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我,道长,打钱 > 第164章 座位
    岳龙飞心中一颤,颤颤地说道“陆……陆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
  
      刚松了一口气,顿时心里头的一块大石,就悬了起来。
  
      陆柳生面露傲然之色,看着林哲,缓缓地开口说道“昔年,我也曾与韩争,有过一战!韩争的本事,我心知肚明,这二十年来,地榜从未变化过,如今,林仙师一出现,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不过,在此之前,林仙师的威名,我倒是没听说过。”
  
      林哲淡淡一笑,面不改色,说道“那韩争要杀我,我只不过,适当反击一下罢了!阁下何人,今日难不成,要为那韩争出头?”
  
      “哈哈哈……好说,在下函天宫,陆柳生!”
  
      说话之间,陆柳生脸上笑容骤然收敛住,整个人“蹭”的一下站起身来,说道“韩争与我相交二十年,亦敌亦友,我对韩争敬佩有加,不过……我陆柳生自问地榜之下,无惧任何人,况且,这地榜的排名,也绝非普通人说了算,阁下胜韩争一场,也未必名副其实。”
  
      话一出口,在场众人,微微一怔,随后一个个连连点头。
  
      这地榜的排名,确实不是普通人说了算的。
  
      这人世之间,有一神人,每隔二十年,排一次地榜的名次。
  
      此人,乃是传说中的太乙门主。
  
      太乙门,修炼的,乃是三大占卜之术中的太乙神数。
  
      人世之间,有三大推演之术太乙神数、大六壬术与奇门遁甲。
  
      其中,又以太乙神数为首。
  
      太乙神数,号称天地之间,最强占卜术法,能预知天地之事,推演世间一切。
  
      自古以来,凡精研推演之术者,皆难以善终,只因为,当一个人,能准确预测天机时,必定会引起天道震怒,降下责罚。
  
      古时,人世之间,曾出现过一个门派,专门研习推演之术,这个门派,便是“太乙门”。
  
      然而,太乙门在宋朝年间,便已经消失无踪,世人多半认为,这个门派之人,都被所学的术法所拖累,以至于遭到了灭门之灾。
  
      但是,太乙门主,却一直存活在人世之间。
  
      没有人能知道,他活了多长年岁,修炼到了什么境界。
  
      只知道,他的推演,能知晓世间一切。
  
      据说,百年前,这太乙门主闲来无事,便以推演之术,预测人世之间的修炼能人,并且,册立“地榜”,从那天起,地榜每隔二十年,便更替一次。
  
      正因为如此,地榜的排名,天底下,没有任何修炼者,敢提出任何疑虑,只因为这太乙门主,能力强大到了至极,近乎无所不能。
  
      如今,二十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不出意外,三年之内,又将迎来地榜新一次的排名。
  
      也正是如此,陆柳生才会突然出山,踏足人世之间。
  
      想来,就连浮游子突然从藏地归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地榜更替,这是天下修炼者都为之瞩目的事情。
  
      林哲即便胜了韩争,说到底,也只是有名无实。就算天底下的修炼者,承认他有地榜的实力,只怕也没有用。
  
      人世之间,所有修炼者,只认“地榜”,因为创立地榜的人,拥有天地之间最强的力量。
  
      林哲淡淡一笑,说道“我对什么‘地榜’没有兴趣,阁下若是想争个名次,大可去争,与我无关。”
  
      陆柳生面色一变,冷笑着说道“你既然胜了韩争,那么,你也就成为这人世之间的修炼者,所要冲击地榜的第一个目标……今日,既然有幸得见林仙师,我陆柳生也想看看……林仙师的本事!”
  
      “陆柳生,你想干什么?”
  
      还没等林哲说话,浮游子一拍案堂,瞬间站了起来,怒目而瞪。
  
      陆柳生撇了他一眼,傲然万分,说道“我陆柳生此次下山,就是为了正我之名!这一次,我做足万分的准备,必定要冲击地榜之名。”
  
      浮游子冷笑一声,说道“你是欺我道门无人不成?你若想比试一下,我浮游子大可奉陪到底……”
  
      “噢?哈哈哈……”陆柳生仰天大笑起来,轻蔑地打量了一眼浮游子,一拂衣袖,负手而立,高傲说道“就凭你……不配……”
  
      说着,他摇了摇头,眼神之中,尽是不屑。
  
      “你……”浮游子气血上涌,这一刻,作势要动手。
  
      就在这时,一旁的林哲,却突然伸手拦住了他,淡淡地说道“道友无需动怒!既然,陆隐士想与我分个高下,那我成全他便是!”
  
      “哈哈哈,好!”陆柳生大喝一声,整个人瞪大了瞳孔,震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有劳岳老板,帮忙安排一下场地了!免得在这内厅之中,打坏了这装潢……”
  
      “你……你们……唉……”岳龙飞面上露出了焦急的神色,见劝说无望,顿时叹了口气,连忙让人安排场地。
  
      在场修炼者,一个个瞪大眼睛,完全没有想到,这陆柳生竟然会对林哲,突然发难。
  
      原本还以为,这林哲占了浮游子的席位,应该是这浮游子与林哲过不去才对……
  
      没曾想,浮游子和林哲没事,反倒是对桌的陆柳生,想与林哲一战。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唉……你怕是不知道吧?我听说,这陆柳生自上一次与韩氏兄弟大战后,双方便结为好友知己……如今,这林道清,打退韩争,这陆柳生,自然是要为自己的朋友,讨个公道……”
  
      一个上了年纪的修炼者,似是知晓不少内情,压低了声音,跟一旁的其他人说着。
  
      众人一个个恍然大悟。
  
      “二十年前,这陆柳生便有半步地榜的实力,如今的他……恐怕……实力早已经恐怖至极了……指不定,已不在韩战、韩争之下……”
  
      “难怪……他要挑战这林仙师,依我看……地榜重排在即,这一次,陆柳生势在必得……”
  
      众人议论纷纷,同时心里头,也期待无比。
  
      看热闹的,自然不嫌事大,更何况,上一次韩争与林哲之战,在场不少人都没机会一观,今日,有这个机会,自然要仔细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