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无人驾驶帝国 > 上架感言

  沈笑夫从职业中专毕业后,在启明汽车修理厂晃荡了好几年,技术长进不大,烦恼却也不少。
  这天上午,沈笑夫正在修理一台别克君威。
  忽然,一道刺眼的灯光照进三号车间。
  谁呀?如此嚣张!
  沈笑夫眯着浮肿的眼袋,吃力地回头望过去,是一台蓝色特斯拉。
  2019年最新款!2019年最拉风!
  在修理厂干了这么多年,说实话,沈笑夫一看到特斯拉,就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无论是特斯拉品牌下的任何一款车,你首先会被它别具一格的外观所吸引。
  车头不用进气栅来点缀,其靓丽的脸盘就会奇妙的映入你的眼帘。
  更令人拍案叫绝的是其鹰翼式的车门,闭合之间彰显豪车风范。
  特斯拉的内饰,一个大大的操作屏幕映入你的眼帘,不会多不会少,刚刚好。所有需要控制的功能,用一个屏幕解决。
  无疑是惊艳的,它打破了传统的被动,用科技诠释了另一个汽车时代。
  夏日的阳光,拍打在蓝色特斯拉身上,分外妖娆。
  这是谁的车啊?将近八十万的豪车,有什么了不起!我八年的薪水,不吃不喝,也能买一辆!
  特斯拉2019年在沪上的巨无霸工厂,即将投产!
  届时,豪车多了,自然降价,也许我六年或者四年的薪水,就可以抱得美车归呢!
  苦逼不要紧,只要主义真。
  沈笑夫工资不高不低,伙食清汤寡水。
  苦逼汽车修理工沈笑夫心里说,两千多年以前,韩信大叔就用亲身经历告诉咱,屌丝是如何脱贫致富的;今天,即使被人当做神经病,俺也一定要当呕像!
  要逆袭!要当呕像!沈笑夫给自己鼓劲加油。
  一滴黑乎乎的机油,从别克君威的油箱流出来,溅到沈笑夫左边脸上。沈笑夫用衣袖搽了搽,像油墨画,浸染,渗透,白净的脸蛋上画出一幅世界名画。
  这时,特斯拉车门打开,如巨鹰张开翅膀。一个肌肉发达、穿着时尚运动装的小伙子,从鹰翼式的车门里走出来,犹如从走秀舞台走出来,自带光芒,让人震撼。
  启明汽车修理厂的李老板赶紧跑过来,点头哈腰,给小伙子递上一支烟,说:
  “老板好!有什么需要我们服务的吗?”
  肌肉男瞟了李老板一眼,眼神中透出傲慢与不屑,鼻子哼哼地说:“我这个是纯电动车,L3级别自动驾驶。你们厂能修吗?”
  怀疑!反问!还有蔑视!
  李老板笑眯眯地给肌肉男点烟,先稳住客户,却不急着接话。一幅老江湖的派头。
  沈笑夫知道,启明汽车修理厂还真没有维修过特斯拉!印象中,从米国漂洋过海进口的特斯拉,可是稀奇宝贝。特斯拉汽车的维修、保养,有指定的厂家,还轮不上启明这样的大路货维修厂。
  李老板慢悠悠、笑眯眯地说:“我们维修过啊,只是修得不多而已。老板,您的车子什么毛病啊?”
  沈笑夫听了老板的回答,心里骂道,真特么张口说瞎话!奸商就是奸商!我看你什么时候修过,你又怎么能维修?!
  肌肉男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突然问道:“听说你们厂里一个姓沈的师傅很厉害,他能修吧?”
  听了这话,李老板惊呆了!想不到沈笑夫威名远播,名震江湖!这小子的名气居然超过了我这个堂堂的老板?不成体统!要逆天了!
  李老板向沈笑夫投去复杂的眼神,眼里有毒。
  此刻,沈笑夫没有注意到李老板带刺的眼神。沈笑夫心里在打鼓,肌肉男是什么意思啊?故意让我出丑吗?我特么哪弄过特斯拉?
  肌肉男,我跟你前世无仇,今生无冤,你高高抬举我为哪般?
  事有反常必为妖。
  李老板阴险地笑了笑,对肌肉男谄媚地说:“他好像会修吧!我们有一个大师傅会修的。”
  姓李的,你什么意思,把我往火上烤吗?或者以我为诱饵,先把肌肉男给套住?沈笑夫心里骂道,给李老板发射过去一个有毒的眼神。
  李老板盯着肌肉男,注意力全在潜在客户这里,没接沈笑夫那有毒的眼神。
  李老板用手指了指别克君威下面的英俊少年,脸上画着世界名画的那位,说:“这就是沈笑夫师傅,市职业技术学院汽车专业毕业的高材生!”
  我也是高材生?特么还有这样的赞美?沈笑夫恨不得钻个地洞,躲到土地公公怀里去,美美地补上一觉。
  肌肉男朝沈笑夫走过去,步履坚定,脸色沉重。
  沈笑夫的心怦怦直跳,心想,不就是修个高档车吗,有必要搞得这样庄重吗?居然走正步!不像话!
  肌肉男目光如炬,直直地盯着沈笑夫,口气凶狠地说:“你就是沈笑夫?”
  沈笑夫不敢直视,赶快扭开严重缺乏睡眠的双眼,底气不足地回答:“是的,我姓沈。”
  “沈笑夫,我要郑重告诉你,我现在是王娜娜的男朋友。从今往后,请你不要再纠缠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肌肉男的话语,如晴天霹雳,直接炸碎沈笑夫。
  沈笑夫眼前,火星乱飞,天旋地转。头脑一片空白。
  哎,缺乏睡眠真麻烦!
  沈笑夫九平方米的宿舍,住两个大男人本来已经很拥挤、很杂乱,最近又搬进来一个肥胖如牛的家伙。
  要命的是,那个肥胖如牛的家伙鼾声如雷,高低起伏,大有冲破屋顶、穿透墙壁的气势。
  沈笑夫睡觉喜欢清静,晚上特别害怕听到什么声音。
  这下可好,宿舍来了这么个死胖子,沈笑夫在床上翻来覆去煎烙饼,床铺吱吱呀呀。
  沈笑夫晚上越睡越清醒,白天则越忙越迷糊。
  面对肌肉男的挑战,沈笑夫用右手拇指,狠狠地掐了掐食指。
  一丝疼痛传来,一缕清醒复苏。
  这段时间,王娜娜老是躲闪,不见面。发短信、微信过去懒得回,偶尔回复,也是什么“我不值得你爱”、“不想耽误你”、“我们分手吧”之类的话。
  这样孩子气的话,以前也经常有。沈笑夫当然不会在意,总是想方设法发一些搞笑的照片、好玩的抖音,千方百计逗王娜娜开心。
  终究是将近三年的感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