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旧世界规约 > 诸神残卷

  “四大圣主的典籍,这么多!要怎么看?”看着书架上满满的典籍,九长老有些无奈,挠了挠后脑勺。
  “你需要!光与影圣主编撰!不过现在真的是残卷了,我想应该可以找到答案!”三长老站在梯子上从书架中抽出一个金属外壳包裹的长卷。
  ‘’这是九天门的叫法,按照第四代圣主的解释,应该命名为‘神之御’,共分为五大卷,九个小卷,上面详细记载了四大圣主治下的神的所有详情,包括他们的等级、能力、神质以及对于咒语的反应,让人费解的是神之御中居然为变种人特意增加一大卷,与四大圣主并驾齐驱!因为在第四时代也就是末世,变种人的能力已经开始凸显,所以圣主认为变种人是一种介乎神与人之间的存在,是一个新的种族,所以为其开一大卷,并命名为‘半神!’这些是在推翻圣主的统治后意外获得的,但是所有的变种人都为之一振,原来他们居然如此有价值。
  神之御绝大部分在当年的战斗中被损坏,只有一小部分被保留了下来,其中这一小部分又被分散在各个组织中,作为他们最宝贵的财富被隐藏起来,就是这一小部分的资料,现如今旧世界还在破解中,有些根本就没有头绪。
  但是关于半神之卷的半神卷,现存的基本已破解完毕,只留下一小部分还在解读中。
  “?当年不是损坏了么?怎么还有?”九长老有些惊讶,原本想着还要自己抄录,没想到居然还有残存下来的。
  “并没有损坏!这是我们放出去的话!免得再被人打主意!”三长老看着师弟惊讶的面孔,会心一笑,“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三师兄!这事你们居然连我都瞒着!”
  “并没有瞒着你!你看你说需要我就给你拿来了!之前你没问而已?可不怪我!”
  九长老看着师兄那得意洋洋的笑容,仔细的回想起来,在当年的师兄弟中,就数三师兄最会藏东西了,就是长老和师傅去找,估计都难以发现,只要有什么东西少了,蒸笼上的馒头被偷吃了,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三师兄,毕竟他喜欢摸东西。
  为此长老与师傅时不时就要修理他,他们有时就在感叹,‘这小子千万别长歪了!不然丢人丢大了!’好在在师傅、长老、掌门以及众弟子的感悟之下,三长老没有长歪,但是这私藏东西的毛病比之前更厉害了!
  “说的是!想当年你可是咱们师兄弟中的鬼手!东西找不到了,第一时间就想到你!最近几年倒是把你的本事给忘了!”九长老绘声绘色的比划着,毫不掩饰地揭老底。
  三长老顿时脸色铁青,师弟正在回忆的往事,自己真的是不堪回首,而他倒是毫不客气的讲给他听。
  “看样子你是不想看了!那行!我把它藏起来!”
  “别别!师哥!就是想起了那段时光,回忆回忆!那时虽然很苦,但是我们却很快乐!”
  “回忆你自己的就行了!别带上我!”三长老愤慨的看着师弟。
  “没你哪来的回忆!我们的快乐可是建立在你的痛苦之上的!”寂静的图书馆内,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觉得火烧的不够大,要填点油。
  “师弟的回忆确实有点恶心!”
  七长老挽着掌门从图书馆深处走来,看着三长老与九长老两人相视一笑。
  两人显然没有想到掌门与七长老会在这,还以为整个图书馆就他们俩呢!九九长老注意到,掌门的手上也拿着一份,心中一叹,原来他们都知道没有损坏,就自己还蒙在鼓里,而掌门早就想到他前头去了。
  “掌门你怎么在这?”三长老恭敬地看着掌门,对于身旁的师妹完全是当做没看见得样子,“还跟着这个败类!”
  “切!等你们想到了!黄花菜早就凉了!还不是要我和掌门师兄亲自出马!”七长老看着三长老,调皮的吐着舌头,很是不屑。
  “掌门、师姐你们有什么发现?”
  “我有重大发现!”七长老率先开口,一本正经的看着众人“我怀疑试炼石被掉包了,所以我请求掌门将试炼石交给我,我深入研究!”
  所有人都是信你个鬼的神情,掌门无奈的笑了笑,“你已经提议很多次了!有什么根据?”
  “直觉!”
  “直觉个。。。。”三长老看了看掌门,“科研部仔细的检查过,试炼石无恙!你就不要再打注意了!”
  师妹看着师兄那得意洋洋的笑容,心中的怒火快要烧到喉咙了,恶狠狠地盯着他,昨天你骗我,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什么试炼石拨给我们教育部,全是骗人的!害的老娘拼命了!
  ‘小样!你敢说么?’三长老同样恶狠狠地回应她。
  七长老脑袋一耷拉,看着身边的掌门,自己还真不敢,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但是自己也不是什么好处都没有。
  “掌门!你有什么发现!”九长老相信,掌门心理其实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不愿意透露而已,毕竟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的确有了重大发现!”掌门微微一笑,他的笑意就像是早就料定了答案一样,得意洋洋而又充满自信。
  “什么发现?”九长老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的中年男人,作为一个专业型学术研究人员,他与五师兄一样,能吸引他们的就是重大的学术突破,还有重大的学术突破。
  掌门那英俊的面容比他们这两个老头要更加的有魅力,再加上他身边的师妹,两人就像是恋爱中的情侣。
  不过九天门所有的人,就是用屁股也不可能想到掌门与七长老,这之间隔着天大的代沟,如果真这么有一天的话,母猪可能真的会上树了。
  “重大发现!”看到师弟那饥渴的神情,师妹掩着嘴哈哈大笑,眼神中显然有了什么龌龊的思想。
  三长老与九长老一同白了一眼七长老,满满的鄙视全是鄙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