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我的异能是朵花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敌人到来

第一百一十一章 敌人到来


  第一百一十一章敌人到来
  无法咬牙切齿的:“我会给上面说的,至于能得到多少,那就不知道了。不过你放心,两三个还是没问题的。”
  “才两三个。”杨斗撇了撇嘴。
  无法更是勃然大怒,“你还嫌少,你知道这有多宝贵吗?知道……”
  “好好好,我知道。”杨斗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他都听烦了。
  虽然两三个完全不够,不过杨斗还是懂得一个道理,积少成多。
  “大佬还有事没,没有我就先走了。”
  无法挥了挥手,看着杨斗就觉得心烦。
  无法看着杨斗离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杨斗刚才说的那这番话,未必不是真心的。
  他也不好去评论什么,但这番话毕竟有着警示作用,只能默默的把这番话呈到上面,让上面的人去头疼。
  这个锅甩的很舒服。
  新都广场是新都最为繁华的地方,高楼林立,钢筋建筑交汇在一起,显示着城市的繁华风貌。
  然而却有一个普通的小区隐藏在这一片繁华之地,鲜有人知道这个地方。
  一寸地一寸金的繁华地段,不知多少房地产商打着它的主意,可是当打听到它的背景后全都退却了。
  这个小区是政府专门为退休首长、高级干部所修建的,几乎所有西南地区的大佬都住在这里。
  小区周围植物丛生,一个个高大的树木足以凸显出久远和沉重。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公园,每天早上都有很多人来次锻炼,不过再往里走,便会看见一道围墙,围墙不是很高,却无人敢翻越,里面有一栋特别普通的建筑,不过建筑的最上面有一个中国国徽,很多不怀好意的分子都会望而退却。
  这种人也根本接近不了这个小区,周围不知隐藏着不多的摄像头,那一个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普通人,说不定就是身怀绝技的特种兵。
  然后今天这有些清冷的小区,却来了一群人,这群人看起来普通,衣着也普通,但是却有一种凌厉的气势,这股气势让人情不自禁的让出道路。
  这群人没有任何的阻拦进入了小区中,门口站立笔直的门卫,给了他们一个标准的敬礼。
  “你们就是天地会的人?”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目光如鹰隼一般扫过众人。
  韩閽点了点头,对于中年人的怀疑一点都不在意。“你是?”
  中年人皱了皱眉头,“我是吕首长的下手,文凯。”
  韩閽点了点头,“请带我去见一见首长。”
  文凯深深的看了韩閽一眼,觉得这人很轻浮,小瞧了自己。
  “跟我走。”
  韩閽他们跟着文凯进入那栋大楼的第二层大厅。早已经有人等待在这里。
  三个五六十岁的老人,三男子女。一个十多岁的少年。
  一个老者正坐在沙发上抽着烟和身旁的老人说着话。
  旁边的老妇神情紧张坐在沙发上,手中紧握着身边的小孩。生怕他会跑掉一样。
  文凯进来对着抽烟的老者恭敬的说道:“首长,夫人,金老,他们来了。”
  吕梁学掐灭手中的烟头,站起身打量着韩閽这群人。
  吕梁学身材魁梧一米八以上,并没有向其他老人一样佝偻着背,反而站立笔直,多年的军旅之途显然带着老人很大的影响。
  吕梁学还没有说话,那老妇便站了起来略有些激动的说道:“你们可算来了。你们得好好保护我的儿子啊!要是他不在了,我也不想活了。”
  韩閽说道:“夫人放心,我们一定保护好您孩子的安全。”
  说着韩閽看了一眼那个男孩。
  吕梁学轻咳了一声:“我们夫妻俩老来得子,虽然对他有些疏于管教,但这个孩子本性不坏,并没有做什么坏事,万不能让他受到伤害。”说着吕梁学看了男孩一眼,神情中满是担忧和宠溺。
  韩閽点了点头,孩子对于父母来说就是心头肉,更不用说是一对上了年纪的夫妻,重要层度不需多说。
  “首长,我们知道。上面给我们的任务,我们一定会完成。”韩閽郑重的说道。
  吕梁学深深的对着韩閽等人鞠了一躬,这一幕让所有人都震惊了,没有想到吕梁学居然会舍弃面子跟这些小辈道谢。
  可是忽然一只手拖住了吕梁学,他抬头一看,韩閽神情肃重的看着他,“首长不需要这样,我们承受不起,你放心,除了我们死去,否则就一定会完成任务。”
  吕梁学抿了抿嘴:“谢谢。”然后带着妻子和儿子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男孩吕奇看着韩閽说道:“哥哥,有人想要抓我吗?”
  韩閽眯着眼睛微微一笑,摸了摸吕奇的脑袋说道:“没事的,那些人我们一定会抓住他们。”
  吕奇微微一笑:“谢谢哥哥。”
  本就是十多岁的少年,不可能对外界的情况一点都注意不到。
  “真是一个好孩子啊!”金老感慨的说了一声。
  金老继续说道:“我是吕梁学曾经的搭档金海。吕老情绪不好,所以由我全权代理他与你们交涉。”
  韩閽点了点头。“金老,您请说。”
  金海点了点头:“无法怎么没来?”
  韩閽愣了一下,怎么也没有想到金海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样。他皱了皱眉头弄清楚这人与无法是什么关系。
  不过还是恭敬的说道:“无法大佬,要坐镇分部,主持大局。”
  金海点了点头,不再这上面多做计较。
  “我们这里已经把所有的监控都打开,还新增了两百个,全天无死角的监控每一个位置,有任何的风吹草动,我们都会知道。我们知道多做些警力也没什么用,这方面主要是靠你们,不过我们还是准备了一些,主要是给吕老他们一些安慰。这主要就是我们所做的工作。”
  韩閽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将会在个个进出的路口把手,每个楼层最高处也有我们的人守卫,尤其是吕老房屋周围,保证一有情况就能够立刻行动。”
  金海看了看韩閽身后说道:“可是你们就这点人?”
  韩閽微微一笑,“当然不止,这只是明面上的,周围方圆十里之内都有我们的人隐藏着。几乎所有天地会分部的人都出动了。我们已经布置好了天罗地网,现在就等待猎物入网。”
  韩閽看了金海一眼说道:“敌人还不知道他们的意图已经暴露了,还请金老让吕老一家人就像往常一样,不要刻意做什么,让敌人起疑心。”
  金海点了点头。
  太阳渐渐落下,西边的残阳如血如画,消失在天边。
  夜已经到来,整个城市也开始了夜生活,灯红酒绿,声响嘈杂,点缀着城市。
  而城市的繁华之地却隐藏着一片小区,小区周围是一片风景秀丽的公园。
  一般十点钟时。玩耍的人便离开了,不过今天的风有些大,显得有些寒冷,公园里的人在八点多钟的时候就已经回去休息了。
  路灯还亮着,可能是年久失修了,正一闪一闪的,突然灯灭了,灯下好像出现了一些东西。
  借着其余照射过来的微弱灯光,能隐约看清楚那是一些人。
  夜晚总是伴随着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