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刚好遇见梦 > 第四十章 画兔难画人

第四十章 画兔难画人


  欧阳小川蜷缩在石床之上,身体有些发抖,无论将身体抱得多紧。他还是感觉到特别的冷,刺骨的冷。
  冷得实在受不了了,欧阳小川打了个滚,将身下兽皮做的被子一半盖在身上,另一半依然压在身下。
  只有一半的兽皮怎能将整个身体盖严实呢!
  身下的兽皮一点点被他抽了出来,盖在身上的部分便一点点多了起来。
  ……
  身下的兽皮终于被他全部抽了出来,盖在了身上。应该说是裹在了身上。
  就在身下兽皮被抽光后,欧阳小川感觉到身下传下一阵的暖意。
  迷迷糊糊的欧阳小川将裹在身上的被子打开些。让身下尽量接触到那股从石床上传来的温暖。
  感觉到身下的暖意,欧阳小川将身下兽皮全部抽出,让整个后背紧贴石床。
  在这一瞬间,欧阳小川感觉身下睡的不再是石头,而是一块电热毯。
  让自己瑟瑟发抖的冷意缓缓退去,暖流占据全身。发抖的身体渐渐平复下来,发白的嘴唇开始慢慢变得红润……
  欧阳小川再次进入香甜的梦中……
  ……
  欧阳小川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等他迷迷糊糊醒来时,窗外早已是烈日当空。
  “我这么困哪!怎么一下子睡到了现在呢!”
  欧阳小川掀开身上那件宽大的兽皮。
  欧阳小川如果再仔细看看自己脑海中那段记忆的话,定然能发现为什么一觉醒来就烈日当空了。
  “咦?这张石床怎么又凉了?我记得它是热乎乎的呀!难道冻的做梦了?”
  欧阳小川一只手不经意间撑在了身下的石床之上,才感觉到石床的变化。
  其实这张石床便是这个世界独有的一种石材,冷暖石。
  外面温度变冷时。它回发热,外面温度升高时,它会变凉。
  欧阳小川也并没有太在意石床和变化,以为自己昨晚应该是冻的太希望暖和点了,才做梦梦到身下的石床变成了电热毯。
  欧阳小川爬下床走出卧室并来到房间外墙角处的一口水槽旁,从中打好水开始洗梳。
  ……
  洗梳好后,欧阳小川再次回到自己那个修炼室,席地而坐。拿起放在地上的画册打开。
  昨天太困,走时,便将画册和毛笔随手放在了这里,也没有藏起来。
  那只兔子依然还在画册之中,并没有化作点点金光消失掉。
  “兔子在,人却不在了。怎么回事呀!”
  看着画册之中的疾风兔,欧阳小川再次陷入沉思之中。
  ……
  “再试试其他人吧!既然有东西可以画进去,说不定其他地人也能。至于第二梦为何画不进去,或许是太漂亮了吧!”
  自言自语几句后,欧阳小川便再次提起笔来。
  “试试赤鹰吧!”
  说画便画。
  ……
  同样的视觉效果,脑海之中幻想出那个人穿什么颜色衣服,白的是那根头发都各自由笔尖来操控,画到哪,笔下颜色便会随着脑海中的想象而变换。
  欧阳小川毕竟有画画的功底,一张肖像画也就用了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吧!主要还是不用自己上色,省去了不少时间。
  只见页面之上一人站立,一身深蓝色衣袍,左手握一柄长剑,腰间一侧挂一长条形玉佩,头发有些花白,在脑后蓬松地扎起。
  忽然,就在欧阳小川刚刚做完,还没等他仔细欣赏自己的佳作,画中之人便开始一点点崩塌,化为点点金光,消散在空气之中。
  这种结果,欧阳小川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次赤鹰的画像竟然比第二梦的画像停留的时间短了许多。几乎是在自己刚做完,便开始涣散了,并且消散的更快了些。
  而第二梦的那幅好歹他还美美地欣赏了半分钟呢!
  “怎么这么就没了?”
  欧阳小川眨了眨眼外仔细看了眼画册,确定赤鹰消失后,不解地道。
  “再试一次,嗯……就自己这个便宜老妈吧!”
  ……
  又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一幅画毕。
  一秒钟
  十秒钟
  三十秒
  画中的曲圆圆白皙的脸颊之上,突然如墙上的白石灰脱落掉了一块一般。刚才脸颊之上掉落,却又很快化作一点金光飞出画册,消散在欧阳小川眼前。
  有了第一块的脱落,更多的地方便开始脱落起来。化作金光再渐渐消散。
  ……
  短短的数十秒之后,刚才纸张之上美丽动人的曲圆圆却已消失不见,留下空空如也的白纸,不留一点痕迹。
  “真是见鬼了!”
  ……
  之后,欧阳小川试着又画了二姐欧阳冷月,依然是很快便消失不见,只是在画册之上停留的时间比比赤鹰长了些,但比曲圆圆却又短了许多。
  欧阳无剑他也试了,竟然都画不出来。头发刚画出来,准备画面部时,欧阳小川却发现欧阳无剑的面部在自己脑海中十分模糊,根本无从下手。就在他不知从何下笔时,刚画好的头发却立刻消失了。
  欧阳小川尝试了许多次,都是同样的结果,欧阳无剑无法画于纸上。
  ……
  欧阳小川又试着将几人重新再画了一遍,结果每个人存在纸上的时间与之上一模一样。欧阳无剑依然画不出来。
  ……
  几次的反复尝试,欧阳小川总算是没有白画。从中还是找到人一点奥秘。
  那便是,他发现他要画的人存在画册之中的时间长短取决于这个人的实力,实力越强者,存在的时间越短,实力低些的便会存在的时间较长一些。
  但他还是想不明白,这只兔子为何能存在于纸上而一直不消失。
  “哎!兔子啊兔子,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为什么人都画不进去,你却能存在这本画册之中呢?”
  欧阳小川胳膊肘撑着膝盖,用手指轻揉着发张的额头叹气道。
  “我虽然看出了一点规律,但这又有什么用呢?还是不知道这两件东西到底有什么大的用途啊!”
  ……
  “我再画一只你,你会不会依然还在啊!”
  休息了一会,欧阳小川再次提起笔在已经有一只疾风兔的页面之上再次画起来。
  这次,他只是单单画了一只疾风兔,并没有再画抱着疾风兔的第二梦。
  ……
  十多分钟后,另外一疾风兔再次出现在画册之上。只是姿势不同罢了。
  ……
  十秒钟后
  一分钟后
  ……
  半个小时之后……
  欧阳小川直勾勾地盯着画册之中的疾风兔,除了眨眼便是扭动一下有些酸了的腰,再无任何动作。就这样看了画册一个多小时。
  “果然没有消失!看来只有这只兔子才能存在于这本画册之中。”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疾风兔没有消失,欧阳小川便猜到这只兔子肯定不会再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