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乱世江湖谋 > 第六百九十三章 无恙?

第六百九十三章 无恙?


  “娘娘。”罗子安上前来。
  木雪莹微微摇头,继续向前走去,低声道:“不知道夜羽裳给她下了什么毒,但我瞧着,她体内的毒发生了异变。从现在起,承庆殿内所有人都不得出入,所需一切我会另外安排人固定接送。”
  如今事态还不明朗,宫中所有人,但凡有可能与司马倩乃至其贴身婢女接触的,都需要服用药物,但若要细细追查又只会平白浪费许多人力物力,下在都会用的水井之中,无疑是最好的办法了。
  罗子安心中不免道一声不妙,但多年的处变不惊还是让他保持了镇定,正色应了一声,随即下去安排人手。
  木雪莹则继续跟着离开,刚要走,却又想起赵芹来,挥手招来一个侍卫,低声耳语几句,随后离开。
  临走之际,故意撞了门口端了衣服进来的宫女,趁机把了一下脉,但面色却是随之平静下来。
  既然一直跟在司马倩近身伺候的人都安然无恙,想来这病不会传染,早些用药治好也就没事。
  木雪莹抛去心中杂念,上了轿辇,命人起行。
  回到椒房殿,却发现不见白芷和白紫凝的身影,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此刻这般晚了,瑾月也还没忙完回宫,更添了几许不妙。
  “去天牢。”木雪莹吩咐着,便要重新披上斗篷去看夜羽裳。
  刚上轿辇,便瞧着白紫凝,白芷和瑾月远远走了回来。
  “不用去了。”木雪莹淡淡道,从轿辇上下来,也没回宫,只站在门口等几人。
  “小姐。”
  木雪莹快速打量了三人一眼:白紫凝脸色有些奇妙,当是有心事,却不知是发生了何事;白芷神色也同样不对劲,但更多是犹疑,看样子是有话想对她说了;至于瑾月……相比之下,她的神色正常许多,甚至连从前的怯弱也少了许多。
  敛了神色,木雪莹率先走了进去。
  “凝儿,去见到了吗?”
  白紫凝点点头,笑了笑:“见到了,很漂亮,只一眼看过去,就让人情不自禁去喜欢,也难怪你会被她欺骗了。”
  木雪莹佯装无意笑道:“难不成……你也被那人骗了?”
  白紫凝顿了顿,还未说话,瑾月却插嘴道:“小姐今日可有胃口?瑾月去做些辣的可好?”
  木雪莹丝毫不在意自己被转了注意力,认真思考一会儿,道:“同往常一样吧。”
  不知为什么,一贯爱吃辣的她,竟觉得酸的更能提她的胃口,辣得东西反而有些不对她胃口了。瑾月浅浅一笑,点点头便兴致盎然离开了。酸儿辣女,小姐这是……会有一个接班人出来了。
  白紫凝被瑾月打断,反倒有了时间思考,此刻对答如流:“骗倒不至于,也就是险些信了那厮的话罢了。好了,您一路奔波没有休息的,赶紧回去休息吧。”白紫凝说着,已经推着木雪莹往寝殿走。
  “那要凝儿陪我一起休息啊。”木雪莹笑道。
  “不,我可还有事情做,等把外面的小贼抓住,再来同你说话。”
  木雪莹变了变神色,佯装无意道:“你要走?正好,凝儿,慕容苏家里有颗散忆丸,你去找他时,同他提一提,看能否借给我一用。”
  白紫凝闪了闪眸子,道:“你还是给他一封书信罢,我三言两语,让他误解了倒是我的不是。”
  敏感察觉到白紫凝此刻的态度,与在去见夜羽裳之前有所不同,但到底有何不同,却又细说不出。
  “好了,你快去写信吧,我可是要回去,这信,改日帮你送好了。”白紫凝笑着说道。
  “天都快黑了,你现在回去?这路上可不安全。”木雪莹故作神秘道。白紫凝却又不是小孩子,如何会被她恐吓住,不过摆手,便离开了寝殿。
  白紫凝前脚离开换衣裳,白芷后脚便端了新沏的茶进来了。木雪莹已敛了打趣的神色,好整以暇站在窗前,目送白紫凝的身影远去,进了一个房间。
  “小姐。”
  “怎么回事?”木雪莹问道,目光仍是一动不动。
  白芷道:“我等本已被拦下,无望进去,但瑾月姐正值办事之际,便顺手带了我们一道。进去后……白小姐碍于白芷在场,白芷唯有退开,但留了瑾月姐陪同。却也不知怎么,过了不过一炷香时间,便听见声响,急急过去,却瞧见白小姐瘫倒在地上,瞧着模样……”
  白芷犹豫地抬头看了木雪莹的神色,触及她犀利的目光时,立刻垂眸:“瞧着,似有被逼疯之意,瑾月姐在一旁,似乎也受了不小打击,拿了鞭子抽打那人,只一个劲的让那人别说了。”
  木雪莹闪了闪眸子,还是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白紫凝从方才进去的房门出来,木雪莹立刻转了身去,白芷也合上了嘴。
  “莹儿,我走了,不要想我啊。”白紫凝笑着,轻轻与木雪莹相拥,眸中划过莫名的光芒,带着些许不舍。
  瞧着白紫凝从暗道离开,估摸着走了有一段距离,木雪莹才道:“瑾月可有跟你说什么?”
  “当着白小姐的面,她并不好同我说什么,只说了句,夜羽裳当真是个无恶不作的坏女人,居然还想着挑拨离间。”白芷低眉顺眼。
  动了动美目,木雪莹淡声道:“你先下去吧。”
  “是。”白芷恭敬告退。直至走出很远,才敢在心中暗舒一口气。
  就在一刻钟之前,天牢里,她其实只隐约听见了叫声,且只是偶尔几声,并不真切,她无法辨别,那声音是否是从夜羽裳的所在传出。她一直等在门口,直至瑾月扶着白紫凝走出来。
  “小姐一错再错,你莫非也要如庆嬷嬷一般,做个愚忠之人?白芷,你是有才干有头脑之人,否则也没有机会被小姐钦点来做身边人。有些事情,你该明白。”
  “小姐自欺欺人,咱们却并非身在其中。虽然小姐不容背叛之人,但咱们事出有因,小姐心软,即便是日后发现什么,也不会真的迁怒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