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诸天最强大BOSS > 第727章 掌灭不朽,如灭尘埃!

第727章 掌灭不朽,如灭尘埃!

帝城,亘古长存,横霸边荒!
  
  这座城真的太大了,超出了城的范畴,走到近前,所看到的是开天辟地般的景象,混沌雾霭缭绕着巨城。
  
  此外,还有一颗又一颗星辰环绕在城体外,甚至有星河缠绕。
  
  “轰!”
  
  一座巨大的黑暗金字塔破空而出,出现在帝城之外。
  
  随后黑暗金字塔消失,一只巨大的黑金雀浮现,一根根黑金翎羽闪耀暗金神芒,至尊强者的气息,排山倒海般弥漫而出,震碎了天穹上的浮云。
  
  这只黑金雀,作为宁缺的坐骑,跟随宁缺二十年,享受到了许多便利,可以自由出入地府与地皇宫,可以参悟修炼众魔塔中的无数功法秘术,还能到六道宝轮旁边,参悟轮回之秘。
  
  因此,这二十年来,它的实力突飞猛进,已经晋升至了至尊之境。
  
  帝城之外,有些小镇,有一些坊市,更有一些部落,乃是守护帝城的绝顶强者们的后裔,在城外安居所致。
  
  他们中有一部分生灵都已经成为凡人,不再是修士。
  
  真正的守城人,若无意外,进入城中就再也不会出来了,永镇此地!
  
  那是太古的盟约,有许多生命无多的前辈大贤都会在最后的岁月中来到这里,以血还有生命镇守此地。
  
  黑金雀的气息,惊动了帝城外的很多人。
  
  “这是一位陌生的至尊,难道它是遵守太古盟约,前来镇守帝关的吗?”许多人抬头望着盘旋在天穹上的黑金雀。
  
  “不对,它背后还有三道人影……嘶!这一位至尊魔禽,竟然是一尊坐骑!”
  
  有不少人睁开法目后,看到盘坐在吞天雀背后的宁缺,以及站在宁缺身边的月婵与魔女,顿时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至尊,这可是九天十地金字塔巅峰的人物。
  
  无论是在各个古界中,还是帝关中,这是权势滔天的巨擘。
  
  有谁敢将一位至尊当成坐骑?
  
  “这一次,帝关只怕来了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了!就是不知道是谁!”许多人暗暗心惊。
  
  “这座城未免太过高大了吧!有必要建得这么大吗?”
  
  魔女也是一次前来帝关,她此刻仰头望着帝城,深刻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在它的面前,自身如同一粒微尘。
  
  巨大的墙体高耸到域外,哪怕她动用了天眼通,也难以看到尽头。
  
  月婵说道:“据传帝关不是简单的一座城,而是镇压一界的存在,坐立了关键的空间节点之上,挡住了异域入侵的路线,刻有无上仙道符号,法阵成片,密集无边,耗费了无数代生灵的心血。”
  
  宁缺也在认真打量这一座帝城,这是一座以星辰为基石打造的超级巨城,墙体的材质没有其他,全是陨落的星体。
  
  他更是在其中,感受到了多位仙王铭刻下的法阵与印记。
  
  显然,在打造这一座九天十地第一巨城时,连仙王都出手了,还不止一位仙王出手。
  
  “不愧能阻挡异域入侵的帝关。”宁缺感慨说着。
  
  这一座城,即便他想要出手破解,也需要花费不少力气。
  
  “见过地皇!”
  
  一条金光大道,突然从帝城深处延伸而出,孟天正出现在宁缺面前。
  
  孟天正脸色很是激动,帝关形势严峻,他写信向宁缺这位地皇求助,本意是希望宁缺能派遣一些至尊与教主级强者过来支援,万万没想到宁缺竟然亲自降临了。
  
  宁缺一人,便胜过一切至尊与教主级强者的支援。
  
  “嗯?你不是真身?”
  
  宁缺一眼便看出了孟天正来的只是一道灵身。
  
  孟天正解释说道:“现在两界修士正在大战,异域有数位不朽者的踪迹出现,我的本体与王长生,正在监测整个战场,防止对方对我界修士大开杀戒。”
  
  他一边解释着,一边将宁缺迎进了帝城中。
  
  帝城外的人,看到这一幕,更加震撼了。孟天正在未晋升真仙之前,就是帝关内的地位最高的大人物之一,晋升真仙后,更是成为了帝关中名副其实的领袖。
  
  现在孟天正这位帝关领袖,居然亲自出来迎接来人,这让他们如何不震惊?
  
  帝城内部很大,如同一个世界,还分为外城与内城。
  
  外城,随处可见昏暗的古地,带状的黑雾,遍地的骸骨……
  
  内城,有一些巨大的星体横陈在地上,有些修士盘坐在上,寂静无声,身上满是尘埃,不知道坐关多少年了;还有一些人身上都长草了,生命气机微弱,这是在做死关;还有被豢养的吞天兽正在啃食着虚空中的陨石;也有神射手在练箭,每一箭都将射爆一颗域外星辰……
  
  种种景象,让第一次前来帝关的月婵与魔女大开眼界。
  
  “……本来,正常情况下,我们帝关与异域每隔一段日子,都会进行一场大战。不过,这种大战,双方都会控制在一定程度上,至尊境强者都不会插手,某种程度来说,这些日常之战,双方都是在练兵,为了未来某一天做准备。”
  
  “但是,最近半年,异域的攻势,却突然猛烈起来,至尊强者开始真正插手战场。我们也只能出动至尊应战……但异域的至尊,比我们九天十地多太多,因此,这半年来,我们一方损失惨重,陨落了足足十三位至尊。”
  
  “更严峻的是,异域开始出动不朽者,因此,我不得不向地皇你求助。”
  
  孟天正一边带着宁缺等人向帝关深处飞去,一边将向宁缺解说最近的战况。
  
  突然,孟天正身影一顿,脸色一变,道:“不好,本体传来消息,对方竟然出动了六位不朽者……而且,对方似乎准备破坏天渊中的法阵。”
  
  目前,帝关一方,只有孟天正与王长生是真仙,而对方却来了六位不朽者,由此可见形势之严峻了。
  
  最重要的是,正是天渊的存在,才阻拦了异域的不朽者与不朽之王通过。
  
  一旦天渊被破坏,那后果不堪设想。
  
  “直接将战场的时空坐标给我。”宁缺说道。
  
  孟天正不敢犹豫,以神念的方式,将战场的时空坐标传给了宁缺。
  
  “我们前往战场。”宁缺一挥衣袖,催动法力包裹着所有人,然后凭空消失了。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这是一片大戈壁,一望无垠,血色的落日巨大无比,如同一头不朽的蛮兽镇压在天边,通红而妖艳。
  
  一座深渊,浩瀚如星域,笼罩在大漠上方。这深渊是通向天穹上的,没入无垠未知处,而非通向地下。
  
  深渊中,洁白与黑暗纠缠在一起,如同阴阳互抱,形成一个恐怖的漩涡,似乎能吞噬一切。
  
  在那天渊中,有很多星辰碎片,在跟着起伏,在跟着转动,形成可怕的一股魔性力量,景象壮阔。
  
  “呜呜……”苍凉的号角在大漠中不断响起。
  
  这一刻,整个大漠上,到处都是生灵的身影,两界修士正在惨烈搏杀。
  
  喊杀震天,密密麻麻的生灵正在生死大战,鲜血成片的洒落,四处都是。
  
  战区广袤,生灵无数,根本就统计不过来究竟有多少,地上尸体一具又一具,横尸数十万里,来自不同种族。
  
  这是属于修士的大战,跟凡人不可同日而语,波及的范围太广了!
  
  因为,稍微强大的修士在交战中就可以纵横数百里、上千里,杀到东,征到西,浩瀚沙漠成为巨大的战场。
  
  “杀啊……”那厮杀声,冲破云霄,震动了天地,长空都不断崩碎,因为交手的生物都太强大了。
  
  杀伐气席卷了天上地下,震动虚空,乾坤间波动剧烈,血雨飞洒,可以看到地上很多地方都湿漉漉,变成了赤红色。
  
  “啊……”天穹上,一头十万丈长的蛟龙上,一位大骑士被击杀,鲜血漫天洒落。
  
  他属于九天十地这边的统领之一,在此殒落。
  
  而他的坐骑,那条双头的古蛟也没有能走脱,修炼漫长岁月,体长十万丈,如同一条巨大的山岭横空,被异域的那头如同暴猿般的生物生生撕裂。
  
  一刹那,天空中血雨倾盆,跟天边的晚霞连在一起,太过凄艳,天地都变成了红色,可怕的让人心悸。
  
  这片地域被血雨浇洒,殷红成片,哪怕是大漠,也形成很多血洼,虚空中更是到处都是血腥味。
  
  在这里,生命就是如此的脆弱,那怕是遁一境的大骑士,屹立在强者之林,站在武道高峰上,也随时会殒落,生死难料。
  
  九天十地这一边,许多人眼睛都红了。
  
  那个异域顶级高手,满身黑色毛发,身与天高,仰头咆哮,崩碎十方云朵,高足有数万丈,骇人心神。
  
  它的躯体被血水染红部分,更加显得狰狞,如同一尊顶天立地的大魔王!
  
  轰!
  
  长空被撕开,远方又一名大骑士赶来,头上悬着一口古鼎,强势镇杀而下,跟此獠激烈开战,片刻后将此獠强势碾压成肉酱。
  
  在这片战场上不是击杀对手就是被杀,你死我活,非常残酷,哪怕再强大的修士稍有不慎都会死在此地。
  
  这样的战争,是没来过帝关的人难以想象的,这里最弱的士兵,都达到了天神境,而虚道境与遁一境的强者,才算真正的主力。
  
  “九天十地的生灵,你们不行!”一位异域至尊出手了,金发披散,狮子头,人身,鳄鱼尾巴,一声声咆哮,挥动一杆神矛就劈杀而下。
  
  轰隆一声,近千个九天一方的强者,被击断躯体,鲜血如瀑布,若长河,飞洒而下。
  
  接着,血雨如瓢泼,染红了大漠。
  
  “异域的畜生,给老朽去死!”
  
  九天一位老至尊骑着一头山岳大小白象冲来,满头白发飞舞,目绽寒光,双手向异域至尊轰出一道至强法印。
  
  “当!”
  
  另外一位背负金翅的异域至尊,挥动天戈,将法印挡了下来,并冷笑道:“你们九天十地的至尊这么少了吗?看来你们是真的彻底没落了。”
  
  “老朽一人便足以战你们两。”老至尊怒啸,双手符文交织,神光璀璨,与异域两位至尊大战。
  
  但他眼中略显黯然,是啊,他们九天一方的至尊太少了,远远不如异域多。
  
  这样下去,他们这一次只怕又要大败一次了。
  
  一场大败倒不算什么,最多损失惨重一些而已,这么多年来,双方交战无数,谁都有胜有败。
  
  不过,让老至尊担心的是,对方这一次竟然出动了不朽者,而这些不朽者似乎还准备破坏天渊的法阵。
  
  对方若成功了,后果就严重了。
  
  “轰!”
  
  突然,老至尊,还有两位异域至尊,以及整个战场上所有生灵都猛然一惊,赫然发现天穹骤然裂开,一座巨大的黑暗金字塔缓缓挤压了出来,然后悬浮在了战场上空。
  
  嗖嗖嗖嗖——
  
  一条条漆黑的铁索,从黑暗金字塔的底座飞射而下,射向大漠,无数异域生灵被铁索无情洞穿,一具又一具尸体挂在了铁索之上。
  
  最后,所有铁索射入大地深处,猛然绷紧。
  
  下一刻,遍布整个大漠的无数尸体,便纷纷化作了白骨,血肉精华几乎瞬息被吞噬一空。
  
  滚滚鲜血,还有一团团雾状的灵魂,都沿着一条条铁索逆流而上,流入了黑暗金字塔中。
  
  “众魔塔,这是地皇的武器,地皇来了!”
  
  九天十方,无数强者看着突然出现在天穹上的众魔塔,眼睛纷纷一亮。
  
  当然,当他们看到那滚滚沿着铁索逆流而上的鲜血,还一团团攀附在铁索上的灵魂时,脸色也微微一变。
  
  但没人会说什么。
  
  他们都知道,宁缺这位地皇,还有另外一重身份,乃是幽冥主宰,执掌六道轮回,九天一方的陨落生灵的灵魂被宁缺收走,未必是一件坏事。
  
  至于肉身,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
  
  “该死,这是什么武器?它在吞噬我界陨落勇士的血肉与灵魂。”
  
  有异域强者挥动天戈,想要将天穹中的众魔塔劈落,结果被众魔塔中弥漫而出的一道气机,直震碎成齑粉。
  
  “不要妄动,这是不朽者的武器,上面有不朽者的气机。”众多异域至尊纷纷开口,阻止想要对众魔塔出手的异域生灵。
  
  “石神来了。”战场中,石昊强势将一尊异域三头古兽击杀,然后抬头望向了天穹上的众魔塔,略微失神。
  
  石毅、十冠王、谪仙等人,也都在战场中磨砺己身,此刻看到众魔塔降临,也纷纷看向了众魔塔。
  
  他们都很明白,众魔塔降临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那一位威震九天十地的地皇降临了。
  
  “该死,这不是孟天正与王长生的武器,九天十地难道还有其他真仙了吗?怎么还会有这样一件仙器降临?”
  
  有异域至尊恼火说道。
  
  “九天十地确实还有真仙。而且,很可能还是九天十地这一纪元出现的第一尊真仙。我界帝族收到九天十地一些人传来的消息,九天十地出现了一位名为地皇的真仙,并且极其强大……孟天正与王长生之所以能登临真仙,都是此人在出手相助。”
  
  一尊金色的生灵说道,背负夜叉翅,人形躯体,很像人,但是很丑,通体如黄金铸成,有一股强大的力感!
  
  众多异域至尊,对这一尊金色生灵都很尊敬,因为这一尊金色生灵来历非常不凡,乃是出自异域的黄金夜叉族。
  
  这可是赫赫有名的王族,在异域十分出名,该族长期可排进前十五大王族之内。
  
  黄金夜叉目光深邃的看着天穹上的众魔塔,道:“我界有无上存在,推演到九天十地出了一个变数,而这个变数,将来很可能会成我界大患。”
  
  “难道这个变数就是地皇?”一位异域至尊震惊道。
  
  “那位无上存在也无法推演出变数具体是谁,但这位地皇是怀疑对象之一,因此,那位无上存在才下法旨,令我等最近加大对帝关的攻势,还让六位不朽出山,威逼帝关……这一切,都是为了将他吸引过来,然后彻底镇杀他。当然,这只是那位无上存在的目的之一,除此之外,似乎还有其他目的,但这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
  
  黄金夜叉如此说道。
  
  其他异域至尊闻言,纷纷也平静下来,在他们看来,宁缺这位地皇,竟然已经被他们异域的无上存在盯上了,那么就不足为虑了。
  
  突然,天空上众魔塔一震,塔壁上骤然浮现无数璀璨的符文,爆发出无尽璀璨的仙光。
  
  下一刻,整片大漠上,便下起了璀璨的光雨,一道道飞仙光刃,划破天穹,密密麻麻的向下方的大地笼罩而下。
  
  只是瞬息间,三分之一异域生灵被飞仙光刃斩为了两段,纷纷倒在了血泊中,密密麻麻的遍地都是尸体。
  
  不过,这些尸体很快就变成了白骨。
  
  那些飞仙光刃太强大了,便是异域至尊,也被一刀两段,根本挡不住。
  
  “不好,快退!”黄金夜叉等人大骇,没想到这一位尚未露面的九天一方的真仙如此不讲究,竟然以大欺小,直接对他们出手。
  
  战场一片大乱,众魔塔疯狂收割着异域生灵的性命。
  
  轰隆!
  
  天穹炸开,八道强大的身影自高天降临,其中两人正是孟天正与王长生,而他们正被六尊异域不朽包围着。
  
  这一刻,孟天正与王长生都很是狼狈,满身是血。
  
  他们都算得上盖代天骄了,战力远超同级。
  
  但刚才他们联手大战六位异域不朽时,还是吃了大亏。
  
  对方首先人数就比他们多。
  
  况且,对方中还有两位不朽,是出自帝族,实力非常惊人。
  
  “地皇来了!”
  
  孟天正与王长生看到正在疯狂绞杀异域生灵的黑暗金字塔,都大松了一口气。
  
  继续战下去,他们就只能陨落,或者想办法退走了。
  
  王长生目光有些复杂,他内心其实不想与异域不朽如此血拼,但他深深知道宁缺这位地皇的恐怖,他不知道若自己不参战,宁缺这位地皇是否会问罪他。
  
  正是如此,他才前来帝关参战。
  
  “放肆,阁下何人,竟然如此屠杀我界勇士。”一位异域不朽看到众魔塔疯狂绞杀着异域生灵,勃然大怒,他化身一尊数万丈高的黑色巨人,背负两只遮天之翼,抬起一只巨脚,一脚狠狠向众魔塔踩来。
  
  一刹那间,乾坤颠倒,无数域外星辰都被震落下来,伴随着那一只巨脚,轰然踩下。
  
  这一刻,整个大漠上无数生灵,无论是异域一方的,还是九天一方的,都被震得吐血倒飞。
  
  不朽者出手,太过强大了,这是超越人道领域的生灵,其力量与层次,都不是人道领域的生灵所有理解与抵抗的。
  
  不过,那一脚还没踩到众魔塔,众魔塔中就探出了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掌的。
  
  那手掌初时,看来只有普通人的手掌大小,但转眼间就被得巨大无边,仿佛占据了整个宇宙,充塞八方六合。
  
  所谓星辰,在那手掌之下,都不过一粒沙尘。
  
  在那巨大无边的手掌覆盖下,数万丈高的黑色巨人,面露恐惧之色,然后被无边的压力压得不断缩小再缩小,最终化作了一粒尘埃,然后啪的一声,便彻底湮灭了。
  
  巨大的手掌消失了,天空恢复了晴朗。
  
  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仿佛是幻觉。
  
  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真的,刚才确确实实有一位强大无比的异域不朽者,被众魔塔中伸出的一只手掌,化作尘埃湮灭了。
  
  “这……这怎么可能,那可是我界的不朽者啊,凌驾于无量生灵之上,永恒不灭,长生不死,神通无量,怎么会这样就被灭了。”
  
  大漠上,许许多多的异域生灵,脸色都一片僵硬,如同石化。
  
  众魔塔中,宁缺一掌灭了一个异域不朽之后,微微闭上了双目,阅读刚才吞噬到的那一位不朽的记忆。
  
  “有意思,原来异域提前开始加强对帝关的攻势,也有针对我的用意吗?呵呵,还有异域仙王,似乎推演到了我为变数,准备消灭我?”
  
  宁缺淡淡一笑,一步从众魔塔迈了出去,又一步踏出,身影一阵模糊,便出在孟天正与王长生身边。
  
  “你们想要杀我?”
  
  他目光扫视五位不朽生灵,语气平静问道。
  
  “你……你是地皇?”
  
  五位异域不朽,想起宁缺刚才的那一掌,脸色微微一变,皆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