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一号警官 > 第1339章 就此了结

第1339章 就此了结

搞定了吴巩,算是今天丁凡办的最顺利的一件事了。
  
  只不过这件事并没有就这样结束了,因为吴巩说的话还是没错的,就算是他同意帮忙,可他毕竟是尤志达手下的员工,伸手拿着尤志达给他的工资,在帮着丁凡办事,确实有点不太好。
  
  所以丁凡也没有想过让他太难做,既然今天已经找了吴巩,现在的时间也不算很晚,如果运气好的话,兴许今天就能将这件事一起都办了。
  
  而这件事,丁凡已经叫周丰去查了,找人这种事情,越是有名望的人,往往调查起来就越是容易,像尤志达这样的人,想要调查出来他们的行踪,甚至要比吴巩方便的多。
  
  至少在丁凡从吴巩家里出来的时候,周丰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这一次交代他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什么难度。
  
  尤志达今天晚上没在家,约了两个合作伙伴在外面吃饭谈生意,这会儿要是赶过去,应该能见到人。
  
  丁凡对于他的调查还是十分满意的,只是两人赶到酒店的时候,尤志达已经带着人离开了。
  
  两人就这样失之交臂了,好在周丰早有准备一样,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叫人在查一下这会儿尤志达的位置。
  
  不过这一次,结果并不是很好。
  
  因为尤志达去了什么地方,并没有这么快找到消息,反倒是尤金的位置被找了出来。
  
  关键是丁凡不想找尤金出来,跟这个小子本身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一个纨绔而已,可不是尤志达那种生意人。
  
  有的时候,丁凡宁愿跟这些生意人谈条件,也不想跟一些没有脑子的纨绔有什么交际,往往搞不清楚这些人的脑子里面都在想些什么东西,甚至叫他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周丰这一次可算是打脸了,之前还保证,说这一次找人的事情,完全可以包在他的身上,哪曾想到,这才没有多长时间,人竟然找不到了,这不是当面打他的脸吗?
  
  好在丁凡也不是很在意这一点,只是站在原地略微想了一下,叫他找一下那个尤金的位置,有他的位置在,在想找他老子还不容易吗!
  
  反正丁凡想要跟尤志达见面,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要是有尤金在的话,想来叫尤志达见面就容易的多了。
  
  而尤金的位置本来就已经找到了,两人赶到夜总会的时候,尤金正在里面大发雷霆。
  
  整个晋安就只有一家夜总会,想要找到这里,其实一点难度都没有。
  
  而且今天尤金在警局吃瘪之后,心中的恶气没有宣泄的位置,到这里发泄一下到也正常。
  
  只是他没有想到,就算是躲在了这里,丁凡还是不放过他,大晚上的,竟然带着警员找到了这里。
  
  要说现在尤金最不想看到的人,那一定就是丁凡,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从小就无往不利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麻烦的人。
  
  就连家里的御*用律师吴巩都拿他没有办法,他还打算回头跟他老子说一声,看看有没有别的的办法,到时候非要将这个小子废了不可。
  
  没想到,他还没有见到他老子,丁凡竟然先一步上门了。
  
  现在一看到丁凡出现,尤金就气不打一处来,手上的酒瓶子一摔,推开簇拥在他身边的几个年轻的男女,指着他的鼻子就冲了上来。
  
  “你还敢来,我早晚叫我老爸弄死……”
  
  话还没有说完,想不到手指却被丁凡伸手抓在了手上,稍稍一扭一脚踢在了他的膝盖上面。
  
  尤金这小子从小被人当成宝贝疙瘩一样保护在家里,哪里受得了这个?
  
  就算是丁凡现在双手无力,但他的脚上力量可不小,而且踢的位置还是他的膝盖位置。
  
  尤金没有想到丁凡会突然给他来这样一下,只是觉得膝盖一软,整个人一下就跪在了地上,手指疼的他眼泪都掉下来了。
  
  可这个时候,他也不能开口求饶,因为他的那些狐朋狗友现在还在后面,他要是真的开口求饶,恐怕被人笑死,今后也不要想在这里混了。
  
  “你知不知道,我爸是谁?”
  
  尤金几乎是咬着牙含着眼泪说出的这句话,从小就没有受过这种罪,想不到这一次竟然被人一招就制住了,现在也只能靠着老子的名声,兴许能将自己保下来。
  
  只不过,他的话才说出口,丁凡就直接抢过话头说道:“你老爸是谁跟我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不是你老爸,我可生不出来你这样的败家子儿子!”
  
  说实在的,丁凡是真的有点嫌弃这个小子,简直就跟娘炮一样的德行,打他都嫌弃会脏了自己的手。
  
  “没你们的事情了,现在都给我滚蛋!”
  
  丁凡眼神一扫,冷冷的瞪了墙边的那些人。
  
  墙边的这些人一听丁凡的话,顿时吓得鸟兽散尽,一个都没有剩下。
  
  人一走,丁凡也不在为难尤金了,放开了他的手,伸手拉着他的肩膀,将他拉了起来,将他按在了沙发上面:“这就是你的朋友啊,不怎么样啊,我还以为多少会为你说两句话的,看来你的人缘儿混的也不咋样啊!”
  
  尤金现在哪里有心情听他说话了,他本身就对丁凡充满了恐惧,这个家伙上一次仅仅只是身上的杀气,就已经叫他怕的尿裤子了。
  
  这会儿竟然被丁凡伸手拖到了身边,两人坐在一起,他现在已经吓得都不敢动了。
  
  不管丁凡说什么,他都不敢开口回应,一直坐在一边,浑身僵硬的不敢动。
  
  “你到是说话呀!”丁凡好奇的看了一眼尤金的裤子,确定了他没有在尿出来,这才问道:“你小子今天白天的时候,不是挺能说的吗?怎么这就哑巴了?”
  
  尤金偷偷的扫了丁凡一眼,嘴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声,只是不知道他说的都是什么。
  
  就连丁凡的耳朵都听不到他说的都是什么东西,皱着眉头问道:“你啥情况?嘴里塞袜子了?”
  
  尤金一脸委屈看了丁凡一眼,十分不快的说道:“哈不死你,嘎嘎虾我一跳,亚达色头了!”
  
  丁凡国内国外跑了这么多年,不管是外语,还是各地的方言,他都不知道听了多少,单单这个小子刚刚说的话,听起来都不知道是什么话,只能用猜测的方式,尽量的理解。
  
  好像他是想说:还不是你,刚刚吓了我一跳,咬到了舌头!
  
  “行了,你也不用这么怕我,你又没有在外面做出杀人放火的事情,你怕什么?”丁凡眼睛一翻,伸手拿了一瓶啤酒递给他说道:“我今天过来就是想要跟你和解的,本来咱俩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见面之后有点小误会而已,你觉得有必要闹非要鱼死网破吗?”
  
  丁凡这一说,好像确实有点道理,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仇怨。
  
  要是硬说有,好像也就是当时丁凡吓唬了他一下,事实上口袋里面就连一张卫生纸都没有,完全就是他自己把自己吓成这样的。
  
  可这件事毕竟折磨了他好几天的时间,叫他就这么算了,明显也不太可能。
  
  毕竟他面子上面也过不去,这件事现在已经被很多人都知道了,在叫丁凡过来两句话解释就和解,别说是他的脸没地方摆了,就算是他老子恐怕都嫌丢人了。
  
  看着尤金坐在一边一言不发的样子,丁凡似乎也想到了什么。
  
  深知这些纨绔子都是什么德行的丁凡,心中也有点挣扎。
  
  可现在案子需要他们,要是不能将这一次的案子尽快解决,后面拖得时间越长,被害人恐怕就会越多。
  
  这段时间晋安这边的上报早就已经送到了燕京,按说上面的督导组早就应该下来了。
  
  可直到现在迟迟没有一点动静,反倒是用了更多的力度,在全国各个城市做调查,已经明显说明了上面的领导都是什么态度了。
  
  丁凡想要尽快破案,而上面的领导也在尽量给他拖延时间,同样希望晋安这边能尽快将案子调查清楚。
  
  这样一来,对于案子来说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我知道你的想法,因为上一次的事情,叫你小子丢了面子!”丁凡端起桌上的啤酒,在尤金的瓶子上面用力的一碰,仰起头狠狠的灌了下去,一口气就干掉了一整瓶啤酒,喝完之后,将手上的酒瓶子丢在了桌上说道:“这一瓶算是我还你的,我只想将这件事能够就此了结!”
  
  尤金眼看着丁凡一口喝干了这一瓶啤酒,说实在的,心中也有点吃惊,但就这一瓶酒就想叫他放弃自己的想法,就此将之前的事情一笔勾消,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我在晋安,说不上一言九鼎,但也算是人人都知道的!”尤金活动了一下舌头,尽量让自己的说话利索一点说道:“你知不知道,上一次有人对我动手之后,他想我放过他,你知道最后……”
  
  “嘭。”
  
  尤金的话都没有说完,手腕就被丁凡抓在了手心,带着手上的酒瓶子,狠狠的打在了他自己的额头上。
  
  酒瓶应声而碎,玻璃碎片四散而飞,酒水混合着丁凡头上的鲜血,缓缓从他的脸上流了下来。
  
  要说刚刚丁凡的一口气干了一瓶啤酒,并没有叫尤金的心中有什么波动,那么现在他的心不只是被波动了,甚至差点从嘴里直接跳出来。
  
  这会儿双手还颤抖着抓着一个残存的酒瓶子,嘴角不断的抽搐着,简直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中是什么感觉了,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就连这会儿站在门口的周丰都被吓愣了,他是万万没有想到丁凡下手竟然这么狠,而且这么直接。
  
  对别人下狠手的人他见得多了,但是这种对自己下狠手的还真是不多见,看起来有点江湖气。
  
  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的小领导当年是个什么样的狠角色,这一手简直将包房里面的两个人全都镇住了。
  
  尤金就不用说了,这会儿已经完全不会动了,甚至脸上还有丁凡额头溅出来的鲜血,他都不敢伸手擦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