得?”
  “三十岁以后,何去何从?”
  “每次一开始思考,我就觉得恐惧。”
  “有些大三大四的学姐已经放弃了,一看到来接她们的豪车,我甚至会发抖——如果有一天,我也坐上去,那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刘璃的声音并不大,语速均匀,语句连贯。
  很显然,她不是第一次想这些问题,而是早已深受其苦。
  汪言却并不觉得吃惊,或者难以理解。
  因为,曾经的他也经常会在思考未来的时候,感到如同窒息般的压抑。
  贫穷的人,呼吸都是错的,哪有资格展望未来?
  未来,太沉重。
  汪言特别感激这个什么废话都没有的高冷系统,是它将自己从泥沼中拉出来,给予自己真正的自由。
  刘璃拼,汪言又何曾差了?
  一周时间就将系统升到5级,没有那股子拼劲,怎么可能做到?
  因此,汪言特别理解刘璃,对这姑娘的好感,一瞬间就飙到何梦之上。
  何梦是个可爱的大小姐,但终究是大小姐。
  刘璃却是自身的映照,虽然她远比自己好看、努力、有天赋,但本质上,仍旧只是一个正在为未来而迷惘的小女孩。
  如果有机会,汪言愿意帮助她,因为……她真的很好看。
  好吧,汪言就是这么肤浅,丫自己也知道,所以还挺心安理得的。
  当然,重点是有机会——意思是,刘璃要付出同样的善意,汪言才会回馈以善意,跪舔当备胎的事,汪言干不来。
  没钱的时候不会干,有钱之后更不会。
  想到此节,汪言心里突然一动,没头没脑的问:“学姐,我想见识见识帝都的夜店,晚上如果没事,我请你去玩,就当散散心,怎么样?”
  刘璃正在等待汪言的反馈,不知道他会对自己做出什么样的评价,有没有一些暖心的安慰……
  结果冷不丁听到这样一句话,顿时把眼睛瞪溜圆。
  学弟,你到底是什么脑回路?!
  对视半天,少年的目光丝毫不畏缩,刘璃终于确认,小盆友好像并没有什么暗示,就是在实话实说,顿时觉得有点哭笑不得。
  “你来帝都就是为了玩?”
  汪言想了想,点头:“主要是为买东西,其次就是去夜店玩。以前我从来没去过,听说工体那边很有意思。”
  刘璃突然觉得心好累,低头叹了口气。
  “我们帝舞的学生,在还没有放弃追求之前,不能多吃不能喝大酒不能太晚睡,所以很遗憾,姐姐不能陪你去。”
  死小孩,不学好,和你谈心简直是瞎子点灯!
  好女孩,漂亮又自律,真招人稀罕。
  两个人心里转着不同的念头,大眼瞪小眼半天。
  汪言突然开口解释:“我刚做完一件很重要的事,现在就想出去玩。”
  刘璃心里莫名一软,突然想到,当年自己考上帝舞的时候,不也疯了似的想要出去玩,想要发泄那些积攒多年的压力?
  18岁的时候,谁都一样。
  于是鬼使神差的接道:“我们吃完饭应该会去唱歌,要不然……带你凑个热闹?”
  说完就后悔,暗骂自己:刘璃你想什么呢?萍水相逢的,往闺蜜聚会里领?
  于是紧张的望着汪言,打定主意,只要小学弟客气一下,马上改口!
  结果汪言顺杆直上三千里,四个字脱口而出:“好啊好啊!”
  我去!好你弟!
  帝舞的妹子太多,平时大家的口头禅就是“好你弟”、“笑你弟”,但是刘璃一般不说,可见现在是多么的郁闷。
  然而刘璃是个重视承诺的性格,事已至此,怎么为难,都会咬牙认下。
  于是很干脆的和汪言交换号码、微信,在备注里存个“汪小弟”。
  随口问:“那你准备住哪?什么时候能办完事?”
  离的太近,汪言一扭头就看到备注名,有样学样,存了个“璃小姐”,正要回话,却被吐槽了。
  “什么鬼名字啊?汪汪你能不能靠谱点?”
  汪言气结:“你都叫汪汪了,让我怎么温情得起来?”
  “那我不管!”
  刘璃也不管自己岁数还大一岁,是个姐姐了,干脆利落的耍赖。
  “你要是不给我改个好名字,我就不带你去唱歌了!”
  “好好好,你是老大!”
  汪言果断认怂,低头凝思片刻,重新打上三个字。
  “三万顷?”
  刘璃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完,嘎嘣嘎嘣直咬牙。
  汪言懒得多说,手机上网搜出辛弃疾的《贺新郎·和前韵》,往她面前一推。
  “喏,原句是‘为爱琉璃三万顷’。”
  刘璃听到一个“爱”字,顿时俏脸一红,慌慌张张低头看手机。
  读完整首词,半懂不懂,却朦朦胧胧的体会到了诗句中的美感。
  最喜欢那句“谁解胸中吞云梦”,其次是“春草梦,也宜夏”,对“为爱琉璃三万顷”却是匆匆掠过,不敢多瞧,更不敢琢磨。
  小屁孩,撩妹撩得花啊?!
  汪言是要多冤有多冤,那句话的原意是:烟波浩渺三万里的西湖,为我所喜。
  琉璃,指代的是西湖。
  汪言引用三万顷,是感念于刘璃对艺术的坚持和追求,觉得这妹子有大毅力、大志气,心里就像装着烟波浩渺的西湖一样,外表美,心更美。
  重点根本不是“爱琉璃”!
  但是刘璃可不管那些,以她的直觉来判断,自己就是被撩了。
  不过有一说一,如此新鲜而浪漫的被撩方式,她是真的反感不起来。
  好吧,小屁孩,带你去玩就是了!
  姐的闺蜜个个大美女,到时候你可别吓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