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七十一章 刘袖的宏伟蓝图

第七十一章 刘袖的宏伟蓝图


  “他真的这么说?然后又掏钱给那些流民买粮?”
  北鸣侯不敢置信地问着小樱。
  小樱就是侯爷的小探子,刚从城外回来,小樱也是除宝儿和刘袖娘之外,唯一见到“短小无力”的目击证人,并侥幸没被灭口。
  “是的侯爷。”小樱如实道:“五公子在城外的十里坡,找人拉来许多帐子和木材,让那些流民搭建临时住所,听说还要建铁匠铺和织布坊,都已经开始造炉、收蚕收棉花了!”
  “胡闹,那群贱民不让他们耕种,想靠打铁织布吃上饭吗?”
  北鸣侯直摇头,不过刘袖能说出“向北鸣侯爵府尽忠”这种话,倒是让他老怀大慰。
  看来这个废物儿子,真的是脱胎换骨了,从里到外的。
  北鸣侯自语道:“就让他瞎折腾去吧,这个年纪撞了南墙也无所谓,大不了我这个当老子的,再想帮法筹粮……何况,他还有个恩师,应该不缺银子……”
  想到那个莫须有的名师,北鸣侯便迫不及待地支走小樱,拿出之前刘袖给他的纸条。
  只见上面写道:“入先天者,先修心静之门,又云:了心修道。先了心源,然后自定,自然龙虎伏,观仙道必成矣。
  真气之源,一为丹田,二为精路,三为气海,四为守宫,五为大源,六为神室,七为元藏,八为采宝,九为归元。先天即为胎息,入道者须懂反丹归元……”
  …………
  最近侯爵府有三件大事,一是北鸣侯闭关冲击先天,二是多了五千七百多个百姓,三是袖公子疯狂收粮,嗯,很疯狂。
  刘袖说不会给一粒粮,只是要改变这些人的观念,靠施舍来的,只能是粥,想吃白饭,想吃肉,就给我努力。
  壮丁全部去当民兵,女汉子也行,柔弱的就在家干活,工资就是粮食,还有肉。
  刘袖以最快的速度,展开他的宏伟蓝图,打造一个最强民兵军团,一个最大的纺织厂,和一个超级铁匠铺!
  仅三天时间,这数千的流民,只要能动的全都动起来了。
  民兵团刚组建,刘袖便让单勇开始训练,不过只是早晨的几个小时,之后便要去建造布坊和铁匠铺,这都是现成的劳动力。
  刘袖又挑选出一百多个少年,让他们练体、学武功,至于内功就算了,太慢,也不指望造出来多少高手,打架够猛就行了。
  此外,还让一些手巧的工匠学习打铁和炼铁,所谓的铁匠铺,也就是刘袖的兵工厂,将来是要生产最强的冷兵器!
  另一边,四哥也在帮刘袖大量收购棉花和蚕茧,让那一千女丁也加入劳动。
  无论在哪个世界,纺织业都是解决民生的大业,刘袖两世为人,随便调取点记忆,做出来的布料或是成衣,都足以秒杀同行。
  只要厂子建起来,刘袖有太多的东西可以做,什么姨妈巾,什么**罩罩,总之看别人家的主角做什么,咱们就跟风也能稳赚。
  如今“文武双绝”全交给宝儿了,刘袖只是定期回去指点武功,然后这两家店的收入,全被他砸在十里坡。
  宝儿早已经习惯了,反正有再多钱,到公子那也是一天就没。
  这回好歹还买了几口大锅炉,还帮助那么多人,宝儿为公子感到骄傲。
  而公子最牛逼的地方,就是把康师傅给请来了,在他的兵工厂做技术总监,把四哥和单勇唬得一愣一愣的。
  谁不知道康大师的脾气,刘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你昨天不是去城里收粮吗?怎么就把他老人家请出山了?
  然而刘袖只是微微一笑,三菱军刺和十字弩了解一下,当时他拿出这两张图纸,立刻让康有寿惊艳不已,而且还有一个大杀手锏,就是钢铁的提纯工艺!
  康有寿虽然性格古怪,脾气比脚还臭,可是对炼器之道,却有种偏执的狂热。
  就像刘袖见到钱,狗见到骨头,猫见到小鱼干,康有寿对刘袖拿出来的东西,简直毫无抵抗力,乖乖的就来了,居然连工资都没谈。
  不过刘袖还是大方地甩出一千两金票,然后就被康有寿一顿臭骂,这特么是订制飞刀的钱!
  不得不说,一分钱一分货,康有寿造出来的飞刀,怕是小李子本人见了,也要说一句牛逼!
  在这个封建科技时代,能造出这种百炼精钢的飞刀,康有寿确实无愧大师之名。
  刘袖又找做了皮袋,装这二十把飞刀,往腰上一扎,伸手便可掏出。
  可惜最近太忙,有了飞刀也没地方装逼,只能自己盘了。
  这会儿,刘袖正用小刀削苹果,他想用小李子的绝技,试试1秒钟能不能把皮削完,结果却来了一位稀客。
  鹿家千金!
  刘袖登时吓得手一抖,差点把手指削掉:“妈呀鬼啊!!”
  鹿灵溪:“……”
  “呃,原来是鹿家小姐,失态失态。”刘袖拍着胸口,还有些心有余悸。
  “刘公子……”鹿灵溪咬着牙道:“你每次都这般羞辱于我,不觉得无趣吗?”
  刘袖也有些不好意思,丑又不是她的错,她只是错在不该出来吓人。
  “误会误会,我这人确实有点胆小,鹿小姐莫怪,不知鹿小姐大驾光临,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我只是听说,刘公子把今年的冬蚕,几乎收购一空,所以便来看看。”
  鹿灵溪强忍着怒气,本以为这辈子都不要再见,都是家里人,一听说刘袖想做纺织生意,非让她来看看究竟。
  其实鹿灵溪是一个很有思想,很有傲骨的女子,退亲之事对别人或许是耻辱,但对来她说,大庆三天还差不多。
  刘袖确实很帅,帅到北鸣城的许多姑娘,一边说废物,一边眉目生春,可鹿灵溪却替她们感到不耻。
  帅有什么用?空有一副好皮囊,实则不学无数,败絮其中,烂泥扶不上墙,还没有女人高……
  咦?
  鹿灵溪气着气着,突然愣住了,明明刘袖比他矮很多的,怎么变成一样高了?
  仔细想想,那个不学无术的废物,好像文采策论皆胜过自己,还有北鸣城流传的那些上联,自己只对上来七成。
  如果这也叫废物的话,那天下还有谁不是废物?
  “鹿小姐?鹿小姐?”
  刘袖唤了两声,鹿灵溪才回过神来,只听前者又贱贱的道:“你怕是被本公子的美貌所迷倒吧?请擦擦口水,我正好有笔生意,想和你们鹿家谈谈。”