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我,道长,打钱 > 第163章 贵人
    “鄙人岳龙飞,恭迎林仙师……”
  
      岳龙飞面带笑容,迎上前去。
  
      林哲微微颔首,目光一扫,只见站在岳龙飞身后头的岳长威和岳轩,也面带微笑,看着自己。
  
      林哲说道“不必客气,岳老板,我只是来参加宴会而已……”
  
      “当然,当然……我知道……”岳龙飞说着,招呼着林哲,走向席位。
  
      一时之间,满场的修炼者,眼神闪烁,看着林哲。
  
      “他就是林道清?”
  
      “当日,在南城郊外,击退韩争的人,便是他?”
  
      “……”
  
      众人面露吃惊的神色,一时之间,都不敢相信。
  
      林哲的年纪,看上去二十出头,却有如此本事,确实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浮游子站起身来,看向走来的林哲,说道“久闻道友大名……贫道浮游子,天水门下,不知道友学道何方?”
  
      “噢?”林哲微微一怔,有些惊讶,看向浮游子。
  
      毕竟,现如今天下道门中人,少有出世,难得遇上,所以见这浮游子自称道门之人,倒是让林哲有些惊讶。
  
      一时之间,满堂寂静,雅雀无声。
  
      若不是因为林哲要来,这浮游子,恐怕也不会屈居于这第二的席位。
  
      如今,浮游子一开口,众人顿时明白过来,看来这浮游子,是心有不甘,想探一探林哲的虚实。
  
      浮游子十年前,便被誉为地榜之下最强剑修,如今十年未见,功力恐怕早就登峰造极,说不定,相比韩战、韩争,也不弱分毫。
  
      而这林哲,虽震退韩争,但在场诸多修炼者,却都未曾亲眼所见,对他的实力,一直半信半疑。
  
      对桌的陆柳生,露出了一丝冷笑,眼神闪着精光,也在打量着眼前的林哲。
  
      气氛一时之间,肃静下来,空气仿佛凝固一般。
  
      林哲整个人感觉到,似是两股杀气,若有若无,一时之间,他眉眼微微一眯,看向面前的浮游子,淡淡地说道“道门太上,林道清!”
  
      “太上?”浮游子的脸色,骤然一变,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眼神。
  
      林哲点了点头,说道“我的门派,虽是道门之中的小门小户,不过……阁下即是天水门人,想来,应该知道吧?”
  
      “太上?什么门派?”
  
      “你没听说吗?是道门……”
  
      “道门里,啥时候有这么一个门派了?”
  
      一时之间,在场的许多修炼者,也跟着议论起来。
  
      果不其然,如同林哲所说的,这个门派,估摸着确实不太听声,江湖之中,许多人闻所未闻。
  
      对桌的陆柳生,脸上也露出了疑惑的神色,眉头微微一皱。
  
      唯独浮游子身子不由得一颤,这一刻目光炯炯,看着林哲,震声说道“你是太上门人?”
  
      “不错。”林哲点了点头。
  
      身后头,岳龙飞等人,心里头不由得“咯噔”一下,都暗道不好。
  
      尤其是岳龙飞,更怕这浮游子突然发难。
  
      这浮游子的脾气性格,岳龙飞是清楚得很,平日里头,自负惯了,到哪都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今日让他屈居第二席位,想来他一直不服,林哲虽说能胜那韩争,不过……这浮游子今时今日的修为道行,恐怕也不在那韩争之下,万一……若是动起手来,这可就糟糕了。
  
      就在满场气氛紧绷之时,浮游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朗声说道“一树生得万朵花,天下道门是一家!道友年少有为,实乃我辈楷模……今日,这第一的席位,道友来坐,当之无愧……我浮游子日后自当常向道友学习……”
  
      说罢,还主动帮林哲将座椅拉起,招呼着说道“来……道友,坐……”
  
      这……
  
      在场之人,顿时一个个目瞪口呆。
  
      浮游子竟然……竟然咽下了这口气……
  
      这……
  
      若非亲眼所见,只怕无人敢相信。
  
      当初,浮游子御剑七十余战,所到之处,非得将他人打得心服口服为止。
  
      而且,这浮游子若非自视甚高,当初又怎么会上天绝山挑战陆柳生?
  
      即便败在了陆柳生的手下,但是,今时今日,这浮游子面对陆柳生,依旧无半点低头之意,可见一斑。
  
      可如今,这浮游生,竟然当众为林哲扶位。
  
      莫说是他人,就连陆柳生,也惊了一下。
  
      岳龙飞等人见状,禁不住松了口气,连忙笑道“天下道门,本是一家,浮游兄与林仙师,皆乃道门中人,自是惺惺相惜……来……林仙师……坐。”
  
      林哲一笑,淡淡地说道“好!”
  
      话音落下,也不客气,便坐在了席位上。
  
      岳龙飞欣喜万分,大笑着说道“今日诸位能赏脸,参加我的宴会……是我的荣幸……”
  
      “岳老板客气了……连地榜高人,也在此处,我等才是沾了岳老板的光啊……”
  
      “对啊……听闻林仙师前些日子,于南城郊外,硬撼韩争……打得那韩争落荒而逃……今日一见林仙师,果然惊为天人……”
  
      “……”
  
      众修炼者回过神来,一个个热情洋溢,纷纷抱拳,震声夸赞道。
  
      连浮游子在林哲面前,都不敢托大,他们这些修炼者,又怎会不知好歹?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这浮游子,原本确实对林哲心有不满,想借此机会,与林哲分个高下,但在知晓林哲来历后,浮游子却让步了。
  
      数十年前,天水门遭遇灾劫,天水门掌教携数千名弟子,浩浩荡荡逃离天江水。
  
      当时,这浮游子年纪尚轻,只是门派之中的一名小道童罢了。
  
      但是,这浮游子却从师兄们的口中得知,此次灾劫之中,若非有“天师道”与“太上”两个门派的相助,恐怕天水门早就举教皆亡了。
  
      正因为如此,浮游子心中一直以来,对这两派之人,心存感激,今日,听闻林哲乃是太上门人,心中大喜,顿生好感,哪里还管这第一的席位谁来坐?
  
      “岳老板只问浮游兄肯不肯让这第一的席位,可有问过我,愿不愿与此人,平起平坐吗?”
  
      一个声音,突然震响。
  
      只见陆柳生,冷笑一声,目光一凝,朝着林哲,看了过去。
  
      在场众人,一个个面色僵住,几个修炼者夸赞林哲的话还没说完,吓得顿时就吞回了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