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抱天揽月传 > 第六十章 玉虎

第六十章 玉虎


  这个女人叫赵玉虎,是养了一千三百个清荤馆儿的“乐不思家”的老大。往生当面叫她赵老大,背后称其女菩萨。何为菩萨?往生说她有菩萨心肠,便是住世活菩萨。比那庙里头木雕泥塑的吠陀先哲强万倍。
  赵姓作为西戎国姓的历史甚至要早过北赵。南陈才子林书桓写的讨北檄文中说北赵帝国的祖先出身蛮夷倒也不无道理,赵氏皇族有一些习俗传统的确与西戎民族的习俗相类。
  当今的西戎女王便是前代西戎国主赵元浩的老婆。她那个号称当世年青一代第一天姿的女儿随了她的姓氏才会叫做师容兰,其实那小妞的本名是叫赵容兰的。
  如今西戎汗国是师氏女帝当国。赵姓在西戎汗国不得意,但也不至于沦落到委身娼门的地步。赵玉虎开起这家“乐不思”却是另有原因。
  三十年前在马鸣河畔,七十五万西戎儿郎像下饺子似的被赵俸侾这恶魔切了脑袋丢进马鸣河,背后留下的却是无数家孤儿寡母。赵元浩当年不到三十岁,以帝王心术统御塞外十三部,堪称一代人杰。万里江山在手,雄视中原野心勃勃。却因为那御驾亲征的一仗大伤元气,损了赵家根本,以至于在他病倒后数年内,西戎汗国便发展成外戚当权,师氏掌权的局面。最后竟至母鸡司晨,乾坤颠倒。
  如今的西戎汗国内,师氏掌权,赵家势颓。但赵家毕竟是这八百年汗国的创立者,底蕴深厚又非师氏可比。那师氏做了汗国女王后也曾经对赵氏子孙痛下杀手,却因此遭到了强烈反抗,在经历了那次几乎导致西戎汗国分崩离析的大事件后,双方终于罢兵,并形成默契,女王百年后将还政于赵氏。至于是师容兰改名赵容兰还是赵氏其他某个男丁就不得而知了。
  赵玉虎是宗室嫡传,赵元浩留下了十八个王子和十三位公主,可谓是人丁兴旺。却因为举兵反对王后登基称帝,被猛将狮驼在大事件中杀的只剩下六个王子,三个公主。这赵玉虎正是其中之一。她也是当年唯一没有参与大事件的公主。不只是因为年纪小,还因为她当时很忙。
  陈师道三千铁骑横扫草原的那一年,陈醉十三岁,小酒庄经营的有声有色小有名气。同年,西戎汗国内发生激烈内乱。赵玉虎只有十五岁,看着哥哥姐姐们死的死,囚禁的囚禁,为了活下去,她硬是离开皇族门第,顶着骂名跑到这里做了统御一千三百清荤馆儿的赵老大。
  这些馆儿们都是三十年前阵亡在马鸣河畔的西戎将士的遗孀和后代。这些女人们有的失去了丈夫,有的失去了父亲,有的失去了祖父,那些战死的男人们都是家里的顶梁柱。那些人是为赵元浩的一念之差战死的。绝大多数的赵氏子孙们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自古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那些人为了西戎汗国战死正是死得其所。
  但赵玉虎不这么认为。所以当她的哥哥姐姐们在琢磨怎样掀翻王后,鼓捣大事件的时候,她却跑到避风巷中开了这家纳兰西京最大的寻欢问柳之地:“乐不思家”。
  纳兰西京避风巷,笙歌夜舞乐不思。
  此间有乐,不思家。
  帝王无情,婊子有爱。众生平等,都能成佛。
  往生小和尚的祖父死在了当年那场大战中,往生的父亲死在大事件中。往生的母亲于同年死在这个藏污纳垢的地方,大事件之后,通天寺的僧众大德们找到这里,把往生接走。从此便有了转世佛童往生师祖。人人敬仰,奉若神明。尽管地位越来也高,但往生从没有忘记亲手埋下母亲的那双素手和那颗大慈大悲之心。
  一个女人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承受那么多的非议?一个公主要有多大的担当才敢站在那避风巷的巷口?就算赵氏是落魄凤凰不如鸡,但皇族血脉里的天然傲气在那呢,满朝遗老的目光也在那里,高高在上的女王默然讥嘲的神情还在那。
  所以,当十五岁的赵容若更名赵玉虎,开始为那七十五万死难军将的后代遗孀们奔走疾呼抛头露面后,在往生的心中,她便是最圣洁的女菩萨。
  也许还不只是女菩萨。
  赵玉虎招呼三人落座。陈醉和霍明婵坐到了客位上,往生却一屁股坐到了赵玉虎的闺床上。
  十四岁的小和尚也是男人,并且是个正学会想女人的男人。往生看起来自然又随意,赵玉虎笑容依旧,却似乎多了一点刻意和无奈。
  “没大没小的小贼秃,老娘的床是你随便坐的吗?”赵玉虎走过去一把捏住了往生的耳朵。
  往生看了陈醉一眼,脸儿腾的红了,眉头微挑,故作老成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像什么样子?快回去坐下!”
  这一声断喝外强中干,透着底气不足。赵玉虎却是微微一愣,不知想到了什么,竟讪讪然后退一步,嘟囔一句:“小疯子,不知道抽的哪门子疯。”回到了座位上。
  往生沉声道:“你莫要胡闹,我今天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帮忙。”
  赵玉虎瞥了陈醉和霍明婵一眼,道:“你交了新朋友,看样子都是了不起的少年英豪,翅膀越来越硬,找我帮忙的时候也越来越少啦。”
  往生道:“这二位是我的结拜兄长,你规矩些,莫要胡乱攀扯惹人笑话。”他这句话说的很自然,然而言外之音却有些暧昧。
  赵玉虎冰雪聪明,岂有听不出之理,道:“你这小鬼年纪虽小,眼界却高,一向不怎么交朋友的,这二位既然能入得你的法眼,想来一定很不一般。”说着,冲陈霍二人微微一福,道:“此乃方便随意之地,我这个人向来说话随意,请二位莫要见怪。”
  陈醉抱拳道:“岂敢!”
  往生接过话头,道:“我陈大哥乃是当世奇人,霍二哥也是襟怀磊落见多识广,几句玩笑话他们都不会见怪,我们这次过来其实是有重要的事情需要你鼎力相助。”
  “这纳兰西京城内还有你这位通天寺的小祖宗办不了的事情?”赵玉虎表情夸张,语气酸溜溜:“谁不知道连城中权柄最重的狮驼将军见了你也要叫一声师叔祖,你有事情不去找你的徒子徒孙们,却来找我一个鸨儿头子,这可真是奇了。”
  “我前阵子去了难陀城那边,许久不来也是事出有因。”往生轻描淡写的解释了一句,又道:“狮驼找你麻烦那件事我早修书跟那混账大师侄讲了,他应该没有再来过吧?”
  赵玉虎轻哼道:“算你这小贼秃还有点良心。”把腿儿一片,道:“说吧,这么晚跑来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往生单刀直入:“我要杀个人,需要你帮忙。”
  赵玉虎干脆的:“好!”不问杀谁,也不问需要她怎样帮忙。
  往生道:“我要杀赵俸侾的使者,你能否帮我查到人住在哪里?”
  赵玉虎道:“给我些时间。”犹豫了一下,才又道:“你当心些,将军府的人本就对你不顺眼,这件事若是做下了便需做的干净彻底,否则被将军府抓住了根脚,弄到女王那里,大圣师也不便出面维护你。”说着,又瞥了陈霍二人一眼。
  往生道:“这些事不必你担心,有陈大哥在,一定会办的妥妥帖帖,倒是你,要多注意师氏的人,师容兰对你所为不喜不只一日,听说我那大师侄近期内就要放她去天下行走,我担心她会来找你麻烦。”
  听话听音,赵玉虎从往生的话语中听出他对陈醉十分信任,甚至有些盲目崇拜的意思。她素知小和尚生具佛性,慧悟禅机见地不凡,等闲人根本不入法眼,能交朋友者已属异数,能让他这般推崇的却是绝无仅有了。不禁多看了陈醉几眼。
  陈醉躬身道:“有劳赵老大了。”
  赵玉虎口称随便却绝非随便女子,连忙还礼道:“些许事情而已,二位在此稍待,我这就去布置。”说着,起身告辞而去。
  霍明婵看着她离去的婀娜背影,又瞥了瞥往生,忽然心生明悟,道:“小贼秃,原来你果然是个花和尚。”
  往生竟不否认,坦然道:“肉身菩萨,白璧无瑕,小和尚也是人,怎会不爱不敬?”说罢,将赵玉虎的过往人生向二人作了一番介绍。
  陈醉听罢沉声道:“当敬!也当爱!”
  霍明婵大眼睛转了转,道:“可惜和尚不能娶老婆,你就算人小鬼大,也只能干瞪眼。”
  往生道:“所以我不打算继续做和尚了,大千世界,无处不能成佛,何必一定要剃这个光头,穿这身僧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